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我送你

第413章 我送你

第413章我送你

辰逸連忙捂住嘴四下看了看,隨即想到這小院除了他們夫妻二人哪兒還有別人,一臉欣喜的看著自家娘子說道,「娘子,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萬萬沒想到啊,軍師竟然是女子!

真是峰迴路轉,他還以為他家娘子見到昔日的主子,有些情不自禁,卻沒想到竟是這麼一回事!

辰逸臉上的笑模樣怎麼收也收不住,那雙眼亮晶晶的等待瑞珠回答。

瑞珠故意板起臉來,「剛剛還一臉的不高興,怎麼一聽人家是女子,你就這麼開心了?」

辰逸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這不是…不是…」

「不是什麼?」瑞珠斜著眼直瞅他。

「娘子息怒,都是我的不是。」辰逸不知該如何解釋,只是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下,他連連認錯,神色間已無之前的擔憂。

瑞珠沒忍住,看著他的樣子『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娘子可是不生氣了?」辰逸見她樂了連忙問道,之前道歉作揖,可將他累出一頭汗。

「好了好了,不生氣了,」瑞珠笑著說道,抬起手來用袖口輕輕幫他擦著汗,「主子喬裝打扮必有要事,之前我不便透漏,現在主子鬆口讓我告知你,現在你總不用擔心了吧?」

「不擔心了、不擔心了。」辰逸連忙搖頭。

「那你跟我說實話,之前是不是擔心我與主子有什麼?」瑞珠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他,撅著嘴問道。

「那到沒有,只是你與軍師走的近了,我又以為他是男子,心裡難免…難免不大舒服,但是萬萬沒有懷疑你們,你是我娘子,我自是信你的。」辰逸絲毫不避,認真的看著瑞珠的眼睛說道。

他信任瑞珠,只要她說沒有,那他便絕對不會懷疑。

瑞珠一愣,沒想到辰逸竟然這麼信任她,她捫心中自問,辰逸若是像她之前做所一般,她會不會和辰逸一樣信任至此。

相信估計還是會相信的,但是會不會打人,瑞珠就不確定了。

她可受不了他與別的女子親近,並三天兩頭的往人家那跑,哪怕是救命恩人也不成。

想到此,瑞珠伸手環住辰逸的腰,靠在他胸前低聲道,「相公,謝謝你。」

「謝什麼?」辰逸一下一下拍著她的後背,像是哄孩子一樣,「我是你的相公,為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瑞珠抽了抽鼻子,她何德何能嫁給這樣的男子為妻,她抬起頭來,眼眶還有些紅,眨了眨眼睛將眼淚逼回去,軟軟的說了一聲,「相公,我餓了。」

辰逸笑了,他低著頭蹭了蹭她的額頭,「好,我這就給你做吃的去。」

——————

京城,容府。

謝菡已經病了好些時日了,雖然恢復進程緩慢,但總體趨勢還是向好的方向發展。

比如,她提議讓太醫少給她開幾味葯,太醫也同意了。

其實太醫想說,丞相夫人病根在心,只要心情好了,葯吃不吃的不礙事。

但為醫者,看個診不給開點葯,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醫者父母心,太醫將葯換成了平日里保健的藥物,並適當調味口感,讓藥物不那麼難以下咽。

這變化,謝菡喝葯的時候自然體會出來了。

之前那葯苦的,她一見著葯碗便條件反射性的心尖一抖,再加上瑾萱一勺一勺的喂,她差點就要裝不下去了。

後來越喝越好喝,謝菡以為自己習慣成自然了。

喂葯的工作還是每日由瑾萱完成,容敬自是立在一旁伺候,待母親將葯喝完了,他才能放心。

之後兩人的獨處時間,也漸漸變得自然了許多,兩人除了下棋,還會在一處說說話,不拘什麼,倒顯得更像是知心好友。

偶爾天氣好了,兩人在涼亭中置一方小几,烹茶賞景,別是一番滋味。

謝菡的狀態一天天好起來,容敬看在眼裡,也知曉是瑾萱的功勞,若非她相陪,母親怕是不會那麼配合吃藥。

感謝的話說了,瑾萱再三表示前來侍疾是自己應該做的,伯母是自己好朋友的母親,她理應如此。

容敬通過這段時日的相處,也知曉瑾萱是個什麼脾氣的人,她性子爽利,與一般女子不同。

在和瑾萱相處時,容敬總是感覺到輕鬆,他本不是話多的人,可與瑾萱在一起的時候話便不住的多了起來。

瑾萱倒是沒注意到容敬的變化,她總是在,如何能讓容敬喜歡上她以及容敬到底喜不喜歡她,這兩個問題上糾結。

每每與容敬獨處時,瑾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從一開始的緊張結巴,到後來表面上看起來淡然自若,鬼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些什麼。

每天,瑾萱一睜眼就滿心歡喜的往容府里跑,待到歸家前她又小心翼翼的將自己依依不捨的情愫埋藏起來,不讓容敬發現。

她覺得自己這些天過的簡直是神仙般的日子,不用再費心費力的去找理由與容敬見面,更是與他有了很多的話題。

每日哪怕只是一句話不說,就那樣兩相對坐,下上一盤棋,都能讓她激動的不能自已。

熟悉的小徑,容敬陪她走過一遍又一遍。

越是與容敬相處,瑾萱心中的愛慕越發濃郁。

她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才能與他在一起,卻又害怕他知曉自己想要與他在一起而…惱了她。

從來天不怕地不怕的瑾萱,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她每每偷偷去看容敬時,心中就像揣著一隻小鹿般,砰砰亂跳。

終於,謝菡的病馬上就要『好了』,她本就是無病之人,能拖這麼些時日本就不易,太醫往相府跑了一趟又一趟,最終宣布她『痊癒了』。

瑾萱在聽到太醫的話后心裡先是一松,后又一緊。

松的是伯母的病好了,而緊的…自然是她再沒理由每日出入相府。

她…不能每天看見容敬了。

不知該喜還是該悲的她,一時間不知該作何表情。

謝菡心裡直嘆氣,若是可以,她真想再『病』些時日,敬兒與萱兒眼見得越來越好,可她這『病』竟然就好了。

哎,她這不爭氣的身子喲!

謝菡拉過瑾萱的手,「孩子,謝謝你這段時間來陪我,不然我這病也好不了這麼快。」

瑾萱忙搖頭,她輕輕笑了笑,「伯母哪兒的話,您身體好了自是太醫的功勞,我也沒做什麼事情。」

「欸,」謝菡不贊同的看著她,「你能來陪我,就是予我最好的良藥了。」

瑾萱還道不敢居功,就這麼說了會子話,無事的她便要離開了。

「您大病初癒,可不能勞累,您先好生歇著,我…」瑾萱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容敬,繼而垂眸,「先走了。」

謝菡看了一旁跟木樁子似的容敬一眼,心中暗道,這小子也忒不爭氣,就不能說說話,萱兒一看就不捨得他,他倒好連個反應都不給?

謝菡一邊瞪自個兒大兒子,一邊慈祥的笑著,「往後你常來,自打離兒嫁出門子,就沒人陪我說話,現下離兒連在京都不曾,我這也沒個說知心話的人。」

「哎,」瑾萱點了點頭,她又看了容敬一眼,這次發現容敬竟然也在看她,她像觸著火一般連忙收回目光,臉頰微紅,輕聲說道,「那伯母,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一道謝菡與瑾萱本以為不會出現的聲音出現了,兩人都驚訝的看著容敬,後者則淡淡然的,彷彿剛剛他根本沒有說話一般。

本來準備要說話的謝菡瞬間樂了,她這兒子成啊,終於主動了一回。

瑾萱則沒想到容敬會主動先開口,往日都是容母讓他送,他禮貌的應是。

誰承想,今兒倒是不同了。

瑾萱心裡想著,面上依舊和平時一般,側身福了福道了聲有勞。

兩人一前一後出得門去,謝菡躺在床上看著兩個越發般配的身影,心裡不住念叨,她家這小子什麼時候才能開竅,將萱兒給娶過門喲。

瑾萱與容敬出了門便並肩而行,往日的話題似乎不適合現在這般場景,所以兩人都有些沉默。

瑾萱一手捏著帕子,心裡不住的想要說些什麼,回府後她可能有段時間要見不到他了。

之前能用的理由都被她用了一遍,而容敬似乎只要她請,他便去;她若不請,他也無所謂見不見她。

這個認知讓瑾萱很是憋悶,現在沒了出主意的人,她要想個合適的理由簡直難於上青天,總不能強行將人攔下,那她不成女流氓了嗎?

心情低落的瑾萱沒有注意到,今日的容敬彷彿也有些不同,他的目光時不時的瞟向她,眉頭微皺,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眼見得穿過長廊便是容府的大門,瑾萱手中的帕子緊了又緊,倏爾她停住腳步。

就在容敬詫異的目光中,她伸出手來拉著他的衣袖往一旁的拱門內走去,那裡是一片花圃,大朵大朵鮮艷的花朵開得正盛。

瑾萱將容敬拽過來后趁著心中那股衝動勁兒還未散去,揚起頭來神情堅定的看著容敬,開口說了一句讓令她自己都沒想到的話。

「是爺們兒痛快點兒,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3章 我送你

4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