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針葉林探秘

第三十章 針葉林探秘

中午,風波漸漸的平息了下來,海面上的風浪變得消失不見了。

蘇柔開始的時候,還覺得心力憔悴,被風浪一波波的打擊的有些難以適應。

這時候也好了起來。

她看著堆積在船上的這些物資,心裡充滿了踏實感。

儘管她很清楚,救援隊不會來了,可是目光卻依舊盯著遠處在看,只有姜柯昊出來的時候,她才會將目光轉向他。

她想到了家,又想到了那個背叛她的男人,而一切就是因為那麼簡單的一句話,她是一個保守的女孩,如果不是姜柯昊救過她,或許她還無法解開心扉。

水面再次的傳來了嘩啦啦的聲音,她收回了思緒,姜柯昊的手裡拿著一沓子東西,那是她現在無比渴望的東西。

衣服。

很常見又簡單的東西,當蘇柔看到的那一刻,她開心極了。

這次姜柯昊下潛的時間,比之前每次的時間都長,可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只是為了拿一些女士服裝。

蘇柔的心裡既感動,又是心疼,看著姜柯昊那木訥的臉,還有那張大嘴巴奮力呼吸的樣子,蘇柔可以想象他承受了多麼大的煎熬。

「你上來吧,咱們的船承受不了這麼多的東西了。」蘇柔拉著姜柯昊的手,不知道為什麼,眼睛濕潤了起來。

姜柯昊是真的缺氧了,他剛才都感覺到要是在繼續憋下去,他可能就要尿了。

他將衣服丟到了船上之後,然後在蘇柔的幫助下爬到了船上。

而後就躺在上面只是大口的喘息著。

這一早上下去了多少次,他自己都不記得了,現在太陽很大,曬在身上都有些灼燒的感覺。

蘇柔將那些衣服拆開,搭在了他的臉上。

過了好一會兒,姜柯昊才回過神來。

他看向蘇柔,對她笑了笑,蘇柔同樣是對他笑了笑,有時候話不需要多說,只是一個眼神就能理解彼此之間的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好。

姜柯昊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難道這是傳說中的戀愛了?

言語是兩個人之間的交流,如果不需要言語,就能理解彼此的內心,這是什麼階段?姜柯昊不清楚。

只是覺得這一刻美好無比。

看著這一船的物資,還有眼前的蘇柔,姜柯昊心中升起一個念頭,就算是回不到和平地區,又有什麼關係呢?

船加重了,划動起來就有些困難了,姜柯昊剛剛恢復的體力,在盡情的釋放著,他脫掉了襯衣,將自己的肌肉展現出來,隨著「一二一二」的吶喊,姜柯昊帶著蘇柔開始往回趕。

只是剛走到一半,就看到海邊站著一個人,姜柯昊仔細一看,是莫文兒,她正站在岸邊,觀望著什麼,當看到姜柯昊他們的時候,小丫頭立刻招手吶喊著。

只是距離太遠,風吹動的方向也不對,只能看到她在喊叫,卻不知道她怎麼了。

「難道又出了事情?」姜柯昊心裡著急,手上的速度不禁的加快了幾分。

當姜柯昊他們快到岸邊的時候,莫文兒就已經踏著海水,衝到了他們的近前。

她的嗓子喊的都有些沙啞了。

離著很近后,姜柯昊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這樣的大喊小叫的。

「姜大哥,我爸我爸他暈倒了,你們快去看看吧,我,我實在是不知道他怎麼了。」莫文兒一臉的焦急,莫老竟然暈倒了。

離開的時候,看起來莫老還沒有什麼事情的啊。

「你把船在這裡固定好,我先去看看。」姜柯昊叮囑了蘇柔一句,然後縱身跳到了海里,然後游到了岸邊。

小跑著就上了峭壁,當到了峭壁上的時候,姜柯昊就覺得有所不對勁兒。

這溫度要比早上的時候,低了許多啊。

他現在是一頭的汗水,也只是大致的有這樣的一種感覺而已,莫老此時的面色極其的難看,看起來有一種蠟黃色。

莫老在姜柯昊上來的時候,是睜著眼睛的,可能是莫文兒下去的時間太長了,所以莫老醒來她沒有看到。

「水,小姜,給我水喝。」莫老的嘴唇都乾裂開來,十分虛弱的要水喝,姜柯昊他們遇到莫老的時候,莫老他們的那幾瓶水,是一直沒喝的。

姜柯昊趕緊去拿水,沒有拿椰子汁,椰汁性寒涼,莫老這時候的狀態實在是不適合喝那東西。

水拿過來之後,莫老咕嘟嘟的幾下子就喝掉了大半瓶,而後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他喝完之後就再次的躺在了草床上,長出一口氣之後,對姜柯昊說道:「不用擔心我,我這是急性發燒,能醒過來我就死不了。」

莫老對姜柯昊開玩笑的說道:「你最好在船裡面找到了治療發燒的藥品,不然我老頭子還要拖累你,倒是不如剛才就死了的好。」

姜柯昊全程皺著眉頭,莫老安靜下來之後,姜柯昊這才說:「藥品我找到了,至於是不是治療您的病的,我可不知道上面沒有標籤,您得自己分辨才行,還有您老人家上午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發病呢?」

姜柯昊一邊說,一邊將自己的襯衣脫了下來,用力的擰了幾下之後,放在了莫老的頭上,沒有淡水只能用海水來製作濕毛巾了。

隨後他站起來對著峭壁下面的蘇柔喊道:「洗乾淨幾件衣服,拿上來,我有用不是穿的。」

莫文兒這時候爬了上來,看到莫老醒了,就趴在他的身上哭了起來。

海上遇難,現在父親又差一點的狀況不明,對這個比較天真的女孩,打擊有點殘酷。

姜柯昊沒有繼續打擾他們,而是將剩下的純凈水,倒在了一個乾淨的椰子殼裡面,放在火上燒了起來。

莫老還是喝一點熱水比較好。

喝過了熱水之後,莫老的精神明顯的好了許多。

他這才將自己為什麼會暈倒的原因告訴了姜柯昊。

原來早上姜柯昊離開之後,島上就開始颳起一股十分奇怪的風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吹拂一陣,莫老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在意,但是他大病初癒,身體正是虛弱的時候。

所以這風一吹,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這些風吹過之後,莫老的病就越發的嚴重了起來。

到最後甚至有些讓莫老無法抵抗的地步。

他發燒倒下的很快,就像是突然之間不行的感覺,他從醫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奇怪的事情。

莫老坐起來,盯著海面說道:「就好像那風是某種病毒的攜帶體似的,一吹過我頓時就發燒了。」

姜柯昊略有深意的看著海面,莫老說的海風,怎麼讓他有一種那奇怪波浪的感覺。

這二者之間的聯繫好奇怪啊。

姜柯昊不禁陷入到了深思之中。

蘇柔將衣服拿了上來,看到莫老之後,也是趕緊的問候了一下,姜柯昊下去搬運物資去了,瓶瓶罐罐的那麼多的東西,只能靠他這麼一個勞動力搬運上來才行了。

不過累一點不要緊,姜柯昊的心裡卻越發的踏實了下來。

這次收穫很大,在船的走廊里,他又發現了一把消防斧,這樣他們就有了第二把武器,食物方面,倒是有不少的塑封食品,裡面都很乾燥,應該可以吃的,海水的溫度不是很高,問題應該不大。

水很多,這也是為什麼,小船很快就沒了載重的原因。

然後就是衣服和藥品了,姜柯昊找到了醫療室,裡面只要是瓶裝的藥劑,他全都拿了上來,也不管是不是進了水,藥品這東西,總會有點價值的。

而衣服,在不遠的將來會是十分有用的東西,畢竟他們不能赤身裸體的成為野蠻人。

這些東西說起來不是很多,但是一旦收拾起來,那就完全的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一樣一樣的將東西收拾到峭壁上,天都快要黑下來了,這時候姜柯昊感受到了一陣風吹過,這風很涼,被掃過之後,就像是被冷水沖了一個涼水澡似的,他打了一個噴嚏。

幾個人都是同樣的反應,被這突然而來的冷風,凍得難受。

「就是這樣的風,小姜啊,你們千萬要注意啊。」莫老說道。

這樣的風再次的出現,讓姜柯昊覺得這小島越發的奇怪了起來,這風出現沒多大一會兒就再次的出現,緊接著在間隔差不多的時間,又有一陣相同的冷風吹過。

就像是有人卡著時間,讓這風吹拂似的。

這種感覺,讓姜柯昊有些擔憂,風都能被控制嗎?還是某種奇特的規律呢?

莫老也察覺到了這種規律,倒是兩個女孩,沒有過多的感受到這些,下午的時候,她們把衣服全都清洗了一遍,現在正在儘力的晾晒衣服。

看來她們對於自己能換的上新衣服,非常的期待啊。

姜柯昊和莫老都沒有說什麼,只是姜柯昊拿著藥物讓莫老查看哪一個是有用的,哪一個是沒用的。

而姜柯昊也將目光放到了遠處,針葉林,他必須要進去了,這裡好像有事情要發生,他必須及時作出準備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針葉林探秘

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