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碰瓷?

第697章 碰瓷?

這須卜朗雖然在夏侯襄面前慫了點,可到底使的一手好槍法,長槍在他手上呼呼作響,胯下戰馬跑的飛快,馬上須卜朗提著長槍做好準備,待到了近前分心便刺。

他也不強求,能在戰王手底下走過兩個回合就算勝利,輸給天祁戰王,不丟人!

夏侯襄面無表情,拿刀的姿勢都沒變,北狄若說能與他交上手的,除了攣鞮加提和攣鞮奕父子倆,還真沒別人了。

須卜朗雖然槍法好,可在夏侯襄眼裡還不算什麼。

須卜朗氣勢相當足,可是長槍還未到夏侯襄面前,只聽『噗通』一聲,須卜朗的馬不知怎麼著就趴下了,馬一趴下須卜朗也就趴下了…

這下,不光須卜朗愣了,夏侯襄也愣了,天祁和北狄數十萬大軍一臉懵逼的看著須卜朗氣勢洶洶的策馬而來,還沒出招,就連人帶馬的趴地上了。

什麼情況?

城門樓上的容離看到此變故,不禁疑惑道,「戰場上也興碰瓷兒呀?」

這不瘋了嗎?

還想訛錢是咋的!

鳳九玄搖了搖頭,滿臉的不贊同,「我覺得他是假摔,應該給個黃牌,警告一下。」

這年頭也沒個裁判,競技精神啊同志們!

趴在地上的須卜朗特別尷尬。

打了這麼多年仗,今兒這般可是頭一遭,須卜朗一勒韁繩又從重新站了起來。

他本就距離夏侯襄挺近了,之前打仗,戰場上是單于和天祁戰王單獨打,他們只要把其他人打敗就是勝利。

今兒,還是頭一次距離戰王如此之近,人家那氣勢可不是蓋的。

須卜朗咽了口唾沫,朝夏侯襄『嘿嘿』一樂,「您挺好的?」

夏侯襄目光淡然,但就是給人一絲他在看傻子似的錯覺,「嗯。」

倆人聲兒都不算大,後面的人聽不見,容喆和雲耀可聽得是清清楚楚,倆人又開始抖肩膀。

今年這些老對手,畫風明顯不對啊。

「那…咱開始?」須卜朗猶豫著開口,他其實很想聽戰王說一句『你剛摔了,回去養傷吧』,然後他就坡下驢直接歸隊,多好。

可須卜朗也知道,這種情況,根本不存在。

「嗯。」

兩次回應,夏侯襄都沒張嘴。

須卜朗深呼吸一口氣,提起自己的長槍準備起勢,然而,他突然發現,怎麼戰王離他越來越遠了?

周圍的景象正在緩緩倒退,須卜朗嘴角一抽,低頭看向自己的坐騎。

只見這貨正抖著腿兒,偷摸往後退呢。

須卜朗不明所以的拿槍桿兒拍了拍它,幹嘛呢?

往前呀!

其實也不怪人家馬,這馬本就是一般的馬匹,平日里不打仗了,靠它駝個東西,也就算是頂天了。

到了戰場上衝鋒陷陣,也算一往無前。

可今兒在它面前的,可是老虎啊…

若說什麼汗血寶馬、千里馬見到老虎了,可能還鎮定點,最起碼對自己的速度有信心,打不過它還可以跑嘛!

然而對於普通的馬匹,若是要求人家做到見著猛獸不害怕,那就有點強馬所難了。

之前距離遠,須卜朗的馬還沒覺得什麼,然而跑近后,對方那森林之王的氣勢撲面而來。

到了還未到近前,須卜朗的馬就沖著白虎咧嘴直樂,若是仔細看,馬的身形都矮了一截。

萬萬沒想,打個仗還能遇到它們動物界的王者,須卜朗的馬覺得應該客氣一下表示尊重,結果矮身就給人家磕了一個。

這才有了剛剛須卜朗摔倒的一幕,然而須卜朗根本不可能知道馬的想法,當它再次催馬上前之時,他的馬當時就不樂意了。

合著往前送死的不是你,對吧?

它哪兒知道,須卜朗跟夏侯襄對打,和送死沒兩樣。

須卜朗拍了拍馬,發現並沒有什麼改善,這貨還在往後退,現下這麼多人看著,須卜朗覺得比剛剛摔倒時更尷尬了。

怒從心頭起,調轉槍頭,須卜朗一槍扎馬匹屁股上了。

給須卜朗的馬疼的,蹭地往前竄了一大步,那可是槍尖兒呀!

遠在城門樓上的容離幾人,自始至終都沒看明白咋回事。

他們離得也是稍微有些遠,只見須卜朗剛開始摔了一跤,接著騎著馬慢慢往後退,再然後本來要用長槍和夏侯襄對決的須卜朗,突然調轉槍頭往自己馬上招呼。

若不是時候不對,容離都想衝下去採訪一下須卜朗,是不是有病?!

你還靠人家跑呢,扎人家幹什麼?

鳳九玄在一旁搖頭感嘆,「挺好一小夥子,怎麼年紀輕輕…哎喲,卧槽?還有這種操作?!」

只見,須卜朗的馬像瘋了一樣往前沖,顛的須卜朗險些坐不住,矮身伏在馬上背著長槍,死死蹬著馬鐙拽著馬韁繩,這才將自己控制在馬背上。

若非如此,他肯定得被甩出去。

須卜朗現在別說出招了,連控制平衡都有些難,他心中不住的哀嚎,他萬萬沒想到,被扎了一下的馬能跑這麼快呀!

快有什麼用?

現在他一頭扎天祁大部隊里,還不得給捅成篩子啊!

他還真是,命苦…

須卜朗認命般的閉上雙眼,心裡想著愛咋捅咋捅吧,反正橫豎都是死,他眼不見為凈。

結果等了半天,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

須卜朗雙眼微微睜開一條縫,他都快要回到北狄大軍中去了啊!

「哈哈哈哈哈!」須卜朗仰天長嘯,感謝上蒼,「老子沒死!」

聲音之大,響徹全場。

本來以為必死,怎麼就柳暗花明了呢?

須卜朗最應該感謝的不是上蒼,而是大白。

就在剛才,他騎著馬一騎絕塵而去,速度那個快,眼瞅著就要被送到夏侯襄眼前了,說時遲那時快大白突然間張開血盆大口,受驚的馬直接被嚇得一個激靈回過神來,自發調轉馬頭逃命去了…

攣鞮奕:「……」

百里筠:「……」

北狄大軍:「……」

沒死就沒死,你這麼喊,不覺得很丟人嗎?

須卜朗認為,丟人是一定丟了的,而且可以說是上半輩子加上接下來的下半輩子的風光,今兒都算丟乾淨了。

可…那又怎麼樣呢?他丟的很開心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7章 碰瓷?

8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