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咱們走吧

第283章 咱們走吧

第283章咱們走吧

瑾萱前面帶路,容敬緊隨其後,在眾人或曖昧、或瞭然的目光中漸行漸遠。

容源、容喆父子簡直要驚掉了下巴。

他大兒子(大哥)被姑娘約走了?

「喆…喆兒,為父沒看錯吧?」饒是經過大風大浪的容源,見到如此情況,都不禁舌頭打結,實在太驚悚了!

雖然用詞不當,但容源、容喆二人的感覺就是如此。

可即便再震驚,他們父子二人也不能表現出來,和往常一般邁步進了自己轎子,吩咐轎夫起轎,將旁人的視線阻擋在厚重的轎簾外。

宮門口的圍觀群眾們見主角都走了,自然不會再在宮門口待下去,各自上了轎子回去自我消化。

瑾萱郡主、容家大公子。

這兩個性格天差地別的人,竟然會湊到一起去,實在出乎他們的意料,這等新鮮事回去得給自己的夫人念叨念叨。

容敬不知,今日宮門外他與瑾萱的對話所引發的遐想,會以什麼樣的速度,傳遍京城。

月華樓中,瑾萱與容敬相對而坐,兩人面前是一桌豐盛的菜肴。

瑾萱現在渾身緊繃,手心裡全是汗,平日伶牙俐齒的她只求開口不會結巴,心臟那裡『砰砰砰』如雷似鼓,耳邊除了自己沉重的呼吸,彷彿聽不到其他聲音。

容敬倒很是淡定,人家姑娘給他道個歉,他若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也就顯得矯情了。

只是,瑾萱入座后便像尊大佛似的入定,他鬧不準這姑娘到底要幹嘛。

不怪容敬心裡沒底,實在是自打見到瑾萱后,她的一切行動就沒按套路出過牌。

等了半晌也不見她吭聲,容敬覺得再不開口兩人就要對坐到天荒地老,將面前斟滿酒的酒杯端了起來,「在下多謝郡主款待。」

「啊?」瑾萱聽到容敬的聲音連忙抬起頭來,「你說什麼?」

她光顧緊張了,一點兒也沒聽見容敬說什麼。

「多謝郡主款待。」容敬輕輕揚了揚酒杯,又重複了一便剛剛的話。

「應…應該的、應…該的,」瑾萱連忙端起自個兒的酒和容敬碰了一個,「我幹了,你隨意。」

說完『咕咚』一口酒喝下,接著她齜牙咧嘴的連連給自己扇風。

還端著酒杯的容敬手一頓,沒想到瑾萱這麼豪爽,她一個姑娘都幹了,他若不喝完,還像話嗎?

看著瑾萱辣的滿臉通紅的模樣,被辣的不清的模樣,容敬眼裡閃過一絲笑意,一仰頭將杯中酒飲下,拿起筷子來給她夾了些菜放到面前的盤子里,「先吃些菜,壓一壓。」

瑾萱趕忙將菜吃了,她被辣的不行,沒想到這酒竟然這麼烈,往日喝酒也不是這種感覺啊。

其實酒哪有什麼不同,不過是她太過激動,喝猛了而已。

三兩下菜進了肚子,瑾萱這才感覺好一些。

突然後知后覺的發現,盤子的里菜好像是容敬給她夾的,不由得心裡暗道可惜,這麼好的機會,她都沒好好品一品。

「那個,」瑾萱不好意思的對容敬笑了笑,「剛剛讓…讓你見笑了。」

她平日里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千萬不要誤會啊!

「郡主言重了。」容敬頗為有禮的回道。

瑾萱一時間又不知該說什麼好了,她發現一遇到容敬,她的腦子立馬停止轉動,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做什麼,只剩緊張了。

「老王爺一向可好?」容敬許是知道她的拘謹,又或許只是礙於禮貌,不管是何意,總算解了尷尬的氣氛。

「還…還…還不錯,」瑾萱的舌頭成功的開始打結,狠狠的一掐手心,「多…多多…多…」

瑾萱在那裡多個沒完,容敬再沒忍住,輕笑出聲。

「抱歉。」容敬知曉自己這般不妥,連忙憋住,只是話音兒還帶了些許笑意,連忙將頭偏向一旁,將自己的情緒調整好。

她若是光結巴倒還好,只是表情太過有趣,一臉悲痛欲絕還非要往下說的樣子,著實讓他想笑。

瑾萱欲哭無淚的坐在那裡,這和她想象中的一點都不一樣啊,她應該美美的坐在容敬面前,然後舉止優雅言語合度,與容敬相談甚歡才對。

可現在識什麼情況?

懊惱之際,瑾萱瞄到放在手邊的酒壺,俗話說的好,酒壯慫人膽。

只見她拎起酒壺,對著壺嘴一仰頭咕咚咚全喝了下去,速度之快,容敬都沒來的急攔。

「嘶…哈~」瑾萱將酒壺擱下,抬起袖子來將嘴角邊流下的酒漬擦掉,「嗝。」

瑾萱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好極了,如入仙境啊。

眼前的一切忽忽悠悠飄搖不定,就連容敬都是飄來飄去,只見他眉宇間有些擔心的看著她問道,「郡主,你沒事吧?」

「沒事,」瑾萱呵呵的笑著擺了擺手,眼睛有些發直,「我跟你講,我酒量大著呢,這點兒小酒,嗝,不算,嗝,不算什麼。」

別看酒壺樣子小巧,可裝起酒來絲毫不含糊,而且照她那個喝法,根本沒有喘息時間,酒勁兒一下子衝到腦門,想不醉都難。

容敬沒想到,還沒開始吃飯呢,瑾萱就喝醉了,瞅瞅這雙目發獃上半身搖搖欲墜的樣子,他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姑娘怎麼就一刻也不消停呢。

「郡主您醉了,不如先回去歇息吧。」

「我沒醉!」瑾萱不高興的撅著嘴,「誰說我醉了?我酒量大著呢,掌柜呢?掌柜的,再來兩壺酒,不,兩壇,快點兒!」

她豪氣的一揮手,重心不穩向桌邊倒去。

桌角的地方甚是尖銳,容敬可不敢讓她磕著,連忙站起身來將瑾萱扶住,瑾萱不出意外的便倒在了容敬的身上。

兩人身邊伺候的轎夫傻了眼。

容敬上朝自然不會帶小廝,瑾萱來堵容敬也沒帶丫鬟,兩人進酒樓吃飯,為了避嫌總要有旁人伺候在身側才行,是以領頭的轎夫便充當了侍者身份,跟在兩人身邊。

容府的轎夫還好,畢竟自個兒家這是少爺,可齊王府的轎夫不一樣,郡主身為女子又是老王爺的掌中寶,怎能被人佔便宜?

剛要上前,可轉念一想,若是他過去怕更不合適,怎麼說他只是齊王府的下人,容公子好歹為丞相之子,身份地位與郡主相當,自個兒身份低微,怎能攙扶郡主?

一時間,轎夫作了難,他該怎麼辦?

瑾萱暈乎這突然感覺自己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仰起頭來便看見了那張讓她心儀的臉,當下伸出罪惡之手,直奔那張臉而去。

一把捏住容敬的臉,指下的光滑細膩的觸感,讓她不禁輕輕捻了捻,「怎麼這麼嫩呢?」

容敬:「……」

他被佔便宜了吧?

只見瑾萱捏罷后,吧唧了一下嘴,那手繼而奔向自己臉頰,同樣的動作又來了一便,接著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我的也不錯。」

然後抬起頭來沖著容敬傻樂,「你要不要試試。」

容敬:「……」

他應該怎麼回答?

瑾萱等了半天聽不見迴音,她雙臂一展,做了個更大膽的舉動,她將容敬抱住了!

這下可不得了,齊王府的轎夫連忙上前,「郡主郡主,您不能這樣,小的送您回家。」

邊說話邊掰瑾萱手,急的他一腦門汗,若是被老王爺知道,不氣死才怪。

容敬身體一僵,雙手連忙抬於身側,身子微微向後仰。

眼下這種情況打死他也預料不到,頗為鬱悶的想要和瑾萱拉開一些距離,可奈何瑾萱抱的太緊,他想動都動不了。

又不敢太使勁,瑾萱的大部分重量都壓在他身上,凳子就沾了一點,他若往後仰的太過,瑾萱絕對會從椅子上跌落下來,倒是會是個什麼情形,可就不得而知了。

一時間幾人亂成一團,瑾萱絲毫不理會自家轎夫著急,連連拍打他的手,嘴裡嘟囔著,「不許搶不許搶,他是我的!」

她是將轎夫當做了情敵,以為他要從她手裡將容敬搶走。

容府的轎夫有心幫忙,卻無從下手,自家公子救不出來,郡主他又不敢動,只得在一旁站著看齊王府的轎夫急出一腦門汗。

瑾萱現在眼裡只有容敬,喝醉了的她膽子大了不少,她仰著頭看著容敬笑彎了眼,也不說話就這麼笑著看他。

容敬見齊府的轎夫在一旁吱哇亂叫絲毫不起作用,他也不能一直保持這個姿勢不動,索性試探著開口,「郡主,在下有些累了,可否坐下歇歇?」

「你累啦?」明明不大的聲音,卻被瑾萱聽在了耳朵里,她歪著頭想了想,扭著屁股往後挪了挪,將凳子露出一角,對容敬咧嘴笑道,「過來坐吧。」

雙手卻絲毫不放鬆。

容敬:「……」

他是這個意思嗎?

「郡主,時辰已然不早,在下還有些公務要處理,不知郡主可否放在下回去?」容敬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這種事他沒遇到過,哪家郡主能是這個樣子?

他不抱什麼希望的說道,瑾萱已經醉了,也不知她能不能聽懂他的話。

瑾萱眨了眨眼,乖乖的將手鬆開置於雙膝之上,「你還有正事要做啊?那快去吧,辦好了記得來接我,我等你哦。」

那模樣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看得人心都化了幾分。

容敬嘆了口氣,哪能把她一人扔在這,揉了揉眉心,他看向瑾萱,「我先送你回去,好不好?」

「嗯,好的,」瑾萱依舊乖乖的點了點頭,接著雙手往前一伸,「咱們走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3章 咱們走吧

3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