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一周的時間很容易就過去了,彌生的生活幾乎每天都在重複著。

去學校,路上打跑不小心撞過來的小妖怪,看到庭院后的青音帶人後打腫他的臉把他扔出去,夜晚睡著之後時不時跑到「一護的內心世界」被白毛禽獸用各種各樣的理由虐。

彌生唯一覺得可惜的就是自己的武力值過低,不能實現將白毛禽獸的臉打腫這項她最想做的事情。

不怕,總有一天她一定會將這個禽獸的臉打得連斬月先生都認不出他來!

又是忙碌得一天,彌生早早的起床,首先還是按照一項的慣例跑了一圈,在某個垃圾桶的角落看到了如同破布娃娃、昏迷狀態的青音帶人,目不斜視的經過。在回程的路上再次遇到了山本武,事實上她也不是每天都能遇到這個少年,總之前一周基本沒見過他了。

黑髮刺蝟頭的少年年紀和木下雙子一般大,個頭卻比木下家的人高上許多,他身上打著繃帶,表情卻不見痛苦。

「喲,好久不見,木下的姐姐,」滿臉笑容的少年一隻手吊在胸前,一隻手揚起朝彌生揮手,「今天你也這麼早呢。」

「嗯,山本君也是哦,」彌生將視線移到了對方纏著繃帶的手上,「發生了什麼事嗎?看起來有點嚴重啊。」

爽朗的少年摸了摸後腦勺,打著「哈哈」說道:「其實並沒什麼,只是在澡堂的時候爬煙囪不小心摔下來了而已。」

彌生:……

正常人會在澡堂爬煙囪嗎?這是在挑戰她的智商嗎?用腳趾頭想都不太可能吧……?

彌生懷疑的看著他,但是山本武毫不心虛的回望,眼睛明亮不似在說謊。

「嗯,怎麼了?」

「不……」彌生搖了搖頭,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畢竟她沒有詢問的立場,「謝謝山本君,我到家了。」

「那明天見啦,木下的姐姐,」少年再一次將彌生送回了木下家,「話說,我能叫你彌生嗎?你也可以叫我阿武哦。」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在運動時會將頭髮紮成一個馬尾,今天也沒例外,她詫異的轉頭,發尾輕輕挑動,碧綠色的眼眸睜得大大的,看起來像精緻的洋娃娃。

「誒?」

「一直喊你木下的姐姐有點累啊,而且你的名字很好聽。再見,彌生。」

「額……嗯,再見,山……阿、阿武。」

爽朗自來熟的人都好難對付啊,彌生感覺有點頭疼了。小林奈奈學姐也是,山本武也是,這種人是專門出現來克她的吧?

>>>

聲樂交流會如期舉行,來的人挺多的。學生會那邊忙得團團轉的,彌生差點就被抓住當壯丁了,幸好她以交流會主持人的身份推脫掉了,不然今天肯定會被奴役到很晚的。

沒辦法,學生會的會長和彌生是同一個初中上來的,而且她還和小林奈奈學姐是同學,以前也多次接觸過彌生。

主持人的臨場發揮一定要好,彌生這點倒是不怕,只是奈奈學姐強烈要求她在登場前唱一首《starrystarrynight》,說是要活躍一下現場氣氛。

……夠了,欺負她只會唱這首《繁星點點》是嗎?

木下家的人除了秀吉之外都是五音不全的人,以優子為最,她唱歌的時候聲音根本不能入耳,簡直如魔音一樣可怕。彌生還好,她起碼會唱……一首。事實上,她連櫻丘高中的校歌都唱不到調上。

「加油啊,彌生醬!」上場之前,小林奈奈學姐幫彌生正好她襯衫的領帶,眼冒金光,嘴角彎起的弧度十分可怕,「美惠那傢伙也來了,千萬不要讓她家王牌佔盡風頭啊,結束之後我讓美惠請大家吃烤肉!」

彌生穿著一身貼身燕尾服,長發用一條髮帶捆住,搭在左肩上,原本齊平的劉海盡數梳到了腦後,看起來十分精神帥氣。

「奈奈學姐……」她無奈的偏偏腦袋,順滑的髮絲灑在肩上,帶著詭異的慵懶氣息,「這樣欺負美惠學姐真的好嗎?」

小林奈奈瞬間眼冒紅心,興奮的尖叫起來:「好帥!!!彌生醬我要給你生猴子!」

完全把彌生的話語忽略掉了。

「我在外面都能聽到你花痴的聲音了,奈奈,」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美惠學姐撩了撩她的黑長直,單手叉腰,「你太丟人了。」

美惠學姐是另一所高中浪漫學院聲樂社的社長,這一次也在應邀的學校之列,不過她十分獨特的只報了一個表演,而且還是一人獨唱,這讓奈奈學姐大跌眼鏡。

哦……當然,美惠學姐還沒傲氣到認為自己的嗓音能傲視群雄的地步。據奈奈學姐所說,美惠學姐在那所學校挖到了一個變態級的新人,所以她才這麼得瑟。

因此奈奈學姐覺得輸人不輸陣,作為東道主的櫻丘高中應該讓她們的活招牌「女神」在美貌值上將對方比下去!不、不對,連歌喉都不能輸!

彌生覺得自己好無辜……她一直都認為自己只是來打醬油的。而且她也不是櫻丘的招牌,頂多算是吉祥物一樣的存在吧……畢竟「櫻丘女神」一年比一次啊,說不定下一年她就得從寶座上落下來了。

>>>

「樂器組的人快好了,瀨尾學妹準備一下吧!」奈奈學姐露出了狼外婆一般的可怕笑容對著瀨尾結月說道,對方輕輕的點頭,依舊坐在椅子上沉默著。

「死心吧,奈奈,」美惠學姐冷笑著將長發撥到背後,十分傲氣的抬起下巴,「瀨尾不需要準備什麼,平時的她就是最好狀態!」

不多時,兩人又吵起來。

這邊的彌生下台,就看到三兩個浪漫學院的學姐圍在瀨尾結月身邊,似乎不想讓她一個人。

瀨尾結月長得很漂亮,她安安靜靜的坐在凳子上,髮型如同千金小姐一般,柔順的落在肩上。

「是時候上場了,瀨尾同學。」彌生看了下舞台,樂器組的人終於將東西全數搬下來了,也是時候該瀨尾上去了。

冷棕色披肩發的少女猛地站起來,速度過快嚇了彌生一跳。圍繞在她身邊的幾個學姐也立即嚴陣以待,以最虔誠的態度將她帶到了上台的樓梯前。

「瀨尾,加油!」幾個學姐用著閃亮的眼神盯著她,忍不住的打氣。

彌生覺得她們的態度好像有些誇張了……

瀨尾結月不愧是美惠學姐所說的王牌,她在台上演唱的歌曲是義大利一首名曲《》,翻譯為「我親愛的」,當然彌生還沒高級到能知道這首曲子叫啥名字,但是身為主持人,必須要將歌曲信息記下來。

她無愧於「浪漫學院的人魚公主」之名,聲音很美,唱起這種古典歌曲的時候,彌生似乎看到了她身邊圍繞有著點點星光。

很好聽。

連奈奈學姐聽過瀨尾結月的歌之後,在面對美惠學姐自豪的挑釁笑容時也說不出什麼狠話,只是自己一個勁的在生悶氣。

很快,奈奈學姐就把心中的不甘拋到腦後了,她和美惠學姐一直處於相愛相殺的位置,這頭吵完之後,那頭奈奈學姐就會坑美惠學姐一把了。

這不,聲樂交流會圓滿結束之後,她就將所有的工作人員的集合了起來。

「大家~美惠說要請我們去吃烤肉啊!誰要一起去?」棕色短髮少女笑嘻嘻的摟著黑色長發少女的脖頸,大聲宣布。

美惠學姐惱怒的瞪了她好幾眼,掙扎著想從奈奈學姐的魔爪中逃離,卻被牽製得死死的:「放手啊你這個笨蛋!我什麼時候說要請客啦?」

奈奈學姐正經的說道:「因為美惠你是有錢人,所以你請客。」

「這是什麼歪道理啊!放手!」

手下的人掙扎得十分用力,奈奈學姐臉皮厚得視而不見,轉頭對彌生眨了眨眼睛。

「彌生醬,你一定要去哦。」話語間還帶著撒嬌般的口音,可是動作和聲音完全不搭,彌生看到美惠學姐在她手下都快斷氣了……

「我就算了……」彌生額角掛著絲絲冷汗,有些無語的回答,「我還要回去做飯。」雖然今天晚了,估計秀吉和優子已經回去了,而且很有可能秀吉已經在準備晚餐了。

不過除了她不怎麼擅長對付的奈奈學姐,還有一個剛認識的自來熟到極點的瀨尾結月。

這傢伙在唱完歌之後本性就暴露了,根本就不是彌生想象的千金大小姐模樣。而浪漫學院的學姐們在瀨尾表演結束之後就不管她了。

「別這樣嘛,一起去啊,」身後冷棕色披肩發少女瀨尾結月臉上掛著懶洋洋的笑容,狀似無骨的手臂搭在彌生肩上,輕飄飄的說道,「我還沒玩夠呢。」

和瀨尾結月性格還是有相似點的奈奈學姐忍不住附和:「是啊是啊,一起去嘛一起去嘛!」

「……」彌生對著兩人沒想法了,尤其是瀨尾結月,這傢伙的表現簡直像找到了同好一樣,下來之後特別喜歡摸她的頭,彌生覺得自己要是長不高絕對怪她咯!

結果一同去吃烤肉的人並不多,大多數都是有眼色知道的人,而且櫻丘高中聲樂社的人基本不認識美惠學姐,更不好意思去了。

彌生是被奈奈學姐和瀨尾結月合夥一同拐走的,而且美惠學姐也認命了,鄭重的請求彌生能夠幫她在烤肉的時候制止一下這兩個丟人的笨蛋,所以她還是一起去了。

她只好答應了,給優子發了個晚歸的郵件,就跟著大部隊離開了。

麻煩的小林奈奈學姐說什麼都要去浮世繪町一家十分出名的烤肉店蹭吃,還得寸進尺的讓美惠學姐喊車來接,被美惠學姐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然後彌生見識到了奈奈學姐的土豪性質。

和美惠學姐家境其實極為相似的奈奈學姐打了個電話,就喊來了5台車,車型是什麼彌生根本看不出來,她只知道在場的女孩子都用著看活土豪的眼神盯了奈奈學姐許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2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