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戰歌

第15章 戰歌

李順在後陣可謂來去匆匆。

他最終也沒有同夏雲初說起前邊軍陣戰鬥的事情。夏雲初雖然問了,可也不知道他是不希望夏雲初擔心,還是忌諱著別的什麼,只是搖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可他扶著不同傷兵來往後陣的次數明顯增多了。夏雲初外出挑水的時候,常常會見到李順的身影。

自從那天一同站在星空下邊講話以後,這兩人的生活又重新回到了原點。就是遠遠見到了,也不會打招呼。他們就好像是這秦軍大陣中最尋常的兵士和雜役,就是擦肩而過,也僅僅只是相互低低頭,再不會多說什麼。

她本來想要同李順說說話的,可李順並沒有想要同她繼續交談的意思,她看著李順的表情,便也跟著怯弱了起來。

李順也並不是在疏遠夏雲初。每次見到她,李順都會主動點點頭。

但白天的時候,李順的表情十分剛硬,不像夏雲初曾經見過的那樣,顯得無比嚴肅,叫夏雲初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辦法靠近。

後來,夏雲初想想,覺得那大概才是真正屬於李順的表情。

這是那個在戰場上邊能毫不猶豫將刀子捅入敵人肚子的士兵,一橫刀就能將對方脖子割裂的漢子。他的表情,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帶著深沉的覺悟,而不是那時候在星空下頭的悵然。

在這秦軍后陣當中,日頭落下以後,十分偶然的,能夠聽到一陣悠揚的笛聲,也不知道是從哪個地方傳出來的。這樣的聲音落在戰場裡邊,就好像是夏天中飄灑的雪花一樣突兀,也如同那雪花一般脆弱,一碰就要融化了。

笛聲十分悠揚,空靈飄渺。但凡是聽見這笛聲響起,后陣所有忙活著的人都會不自覺地停下手中的動作,靜靜地傾聽一陣。這聲音太輕柔,好似一個夢一樣,聽著就讓人心頭一暖,面上忍不住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哪個當軍的吹出來的音符。

這聲音卻並不會持續很久。才響起來沒一陣子,前方就會慢慢響起哼唱調子的聲音。再接著,就會有粗糲的男聲應和著曲調唱起了沙場上的戰歌來。

先是一點一點,緊接著就是一片一片。到最後,幾乎整個大陣當中,都會回蕩著那讓人熱血沸騰的戰歌之聲。他們的聲音太過嘶啞,好像被沙子狠狠揉過一樣,唱得也七零八落的沒個統一。可只要還能這麼嘶吼出聲來,就代表著他們又活過了一天。

在血染的夕陽當中還能喊出秦軍的戰歌,至少證明他們仍有戰鬥的力量。

戰場之中,人的性命想必就同這笛聲一樣,是隨時都會被扼殺的存在。

那些當軍的心中也有小小的柔情,只可惜這樣的柔情在無情的戰火之下,顯得太過渺茫可笑,實在不應當存在。那笛聲的主人就是有再柔軟的心思,很快也會被戰歌的豪邁掩蓋過去。

夏雲初總會想,那個吹笛子的士兵,到底是那嘶吼的戰歌之間哪一個聲音。

她因為自己的承諾,便每日朝著那個安置傷員的營帳當中跑過去。

剛開始,那些在營帳當中照料傷員的兵士都會喝問她的身份。後來見她果真是個能幫上忙的,也就不再阻攔她的,見她主動過來幫忙,反倒是對她和善了許多。

她特別注意的,自然是那個被她縫合了傷口的兵士。其餘那些輕傷重傷的兵士,她也有幫忙一同照料著。

只是,除去最初的那個兵士以外,她再也不敢在別人身上嘗試那種縫合的療傷法子了。

一來是因為她自己也說不準自己到底做得是否正確;再來,李順不在她身邊,她也不敢做出那樣不恰當的行為來。李順能夠隨便在外頭借來針線熱水,她一個做雜事的小傢伙,要是也跑去要這些東西,少不得會被人逮住打一頓。

在這營帳當中呆得久了,夏雲初發現這地方的醫學水平當真不高,連最見到的沸水消毒都不知道。她隱約說過一次,可那些兵士忙得很,根本沒心思多做這些事情,她也只能閉嘴。

不過,她還是想辦法將清洗布巾的事情攬到了身上。每次將這些布條洗乾淨以後,她都會用沸水消毒一遍,希望可以減輕傷員傷口感染的機會。

那個腿傷昏迷的兵士一直迷迷糊糊的,中途還曾經發了一次低燒,將夏雲初嚇得要命。

她總害怕自己的所有努力都要白費,也害怕李順在意的人會就此死亡。這是她在這異世當中第一次出手救人,她心中忐忑無比,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好是壞、是對是錯。對方發燒的時候,她當真是恨不得全天就撲在旁邊,細心照料。

可這樣的事情也不過只是想想。

她要負責挑水,同猴兒一道,每日挑一大缸。

即便她請求分配到這營帳裡邊來,也不可能就只照料某一個兵士。這營帳當中的傷兵人數實在太多,只要有一個人呻吟起來,就得過去照看著,根本沒時間多花費在某一個人身上。

幸虧那兵士的低燒沒有持續多久,身上的溫度很快就退了下去。

夏雲初顧不得什麼害羞,仔細幫那兵士擦了一遍身體,又看了看他腿上的傷口。

那傷口表面上看著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因為最初處理得還算及時,如今已經有了癒合的趨勢,傷口上也沒有什麼化膿紅腫的表現,只是不知道裡邊的骨頭長勢如何。

在這兵士身邊躺著的,都是些傷重昏迷的人。每每見到他們,夏雲初心中都會一陣難過。

她已經很儘力地去幫那些傷兵療傷止血,可他們身上的傷口還是以肉眼能夠看到的速度慢慢潰瘍、腐爛,最後奪去他們的性命。她甚至在其他人不注意的時候,用燙紅的小刀將傷口上的腐肉割下來再包紮,可那些傷兵卻大都熬不過去。

在這個荒涼的地方,傷員的營養也很是跟不上。

夏雲初被迫迅速地習慣死亡。

她痛苦難過,也抵不住閻王的小鬼將人一個一個勾走。

在這營帳當中,哪怕是受傷最輕的傷兵,眼神當中也能看得出絕望和恐懼。

他們不想死,卻覺得自己肯定逃脫不了死亡。這樣的眼神讓夏雲初覺得相當難過,可她總有無能為力的感覺。她痛恨自己為什麼沒辦法做得更多更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戰歌

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