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解釋

第17章 解釋

一碗溫水,裡面泡著一個細細撕開的饅頭,泡得十分軟和。

夏雲初低頭看著那碗不成樣子的吃食,總覺得看著有些叫人倒胃口。她倒是想要再尋一點兒作料來,將這碗泡饅頭的味道濃得香一些。只可惜在這個地方,不要說是作料了,就是這溫水泡饅頭也都來之不易。

傷兵已經同糯米報了名字,說是叫趙三季。

趙三季剛從昏迷中蘇醒過來,精神頭不算十分好,可自己坐著吃東西還是能做到的。

那碗在夏雲初看來有些倒胃口的泡饅頭,他仔細地吃了個乾淨,還打了個嗝,這才將破舊的粗瓷碗還到夏雲初手上,好似有些意猶未盡地問,「還有么?」

夏雲初搖頭,「沒有了。你是傷兵,每日能分到的糧食也不多。先前你昏著,東西也分不到你手上,這還是方才報告上去,才幫你要到的。」

「唉、才一個,不夠吃啊……」趙三季露出了個無限遺憾的神情來。

夏雲初抿嘴笑笑,見趙三季望著她,就講,「你才剛醒過來,也不適宜吃太多太猛。餓一餓也沒什麼,吃點兒軟和的,慢慢緩過來才不會傷到內臟。」

這些事情,趙三季一個糙當兵的,哪裡可能懂。

不過夏雲初既然這樣講,他也就這麼聽著了。橫豎在這軍陣當中,也再找不出什麼食物來,他只能轉頭向夏雲初要水喝。

夏雲初發現這地方的人十分不講究,平常都是直接就勺生水來喝,哪怕是給這些傷員喂水的時候,也是直接就用沒燒開的涼水灌下去,看的她心驚膽跳的。

等她自己照料這些傷兵以後,她便是辛辛苦苦地將水都燒熱燒開,又放得溫涼,這才給他們喂下去。

趙三季接過水只喝了一口,馬上就皺了皺眉頭,不樂意道,「溫的。」

夏雲初知道他習慣了涼水,一時之間,恐怕只會覺得這溫水多麼多麼不好,也不同他啰嗦,只道,「你若是想站起來,就都得聽我的。我叫你吃什麼喝什麼,你都不能違背。」

趙三季一窒,整個人都跟著頹然了起來。

重新站起來這事情對他而言,就好似是他的死穴一般。夏雲初這樣一講,他馬上就變得乖乖聽話起來。

在這個地方,就唯有夏雲初會對他講,說他還有重新站起來的希望。他知道自己的傷勢有多嚴重,其他軍醫和醫兵見到了,都只會安慰他不要難過,同他講若是能活著回去,一定能得到朝廷的撫恤,他卻只想用自己的雙腳站起來。

他這樣的傷勢,想重新站起來幾乎是奢望,可他心中還是不免存著這種奢望的。

哪怕夏雲初只是騙他的,他也甘願上這個當。

「你可真是……管得比軍醫也還要寬。」趙三季無奈地搖搖頭,將手中那碗水一飲而空。

夏雲初沒辦法在這個大秦裡邊給人解釋什麼細菌、感染一類的事情。看著這地方的醫術層次,甚至好像連許多中醫理論也沒有,她也不便說太多。只是笑笑,也不講話。

趙三季將手中那碗溫水喝了個乾淨,放下瓷碗,反手用袖子擦了擦下巴。

他看上去年紀也不大,可能也就是個個十八二十的少年郎,動作之間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粗豪,一看就是已經在這軍營之中待了許久的,有些動作習慣同李順一模一樣。

夏雲初等他喝完水以後,才細細地將要注意的事情同他講了一遍。

日間的時候,夏雲初自己還要到外頭去挑水,沒辦法一直就守在這些傷兵身邊。白天的時候,其他的士兵是怎麼照料傷員的,她也無權過問。這時候趙三季醒了過來,她也總算是可以讓趙三季自己照顧自己了。

別的事情做不到,但要求喝開水和等夏雲初傍晚回來再給他換繃帶一類的事情,他應當還是可以開口提要求的。

再加上他的腿現在還處於癒合階段,是適宜隨便亂動,夏雲初也要交代他盡量不要觸碰到腿上的傷口。

趙三季此時方才發現自己腿上竟然還綁了兩根棍子,將傷口夾在中間,不免覺得好奇,就問,「這樣……我的傷口就能長回來,能再站起來?」

夏雲初也不知道該怎麼同他解釋,想了想,講,「我以前家裡邊有個親戚是獵戶,也曾經在山上摔斷了腿,傷口看著比你的都還要嚴重,後來卻也這樣治好了。骨頭受了傷,本來是會自己長好的。只不過好多人在養傷的時候沒讓骨頭擺正位置,所以才會在骨頭長好了以後,連著形狀也改變了,自然就站不起來。你只要在這過程中不讓骨頭錯位,自然沒問題。」

趙三季聽得半懂不懂,可見夏雲初說得這樣有板有眼的,也不敢去懷疑,只好點點頭。

他仔細看了看自己的傷口,又發現自己傷口上邊竟然有針線縫合的痕迹,不免更是驚訝。

「咦,我這傷口上頭,怎麼……怎麼……還有針線?誰將我的身子當衣裳去補了。」

夏雲初無奈,卻也知道傷口的縫合如此明顯,趙三季就是今日沒注意,以後也肯定是會注意到的。與其讓他貿貿然地去問其他那些士兵,倒不如直接同他坦白了。

「這也是我阿爹以前教我的。你沒發現么,那些傷口變壞的時候,皮肉都是翻露在外邊的。肉本來就該在身體裡邊,可你這傷口撕裂得太厲害,就是用布條包紮也不夠,只能拿針線縫一縫。別擔心,等肉長攏了,就會幫你割掉的,你不會連這點兒小事都害怕吧?」夏雲初也只能是稍微用了點兒激將法。

「怕倒是不怕……」趙三季搖搖頭,抬眼看了看夏雲初,「你這小娃娃,奇奇怪怪的講究倒是多。」

夏雲初咬了咬嘴唇,本來想說若是不要命的話,大可不聽就是了。可低頭見到趙三季那憔悴的模樣,不知怎麼的,這話竟就說不出口來了。

不管再怎麼說,這人也是在前頭為了保護他們這些人的性命而拚死殺敵的將士,人都已經將命交託在戰場上邊了,她其實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她照料這些人,原本也是應當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解釋

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