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直到我消氣為止

第414章 直到我消氣為止

第414章直到我消氣為止

這話一說,容敬是個什麼反應瑾萱不知道,不過她自己是個什麼反應,她可知道。

瑾萱自個兒先愣住了,接著心裡不住的抽自個兒嘴巴子,她其實只想說最後一句的啊,前面那句不是她的本意。

原本瑾萱是想,要問就要問的有氣勢,但沒想到問出來的話這麼的…有氣勢。

硬挺著不讓自個兒退縮,瑾萱想著,反正話已經說出口,收是收不回來了,死也就死這麼一次。

瑾萱梗著脖子等答案,瞅瞅那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不像是告白倒像是跟人約架。

容敬愣了好半晌,他確確實實被瑾萱震到了。

本來他也知曉,今日送她出府後,她便不能像以往那般日日前來,對於不能每日見到她這個認知,著實讓容敬感到說不出的憋悶。

然而就在這時,瑾萱竟然對他說了這樣的話,最關鍵的是…這話的風格,還真是一如既往的獨特。

容敬的唇角不自覺的上揚,雙唇微動剛要說話,只見對面的瑾萱手疾眼快地將他的嘴巴捂上,嘴裡開始叨叨。

「不成不成,你還是不要說話了,要不你點頭或者搖頭?」

許是覺得這個提議不怎麼樣,瑾萱話音未落又繼續說到,「不成不成,這樣也不好,萬一你搖頭怎麼辦,我還沒有心裡準備。」

「要不這樣,你今兒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咱們改日再見。」說完,扭頭就想走。

瑾萱不得不承認,她還是慫了。

她害怕容敬會拒絕她。

今日本就是衝動之下吐真言,其實還沒有完完全全做好接受任何結果的準備。

任何結果,當然不止是好的…也有壞的。

瑾萱怕聽到的答案,不是她一直以來所期待的那般,那樣她會失落的。

最為關鍵的是,若容敬對她無意,因為今日之言再疏遠了她,那她往後想見他一面,怕都是要作難的。

一瞬間,瑾萱心裡的想法百轉千回,一向自信的她,突然變的自卑起來。

再等等…再等等…

等到容敬完全習慣她、了解她,她再來表白好了。

這樣不行…不行…

然而,瑾萱轉身的動作還未做完,一隻大手拉過她並微微用力,瑾萱感覺到自己跌落到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抬頭去看,上方是容敬那張嚴肅的面龐,腰間那一隻溫熱的大手,透過衣衫燙的她心中慌亂。

大手的主人依舊似往日一般,沉聲道,「你要去哪兒?」

「我…我…不…沒…」好久沒結巴的瑾萱成功的又結巴了,她現在緊張的都快不能呼吸了。

頭一次啊,頭一次她距離容敬這麼近,他溫熱的呼吸輕輕噴洒在她的臉頰上,瑾萱慌亂的連說帶比劃。

可是,比劃著、比劃著,瑾萱的手慢慢停了下來,看著面前那一張令她朝思暮想的容顏,大腦忽而變的一片混沌。

她覺得,現在好像需要做點什麼。

倏而踮起腳尖,瑾萱的唇不出意外的碰到了容敬的。

蜻蜓點水般的一下,兩對柔軟的唇瓣相觸,一觸即離。

瑾萱憑著本能完成了這一系列動作后,傻呼呼的開始笑,一邊摸著自己的唇瓣,一邊傻樂的想著:好軟吶。

容敬眉頭跳了跳,所以,他剛剛…是被強吻了嗎?

看著懷中那個傻笑的女子,容敬先是彎了彎唇,接著似乎想到了什麼,將上揚的唇角迅速壓下,面上恢復一派嚴肅之相,「這麼好笑嗎?」

「嗯嗯。」瑾萱眯著眼尤自笑著點頭,根本沒看到容敬的表情。

容敬微一挑眉,伸出食指來將瑾萱的下巴勾起,讓她看著自己的眼睛。

從未做過如此輕浮舉動的他,沒想到此時做出來,卻如此的順暢,最關鍵的是,同樣的動作他做出來並不像旁人一般輕佻。

本來還在狀況外的瑾萱,一接觸到容敬的眼睛瞬間回魂。

現在…這是個什麼情況?

「那個…」瑾萱眨了眨眼,就這麼保持著微微仰頭的姿勢,剛想說什麼,便想起來自己剛剛不受大腦…哦不,是完全被大腦控制的那個舉動。

她突然有些欲哭無淚,怎麼每次容敬看到的都是這樣的她啊!

她真的是個良家女子啊喂!

「你…你…你聽我解釋。」瑾萱『咕咚』咽了下口水,趕忙解釋。

瑾萱覺得,現在容敬看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控訴,還微微帶些…委屈?

從沒見過容敬如此表情的瑾萱,慌了。

「你還想狡辯什麼?」容敬嗓音越發低沉,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皺的瑾萱的心跟著一緊。

「不是,不是,」瑾萱手忙腳亂的一邊擺手,一邊說道,「我不是狡辯,我可以解釋,剛剛真的…」

「那你是不想負責了?」容敬的眉頭皺的更緊,眼中散發出『碰到個要始亂終棄的臭流氓』的訊息。

瑾萱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沒有沒有,我負責負責,我娶你成不成。」

她現在腦子跟不上嘴,自個兒嘴巴禿嚕出來什麼,腦子完全不知道。

容敬嘴角微微抽搐,差點就要破功,心裡不住的想笑,她怕是又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吧?

果然,腦子慢半拍的瑾萱回過味兒來,連忙又擺手,「不是,我剛剛說錯了,你娶我、娶我。」

容敬木著臉不搭腔,就那麼靜靜的看著瑾萱。

瑾萱一直在懊惱自己說不對話,此時再頂著容敬那如炬的目光,著實有些不知所措。

「那,要如何,你來說好不好?」瑾萱實在是沒招了,她現在還是盡量少說話,說完還怕容敬以為她不想動腦子補償,連忙又加了一句,「都聽你的,真的。」

一直面無表情的容敬依舊看看起來面無表情,只是若仔細觀察,便可看見他唇角那一抹微乎其微的笑容。

只不過讓現在的瑾萱去仔細觀察,著實有些難度。

只見容敬沉吟片刻,狀似有些傷腦筋,最後頗為無奈的說道,「既如此,那自明日起,便來府中伺候筆墨吧。」

「伺候筆墨?」瑾萱不解的看著容敬,就這樣?

不用她以身…咳…賠償什麼的?

「嗯。」容敬板著臉,點了點頭。

「好吧,」瑾萱低低的應道,隨後仰著臉又問,「那要多久啊?」

「直到我消氣為止。」容敬如是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4章 直到我消氣為止

4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