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定下來?

第285章 定下來?

第285章定下來?

剩下的凝軒、扶蘇美滋滋的看著床上的瑾萱,扶蘇那那胳膊肘杵了杵凝軒,「誒,你說,主子和那公子能不能成?」

凝軒故作深沉的說道,「我覺得…」

拉著長音就是不接下文,扶蘇急的搖了搖她的胳膊,「怎麼樣你快說啊。」

「能成唄。」凝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沒看郡主纏那位公子纏成什麼樣了,偏生那公子還拿郡主沒轍。

謝天謝地,主子終於開竅有了喜歡的男子,她們再也不用擔心主子的終身大事了,老王爺也能鬆口氣,再不用天天發愁主子嫁不出的事情了。

齊王府這邊歡天喜地的慶祝瑾萱開竅,丞相府那邊更不得了。

謝菡一聽說容敬讓瑾萱郡主帶走了,當下一個蹦高起來,揪著容源的脖領子直問,「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

容源伸手抱住謝菡,「夫人淡定,淡定。」

「不行,我淡定不了,敬兒什麼時候與瑾萱郡主相識的?又什麼時候走到一起去的?誒呦,不行,喆兒的婚期定在臘月,他這個當大哥的不能比弟弟晚才是,我趕緊去選個吉日,趕緊把敬兒的婚期定下來。」謝菡絮絮叨叨的,說完就要去給選黃道吉日。

容喆長大嘴巴看著自個兒的娘,這是為什麼?

明明是他與婉兒先定下來的好嗎?

怎麼大哥八字還沒一撇的事,母親就讓大哥排在他前面?

他能不能打個商量,把臘月讓給大哥,他往前提一提?

「夫人,你先坐下歇歇。」容源無奈的讓謝菡坐下,這還沒怎麼著呢,他家夫人就要定婚期了,是有多著急把大兒子嫁出去…呃…是娶。

提起茶壺給謝菡倒了杯茶,「夫人莫急,瑾萱郡主的話並沒有說清楚,所以還是回來問一問敬而的好。」

「老爺,這你就不懂了,瑾萱郡主已經講話說得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謝菡拉著容源給他科普,「你看,瑾萱一個女孩子,輕薄了咱們敬兒,人家自然不好意思說太細對不對?既然是要給敬兒道歉,說明一切已經發生了,既然發生了就得對咱們敬兒負責,我好不容易盼到咱們敬兒成婚,可不能耽擱了。」

她家兒子這回不止不用出家,都要出嫁了!

簡直太好了!

容源聽得有些懵,瑾萱郡主輕薄他家大兒子,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他怎麼不知道?

謝菡看容源的表情就知道他還沒轉過那個彎兒來,不在意的擺了擺手,「你就別多管了,依我看,沒準敬兒回來咱們就能上門提親去了,謝天謝地,這小子終於開竅了。」

「那個…」容喆弱弱的舉了舉手,「能不能商量個事。」

「什麼?」謝菡不明所以的看著二兒子。

「您之前找人算過了,臘月十八是個好日子,要不把這個吉利的日子讓給大哥,我成婚的日期往前提提?」容喆搓著雙手,他已經好多天未見婉兒了,實在想念的緊,若是能將婉兒早早娶回府,那豈不是美事一樁。

謝菡聽罷直接白了他一眼,「想什麼呢?我與溫夫人已經商定好的日子怎麼能說改就改,你小子急什麼,又不是嫁不出去。」

「娘…我是娶…」容喆小小聲的說道。

「娶就更不急了,老實待著。」謝菡沒好氣的說道,他跟敬兒能一樣嗎,敬兒那是隨時都有可能看破紅塵的啊!

容喆提議被無情的駁回,整個人無精打採的坐在椅子里,不讓早娶拉倒,明日他就去御史府看婉兒去,哼!

謝菡還沉浸在容敬有主的歡喜中不可自拔,正想著呢,容敬就回來了。

「敬兒!」謝菡大喝一聲,驚的容敬一下子抬起頭來,有些不明所以。

謝菡臉上忙帶了笑模樣,對他招手,「快來快來。」

「母親?」容敬走進屋內,疑惑的看著謝菡。

「打哪兒回來呀?」謝菡笑的跟個狼外婆似得。

「齊王府。」容敬如是答道。

「你不是和郡主吃飯去了嗎?」容源納悶的接了一句,怎麼跑人家家裡去了。

「吃了飯去的齊王府?」謝菡沒想到進展這麼快,她有些不可思議。

「是,」容敬點了點頭,隨後下意識的隱去他抱著瑾萱進府的事情,「郡主喝的有些醉了,我便送她回了王府。」

「不錯不錯,」謝菡欣慰的點了點頭,是開竅了,還知道送女孩子回家,「咳,為娘多句嘴,你和瑾萱是怎麼認識的?」

她盡量隱去自己語氣中的八卦,因為著實有些好奇,瑾萱只在離兒大婚當日來過府里,而且還沒有和敬兒碰到面,兩人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一想起兩人的相遇,容敬又好笑又無奈的說道,「昨天…在宮裡碰到了。」

腰帶一事,不可說、不可說。

「哦~」謝菡點了點頭,接著開解道,「敬兒啊,母親是過來人,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些話母親想跟你說說。」

「兒子聽憑母親教誨。」容敬躬身一禮,長輩教誨自然要行正規禮數。

「誒,談不上教誨,就咱們娘倆閑聊天,咳,」謝菡先咳了一嗓子,「有些事情吧,總得看開點,再怎麼說咱們也是頂天立地的男人不是,哪兒能一直這麼計較下去?再說這也不是壞事,如今人家能認錯,你也不要抓著不放。」

容敬奇怪的看了謝菡一眼,他怎麼感覺母親的話有些奇怪?

謝菡自顧自的往下說,根本沒注意到容敬的疑惑,她整個人都沉浸在大兒子要成功的喜悅情緒中去了。

「瑾萱是個好孩子,她與離兒、婉兒都是好朋友,母親自認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萱兒的人品不會差,這點你放心。昨日萱兒一定是一時糊塗才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你也別往心裡去,事情已經發生了,誰也控制不了對不對?」

「但是,這麼好一個姑娘擺在眼前,咱們總不能人家犯的一點兒錯誤就否定人家整個人,娘覺得…」

「娘,您到底要說什麼?」容敬越聽越糊塗,可有一點他聽明白了,他娘好像也誤會了他與瑾萱有什麼,這才有了剛剛的一番話。

「娘的意思是啊,」謝菡大眼看了容敬一下,笑著說道,「你看看什麼時候方便,為娘去齊王府提親,把你和萱兒的事情定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5章 定下來?

3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