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開戰!

第698章 開戰!

本想放須卜朗去試試夏侯襄坐騎的百里筠,眼瞅著計劃沒成功,他和攣鞮奕對視一眼,如此,再派其他將領顯然不合常理,畢竟能和夏侯襄對抗的,也就只有攣鞮奕了。

攣鞮奕打馬上前,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啥都別說了。

開戰吧!

馬上就要衝進北狄大軍的須卜朗的坐騎,正好跟攣鞮奕的坐騎打了個照面,本著大家都是同類的階級屬性。

須卜朗的坐騎打了個響鼻,囑咐攣鞮奕的坐騎,『兄弟小心點,對面有大老虎,真張嘴啊!』

囑咐完,帶著須卜朗就跑沒影了。

只見攣鞮奕騎著馬緩緩向前,夏侯襄同樣騎著老虎緩緩前向,多年的宿敵,在此刻正式相見。

五年了…

「夏侯襄,好久不見。」攣鞮奕平日的急躁不見了蹤影,甚至面帶微笑。

「別來無恙。」夏侯襄微微挑了挑唇,面無表情的臉上多了一絲笑意。

兩國的將領和君主,在戰場上相見,竟是一派和諧。

「昨晚的火,是你讓人放的吧?」攣鞮奕問道。

「要不然呢?」夏侯襄以問代答,不放火,還讓你和盟軍匯合嗎?

「五年了…」攣鞮奕頗為感嘆,「你怎麼就變了呢?」

想當初打仗可是直接剛正面的,夏侯襄的小手段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咋五年不見,學會使陰招了呢?

「總要進步嘛。」夏侯襄挑了挑眉。

對於這個為年未見的老對手,說實話,夏侯襄還有些讚賞,但僅僅是在實力方面,畢竟這年頭,能做他對手的實在不多,好不容易有一個,還是敵人。

真是…

「不敘舊了,打吧。」攣鞮奕本就是個爽快人,今兒要不是和夏侯襄對戰,他直接輪著大刀就打過去,根本不會給對方說話的機會。

兩國帶隊的首領在疆場中間敘話,看錶情就知道倆人非常和諧。

倆人身背後的大軍有些猶豫,咋這次碰面這麼平和?

要知道,夏侯襄和攣鞮奕以往都是邊打邊說的,今兒咋還嘮上磕了?

正想著,就聽『鈧』地一聲,兩把兵刃對上了!

噯,這才對嘛!

頭兒都打了,其他人也就不用客氣了。

一時間,兩國軍隊有志一同的將夏侯襄和攣鞮奕二者為中心的戰鬥圈空了出來,他們既打不過也怕倆人打起來傷及無辜,高手見得對決就讓高手們自己解決吧。

他們默默在角落打就好。

夏侯襄與攣鞮奕兩人的刀一觸即離,看似只是輕輕觸碰,其實兩人都運了內力在其中,若是一方不敵,一招便能斬殺對方。

夏侯襄手中的虎頭墨麟刀快速調轉方向,根本沒有給攣鞮奕喘息的時間,又朝著攣鞮奕砍去,攣鞮奕身子也靈活策馬向旁邊躲閃,一馬一虎一個照面,瞬間交換了位置。

攣鞮奕也不是吃素的,手中的大刀本就極沉,一般人根本提不起來,兩人剛剛掉轉完位置,攣鞮奕的刀就到了。

只不過這次不是砍向夏侯襄,刀刃沖的是大白。

老虎的視野本就開闊,在攣鞮奕將它當做目標是,大白就先他一步『喀嚓』一下,直接咬上了戰馬的腿。

攣鞮奕的戰馬被它咬的嘶鳴一聲,直接要揚起前腿在半空中搗騰。

此時再看大白,嘴裡叼著馬腿上的一大塊肉,氣勢凜凜。

馬背上的攣鞮奕一時不察,差點摔下來,他死死抱著馬脖子,手中的刀也收了攻勢。

他是萬萬沒料到,還能這樣。

以前大家都是騎馬,下意識的便將坐騎忽略了,反正就是個代步的,除了逃跑時有點用處,其他時候派上用場的機會不大。

現在可不一樣了,攣鞮奕騎的是馬,夏侯襄騎的可是老虎!

一個吃草、一個吃肉,那能一樣嗎?

此時,攣鞮奕的戰馬滿目委屈,打仗就打仗,咬它幹嘛呀?

它忘了之前須卜朗騎的馬曾提醒過它,對面是老虎,真張嘴啊!

城樓上的容離笑了,對於大白的表現她特別滿意。

溫婉直接拽著容離的大氅直晃,目視戰場方向滿臉興奮,「咬上了!大白咬上了!」

看給人馬腿啃的,血窟窿嘩嘩流血。

「我看著了,你輕點,給我這撮毛都快扥禿了。」容離心疼的撫了撫,她穿的可是阿襄的。

來投奔夏侯襄時,容離沒想著能打到冬天,所以厚衣服一件都沒準備。

現在天兒涼了,她就只能穿阿襄的,不得不說軍營里的人才還挺多,連裁縫都有,她比夏侯襄的身量小了幾號,改了才能合身。

「我這不看咱們大白爭氣,高興的嘛,」溫婉給容離大氅順了順毛,與有榮焉的說道,「真給咱們露臉呀!」

「那當然。」容離跳了跳唇,白虎可是能小巧的?

她讓大白跟著阿襄,就是為了讓阿襄剩些力氣,對方若是想傷阿襄,先得過了大白這一關。

攣鞮奕有點懵,戰馬被夏侯襄的老虎咬了,在往前湊,馬就有點兒打顫,而且對方時不時的呲呲牙、張張嘴,給他馬嚇得跟不敢往前了。

這還怎麼打?

夏侯襄摸了摸大白的腦袋,這口咬的好,先不說對方的戰馬害不害怕,就那一瘸一拐的架勢,這場仗攣鞮奕就不好勝。

攣鞮奕坐在馬上直運氣,他得趕緊想個解決的法子。

兩位主將在中心圈打,外圍的架勢也拉開了,北狄所有男子,自打一生下來就和馬待在一起,早先還是部落之時,他們吃住行都在馬上,馬就是他們生命中的一部分,早就和他們連在了一起。

打仗時自然都是騎著馬來的,有的甚至一個人兩到三匹的帶到了戰場上。

但有兩三匹馬隨行的,還是少數,他們身著重甲,在戰場上一直是攣鞮奕的一柄利劍,他們負重衝鋒,速度卻奇快。

夏侯襄手下唯一能應對這支重甲兵的,是伏虎營。

伏虎營的將士們早就嚴陣以待,他們自上戰場后,便將目光緊盯著那支部隊,他們得為其他隊伍爭取更多前進的時間和機會,將損傷降到最低。

所以,當那支身著重甲的隊伍一動,伏虎營的將士們也動了,與他們同時行動的,是玄甲騎。

城門樓上,小黑自戰場上飛了回來。

它剛剛是替容離傳信去了。

容離在城門上觀戰,可不是只看個熱鬧就算完了,她這個位置最能看清全局,這隻身著重甲的部隊一出現,便入了容離的眼。

一人一騎,身旁還跟著兩匹單獨跑著的戰馬,此為一組。

無論是人還是戰馬,全部被一重厚厚的鎧甲包裹,戰馬更是除了馬蹄上的一小節,其他部位一絲不露。

重甲兵隊雖然數量不多,但這樣的隊伍對於步兵而言簡直就是噩夢。

一旦衝進步兵陣地,他們相當於狼入羊群,重甲的材質本就極其堅硬,刀槍不入,人和戰馬被包裹住后,想要斬敵首簡直是天方夜譚。

而且,戰馬速度極快,一旦被撞翻倒地,不是被直接撞死,便是被戰馬踩踏致死,數百斤乃至上千斤的重量,足夠壓死一個人。

所以,容離讓小黑傳的信兒便是,玄甲騎在這隻重甲兵隊,沖入步兵陣營前,攔住他們的去路。

她曾教過他們的。

在這一點上,玄甲騎的目的與伏虎營的不謀而合。精兵本就是放在戰場上對付殺傷力最大的敵人,只見伏虎營的隊伍立刻沖了過去,領頭的一排在接近這隻重甲兵隊時,立刻舍了自己的馬匹,棲身而上,擋在騎兵面前,這樣一來,頭戴盔甲的將士便

看不到前路,無法確認方向。

緊接著,他們便要想盡一切辦法,將馬上的將士拖下馬來,戰馬失去控制便會四散開來,其餘對付騎兵身旁的馬匹,他們手中的長矛運上內力,可穿透厚厚的鎧甲給戰馬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傷害。

只是這傷害,一次並不能致命,是以,他們需要在短時間內快速扎向鎧甲數十次,馬匹才會轟然倒地。

這也是他們對付這隻重甲兵隊一來,研究出最快擊敗他們的辦法。

只要這隻重甲兵隊被打掉,那剩下的輕騎兵便好對付的多。

然而,就在伏虎營專心對付重甲兵隊之時,三支小隊悄然出擊。

每隊只有二十人,輕裝上陣。

他們手上並沒有拿著什麼武器,甚至連匕首都沒佩戴。

只是每人手裡一根長長的鐵鎖鏈,兩頭均是實心的小鐵球。

他們策馬而來,在接近這隻重甲兵隊之時立刻散開,兩人一組,一左一右,將一組重甲兵夾在中央。

猛然間,原本騎於馬上的他們瞬間滑至馬腹之下,與此同時,他們迅速拋出鎖鏈一頭的,並接過對方拋來的鐵球,與自己手中的鐵球緊緊纏繞在了一起。

這樣一來,每組馬的前蹄上方的裸露的地方,便被兩根鎖鏈緊緊纏在了一起,因為馬匹前進的步伐一致,所以在被鐵索綁上之初,並不受什麼影響。

可再向前行進一段時間,速度便慢了下來。

玄甲騎這支隊伍綁馬腿的速度極快,五息之內全數完成,然後便直接撤退,連頭的不帶回的。

伏虎營的將士瞟了他們一眼,在看到是自己人時,便專心對付眼前的騎兵,同時心下吐槽。

來了也不說幫忙,在馬腹下藏一會兒就走了…到底是要鬧哪樣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8章 開戰!

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