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說不清了

第282章 說不清了

第282章說不清了

次日清晨,瑾萱精神抖擻的坐在銅鏡前,囑咐自己的四個大丫頭,一定要將她打扮的美美的,今日她任務相當重大。

丫頭們還不知瑾萱這麼雀躍時為哪般,只當小姐心情好,遂使了全身解數為瑾萱打扮。

一切收拾妥當后,瑾萱照例獨自出門,坐上一頂小轎便向皇宮的方向去了。

瑾萱自個在心裡建設,見了容敬要如何說、如何做,就連表情都給擺到位了。

撫著『砰砰』直跳的心臟,長這麼大不知緊張為何物的她,這幾日可是把之前缺的感覺都補回來了。

轎子一停,瑾萱挑簾下了轎子,宮門外的守衛一看是她,連忙行禮,眾人齊呼,「參見郡主。」

各府的轎夫一聽郡主來了,也連忙跟著行禮。

「免禮。」瑾萱虛抬了抬手,沒有多餘的動作和表情,她目光看向未開的宮門,抬頭挺胸立正站好,像個木樁子似的,屹立在宮門口。

宮門口的轎夫、侍衛無一不在納悶,郡主…跑這兒罰站來了?

就在這時,宮門被打開,裡面下朝的朝臣們三三兩兩的往外走。

瑾萱在門打開的那一瞬,心便跳到了嗓子眼,要來了、要來了,目標就要出現了。

裡面正往外走的人看到瑾萱先是一愣,有歲數大的,自然見過瑾萱,知道她自小性子直爽,屬於基本不給別人面子。

今兒一見瑾萱,他們下意識的便覺得有誰招惹了瑾萱,這姑娘等著報仇呢。

本來就不快的腳步越走越慢,別看他們是男人,八卦之心一點兒也不比女人少啊。

他們就想看看,到底誰這麼倒霉。

宮門外的人越聚越多,也有人上前向瑾萱打招呼,不過都被瑾萱晾在了一旁。

其實,也不怪她不說話,誰讓這幫人沒眼力見呢?

看不出她在緊張嗎?

瑾萱臉色越來越難看,終於,再沒人敢走到瑾萱面前,原因無他,他們怕一個不好招惹到瑾萱,到時被懟的連親媽都不認識,也不是不可能。

瑾萱終於覺得世界清凈了,心裡有些著急,等待的過程太難熬,容敬怎麼還不出來。

俗話說的好,早死早超生,給她個痛快行不行?

終於,宮門內,遠遠並排走過來三個人,正是容家父子。

瑾萱的眼睛『唰』地便亮了,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跟倆探照燈似得。

許是瓦數太大,晃了對面人的眼。

容敬往前仔細觀瞧,待看清楚宮門外站著的人時,雙手下意識的捂緊自己的腰帶。

昨日剛被這姑娘拽下來,今日這麼多人圍觀,他可不能大意。

容敬跟個禮儀小姐似得往前走,雙手交叉置於小腹前,挺腰拔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瑾萱。

心裡默念,別過來…別過來…

許是老天大概正在打盹,沒有聽到容敬的祈禱。

只見瑾萱甩開兩條腿,提著小裙子,顛兒顛兒的直奔容敬而去,跑到近前站定,開口便來了一句,「我可算找到你了!」

蹲在馬路牙子邊聽八卦的眾人精神,齊齊為之一振,看來這裡面有事啊!

腦海中不由自主的閃現出:負心漢、薄情郎、小白臉那個臭流氓,等等一系列負心薄倖的代名詞。

「瑾萱郡主,你認識我兒?」容源頗為詫異的出聲,他怎麼不知道倆人認識呢。

「容伯父,您怎麼在這?!那…那你們是…」瑾萱像剛看到容源似得,表情頗為驚訝。

若是容離在一定會給她點個大大的贊,今兒總算沒掉鏈子,最起碼演技在線。

容敬斂衣攏袖,淡然施禮,「參見郡主,下官容敬,這位是家父。」

「原來是這樣,」瑾萱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接著高興的一拍手,「如此便太好了,昨日之事實在抱歉,我回府後便寢食難安,著實覺得有些對你不起,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當,絕對不會虧待與你。」

拽腰帶的事情不方便說太明了,所以瑾萱的話便有些含糊。

只是她一含糊不要緊,圍觀的八卦群眾簡直要驚掉下巴了,這…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昨天發生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

還是瑾萱郡主主動的?

要不然怎麼跑到宮門口要負責,還一副痛心疾首的摸樣。

所有人的目光在容敬與瑾萱兩人身上來回打轉,包括容源和容喆。

容敬聽了這話,嘴角不由自主的一抽,瑾萱的每句話似乎都在為昨日拽腰帶的事情道歉,可拼到一塊就串了味兒。

他頗為鬱悶的看了瑾萱一眼,接著微微躬身,「郡主客氣了,並不是什麼大事,郡主不必掛懷。」

容敬特意將『不是什麼大事』幾個字加重,這下別人不會再誤會了吧?

「那怎麼行,昨日…」瑾萱咬了咬唇,頗為歉意的瞟了容敬一眼,「是我魯莽,今日我已擺下酒宴,還望容公子賞光,全我一片心意。」

嘖嘖嘖,眾人開始咂舌,這裡面的事啊,大概齊…不能說太細。

容敬太陽穴跳了跳,他怎麼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拉回來點的方向,又跑偏了?

「不…不必。」眾人的反應落在容敬眼裡,他臉色微變,不過旁人看不大出來罷了。

「容公子可是還在生我的氣?我知道都怪我,你能不能不同我置氣了?」瑾萱有些著急,若是容敬不同意,她今兒不是白來了,往後還怎麼找機會呢?

瑾萱不知道她的話,旁人聽了會誤解成什麼樣子,他們的理解自動轉化為這是一段瑾萱輕薄了容敬,現在容敬生悶氣不打算原諒,瑾萱連忙過來哄的故事。

容敬感覺自己腦袋要炸了,昨天的事情實在不露臉,他不方便挑明,瑾萱估計也是這個意思,可她的話太過曖昧,看看同僚那些看他的眼神,尤其是年輕一輩的,簡直把他當成被流氓調戲過的良家婦女一般的存在啊。

偏偏瑾萱還不自知,她急的不行,接著語不驚人死不休,「昨日我也不是故意,那趕上了誰也控制不了不是,你若還是怪我,那我…」

「郡主在哪兒定了酒席,咱們這就過去吧。」容敬連忙打斷瑾萱的下文,再說下去,指不定這姑娘還能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那可就真說不清了。

他還要面子的啊!

「真的,你答應了!」瑾萱開心極了,本以為會被拒絕誰知峰迴路轉。

「嗯,」容敬無奈的點了點頭,「走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2章 說不清了

3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