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你說,是不是該負責?

第445章 你說,是不是該負責?

第445章你說,是不是該負責?

「呃…」瑾萱沒想到容敬會先開口問她,連忙搖了搖頭,目光不自在的瞟向別處,「沒有。」

容敬眸光為斂,萱兒一定有什麼事情,只是不知為何不告訴他。

「嗯。」容敬應了一聲,既然她現在不想說,那一會他再問,回身繼續處理自己手頭上的事情,心思卻有些不定,總是不自覺的去想萱兒到底怎麼了。

瑾萱趕緊將手中的書拿起來,佯裝全神貫注的看著,心思早就跑偏了,她不知怎麼問,如果問他是不是不生氣了,他若說是,那可怎麼辦?

她不想離開他身邊啊!

瑾萱咬著唇,不然,她就不問了?

直接裝傻到他趕她走?

不行,那樣她不就太被動了,若真等到那時,她連補救的機會都沒有。

亦或者…她直接上吧?

管他還生不生氣,她再給他加個持?

越想瑾萱覺得最後這個法子最合適,省的問了尷尬,還顯得刻意,待她…咳…行動了以後,反正他是一定生氣的,到時她主動要求繼續伺候筆墨。

嗯,就這麼定了。

瑾萱在心裡不住的給自己打氣,一會兒…一會兒她就行動。

心裡有事,一上午的時間一晃而過,瑾萱毫無所覺,容敬將手頭的事情處理完,一偏頭看見身旁的瑾萱在發獃。

書早就被揉的不像樣子,他唇角微勾,今兒到底是怎麼了?

「咳,」容敬假意咳了一聲,為了喚回正在走神的瑾萱。

瑾萱一驚,連忙看向容敬,見他正看著她,瑾萱眨了眨眼,「怎麼了?」

「在想什麼?」容敬目光裡帶了笑意,只是瑾萱心裡有事,沒看出來。

「沒…沒什麼,你忙完了?」瑾萱眸光閃躲,不大敢看容敬。

「嗯,」容敬笑著起身,「出去轉轉?」

今日時間早,還沒到用飯的時候,瑾萱跟著起身,點點頭,「好啊。」

然而沒走幾步,桌子邊都還沒離開呢,瑾萱突然出聲,「那個,你等會…」

容敬不明所以的回頭,瑾萱心一橫,上前一步踮起腳來一下吻上了他的唇角。

角度雖然有所偏差,但效果是一樣的,一觸即離,瑾萱覺得臉燙的不行,低著頭聲如蚊蠅,「你…你…你現在是不是又生氣了,我往後繼續給你伺候筆墨,就…就當賠罪。」

瑾萱心裡沒底,她上回就是這麼乾的,所以被留在書房,這次…應該還是這樣吧。

不敢抬頭的她,沒有看到在她親吻后,容敬那雙發亮的眼睛,唇角柔軟的觸感還在,容敬一瞬不瞬的看著臉變成紅蘋果的姑娘,唇邊的笑意越發大了。

「伺候筆墨就不用了。」容敬的聲音發沉。

驚得瑾萱倏地抬起頭來,怎麼變卦了?之前不是這樣的呀!不會真給他惹急了吧?!

容敬一手攬上瑾萱的腰,稍一用力,兩人的位置微微發生了轉變,瑾萱身後便是桌案,容敬站在她的身前逆著光,眸中滿是她的身影。

「事不過三,你得對我負責。」容敬的每個字都說的很清晰,語氣中滿是認真。

瑾萱愣了,她有些懵,下意識的反駁,「我才親了你兩次啊!」

容敬刻意維持的嚴肅面容,忽而就沒繃住,樂出聲了,他怎麼總想不到她下一句會說什麼,這姑娘腦袋裡到底想的是什麼?

「咳,」容敬想將氣氛再拉回來,明明他是很嚴肅很認真的,「之前在王府,你喝醉還抱過我,一共佔了我三次便宜,你說,是不是該負責?」

說著,容敬將她抱緊了些,她身上的香氣絲絲縷縷的鑽入他的鼻端,煞是好聞。

瑾萱呆愣愣的點了點頭,她現在離容敬太近,剛剛那一句純屬超常發揮,現在她腦袋有點不大夠數,順嘴嘟囔了一聲,「我不是浪蕩子,會負責的。」

「把眼睛閉上。」容敬嗓音略微有些沙啞,輕聲說道。

瑾萱聽話的閉上雙眸,不明白容敬為啥讓她閉眼,接著唇上溫熱的觸感令她腦子『嗡』的一下。

這…這…這…

容敬吻她了!

啊!

瑾萱倏地睜大雙眸,看著容敬近在咫尺的臉,她實在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此時的感受。

容敬抬起手來,將她的雙眸蓋住,他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對於女子,他第一次如此親近,若是她還一直盯著他瞧,他當真會不知所措的。

唇瓣間的吻生澀無章,兩個人都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難免磕磕絆絆,但總體下來…還算不錯。

容敬與瑾萱的臉都有些發紅,額頭相抵呼吸相纏,兩個人心跳都有些快,同時一種名為幸福的感覺,瀰漫在兩人全身。

瑾萱恍然覺得有些不大真實,容敬竟然主動親吻她?

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那感覺就像,你本來是對牛彈琴沒指望它能聽懂,但牛突然告訴你它聽懂了!

咳,意思大概齊就是這樣,關鍵是那份驚喜的感覺,令她覺得跟做夢似得。

明明在今天之前她還在擔心容敬討不討厭她,要怎樣才會喜歡她。

結果,今兒突然就給她來了這麼大一個驚喜,她覺得不真實啊。

不行,她的掐自個兒一下。

想著,抬起手來就要掐自個兒的另一隻手,容敬本來正抱著她,突然見她一動就要自己掐自己,連忙捉住她的手,「你做什麼?」

瑾萱抬起頭來眨眨眼,「我看看疼不疼。」

容敬哭笑不得的看著她,他怎麼覺得有點跟不上萱兒的步伐呢?

青天白日,她剛剛親了他一口,現在他不過是討個債,就要被懷疑是不是再做夢了?

容敬猛然見低下頭,重重的吻在她的唇上,接著輕輕移開一些,緊貼著她的臉頰問道,「還懷疑是做夢嗎?」

瑾萱都要傻了,溫熱的呼吸令她心尖微顫,她綳的跟根木頭似得,輕輕晃了晃腦袋,不行了不行了,容敬這個樣子她簡直要暈過去了。

她的小心臟受不住啊!

容敬微微一笑,唇瓣又貼了過去,既然確定不是做夢,那就再來一遍吧。

瑾萱雖然心跳還是快的不行,但在容敬的親吻中慢慢軟了下來,她緩緩伸出雙臂,抱住他並予以回應,青澀的吻漸漸變得纏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5章 你說,是不是該負責?

5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