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我們倆好著呢

第415章 我們倆好著呢

第415章我們倆好著呢

瑾萱趕忙點頭,既然說聽他的,那無論什麼要求,她都照辦。

容敬不動聲色的將手收回,當做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正經的看著瑾萱道,「我送你出去。」

「好。」瑾萱低著頭應了,她還哪敢再出什麼幺蛾子,跟著容敬往門外走。

直到轎子被抬起后,瑾萱才猛然反應過來,若是按照容敬所說,那她明日是不是又能來相府了?

伺候筆墨,豈不是說她在他處理公務的時候,也能相伴他左右?

激動的將轎窗邊的小簾撩起,側身回頭望去,卻見相府大門外,那一抹修長的身影依舊立在那裡,那雙眼睛此時正看著她離去的方向目及遙望。

——————

京城,端王府。

七日已過,皖月的葯已經吃完了。

那一碗碗的苦湯子送服下去,直把皖月愁的頭髮都掉了不少。

幸好,保元堂的老大夫只給她開了七副葯,這要是連著喝十天半月的,她怕連膽汁都能吐出來。

皖月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中的一塊石頭算是放下了。

雖然,未曾見紅,可她之前因為懷有身孕的嘔吐、反酸、嗜睡等等一系列的毛病不見了,這不就是說明她身體里的東西已經消失了嗎?

現下每日里送來的吃食,皖月再也不是只能吃那些清清淡淡的菜葉,肉類的菜式她也能吃不少,也沒有一見著就反胃。

這種改善讓皖月心下一喜,之前因為那塊肉的關係,自己吃什麼都不香,現在好了,她再也不用的擔心後續的事情。

她也能開始施展拳腳,謀划已久的事情被提上日程了。

皖月要做的只有兩件事,第一、將佔著自己位置的容離除了;第二、去找她思忖已久的合作夥伴攜手將夏侯銜除了。

皖月挑唇一笑,這樣一來,就再沒有人能阻止她與夏侯襄在一起了。

唇邊的笑容漸漸綻放,待他凱旋而歸,她親自為他接風洗塵。

只希望在夏侯襄迴轉之前,一切皆已塵埃落定,到時她也好安安心心…做他的妻。

俗話說的好: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直到開始著手去做,皖月才發現,好像無論是容離還是大皇子夏侯禹,都不是她能輕易見到的。

就拿容離來說,自皖月心病去了后,便派人到戰王府門前盯梢,她想要摸清容離出門的規律,然後直接殺了容離,她已經忍容離忍的夠久,任何迂迴的法子她都不想用。

可一晃五六日,沒有一個人見到過容離的身影,無論前門還是後門。

皖月坐屋裡直犯愁,容離一個人一直在後院待著,難道就不煩嗎?

夏侯襄又沒在府里,她不出來轉轉,竟然待的住?

皖月不是沒有動過旁的心思,像是派個人直接入戰王府去暗殺啊劫持啊什麼的,可戰王府是什麼地界,哪怕戰王沒在府中,也不是這些個蝦兵蟹將能闖的。

固若金湯這四個字,可不是隨便說說。

中間皖月又去拜訪過兩回,可門房一句戰王府閉府不待客,就將她打發了。

別說容離,她就連個管家都沒見著。

皖月氣呼呼的想,既然容離這邊找不到突破口,那便再留容離幾天,那她先從夏侯禹這邊下手。

思來想去,皖月挑中的人選是大皇子夏侯禹。

皖月分析,夏侯禹雖然城府深,不好交心,但只要自己將目的表明,兩人的目的是一致的,那就不愁他不動心。

夏侯禹年歲最為長,對於那個位子應該是最迫切的才對,現下太子未立,他若不抓緊,真待皇上下了封太子的旨意,那就什麼都晚了。

皖月之所以冒險選夏侯禹,是因為夏侯杞雖好控制,可他性情太過多變,若是前期沒有摸准他的心思,難保自己性命有虞,再說夏侯杞身後的貴妃也不是好像與的,與夏侯杞合作,不確定的因素太多,所以皖月不想冒這個險。

確定了夏侯禹,她便想方設法要將他約將出來,若是不將話挑明,那後續什麼事都辦不了。

皖月在王府里想了許久,決定去白麓閣等著。

大皇子夏侯禹沒有旁的愛好,唯一愛的便是品茶聽書,茶樓里等閑說書人入不得這位爺的耳,唯有白麓閣中的蕭先生所說之言,能讓大皇子感些興趣。

但到底是哪一日去,旁人無從得知,莫說旁人,就是茶樓掌柜都不知曉。

大皇子每每前來只帶一名僕人,輕車從簡,有時甚至連雅間都不坐,隱在人群中一副尋常富貴人家的打扮。

茶樓掌柜鬱悶不已,這位爺可是貴客,稍有差池他這茶樓還要不要在京城立足了?

幸虧大皇子脾氣秉性好,不拿架子,若是掌柜的找著了給安排好了合適的位置他便坐,若是沒有他也不矯情,坐哪兒是哪兒,用他的話說『不就聽個書,用不了那麼多規矩』。

他是不拘小節,掌柜的可不行,長此以往,茶樓掌柜練就一雙火眼金睛,哪怕茶樓里坐滿了人,他都能在一盞茶的時間內將大皇子找出來並妥善安排。

皖月既然沒又別的辦法約見夏侯禹,那就只能從白麓閣下手。

她現在不缺耐心,既然不知夏侯禹的行蹤,她便守株待兔,早晚有一天能將人等來,她就不信夏侯禹會不動心!

——————

邊城,西南駐地。

自打辰逸知道容離為女子后,壓在心頭的石頭終於落下,每天都是樂呵呵的,一掃以往那頗為愁苦的面容,就連做菜都香了幾分。

暮楠不大明白,嫂子還是每日往軍師那裡跑,不過區別在於,以往嫂子一走大哥就開始嘆氣,現在嫂子一走大哥開始哼曲兒。

那樣子就好像不在意了似的,暮楠狐疑的摸著下巴,接著湊到邊哼曲兒邊刷鍋的辰逸身旁,「大哥,你跟嫂子,沒事吧?」

「沒事啊,」辰逸笑眯眯的回道,「我們倆好著呢。」

「那就好、那就好,」暮楠點了點頭,接著又道,「嫂子去找軍師了?」

「可不唄,倆人說不完的話,」辰逸依舊笑眯眯的回道,「她倆也好著呢。」

暮楠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辰逸,和他頭頂上那若隱若現的『大草原』,猶猶豫豫的開口道,「大哥,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說完一捶胸口,「聽聽響著呢。」

暮楠邊點頭邊稱是,心裡嘀咕,『大哥,莫不是給氣神經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5章 我們倆好著呢

4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