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鑰匙

第265章 鑰匙

第265章鑰匙

甬道有些矮,且只容一人行走。

夏侯襄走在前,緊緊拉著容離,讓她跟在身後,若是前面有什麼危險,他也好及時護著離兒。

牆壁上的夜明珠,在甬道被打開之時便全部亮了起來。

這些光亮足夠使夏侯襄與容離看清眼前的路。

轉了兩個彎,本是極窄的甬道,突然變得寬敞了起來。

再向前行,一扇大門立於二人面前,這次到不是什麼機關,一旁的牆上有枚輔首銜環,夏侯襄走過去拽了拽,接著拉著銅環順時針轉了一圈,門分左右緩緩打開。

一間小小的廂房出現在二人眼前,這房子不在地上,卻有日光可以照進來,亮堂堂的如平日屋中的光線並無不同,卻找不到窗子。

走進屋內,房間當中放著一張棗紅酸枝木的桌案,案上磊著各種名人法帖,烏木筆筒,筆海寥寥幾隻狼毫。

左邊紫檀架上放著一個大官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右邊洋漆架上懸著一個白玉比目磬,旁邊掛著小錘。

不遠處的卧榻懸著雙繡花卉草蟲紗帳的拔步床,給人的感覺是簡潔不張揚,充滿著一股瀟洒風雅的書卷氣。

靠牆的一邊放著一個大大的書架,一人多高佔了整整一面牆,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足見屋子的主人涉獵之廣。

「這是兄長的屋子嗎?」容離看了看屋子,這屋子到不像常住人的。

「我以前沒見過這屋子,不過,按照方位來說,應該在兄長所居文華殿之中。」夏侯襄同樣仔細打量整間屋子,他小時總愛往兄長殿中跑,若論文華殿中的屋舍陳列,他自認還是極為清楚的。

這房間他倒是第一次見,看樣子應該的位於文華殿中,某一處屋舍之下。

根據上一處石洞中得來的墨玉片,兩人展開新一輪的搜索。

這屋子會有什麼樣的線索,亦或是答案。

只有在他們找到其中的關竅后,方可知曉。

墨玉極為稀少,他們也不知道那東西是大是小…會做成什麼?

容離食指叩了叩桌面,墨玉…

夏侯襄顯然也在思考,這屋子和日常一個人的起居之所極為相近,正因為如此,才是真正的難找。

任何地方都可能放置東西,僅憑主人的習慣,或刻意或隨意。

夏侯襄的腦海中不斷回想兄長在世時的生活習慣,他愛將東西放於何處,或是偏愛哪些東西。

到這兒就要全部依靠夏侯襄了,容離不知他兄長是個什麼樣的人,東西也不敢隨意亂翻,萬一夏侯襄想起什麼來,讓她翻亂了,反而得不償失。

容離坐在書案后的圈椅上,支著下巴看一旁正在思考的夏侯襄。

說實話,容離對這位無緣相見的大伯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單就這一路走來,各種巧妙的設計,令她瞠目結舌。

腦細胞費得也忒多了。

忽而,一直思考的夏侯襄抬手將桌面上散開來的宣紙、薄本往一旁推了推,只見桌面上一個下陷的小咼,形似他們之前拿到的墨玉片,夏侯襄將袖中的盒子又拿出,墨玉片置於凹糟之上。

放是放的進去,可一點動靜都沒有。

想來也是,他們拿到的碎片為墨玉,桌案為木,怎麼看也不像桌子上的東西。

夏侯襄又掃了一眼桌面,突然發現,整張桌子上無一方硯台。

文房四寶中,兄長酷愛硯台,每張桌子上比有一方名貴的硯台才是,他剛剛也是突發奇想,總覺得桌子上少了些什麼,現在看來,整張桌子文房四寶中只余硯台未置,所以,他現在要找的應該是一方硯台才對。

「發現什麼了?」容離湊到他身邊,好奇的看著桌子上的小槽,有些好奇。

「這裡應該有方硯台,咱們找找。」夏侯襄指著桌面,對容離說道。

「嗯。」容離點了點頭,有方向了就好。

說動就動,兩人分頭行動,在屋子裡翻找起來。

在不碰亂東西的基礎上,容離找的仔細。

夏侯襄在翻找無果后,眉頭皺了皺,兄長重要的東西,一般會放在何處?

掃視了一圈屋子,他的目光落於床榻之上。

躬身將手臂伸長,在床榻與牆面之間摸了摸,就在摸到中間時,一個堅硬的觸感讓他心下一喜。

將東西拿出,一個長方形的盒子被拿了出來。

「離兒,找到了。」夏侯襄揚了揚手裡的盒子,不出意外,應該就是這個。

容離顛顛的跑到他身旁,夏侯襄將盒子開啟,一方墨玉做的硯台至於其中。

整個硯台是一塊整玉雕琢而成,墨綠的顏色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瑩瑩光華。

容離一看便點了點頭,別的不說,顏色對的上啊。

夏侯襄將硯台轉了一圈,整個硯台並沒有什麼缺口,難道是他們找錯了?

「怎麼沒有放碎片的地方?」容離好奇的問道。

夏侯襄搖了搖頭,決定先將硯台放在桌案上再說。

只是,該放在何方?

夏侯襄目光看向那個凹槽,

下意識的便將硯台底部中心對準小咼,置於其上,只聽『咔』的一聲輕響,硯台中心的一塊稍稍向下陷了一些。

原來整個硯台並不是一塊整玉,中心是為分心玉,這玉頗重,一旦下方無著力點便會下落。

兩人眼中精光乍現,這樣就對的上了。

夏侯襄將手中的墨玉片放於硯台中心,『喀拉拉』的一陣響動,桌面分為左右,緩緩移動。

多虧容離手快,將桌面上的東西扶住,並往裂縫兩旁移了一,這才沒有讓桌上的東西,掉進桌子裡面去。

桌面完全大開后,裡面一個長長的錦盒置於其中,夏侯襄伸手想要將其拿出,發現根本拿不動。

仔細看去,原來錦盒被卡在一個和桌底相連的凹槽中,凹槽左邊有枚鎖眼。

很顯然,想要將錦盒拿出,就要找到鑰匙,將鎖打開。

只是,鑰匙在何方又要去找。

容離扶額感嘆,「本來以為這次很簡單,沒想到還要找啊!」

她的大伯喲,能不能讓她省點心。

夏侯襄無奈的抱了抱她,現在還有什麼辦法呢?

找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5章 鑰匙

3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