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他還敢不喜歡你?

第444章 他還敢不喜歡你?

第444章他還敢不喜歡你?

這一等自然就等到了傍晚,瑾萱哼著小曲兒回來了,可想而知她的心情有多好。

「郡主留步。」管家領命守在這裡,老王爺生氣,勒令他一旦見著郡主就將人帶到正廳,此時見郡主哼著曲兒回來了,想也知道今天過的不錯。

「管家?怎麼了?」瑾萱有些詫異,怎麼管家突然給她叫住了,「有什麼話趕緊說,我還有正事要做呢。」

「呃,您有什麼事?」管家詫異,順嘴問了出來。

「吃飯吶,」瑾萱理所當然道,「我吃完飯好睡覺,明兒還得早起呢。」

管家:「……」

這事還真是重要哈。

「郡主,王爺在正廳等您,」管家說完看了瑾萱一眼,又加上一句,「王爺…心情不大好。」

「嗯?爹這是怎麼了?」瑾萱倒是上心了,畢竟是自個兒親爹,「跟玩伴鬧彆扭了?」

管家:「……」

郡主最近出言總是不落俗套,這話他都接不下去,老王爺這麼大人,雖然玩是玩,但是玩伴這個詞…用的不大合適吧。

瑾萱本想回院子的腳步一轉,去往正廳,她得看看她爹是怎麼了。

一進門,瑾萱便看到她爹那張陰著的臉,兩步走過去,「爹,您這是怎麼了?誰惹您不高興了,說出來,女兒替你收拾他去!」

這話說的就相當暖心了,齊王爺運了半天氣,愣是被她一句話給說的散了大半,瞅瞅他閨女多貼心。

齊王爺剛要說話,但轉念一想,不成,這丫頭現在越來越不顧及男女大防,這若是傳將出去,他們齊王府的面子,往哪兒擱呀?

因此,齊王爺依舊板著臉,嚴厲的看著瑾萱道,一張嘴,「萱兒呀,不是爹說你,你能不能別老往相府跑,那府里還有容敬呢,你這個年紀他那個歲數,傳出去好說不好聽的。」

沒辦法,一遇上他閨女,齊王爺無論怎樣都威嚴不起來,他一向是個疼閨女的,出言訓斥有點難辦。

「嗨,就這事啊,我還什麼事惹您不高興呢,」瑾萱坐在一旁的太師椅上,探著身子,雙眼亮晶晶的看著她爹,笑著說道,「您都聽到什麼風言風語了呀,快講給我聽聽。」

齊王爺皺眉,他怎麼覺得她閨女一聽這話,特別美呢。

「要真傳出來風言風語,你閨譽還要不要了?」齊王爺沒好氣的點了點她的腦門,「你每日往相府跑,你爹我難道看不出來你是去幹嘛嗎?」

「合著沒人傳吶。」瑾萱有些失望,她還以為外面已經誤會了她和容敬是一對了呢。

齊王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怎麼著,沒人傳她還不樂意了唄。

「丫頭啊,咱再怎麼說也是姑娘家,矜持懂不懂?」齊王爺很鐵不成鋼的說道,他雖然很想把姑娘嫁出去,可也不能這麼不清不楚的呀。

「矜持管什麼用?矜持能找到相公嗎?」瑾萱撅著嘴,小聲嘟囔了一句。

他們父女倆坐的多近,再小聲齊王爺還能聽不見了?

當下鬍子都快氣歪了,「你聽聽,這說的是女兒家該說的話嗎?」

「好了好了,爹,消消氣,」瑾萱也知道自己這麼說不合適,所以才小聲嘟囔,「女兒有分寸的,您就甭操心了。」

「我是你爹,我不操心誰操心?」齊王爺吹鬍子瞪眼的,不過語氣一點都不見嚴厲,反而有些無奈,「你若心儀容敬,那為父就去跟老容說說,咱們兩家又不是門不當戶不對的,我們長輩給你們定下,不比你自己瞎胡鬧強嗎?」

一聽定下,瑾萱連忙攔自家爹爹的話頭,「您別忙啊,這事不急。」

不急?

齊王爺搞不懂了,自家姑娘都恨不得一天十二個時辰待在容家了,現在一說她和容敬的婚事,竟然說不急?

這是什麼道理?

齊王爺表示自己有些懵。

疑惑不解的目光給過去,瑾萱瞬間蔫獃獃的,她目光微閃,不敢看自家老爹,「我…我不大確定,他喜不喜歡我,萬一再拒絕…」

「什麼?他還敢不喜歡你?反了他了!」齊王爺沒等瑾萱說完就自燃了。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自家閨女這麼清秀可愛哪裡配不上他容敬了,竟然還敢嫌棄他閨女?

…那我不就沒機會了。

瑾萱看著已然暴走的老爹,長著嘴巴,把沒說完的話都給咽到肚子里去了。

她就這麼一說,她爹就成這樣了,要是容敬真嫌棄她,那她爹還不得打死容敬?

「哼,這小子忒不像話,敢嫌棄我家姑娘,本王非去相府要個說法不可!」說完撩起袍子就要往出走。

瑾萱趕忙給攔下,「爹,別衝動。」

這話怎麼說的,她那是假設,又沒說容敬真嫌棄她,為了攔下自個兒老爹前進的腳步,瑾萱趕緊往回找補,「他可喜歡我了,喜歡的都不行了。」

說完自個兒先樂了,瑾萱發現,這話就是說說,都能讓她很開心。

瑾萱笑眯了眼睛,弄得齊王爺又一懵,剛剛還說怕容敬嫌棄她,現在又喜歡她喜歡的不得了了?

這丫頭嘴裡還有點兒準話沒有?

可見她笑容頗甜,齊王爺心裡的火稍微熄了些,「那為何,不讓為父去容府商議你二人的婚事?」

「嘿嘿,」瑾萱還沉浸在剛剛自個兒說的話中,這會兒聽她爹一問,她還有些收不住,「您等會,我先笑完。」

接著齊王爺就看自家姑娘樂得跟個傻子似得,一會兒捂臉一會兒捂嘴。

齊王爺嘴角直抽,他家閨女沒事吧?

「咳,我好了。」瑾萱終於止住了笑意,只是亮晶晶的眸子還似新月狀,足以看出她現在有多開心。

平復好心情后,瑾萱開始擺事講道理,「爹,您看,自古以來都是男方家的長輩,決定好自家未來兒媳婦的人選,然後上女方家提親的。您現在直接去找容伯父談我們倆的婚事,不是太不合規矩了嗎?再者說了,您如此心急倒顯得女兒恨嫁似得,迫不及待的要將女兒嫁出去嗎?若是傳將出去,女兒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說完,瑾萱還跺了跺腳,很嬌羞的樣子。

齊王爺太陽穴突突直跳,他頗為頭疼的看著自家閨女,「道理你都懂,那你還老往容家跑。」

正掩面做害羞狀的瑾萱卡殼了,她就是這麼一說,為了攔著她爹去說定親的事。

她現在與容敬的關係…還算可以吧,從這些日子中的相處來看,容敬已經不大生她輕薄他的氣了。

她的努力好不容易有點成效了,這時候她爹萬一從中插一腳,容敬又生她的氣可怎麼辦?

怎麼也得等她再努努力,把容敬哄好了,待他不生氣了…誒?

瑾萱突然反應過來,若是容敬不生氣了,她伺候筆墨的活計是不是就要被免了?

前段時間她還想呢,這飯碗她可不能丟,她還打算多多在容敬身畔待著,讓他習慣她的存在呢。

這樣一來,就算一時半刻不喜歡她也無所謂,反正她能待在他身旁,每天看到他也是件喜事。

再說相處久了,怎麼會沒有情愫嘛!

容敬又不說多討厭她的。

瑾萱轉了轉眼珠,她覺得最近容敬的氣好像消的差不多了,她是不是該做做準備…咳…再惹他生…生回氣。

一想到這兒,瑾萱的臉騰就紅了,不成了不成了,她得去給臉降降溫。

在齊王爺詫異的目光中,瑾萱捂著通紅的雙頰跑了。

齊王爺覺得頭疼,他家閨女一陣一陣的,到底是咋了?

嘆了口氣,齊王爺搖了搖頭,既然萱兒不讓他去找老容,那他就再等等,反正容敬那小子不論想不想給他當女婿,這齊王府的姑爺他都當定了。

不能白白讓自家閨女的聲譽毀了不是,再說萱兒這麼喜歡他,自個兒就算綁也得給容敬綁回來。

瑾萱是不知道她爹心裡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說不得得原地蹦高外加拍手叫好,這想法簡直太合她心意了。

她不會說,最後若是不成,她真的可以考慮把容敬綁回來。

不過現在嘛,大家都是文明人,能靠自己解決的,還是自己解決吧。

一夜無夢,第二日,瑾萱照常入相府,看似與平時並無兩樣,可容母還是感覺出來瑾萱有些心不在焉。

謝菡心裡有些奇怪,萱兒這是怎麼了?看臉色估計是昨晚沒睡好,難道和敬兒吵架了?

再說話時,謝菡便不著痕迹的問問瑾萱這些時日在相府待的怎麼樣,大傢伙兒對她還好吧?

尤其是容敬。

瑾萱連連說好,心裡不免有些緊張,一會兒容敬就要回來了,她得繼續讓他生氣啊。

片刻后,上房的屋外,一聲熟悉的『大少爺安』將瑾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來了來了,他倆馬上就要去書房了。

依照程序,容敬問了安,接著將瑾萱帶走,瑾萱這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著,到了書房后,二人按照往日的座位落座,磨好了墨,瑾萱手裡的書就成了擺設。

她目光時不時的便瞟向容敬,欲言又止的意味十足,把容敬也弄得心神不寧。

嘆了口氣,容敬索性放下筆,轉過頭來,「有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4章 他還敢不喜歡你?

5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