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下船艙

第二十九章 下船艙

人間的美景風景站了一大半,而另一半則是對美好事物的嚮往。

蘇柔前些天,衣服被扒光丟掉,一隻穿著姜柯昊的外套,好容易姜柯昊前天弄來了一身衣服,蘇柔洗乾淨之後,就穿在了身上。

但也只是一件襯衣,又不合身,而且還十分的寬鬆,那女人的身材要比她大一點,穿到身上有些不太合體。

大的身體,不見的有大的身材,蘇柔穿上那個襯衣的時候,她本來的身材就立刻的顯現了出來。

那完美的身材,在這襯衣的襯托之下,甚是吸引人,姜柯昊昨天會出現那樣的反應一點也不奇怪。

今天本來因為出海,姜柯昊就盡量的避免著自己的心裡有其他的雜念,但是看到蘇柔此時的樣子之後,他實在是無法控制自己了。

那純白色的襯衣,因為沒有清洗劑,上面還有點點的斑黃,點點的斑黃色後面,卻難以遮掩蘇柔的那一片雪白。

更何況被海水浸濕了之後呢?那些雪白色沾在了那襯衣上面,從姜柯昊這裡看去,更像是白皙泛出來些許的粉紅色,白中帶粉,在那一片好看的地方,有著兩圈極其好看的暈圈,像是兩顆小葡萄似的。

挺翹結實的在那堪堪一握上面,搖擺來去。

姜柯昊沒心思看什麼海面了,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蘇柔的前面,如此近距離的觀察,蘇柔怎麼會看不到呢。

她們倆之間的距離,連三十公分都不到。

姜柯昊的目光之中透露出的火熱,她感覺直接燃燒到了自己的內心之中,她不說話的看著姜柯昊,看他盯著自己那裡,不知道為什麼,沒感覺到害羞,反倒是覺得姜柯昊被自己吸引到了。

她故意的將胸前挺高了一些。

姜柯昊的喉嚨之中發出咕嘟一聲,蘇柔竟然覺得十分的開心,沒有人能注意到她們此時的狀態,讓她變得更大膽了一些,她試著朝姜柯昊湊近了一些。

距離產生美,而美從來不是距離能夠界定的。

當蘇柔將身子輕微的朝前動了一下的時候,姜柯昊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他將船槳放到了船上,目光炯炯的盯著蘇柔,蘇柔的臉早就一片潮紅。

脖子還有前胸都是這樣。

姜柯昊的嘴角輕輕的翹起,身子同樣是挪到了蘇柔的身邊,他伸出手抓住蘇柔的胳膊。

蘇柔沒有拒絕,而是朝著姜柯昊依偎了過來,或許能在島上有這麼一個人,作為依靠也是很好的選擇吧。

姜柯昊低下頭,看著近在咫尺的姣好,就要將自己的唇烙印上去。

一陣波濤從海面上洶湧了過來,大海從來都是喜怒無常的,它不會在意人們在做什麼,哪怕是調情這麼重要的時刻,它仍是不會在乎。

姜柯昊和蘇柔的唇就差那麼一點距離的時候,海浪拍打了過來。

姜柯昊和蘇柔的身子都傾斜向了船的後面,當這海浪一打過來,他們頓時無法穩住船,姜柯昊直接被掀了出去。

蘇柔還好,姜柯昊掉下去的瞬間,船就恢復了正常的姿態,穩穩的停在水面上面,只是船槳被海浪掀了出去。

「姜柯昊,姜柯昊。」蘇柔在船上大聲的對著周圍呼喚,剛才那意亂神迷的瞬間,被打斷之後,她現在只怕姜柯昊出現什麼意外。

那浪濤並不是特別的巨大,就比平常的大了一點而已,船卻被又朝著岸上推了很遠一段距離。

姜柯昊是一臉的懵逼,剛才眼看著就要探尋蜜巢了,卻在關鍵的時刻,來了一波海浪把自己丟到了海里。

這不是掃興不掃興的問題,這是真的丟人。

姜柯昊從海里鑽出來的時候,聽到蘇柔大聲的呼喚自己,趕忙答應了一聲。

在他的旁邊有個船槳,他隨手撿了起來,另一個在船邊,等姜柯昊游到船邊的時候,也將那船槳撿了起來。

看到姜柯昊沒事兒,蘇柔才安心了下來,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海水,沖蘇柔笑著說道:「無邊浪濤滾滾來,非我青春好時光。」

「你還有心情吟詩呢,快點上來,要不咱們一早上就白花了。」蘇柔伸手要把姜柯昊拉上來,結果她這一低頭,風光乍現,竟然什麼都被姜柯昊看了清清楚楚。

蘇柔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胸前,對著水面用力的打了一巴掌:「你,你流氓。」

她那一臉害羞的樣子,哪裡有絲毫責備的樣子,姜柯昊在水裡用力的一蹬,然後身子一扭,就到了船上,蘇柔說的很對,他們被海浪打出來很遠。

剛才那樣的浪,這五天來都從沒有見過,這就更加的證實了姜柯昊的猜測。

「好了,都怪我,你坐穩了,我安心划船。」姜柯昊沒有了繼續調情的心思,在大自然面前,提前準備永遠會有活下去的機會,而一旦浪費機會,很可能就會面對生死災難。

他不想因為一時的旖旎浪費這次機會,因為沒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

蘇柔見他一臉的正經的樣子,不禁也嗯了一聲,只是不知為什麼,心裡卻覺得空落落的。

船在姜柯昊的操控下,繼續朝著桅杆劃了過去,這次沒有意外發生,但是當他們到了那桅杆的時候,遠處再次來了一波那奇怪的波浪。

那波浪狠狠的砸在了小船上面,力道竟然比之前還大上了一兩分。

「將船綁好,還有這繩子你千萬不能鬆手,我去下面,全靠它找到回來的路了。」姜柯昊將繩子從腰上一點點的綁好,又交到了蘇柔的手裡,小船已經在桅杆上面綁好了,要是在遇到那樣的波浪,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只要蘇柔在這裡安穩的坐著一切就都沒問題了。

蘇柔接過繩子,然後遞給姜柯昊一些吃喝,姜柯昊簡單的吃喝了一點,回想了一下上次在船上的情形,大致有了一個方向。

他說了一句:「注意安全。」

然後一頭扎進了海里,海水咚咚咚的將他的耳朵灌滿,一片嗡鳴聲,讓他覺得很不舒服,但是隨著深入,漸漸的適應了下來。

依舊是那副幽黑的樣子,姜柯昊這次沒有在甲板上面徘徊,而是直接朝著下面的船長室過去。

這裡面不會有什麼特有價值的東西,但是這裡絕對是最好的入口,因為這船長室的玻璃,碎裂了,上面有一個很大的口子。

玻璃碎裂出口子,代表裡面已經沒有了空氣,這是很安全的地方,姜柯昊用力的把所有的玻璃敲碎之後,然後用腿,將那些強化的玻璃,踹了下去。

玻璃掉進了船艙裡面,船長室的門開著,下面是一條幽黑的通道,姜柯昊看不到下面的情形,只能先在船長室里搜尋一番。

船長室裡面都是一些紙張文件類的東西,還有一個碩大的輪盤,應該是舵吧,姜柯昊不懂,繼續尋找著其它有意義的東西,最後只是看到了一個酒瓶十分漂亮的紅酒。

他將酒瓶抄起來,就開始上浮。

一分鐘是極限了,再繼續下去,他的肺就有些無法承受了。

嘩啦一聲,他出現在了水面上,蘇柔見到他之後,立刻朝他招手,然後用力的拽著那樹皮繩子。

姜柯昊回到船上之後,有些無奈的將手裡的酒瓶子遞給了蘇柔:「就找到這麼一個有點用的東西,其它的都是文件。」

紅酒,在此時此刻能起到什麼作用?

蘇柔看了看他手裡的這瓶酒:「白蘭地,還是原產地限量供應的,拿回家換錢,至少值五到十萬軟妹幣。」

姜柯昊本來不太在意,聽蘇柔這麼一說,頓時來了精神:「這玩意兒這麼值錢?」

但很快他就意識到了,這裡錢好像沒什麼用,再說就算是回到和平地區,錢對於他來說也只代表一個數字而已。

「或許更多。」蘇柔笑著說道。

姜柯昊點點頭,眼睛之中閃爍著光芒:「那一定很好喝?」

他扭頭看著蘇柔,蘇柔沒想到姜柯昊竟然會這麼說,她看到剛才姜柯昊失態的樣子,本來還有些失望,但他這麼一問,蘇柔立刻笑了出來:「嗯,很好喝。」

她笑了,姜柯昊卻拿出斧頭,對著那紅酒的瓶頸,就要敲下去:「別,這樣是糟蹋東西,你不是還要搜尋呢嗎?趕緊下去吧,這酒我肯定給你看好了。」

蘇柔這麼一催促,姜柯昊只能將這酒放下,他縱身跳下去之前,對蘇柔說道:「那啥會有的,那啥也會有的,幸福的路就在前方,可愛的你願意在這裡等我嗎?」

「現代詩你做的真的很一般。」

蘇柔笑著說道,姜柯昊老臉一紅:「一般就一般吧,我是世界第三。」

他說完縱身跳入到了海里,水花晃動,人已經到了下面的船裡面。

蘇柔看著姜柯昊消失的身影,心裡在想:「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呢?」

海岸上,一個身影卻在這時候,對著她們這邊瘋狂的招手吶喊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下船艙

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