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郡主在相府呢

第443章 郡主在相府呢

第443章郡主在相府呢

沒錯,最後剩的那個,就是溫婉的貼身丫鬟——凝軒。

這丫頭也是聰明,在知道自家主子與容小姐一起跑了以後,她啥都不幹,一有空就往戰王府跑。

容小姐還剩著仨丫頭在王府呢,凝軒覺得人多力量大,萬一她們再知道點什麼,自個兒不就能找到主子了?

果然,她的想法是對的,所以,在得知主子去往宿州的第一時間,她就收拾好了包袱,準備和小陌幾人一起上路。

至於鳳九玄,完全是因為這幾個丫頭不大認路,想問人又不能問府中的,不然不就暴露了她們之後的行蹤了?

是以幾個丫頭一合計,想起來和主子相交甚密的鳳公子,遂找了個上街採買的借口,直奔美顏坊。

結果鳳九玄也要去宿州,兩廂一合計,大家一塊走吧,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主要鳳九玄怕這幾個丫頭路上出什麼事,到時候容離肯定要擔心死,她多護犢子,鳳九玄可是知道的。

一行人浩浩蕩蕩,押運糧草趕奔宿州城,這才有了如今這個局面。

凝軒瞅見自家主子這麼上道,她就不突突她了,滿意的站到丫頭堆里,往後她看主子還如何丟下她跑了,哼!

溫婉抹了抹頭上的汗,這傢伙給她嚇得,她也怕她家那個小丫頭髮飆啊。

眾人看著直樂,這倆姑娘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沒想到竟然怕跟在自個兒身邊的丫頭。

還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一行人面也見過了,該解釋的也解釋了,容喆與雲耀兩個沒眼力價的就之前去盈澤的問題,又開始新一輪的爭取。

這下可好了,剛到的一行人一聽,怎麼著,他們剛來,戰王和容離又要走啊,這可不成,若是單獨放這倆走,他們不是白來了嗎。

一時間主帳里那個亂啊,所有人都要跟著去,包括不大會武功的那三個丫頭。

容離覺得天上有烏鴉飛過並一腦門黑線,這幾個人是要瘋啊,她和阿襄都說了是去盈澤那個詭異的地方,他們還上趕著跟幹嘛呀?

不怕出事啊?!

無奈的看了夏侯襄一眼,容離滿眼都是一句話『怎麼辦!』

夏侯襄遞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對著正嘰嘰喳喳毛遂自薦的眾人壓了壓手,瞬間,整個主帳靜了下來,他們眼巴巴的看著夏侯襄,期待他最後的答案。

只見夏侯襄清了清嗓子,開口道,「這事兒,我與離兒再商量商量,你們今兒也累了,都回去歇著吧,明日我們商議出結果來,再同你們說。」

這話相當於沒給眾人個准主意,不過至少沒有拒絕他們不是?

鳳九玄等人是挺累的,畢竟這一路上急著往宿州趕沒怎麼休息。

容喆、雲耀等人也不輕鬆,既然明日給結果,他們就等等,實在不成,大不了再爭取爭取唄。

帳子里的眾人漸漸散了,只留容離與夏侯襄,兩人相攜進了內室,容離坐在椅子上,支著下巴道,「你說怎麼辦,都要跟過去,小九更是大老遠來,若是將他們都扔下,我也覺得怪不落忍的,畢竟人家過來可是為了咱倆。」

夏侯襄將倒了兩杯茶,接著大手用力,將容離抱起來,一旋身坐下后,將容離擱在自個兒的大腿上。

先是滿足的喟嘆一聲,之後便笑著說道,「帶上他們也不是不行。」

「可是…」

「我知道你是擔心咱們去盈澤,會讓他們身處險境,」夏侯襄自是知道她的擔心,「可是,咱們此次又不是為了打架去的,既然只是打探消息,那便不會有什麼危險。」

夏侯襄細細給她分析,「大哥與盈澤聖子交好,又讓我前去尋他,一定是確定了他不會害我才會如此安排,這一趟其實並不艱難,你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

容離點了點頭,這些道理她明白,「可帶這麼多人,不會扎眼嗎?」

「以咱們二人的氣度,若是身邊不跟些個人,你想想,去了盈澤,是不是更令人懷疑?」夏侯襄分析完,就不吭聲了,剩下的時間留給離兒慢慢想,他覺得她應該能想通。

容離默了,確實,她和阿襄往那一站,不是她吹,絕對是耀眼的存在。

若是一對富貴夫妻,出行遊玩卻不帶隨從,只能說明這夫妻二人對自己的伸手絕對自信,不然還不走到哪兒被劫到哪兒呀。

這個時候,身邊帶些人手反倒正常。

再者說,帶著小九沒準還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他那手神乎其神的化妝技術,絕對是居家旅行必備之人。

容離想通了,便也不再糾結。

大傢伙都是奔著他們夫妻二人來的,若是再將這些人甩下未免太不夠意思,她之前就是怕他們有危險,其實仔細想想,除了自個兒那仨丫頭,哪怕就是小桃和凝軒都是一把好手,更何況其他人了。

她一直小心翼翼的保護著身邊的人,生怕他們受到傷害,護犢子這點她承認,可是她好像自打穿過來以後,在保護自己人這一點上更執拗了些,不知是不是怕自己哪天又會消失不見,所以在她還在時,便盡自己所能的護著他們。

只是,這般總是從自己的觀點上出發,認為他們該怎麼做,怎麼做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卻忘了問問他們的想法,他們想如何做。

就像她自己啊,明明阿襄讓她在京城乖乖等他回來,她卻自作主張的跟著來了。

這不就是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容離笑了,沒想到她也會有那般專治的一天,罷了罷了,他們若想去便跟著去,人多力量大,說不準還有什麼意外的收穫呢。

夏侯襄看著懷中人兒表情的轉變,便知曉她想通了,其實他也是心疼她。

他的離兒除了在他面前會露出柔軟的一面,在其他人面前總是充當保護傘的角色,他覺得她不必太過剛強。

什麼都靠自己,她就是鐵打的也受不住,夏侯襄想讓她慢慢放開手,保護身邊的人他可以與她一起分擔。

但同樣的,站在他們夫妻二人身邊的人,雖不求他們遮風擋雨,但也要有能力自我保護才行。

夫妻二人商議的最終結果,去可以,但得顧好自己,否則隨時可能會被遣送回來。

這樣的結果,所有人都沒有異議,他們各自收拾好行囊,準備踏上那片神秘國度,不知在那,又有怎樣的一番際遇在等著他們。

——————

京城,丞相府

瑾萱已經在書房伺候筆墨好些日子了,此時她正捧著一本書津津有味的看著,同時手慢慢伸向瓷盤中的點心。

蝴蝶酥,香酥可口,很對她的胃口。

「喝點茶。」一隻修長的手,端著一杯青花瓷的蓋碗,嗓音悅耳動聽,令人心馳所向。

瑾萱從書中抬起頭來,接過茶水喝了一口,其實她不大愛喝水,但容敬遞來的,她就覺得特別好喝。

這幾天有些上火,所以,容敬時不時就讓她喝些水,以免嘴裡的燎泡越發大了。

「唔,你的墨還夠用嗎?用不用再來點?」瑾萱喝了茶水連忙問道。

「不用,若是不夠我再喚你。」容敬嗓音帶了些許柔軟,接著便頭也不回的埋頭進入辛苦的工作中去了。

瑾萱甜甜的笑了一下,繼續埋頭苦讀,不得不說,容敬給她推薦的書,就是特別好看。

現在這種狀況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瑾萱這個伺候筆墨的任務一天比一天去輕鬆,到最後基本都不用她怎麼動手了,也就是剛進書房的時候,要將墨化開,之後便沒了她的工作。

後來不知從那天起,容敬給了她一本書,讓她閑暇的時候可以看看,這也就省的瑾萱在沒事幹的時候,看著他發獃了。

她目光總是盯著他,會令他心思飄忽不定的。

再後來,書房裡的東西漸漸多了起來,茶點慢慢添上,往日里只在書案上放置文房四寶的容敬,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在桌子上添了各種各樣可口的小點心。

這可高興壞了瑾萱,她每天喝喝茶、看看書、吃吃點心、瞅瞅容敬,那小日子過得,賽神仙吶!

現在瑾萱每日的行程相當固定,早上吃了早飯過來,和容母聊聊天等容敬回來,然後去書房伺候筆墨,一伺候一上午接著便在相府用飯,下午倆人下下棋說說話,時間過得飛快,快到傍晚時分,瑾萱再乘王府的轎子回去。

可以這麼說,除了睡覺,瑾萱在相府待的時間比在王府中待得時間多多了。

瑾萱傍晚一到家,便無比期盼明日白天的到來,天黑便早早歇下,她明日還得早起呢。

她這麼折騰,直接導致了齊老王爺見閨女的時間直線下降,往日父女倆還能在一起用個飯說說話,現在倒好,每次齊老王爺一回府便見不到閨女的人影,著人一問,得到的回答必然是:郡主在相府呢。

這話齊老王爺耳朵都快聽出繭子來了,老爺子為了閨女的事沒少犯愁,一個待嫁的黃花大閨女,整天往相府跑,成何體統。

雖然官方說法是去相府探望丞相夫人了,可老爺子心裡門兒清,這丫頭到底探望誰,他還能不知道嗎?

齊老王爺一個人坐在府里運氣,不成,今兒等閨女回來,他得好好說說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3章 郡主在相府呢

5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