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虎前受死

第696章 虎前受死

北狄叫陣者乃是左將呼延兆,善使雙錘,有一膀子力氣,但因為昨天沒睡的緣故,喊著喊著便開始打哈欠。

他這人愛吃愛睡,突然少了一覺,對他來說是件很殘忍的事情。

而且,早上還沒吃飽…

在身旁的右將須卜朗一瞅他,叫陣還能給自己叫瞌睡了,丟不丟人?

直接讓他上一邊兒待著去,須卜朗接替呼延兆繼續叫陣。

須卜朗三十歲左右的年紀,騎著馬手拿一桿長槍,精神頭挺足,他是北狄唯一一個使長槍的將軍,或者說,唯一一個會使的。

別看他不如呼延兆塊頭大,叫起陣來嗓門可不小,可謂聲如洪鐘。

「爾等鼠輩,還不…」

嗓門大歸大,可還沒叫完,涼州城門便打開,從裡面緩緩走出大隊人馬,為首者氣勢恢宏。

北狄這邊都不用走近了看,他們和夏侯襄交手可不是一天兩天了,上到單于下到兵丁,沒有一個不認識夏侯襄的。

此時,呼延兆的哈欠也不打了,須卜朗的陣也不叫了,倆人不約而同的揉了揉眼睛,繼而回頭沖攣鞮奕苦哈哈的說道,「單于,您不是說戰王不在嗎?」

這事鬧的?

平時跟戰王叫陣,都是單于親自上的好嗎?

論規矩,誰叫陣誰應戰,他們頓時有點兒絕望。

容離此時還未登上城門,不然看到此情此景,一定會點首『涼涼』送給須卜朗。

須卜朗在心裡直抽自個兒嘴巴子啊,他幹啥那麼欠要替呼延兆叫陣,這不吃飽了撐的嗎?!

攣鞮奕和百里筠心下同時一沉,西秦什麼意思?

難道找他們北狄合作其實是假的,真實目的是為了幫助天祁滅北狄嗎?

西秦皇帝的心腸也忒黑了!

攣鞮奕和百里筠直接將賬記在了秦皇,還有使臣張景澄的頭上。

在百里筠看來,夏侯襄本應好好的待在京城,他們準備偷襲的事情又沒泄露出去,夏侯襄沒理由知道。而西秦此時派使臣來北狄,還談合作,沒準就是先和天祁商量過了,西秦派人來迷惑攣鞮奕,好讓他覺得現在是出兵的好時機,這樣一來,西秦算是賣了個好給天祁,打了他們北狄沒準西秦還能分一

杯羹。

這樣看來,西秦皇帝也太不是東西了,別讓他逮著機會,打不過天祁還收拾不了西秦嗎?

還騙他們說夏侯襄在東南正打仗呢,咋不說他漂洋過海了呢?!

「在又怎麼了?」攣鞮奕沉著一張臉,他覺得自己的上當了,心情很不好,「打的就是他!」

須卜朗眼淚都快下來了,心說,您打的是他,我打的可不是。

我…我也打不過呀!

百里筠臉色同樣不好,昨夜大火燒營,他們北狄將士本就沒休息好,今兒是憋著股勁兒來打涼州駐軍的,沒想到夏侯襄來了。

那誰打誰可就不一定了。

兵都出了,此時往回撤也來不及,不如先打一會兒,不敵了就跑唄,他們又不是沒跑過。

總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北狄這邊的將士剛剛還一個個氣勢洶洶,這會兒較之前相比…賢淑了不少。

夏侯襄帶著大部隊慢慢往前走,容離帶著女子小分隊往城門上走,途中鳳九玄偷偷摸摸的加入進來,美其名曰保護她們。

鳳九玄平日里跟大部隊練練強身健體,真要上戰場他第一個躺那。

容離也知道他老本行是什麼,這事不能強求。

小桃幾個一副兵丁的樣子隨侍,容離一到城牆上,就被請到了一處坐下。

夏侯襄還真給她搭了個小涼棚出來,這東西夏天防晒,冬天加了擋頭擋風,相當好使。

現在軍師的名號一天之內傳遍整個駐地,代名詞就是——弱不禁風。

給王爺寶貝的喲,嘖嘖嘖。

容離坐的角度剛好,下面戰場上是個什麼情況,一目了然,小黑站在她肩膀上雄赳赳氣昂昂,那模樣就跟鬥勝的大公雞一般無二。

大部隊還在緩緩前進,這時攣鞮奕才發現夏侯襄好像比別人矮了那麼一點點。

平日夏侯襄騎著高頭大馬,比他還高出一截來,他就無比喜歡夏侯襄的坐騎,怎麼今兒…

目光移向夏侯襄的坐騎,好傢夥!

怪不得比別人矮,別人騎馬,人家騎著老虎就出來了。

那能一樣嗎?!

攣鞮奕冷汗可就下來了,不止他,北狄將士沒有一個不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夏侯襄,怎麼五年不見,人家的裝備升級了?

須卜朗簡直欲哭無淚,他這是做了什麼孽,打頭叫囂喲。

終於,兩隊人馬面對面站好了,夏侯襄拍了拍大白,大白很聽話的停了下來。

夏侯襄蘊了內力的聲音,傳向對面,聲音低沉而威嚴,「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須卜朗聽罷先慫了一下,接著認命的回道,聲音倒是鏗鏘有力,「我乃北狄右翼大將軍,須卜朗!」

既然坐騎和功夫比不上人家,總得稍微壯壯氣勢吧?

至於撞完之後幹嘛,須卜朗還沒想好,反正想也沒用,自己打不過人家,除了求饒就是逃跑,等到了真到了那份兒上再說。

攣鞮奕本想上前和夏侯襄對話,可被百里筠不動聲色的攔了下來,先看看再說。

夏侯襄騎著老虎,實在太出乎百里筠的意料,別的不說,北狄好歹是個國家,若是單于出事,這國可就散了。

只見遠處的夏侯襄點了點頭,『唰』地一下抽出腰間的虎頭墨麟刀也沒跟須卜朗再廢話,「虎前受死。」

容喆和雲耀倆人在他身後憋笑憋的直抖肩膀,王爺也忒霸氣了,果然騎了老虎的男人,就是威風哈!

須卜朗儘力維持著自己莊嚴的表情,不能垮,哪怕心裡再害怕,他身後可有單于和數十萬大軍看著呢。

自個兒好歹一個將軍,丟人不丟面!

一亮手中的長槍,須卜朗一夾馬腹,大喝一聲,「好嘞!」

騎著馬『噠噠噠』地沖著夏侯襄就去了。

攣鞮奕:「……」

百里筠:「……」

你說你打仗能不能嚴肅點?說點什麼不好,直接這麼歡快的答應了算是怎麼回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6章 虎前受死

8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