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海中趣味

第二十八章 海中趣味

海風吹,海浪漂。

溫柔的海風帶來和煦的味道,蘇柔拿著衣服回到了岸邊,這些衣服是用一種細小的草葉混合著清洗過的,上面已經沒有了難聞的味道。

效果比不上洗衣液,可在這種地方,已經是十分好的護理品了。

這些被姜柯昊留下的衣服終於發揮出了作用,蘇柔看著在海中游來游去,卻始終不肯露出腦袋的姜柯昊,心裡一陣的好笑。

這是做賊心虛了嗎?剛才他看到了什麼?

蘇柔的臉蛋變得和朝霞一樣的紅潤,像是想到了什麼害羞的事情,想要逃離,但姜柯昊那在水面上拍打著浪花的健碩肌肉,讓她的這個想法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那古銅色的肌膚,那一道道的遒勁的肌肉,還有那看起來就十分可靠而結實的臂膀,這樣的一個男人,怎麼能不吸引女人呢。

她一直在這裡看著姜柯昊,竟然忘了自己剛才被偷看的事情。

姜柯昊在海里游泳,也十分的鬱悶,他剛才就已經游的累了,現在想上岸,可一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情,難免的就覺得尷尬,蘇柔還一直站在那裡。

她是要質問自己嗎?

他心裡亂的很,不知道該怎麼說,游一段,他就側頭看看蘇柔,她還沒有走。

最後姜柯昊實在是覺得累了,無奈之下,只能朝著岸邊遊了過來,蘇柔這才反應過來,將衣服放在地上,轉身就走。

姜柯昊上岸之後,看著蘇柔那款款而行的腰肢,心裡的火焰不禁又旺盛了幾分,衣服都丟在海里,他現在赤著身子,對著蘇柔,這種狂野的感覺,讓他一下子就起來了。

「那個……」蘇柔好像是要叮囑姜柯昊一些事情,但是一轉身,卻看到姜柯昊赤裸著身子,甚至還看到了那個,她轉身就跑,姜柯昊也沒有想到她還會轉過頭來,瞬間變得更加的尷尬起來。

他低頭看了看,無奈的搖了搖頭,火氣越來越旺了。

姜柯昊撿起衣服開始穿戴起來,蘇柔在爬上峭壁之後,滿臉通紅的卻撞到莫文兒:「蘇姐姐,你是不是發燒了,你的臉好紅。」

她說著還將手伸到蘇柔的臉上摸了摸,蘇柔害羞的想要躲開,她走到野豬肉前,拿起一些開始燒烤了起來。

姜柯昊也從下面走了上來,看到蘇柔之後,同樣是一臉的通紅,他照樣沒有逃過莫文兒的眼睛。

「姜大哥,怎麼你的臉也這麼紅,難道你也發燒了嗎?傳染速度好快啊,我得趕緊問問爸爸,到底怎麼才能預防。」她說著就跑開了。

留下姜柯昊和蘇柔兩個人,站在火邊,默默不語。

火燃燒起來,肉被烤出了滋滋的聲音,香味瀰漫了整個峭壁。

蘇柔烤好之後,遞給姜柯昊一塊,火邊有一些新放上去的小貝殼,還有一些烤乾之後的椰子肉,莫老說這樣吃,就會祛除椰子裡面是濕寒。

至於水源,還是椰子汁,就算是大家已經喝的快吐了,還是得喝。

峭壁是視野最好的地方,遠處的海面上沒有任何的救援隊的蹤跡。

五天過去了,在大家的心裡對於救援隊的期待已經變得渺茫了起來,姜柯昊沒有把沉船的秘密告訴大家,就是害怕引起恐慌。

這裡這麼多的沉船,外界卻從沒有聽到過這樣詭異的事情,在這裡有著怎麼樣的秘密等待著去探索?

姜柯昊沒有亂七八糟的心思,他轉身走到旁邊,拿起貓肉下了峭壁,交給張柳和陸明的時候,陸明一臉的歉意的跟姜柯昊道著歉。

陸明昨天沒有來,所以這件事情,也就跟他沒什麼關係,倒是他害怕破壞了和姜柯昊之間這種默契,一個可以屠熊的勇士啊。

對於他們的狀態姜柯昊,沒有絲毫的在意,只是他沒有注意到,那在海灣處,還有一個人,正用極其怪異的目光看著姜柯昊。

確切的說,是看著那把信號槍。

拿了肉之後,陸明和張柳就離開了,姜柯昊回到峭壁上,開始去針葉林里處理狗熊的屍體。

這麼多的肉,簡直就是一份恩賜,姜柯昊把熊肉用消防斧一一的剔除出來,蘇柔和莫文兒在一邊將肉收拾回去,老規矩,腸腸肚肚的那些內臟,全都被姜柯昊丟到了森林裡面,這可是狗熊的內臟,丟出去之後,至少可以威懾一下周邊的動物。

知道這裡是狗熊的葬身之地。

這一切做好之後,一天都已經過去了,還好這裡的溫度要比下面低很多,肉才可以保存的如此完好,看著那倆二三十斤的熊掌,姜柯昊不禁幻想,要是再有一點的蜂蜜就更完美了。

烤熊掌絕對是世間少有的美味,雖然他沒吃過……

烘烤肉乾的工作,莫老從清晨醒來就一直沒有停止過,姜柯昊弄了很多的細小的樹枝,用來穿烤肉乾,將那些肉乾放在峭壁上面,用來風乾,這裡的空氣同下面的空氣都不同,是稍微乾燥一些,卻不讓人覺得你乾的厲害。

屬於正宗的南方秋天氣候,這樣的環境下食物的保存和製作,會十分的方便。

這一整天,四個人才將所有的肉都清理好。

雖然累,但是心裡卻十分的踏實,這是一個安逸的第五天,也是他們來到島上不在幻想救援隊的一天。

因為誰都清楚,已經過去了最佳的救援時間,等待救援隊已經不可能了。

姜柯昊這一天恢復的十分好,昨天的疲憊一掃而光,他打算明天,再次出海,把船上有用的東西,全都搬過來。

而且他感受到,就這麼短短的幾天,島上的天氣,似乎有了一些不同尋常的變化。

一個島嶼可能不下雨嗎?

他們必須朝著小島的深處去探索,這是必然的結果。

而探路,就需要更多的工具。

姜柯昊甚至在打大副的人的注意,而陸明和張柳,似乎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第六天還是來了。

和前些日子沒有什麼不同,姜柯昊將肉給陸明和張柳的時候,問了一下他們那邊的情況。

「我們將草叢全部清理掉,這樣就打通了一條通往叢林裡面的道路,不過上次的事情警告了我們,沒有人願意輕易的嘗試進去,畢竟不是人人都有你這樣厲害的身手。」

張柳一直用敬佩的眼神看著姜柯昊,那個血色戰神的形象,一直在他的腦海裡面停留著。

「帶著火把,帶著木棍,這樣可以減少你們的傷亡,如果遇到危險,就用火去抵擋,你們上次遇到的螞蟻肯定怕火,還有大型動物,都是一樣的。」姜柯昊跟他們講了一下。

這些常識性的東西,他們肯定早就知道了,這樣說不過是為了讓陸明和張柳增加對自己的好感。

聊完之後,姜柯昊就讓他們倆回去。

想到沒有了信號槍,姜柯昊把用石頭的碎片製作了一把簡易石斧,莫老這兩天吃了葯,身體恢復了很多,這石斧雖然有些重量,他還是可以拿得起來的。

「莫老,你們留在這裡,我和蘇柔再去那沉船那邊好好的探尋一遍,裡面肯定還有著有用的東西。」姜柯昊把消防斧綁在自己的身上,又將今天早上蘇柔和莫文兒趕製出來的,用樹皮製作的繩子纏繞在了腰間。

昨天她們都已經商量好了的,莫老只是讓他們多多帶一點水和吃的,然後就用柵欄將峭壁的路給擋住了。

上面布滿了木刺,這次大副他們要是再來,莫老自己也能抵擋的住。

一切都安穩了,姜柯昊和蘇柔這才下了水。

充錢船的氣過了兩天好像泄了不少。

姜柯昊用嘴吹了好久,才能撐得住他們倆,他用力的一推,船隨著波浪,劃了出去。

船到了海里,姜柯昊明顯的感覺到海面,和昨天有了些許的不同,風大了一些,浪也大了一些。

「走吧。」姜柯昊抱著蘇柔放到了船上,然後自己也側身上了小船。

用力的撐開船槳,船就進入到了海里,隨波而起,隨浪而生。

兩個人劃出去沒有多久,眼前看到的除了水,就只有水了。

那一個個波紋,像是盛開在天地之間最冷艷的水花,沒有微笑,沒有容顏,卻是最冷艷人心的。

在這一刻,感覺不到任何的其它情緒,奮力的揮動划船槳,才是讓人心中最能安定的事情。

蘇柔看著姜柯昊的面容,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覺得他十分的吸引人,而姜柯昊的目光看著大海。

漆黑的眼眸中,深邃而靜遠。

還吹吹過,浪花濺射而起,打在了臉上,打在了蘇柔的衣服上,頑皮的做著遊戲。

蘇柔將海水從臉頰上擦拭而去,又把烤肉和椰汁放的穩定了一些。

衣服上傳來陣陣的涼意,但很快就被溫潤的海風,吹的沒有了感覺。

海水依舊是那麼的調皮,不停的跳來跳去,姜柯昊的身上已經濕了大半,蘇柔在後面好一些,但也同樣如此。

「我們到那裡還要一會兒,你注意觀察一下海面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我總覺得有些奇怪。」姜柯昊說話間,回頭看了一眼。

他愣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海中趣味

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