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縫合手術

第13章 縫合手術

夏雲初指揮著李順將兵士腿上的傷口拆了開來,露出了那個仍舊血肉模糊的猙獰傷口。

她不想讓李順看到接下去的事情,也不知道縫合傷口在這朝代是不是驚世駭俗的事情,便又指揮李順到外頭去煮那條沾著血跡的長帶子。

「拿到外頭去,先沖洗一遍,然後放到鍋子裡頭煮半刻鐘功夫。」夏雲初仔細地交代著,「記住了,一定要在沸水裡邊煮一段時間。」

李順的目光閃了閃,好像有些忍不住想要發問。可他深深地看了夏雲初一眼以後,還是將自己的話吞了回去,點點頭,拿著那條血淋淋的帶子離開了。

沒了李順在後頭看著,夏雲初也跟著鬆了口氣。

她其實也不確定自己的方法就完全正確。

以前小的時候,她曾經目睹過許多次這樣的小手術,可她自己從來沒有操作過。這時候要親自上手試驗,心裡邊也跟著覺得緊張了起來。

可她如果不動手,眼前這兵士不要說是留住腿了,說不定連命都要丟了。

她四下張望了一圈,發現完全沒有人注意她這邊,這才呼了口氣,小聲地對那個昏迷著的兵士講,「你也不要怪我是個生手。這地方的人好像都不覺得你能活下去,恐怕你在這地方當真就不大好。我要是幫你,你還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你肯定願意讓我試試的,是不是?」

對方昏得一動不動,哪裡會回答她的話。

她也不過是隨口這麼說一說,給自己壯膽子罷了。說完以後,她就馬上將手伸向了對方腿上的那個傷口。

要是有手套,自然是最好。可惜這地方是不可能有這種東西,她只能赤著雙手摸向那團骨肉。

那種手感實在讓人終生難忘。

夏雲初雙手一停,就見那昏迷的兵士身體猛然一抽,好像就要醒轉過來一樣。

就算是在昏迷當中,那兵士也還是能夠感覺到痛楚的。被夏雲初這麼一摸,傷口的疼痛就刺激得他就要醒過來。

夏雲初一著急,也顧不得手上的觸感如何奇怪,趕緊就低頭去看那個傷口。

在湧出來的血污當中,慘白的骨頭十分搶眼。夏雲初雙手抓住兩邊的骨頭,咬咬牙,一狠心就將兩段骨頭一摁,重新按回到了肌肉裡邊去。

那傷兵已經不僅僅實在抽搐,口中含糊地發出幾聲慘叫,腿也本能地朝後縮去。可惜他的腿已經斷了,從膝蓋開始就沒辦法用力,身體顫抖,卻一時也沒辦法將腿抽開。

夏雲初也被那傷兵的呻吟鬧得心煩意亂的,又不敢抬頭去看那傷兵的神情,更怕自己這麼粗暴的治療會造成反效果,趕緊又咬牙去摸那小腿上的骨頭。

不知道是不是她以前看多了這樣的操作,那兩根腿骨被她一壓,倒好像真就恢復到了原本的地方去。

夏雲初又仔細看了看那兵士的傷口,發現傷口當中沒有插入碎骨,這才舒了口氣,將兵士腿上的傷口慢慢扶著閉合了起來,拿起一邊的針線,將那粗長的傷口慢慢縫合到一起。

接骨的手法她看得不多,可縫合她便看過好多次了。她自己以前也曾經有縫補過衣裳的,做起來倒也還算是純熟。

剛開始的時候,她心裡邊還有一點兒害怕的情緒。手上慢慢都是血污,不住的就有些打滑。再加上那個兵士在昏迷之中感覺到了疼痛,一聲一聲發出呻吟慘叫,聽得夏雲初手上一陣顫抖。

可她的心裡素質也算強大,縫了一半,手上的顫抖已經慢慢停了下來,連扶住傷口的手也穩住了,一下一下,縫合得更緊密。

人的皮膚肌肉,同布匹自然是不一樣的。縫到了後來,夏雲初才漸漸地找到了方法,縫起來的線腳也變得更加熟練。

等將那兵士腿上的傷口完全縫合起來以後,夏雲初這才將心思鬆了下來。

她這才發現自己渾身的衣裳都已經被汗水浸透了,面上的汗水順著臉頰一直朝下流淌,滑到了胸口前邊的衣裳裡頭,然後就粘在了衣服裡邊。而她自己的手因為太過用力而顯得有些僵硬,這時候竟有點兒活動不開。

傷口縫合完畢以後,夏雲初條件反射一樣就抬頭朝那兵士看了一眼。

還好,那個兵士雖然在縫合的過程中因為疼痛而連連呻吟,卻並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如今縫合已經結束,兵士的呻吟聲也跟著慢慢停了下來。現在一看,除了面上額上滲出許多細密的汗珠來以外,再沒什麼做過小手術的跡象了。

「布條。」

身後突然響起了個聲音,一團溫熱的東西就貼著夏雲初的臉蛋,從後頭遞了過來。

夏雲初本來是全神貫注都放在傷口的縫合之上的,突然被這麼個聲音一嚇,差點兒沒從地上就蹦起來。

她強忍住心跳,扭頭朝後一看,才發現後頭站著的竟然是李順。

李順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站在後頭看著。這時候見她縫合完畢,才將手上用熱水煮過的布條送到了夏雲初面前。

夏雲初看著李順,張了張口,有些想要開口解釋。

可這樣的事情被李順瞧見了,她又能怎麼解釋了。再將自己跟著爹娘學醫術的事情拿出來說一遍么?

若是李順相信,這事情她先前就已經說過了,好像也沒必要解釋一遍;若是李順不相信,那麼,她就算是再多說一百遍,也還是沒什麼用處。

不過,看著李順面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看來也並不排斥這種縫合的法子。

夏雲初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乾脆就不再講話了,結果李順手上那團溫熱的布條就將那縫合以後的傷口不松不緊地纏了幾圈。等傷口包紮完了,最後才用那兩根棍子綁在傷腿兩邊,在兩側將骨頭固定住,不讓這腳四處亂動。

她小時候經常幫忙家裡的那位醫生包紮傷口,對這倒是熟悉得很。

這樣粗暴的小手術,若是被她以前那位長輩知道,肯定就要罵她胡鬧。可她如今也沒別的法子,相信就是那位長輩到了這地方來,也會做出同她一樣的選擇的。

至於傷兵身上其他傷口,都已經被處理過,也沒有傷得很厲害,上頭還有些草藥糊糊的痕迹,想必是不太打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縫合手術

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