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星空下

第14章 星空下

兩人安靜地將那傷口包紮回去,這才從營帳裡邊離開。

走到了營帳外頭去,迎面就吹來一陣清涼的夜風。

夏雲初方才在營帳當中悶了好久,這時候突然被夜風一吹,人也跟著精神了起來,原本有些發熱的腦子猛地一冷卻,這才慢慢反應過來,不免露出了一個苦笑。

她方才所做的那些事情,就算在秦國算不上驚世駭俗,卻也是徹底不符合她的身份的。她只不過是一個窮苦的鄉村孤女,被戰火毀去家園,本應該謹小慎微,小心翼翼地過自己的日子的。也不知道是怎麼的了,一個衝動,就做出了那樣不合時宜的事情來。

那兵士的傷口要是能夠癒合,她自然是不後悔。可她就算這麼做了,也不一定就能保住對方的性命。

畢竟在那個營帳裡邊,到處都飛舞著肉眼看不見的細菌,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就會感染傷口,那兵士還是沒辦法逃離死亡的命運。

她那麼做,也就是盡人事、聽天命。她甚至很努力地去回憶有哪些草藥是能夠為人接骨的,可想來想去,也就只想出來一個駁骨草。那東西她曾經見過,可在這荒涼的戰場之上,顯然是不可能生長出草藥來的,也不知道軍需官會不會帶來駁骨草。哪怕是真有,也輪不到她一個挑水的小傢伙拿在手上。

站在這營帳外邊,夏雲初突然就想起她和李順在這營帳後頭,還曾經殺死了一個敵軍。

第二日的時候,她其實還曾經繞回到這營帳後邊看過一次。可那時候,也不知道李順是怎麼處理的,地方已經見不到多少血液的痕迹了。

她還記得那天夜裡昏暗的夜色裡邊,她都能見到一道粗長的血跡,說不準是被人連土帶血一塊給鏟掉了。

在這營帳裡邊,躺著的兵士,恐怕也都是快要活不下去的。這麼一想,她心中也跟著有些惆悵了起來。

李順也跟著夏雲初一道走到了門外,見到她站在門外發獃,就伸手想去拍一拍她的肩膀。可李順自己一伸手,才發現手上竟然也沾滿了血跡,總不能將那些血都蹭到夏雲初肩膀上,只能將手默默縮了回去,啞聲開口,道,「別想太多。」

別想太多——

夏雲初心中一陣苦笑,面上卻只能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

「嗯,我也沒想什麼。只是擔心那裡邊的環境這樣悶,又沒有人有時間仔細照料,那位……那位……也不知道……」

她說不出什麼喪氣的話來,只能將話打算了。

李順朝前跨了一步,走到同夏雲初並排的地方站定,也抬頭看著天上的星辰。

今日的月色並不太明亮,月光四周還帶著一點兒毛邊,細細彎彎的如同天空中一道發亮的眉毛,十分朦朧。因為天上的雲層也不怎麼厚重,星空倒是顯得十分耀眼。

在現代,哪怕就是農村,也不可能再見到這樣漂亮的點點星辰了。

這時候他們站在地下,從這地方朝外邊望過去,四周都沒什麼可以遮擋天地的東西。整個天幕一路綿延出去,天上的點點繁星星羅密布,是夏雲初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景緻,讓人只看一眼,就生出一種震撼的感覺來。

她穿越到這地方已經很有一段時間了,可她還還從來沒有試過這樣認真地仰望過這地方的星空。如今抬頭一看,所見到的情形當真是叫她感到震撼。

站在這樣蒼茫的星空之下,夏雲初只覺得自己突然就變成了一粒渺小的塵埃。想必其他生命落在這星空下頭,也都同樣顯得那般的不起眼。自從來到這個莫名的奴隸社會以後,她一直感覺自己是那樣的無力,什麼都做不好,什麼都做不到。

她獃獃看了天空好久,又有一陣冷風吹來,她這才終於回過神來。再扭頭一看,就見到李順默默地站在她後頭,面貌藏在黑暗當中,叫人分辨不清。

看著李順,夏雲初心中便是生出了一陣奇異的感覺來。

要說,李順也是個奇怪的。

先前兩人遇見敵軍細作的時候,他出手殺人可沒有一點兒猶豫,恐怕在沙場上邊的時候,揮刀殺人已經成了習慣。他們這樣的軍漢,從來不會訓練什麼招式套路,平日就是練起來,也不過就是些橫劈豎砍一類的技巧,只講求在最方便快捷的方式下邊殺人保命。

可在自己身邊的人受傷要死的時候,李順又顯露出一點兒笨拙的關心來。那樣的關心並不很搶眼,甚至可能都沒什麼作用,可同他在戰場時候那殺伐果斷的模樣,卻是相差太遠。

夏雲初本來想問問李順,問他是不是記得自己曾經殺過多少人,可很快就又改變了主意。

這樣的問題,不論是對她還是對李順,都沒有什麼意義。

「我……以後還能過來看看他么?」夏雲初小聲地問。

李順原本是看著天上的星辰的,突然聽見夏雲初開口,微微怔了怔,接著才點頭。

「前邊的形勢不大好吧?我們……我們會輸么?」夏雲初又問。

李順還是沒有回頭看夏雲初,聽到她這問題,沉默了許久,這才慢慢搖頭。

「不會。」他講話的時候,十分剛毅堅定。雖然年紀並沒有多大,可聲音裡邊帶著一種十分沉重的感覺,叫人覺得他肯定是已經歷盡人世的風霜,才會有這樣的覺悟。

夏雲初早就在夢裡邊見到了秦軍的破敗,更是早早就對這軍隊失去了信心。可不知為什麼,在聽見李順這堅定的聲音的時候,她心中卻突然一寬,忍不住也跟著點了點頭,應道,「嗯。」

李順那種堅毅的話語,就好似能夠感染人心一般,將夏雲初心中的陰霾都驅散開了。

她還沒辦法習慣在這戰場上邊的生活,也還不能漠視生死。未來的死亡就好像一座沉重的大山一樣,沉甸甸地壓在她的心頭,將她壓得喘不過氣來。

見到有人受傷倒在她面前,她就想著要去救治。

然而,見到營帳裡邊那些傷兵的數量以後,她才知道,自己畢竟不是神仙,做不到將所有人命都挽救回來。她可能連那麼一個人都救不了。就是再難受,那也沒有用。

她想起以前自己曾經想要做醫生的時候,那位長輩曾經摸著她的腦袋,講,「阿雲,你的性子實在太和善了。這樣的性子要做醫生,是會難過的。」

那時候她還不懂為什麼,直到現在,見到那樣多無助的傷員,她才發現這種無力感是如何叫人感到挫敗。

然而,逃避並不是唯一的面對方式。

也有李順這樣的人,哪怕知道前頭會有千般艱難萬丈懸崖,也還是可以堅定地認同著自己的力量。

「我會每日過來看看他的。」夏雲初不自覺地點點頭,保證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章 星空下

1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