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你把我們郡主怎麼了?

第284章 你把我們郡主怎麼了?

第284章你把我們郡主怎麼了?

容敬快速分析了一邊,這裡就他、容府轎夫、齊王府轎夫三個人。

看瑾萱的樣子彷彿大概齊是要人抱,那麼誰來抱,就成了個世紀難題。

容敬突然後知后覺的發現,他今天不該來的。

若是不來,哪兒用的著這麼頭疼。

偏頭看了看齊王府的轎夫,只見人家一看他眼睛,便邊搖頭邊往後退。

開玩笑,他一介下人,若是抱了郡主,老王爺打死他怎麼辦?

沾衣裸袖便為失節,事關人命的大事,他腦子還是很清楚的。

很好,剛剛還吱哇亂叫的人立刻噤聲,退得要多快就有多快,這麼一會兒都退到牆根了。

容敬剛想回頭看自個兒的轎夫,一想還是甭看了,沒什麼用。

認命的彎下腰來,道了一聲,「得罪。」

一用力便將瑾萱抱了起來。

瑾萱在容敬懷裡都笑眯了了眼,不住的搖頭,「不得罪、不得罪。」

容敬一腦門黑線,他實在有些鬧不懂,瑾萱現在到底是醉了還是清醒著呢,怎麼每句話都接的這麼好。

可一看她的眼睛,確實是醉眼朦朧,容敬嘆了口氣,抱著她大步流星的出了月華樓。

兩人的轎夫一看,連忙跟緊自家主子。

容敬的想法是,反正轎子就停在酒樓門口,給瑾萱擱里他就功成身退了。

可事實證明,他還是太天真了。

轎子里,瑾萱抱著他的手壓根就不撒開,容敬好話說盡,瑾萱根本就不理他這茬,扁著嘴巴一臉要哭的樣子,嘴裡嚷嚷著,「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不能這樣子的,我不松我不松…」

聲音之大,直讓轎旁經過的百姓連連側目。

今兒這出新鮮,他們也不認識容敬和瑾萱兩人,大概覺得這是一出負心人要拋棄妻子的戲碼,一時間好奇心被提的飛起。

不知不覺間,轎子旁路過的行人越來越多,頗有摩肩接踵的趨勢。

容敬試過將瑾萱的手掰開,可他愣是沒掰動。

也不怪他,瑾萱心裡只有一個念想,就是不能撒手,這可是她最喜歡的容敬啊,好不容易抓到的,現在讓她放手哪裡那麼容易?

再加上她已然醉了,喝醉的人最是不講理的,雙手拉的越發緊,容敬想要逃出她的魔掌,那是門兒也沒有啊!

容敬費了半天勁,愣是沒什麼作用,這時轎外吹進來一陣小風兒,小窗邊的錦簾被吹開。

在轎外裝作路過的眾人,便看到了轎子里的一幕,一對男女抱在一起,那臉都要貼到一起去了。

咦~大白天的也不避諱,若不是看兩人長相俊美,他們早就上去譴責二人了。

轎里的容敬同時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他默然了。

所以,他現在應該是徹底說不清了。

閉了閉眼,腦中迅速找出最有利的解決方案。

片刻,他便睜開眼,雙手用力接著一旋身,容敬坐在了轎中,腿上擱著瑾萱。

既然拽不開,那索性就一起走吧。

總比在大街上被人當戲看要好的多。

轎簾飄然而落,遮擋住人們熊熊八卦的視線,容敬沉聲吩咐,「起轎。」

齊王府的轎夫們都看傻了,幸虧他們家郡主出行要坐四人抬得轎子,若是二人抬,那轎子還不得讓兩人坐塌啊。

看了看跟著瑾萱進酒樓的隊長,他是領頭的,現在走不走?

領頭的轎夫痛心疾首的點了點頭,他能怎麼辦呢?

自家郡主不撒手,他也沒有辦法啊。

一起抬走算了。

一聲『起』四個轎夫同時用力,將轎子抬了起來。

容家的四個轎夫一看,少爺上人家轎子了,自個兒是跟著走啊,還是先回府啊。

同齊王府一樣,也看向隊長,反正頭兒說了算,他說往哪兒走他們就往哪兒抬。

領頭的轎夫沖齊王府的轎子一孥嘴,那意思:跟上。

少爺現在上了人家轎子,還能住人家不成?

總有出來的時候嘛。

就這樣,兩抬轎子一前一後離了月華樓,向齊王府前進。

轎中的瑾萱心滿意足的靠在容敬懷裡,臉頰在他胸膛上蹭啊蹭的,嘴角掛著大大的微笑。

她的心愿啊,終於實現了呢。

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瑾萱自打見到容敬那天起,便沒睡過一個飽覺,日思夜想的考慮如何接近他、打動他,現在這人就在她身邊,酒勁兒又上了頭,瑾萱心神放鬆了下來,自然很快進入夢鄉。

容敬微微低下頭,剛剛還不老實的腦袋,慢慢的不動了,均勻細微的呼吸聲傳來,他頗有些好笑的看著懷裡的瑾萱,腦海中想著這一上午的經歷,本來好端端的上朝下朝,誰知道這姑娘一出現,將他本來平靜的生活徹底打破。

包括他的情緒。

自小到大,情緒平平的他,無喜無悲一直淡淡的沒什麼波瀾,可自打遇到她,不過兩次相處,無奈、好笑、鬱悶等等情緒席捲而來。

他不認為自己是個情緒豐富的人,可這兩日太多之前沒有經歷過的情緒出現,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雖然有些奇怪,不過,感覺好像…還不賴。

瑾萱彷彿睡得有些不舒服,不時的動一動。

容敬抬手將她的腦袋調整到一個舒適的角度,果然她便不再動了。

轎子一路前行,很快到了齊王府。

轎落,容敬抱著瑾萱下了轎子,轎夫剛要出聲,可被容敬一個眼刀嚇得噤了聲,低頭一看才知道郡主已經睡著了。

容敬抬了抬下巴,輕聲說道,「引路。」

轎夫連忙點頭,領著容敬王府。

容敬就這麼抱著瑾萱一路來到碧霄院,這裡正是瑾萱住的小院,院里雲兮、段葉、凝軒、扶蘇四個丫鬟正在院里擺弄花草,聽到響動,立馬看向院門外。

主子出門也不帶她們,她們自然擔心,如今再一看門外情形,四個丫頭驚掉了下巴,看來她們擔心對了?

扔掉手裡的東西,直奔大門口,氣勢洶洶的正要開口責問容敬為什麼要抱她們家郡主,可到近前一看,好嘛,郡主竟然昏迷了!

那還得了!

四個丫頭異口同聲的斥責,「你把我們郡主怎麼了?」

邊說邊出手搶奪瑾萱。

容敬還沒來得及解釋,四個丫頭便上來了,他想著人也送到了,要就給她們唄,他也就沒用力。

可吵鬧聲太大,直接把睡熟的瑾萱吵醒了。

醉眼朦朧的看著眼前突然多出來的四個美人,關鍵這幾個美人還都『色眯眯』的看著她的容敬。

瑾萱當下就不幹了,一邊雙手圈容敬脖頸圈的更緊,一邊大聲嚷嚷了一句,「放肆!我看你們誰敢搶?他是本郡主的!」

說完,還圈著容敬的脖頸,把自己往上提了提。

聲音之大、氣勢之強,直接把所有人都震在當場。

包括容敬。

四個丫頭不禁面面相覷,郡主這是…咋啦?

容敬頗為頭疼的看著懷中自己使力的瑾萱,開口道,「郡主,在下已經將您送回府了,可否讓在下回去。」

「你又要扔下我了,是不是?!」瑾萱立馬淚眼朦朧,癟嘴委屈。

直看的幾個丫頭風中凌亂,這還是她們一直伺候的主子嗎?

絕對不是吧?!

轎夫表示,他已經淡定了,從月華樓開始,郡主就是這個狀態。

習慣成自然,說的就是他現在的感覺。

容敬表示自己很無奈啊,這話從何說起?

弄得他總有一種自己的是負心漢的感覺。

瑾萱扒著他不放,容敬沒辦法對四個丫頭說道,「可有客房?」

他進瑾萱的閨房不合適,只能將瑾萱先放到客房再說。

「有,公子隨奴婢來。」雲兮趕忙點頭,得想辦法先把郡主哄下來再說。

領著容敬過了幾個院落,接著到了府內的客房處,路程不算近,瑾萱在容敬的懷裡又有點兒衝盹兒。

容敬抱著瑾萱進了客房,四個丫頭緊隨其後,她們可不能讓郡主吃虧。

瑾萱已經有些迷迷糊糊的了,容敬輕輕將她放下,拍了拍她說道,「鬆手好不好?」

瑾萱迷糊中稍稍抬了抬眼皮,還是搖了搖頭,她心中就一個念想,無論怎樣都不能鬆手。

容敬耐著性子說道,「你喝了不少酒,我去給你倒杯水。」

「我不渴。」瑾萱都快要睡著了,可還是強撐著聽容敬說話。

「我有些渴了。」容敬輕聲說道。

瑾萱又抬了抬沉重的眼皮,用盡全力才只睜開一條縫,看著容敬頓了兩秒,她將雙手鬆開,嘟囔了一句,「那你快點回來哦。」

說完,再撐不住,閉上眼睛睡著了。

只是手裡還輕輕拽著容敬的一點衣角,似是怕他跑了般,小心翼翼。

容敬一瞬間心中有些異樣,剛要細細琢磨,那感覺卻快的一閃而過不見蹤影。

將一旁的薄被給瑾萱蓋上,壓了壓被角,容敬這才起身對一旁守著的四個丫頭說道,「郡主今日飲酒過量,讓廚房去熬些醒酒湯端來吧,告辭。」

容敬一拱手,邁步出了屋子。

四個丫頭目送容敬出門,又齊齊看向床上的瑾萱,心中一個想法隱約成型。

互相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意思,幾人笑的開心,雲兮年齡最大,辦事也最為妥帖,「我去廚房熬醒酒湯,你們好生照看著主子,段葉來隨我去端盆水來,給主子凈凈面。」

「好嘞。」段葉高興的應了一聲,和雲兮出了門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4章 你把我們郡主怎麼了?

3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