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蘇醒的傷員

第16章 蘇醒的傷員

夏雲初自己一個人在歇息的時候朝那個營帳跑過去,卻也沒有其他干雜活兒的人發現。

她以前歇息的時候就喜歡往外跑,而且也是朝著那營帳的地方跑過去的。不過那時候,她是為了到那營帳後頭摘點兒葉子吃,如今卻是要到那營帳裡邊幫忙。若是被人知道了,肯定要笑話她是個傻子。

平日早上做的事情就已經夠叫人疲勞的了,其他人恨不得就能直接躺下休息,哪裡會想著還做別的什麼事情,更不要說是幫忙照料那些傷員。

這時候的醫療實在不發達,他們根本不懂得那些瘟疫又或是別的什麼傳染病到底是經由什麼途徑傳播的,只覺得是靠近那些生病受傷的人就會過了病氣,讓自己也生病。在這個年代,他們自己本身就十分孱弱,又沒什麼知識,就更不會願意靠近傷兵了。

就連那些被派下來照料傷員的士兵,其實都有些不情願。

只不過因為得了軍令,他們也沒辦法違抗,所以才只能在那營帳裡邊照料著。

那些士兵本來也就不願意靠近傷兵,照料起來也不甚盡心。有了夏雲初幫忙,他們也跟著輕鬆了不少,乾脆就不去阻攔了。

夏雲初自己倒是很在意對自己進行保護的,身上那些保護措施,只要能在這地方做得到的,她都已經盡量去做了。

而那些無助地躺在營帳裡邊的傷兵,只要她能照料得過來的,都會想辦法盡量去照看。

那幾個負責管理傷兵的傢伙既然對這些傷兵完全不在意,夏雲初也就大膽地開始在那些傷兵身上做一些處理。譬如是對化膿傷口的清理和用沸水消毒包紮布巾一類的事情。

可她就是再怎麼努力,這些傷兵數量太多,每日都不停地有新傷兵被送到這營帳裡邊來,可能從這營帳裡邊走出去的,卻並沒有幾個。甚至有些傷得重的,還會被從這營帳裡邊抬出去,然後就能見到外邊慢慢升起一陣青煙。

夏雲初看著那些傷兵,心中總會有種無力的感覺,覺得人命在這種地方實在是不值錢。

然而,在她的努力之下,也還是有一些傷兵正在慢慢好轉。其中之一,就是她曾經縫合過傷口的那個傢伙。那人如今已經醒過來了,見到竟然是夏雲初這麼個小孩子在照料自己,不免大大吃了一驚。

「是李大哥讓我過來……幫忙的。」夏雲初一看對方的表情,就知道他心裡邊在想什麼,趕緊解釋了一句,「就是李順大哥。」

「哦。」那傷兵剛醒來的時候,眼神裡邊還有些警惕,聽到夏雲初這麼講,才點了點頭,渾身也跟著放鬆了下來,還抬頭艱難地同夏雲初笑了笑,「阿順竟然要你這麼個小娃子來幫忙?」

夏雲初覺得這人不過是沒話找話罷了,也就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點了點頭。

對方醒了過來,氣色看著還不錯,夏雲初心中的擔憂也跟著放下了一半。特別是這傷兵現在醒過來了以後,就算沒有人在旁邊看著,只要同他講一講所需要注意的事情,他自己也應當能夠注意起來,自我照料才是。

夏雲初報了名字,又開始細聲地講起平日必須要注意的事情。

那傷兵本來還只是隨隨便便地在聽著,可後來聽夏雲初的意思,竟然好像是說他的腿還能恢復過來一樣,不由驚訝了起來,神色一動,好似有些激動,身子一挺,拉住夏雲初的手猛問,「我的傷……我的腿……能好過來?」

他手上的力氣相當大,雖然身體如今肯定比不過李順了,可一把捏住夏雲初的手腕,還是直接就將夏雲初的手掐得一痛。

夏雲初手上吃痛,想要將手抽回去,卻哪裡比得多那傷兵的力氣。她本以為對方昏迷了這麼久,身上又還帶著重傷,應當沒有什麼力氣的才是,可這時候被一下子抓緊,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是看輕那人了。

這樣的傷勢,在夏雲初眼中看來,還不算是多嚴重。畢竟這就只不過是開放性骨折罷了,並不是粉碎性骨折,骨頭斷裂的口子還算平滑。只要處理得當,想要重新站起來肯定沒什麼問題。可在這個時候的人看來,這種傷好像已經是無法治癒的傷殘了。

夏雲初痛得皺了皺眉,卻沒有再掙扎,看著那傷兵,講,「只要你好好注意一些,肯定能再站起來的。」

她看著那傷兵的眼睛,從那雙黝黑的眼珠子裡邊,第一次見到那樣深沉的求生意志。

也許,她自己在看著別人的時候,眼神當中所流露出來的情感,也會同這傷兵一樣的吧。只不過,他們之間所懼怕的東西不一樣罷了。

對於這些漢子而言,自己成了個廢人,恐怕比一刀殺了他們都還要難受。

她看著覺得簡單可以治療的傷口,在其他人看來,可就已經是能奪命的傷病。哪怕人能夠好起來,可在這地方,好像還沒有什麼接骨的方法,一旦傷到了骨頭,再站不起來也確實很有可能。

「……是嗎。」

傷兵聽了夏雲初的話以後,手上的力道慢慢地、慢慢地就鬆了開來,連眼神也跟著變得有些渙散,也不知道是放鬆了心思,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夏雲初有些緊張地看著他,可又怕他擔心懷疑,只能再次裝出一個堅定地樣子來,朝著對方點點頭。

那位傷兵一直昏迷了好久,身上早就沒了力氣。方才握緊夏雲初的手,不過是因為心中激動,一時爆發出來的力量罷了。等心神一放鬆,人也就跟著迷糊了起來。

夏雲初見他徹底鬆了下去以後,才將自己的手抽了回去。她低頭一看,就見到自己手腕的位置上已經被捏得發白了,皮膚上是幾個鮮明的手指印痕,不由在心中苦笑起來。

傷重失血又多日昏迷的人竟然能爆發出這樣的力氣來,實在叫她想不到。

那傷兵一躺回去,夏雲初就趕緊跑到一邊去,給那傷兵弄了些吃的。

這人昏迷了好久,胃裡邊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不能吃些太粗糙的東西。可在這軍陣當中,她也實在沒辦法變出稀粥來,只能再另外想辦法去給對方弄點兒軟和的東西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 蘇醒的傷員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