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畫卷之謎

第266章 畫卷之謎

第266章畫卷之謎

兩人又投入到新一輪的尋找工程中去。

若說,硯台夏侯襄還有個方向,現在他可就真的一點兒頭緒都沒有了。

在一個屋子中找一個小小的鑰匙,而且以他兄長的作風,這鑰匙必定不會好找。

容離也放開了手腳,之前不敢亂動,是不知要找什麼而且怕夏侯襄想起什麼地方讓她動亂。

現在找鑰匙就不必那麼小心,一個角落都不放過的搜尋。

每每找線索,是最頭痛的時候,完全就是瞎子摸象,憑的就是感覺。

「兄長有什麼愛好,或者習慣嗎?」容離想著從些地方下手,大概好找些吧。

「兄長總愛把東西放在床榻旁,或是桌邊,剛剛我都仔細找過了,並沒有發現什麼東西,」夏侯襄回想著還有沒有什麼遺漏,「至於愛好,兄長無事時總愛看書。」

「那就找書。」容離彈了個響指,現在也沒什麼頭緒,那就從書上下手。

不過…

誰來告訴她,這滿滿一書架的書,該從哪裡找起哇!

「阿…阿襄,你先看看,裡面有沒有什麼書是能放東西的。」容離有些無力的說道,若是一本本翻,要翻到猴年馬月啊。

夏侯襄立於書架前,並不急著翻看,而是一本本掃過,裡面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

忽而,他的目光停在一處,那是兄長常常拿在手裡的書,講的是民間軼事,故事短小精悍卻頗有趣味。

兄長常常翻來覆去的看,碰到有意思的還講給他聽。

他這邊將書一抽出,容離立馬走到他身邊,一定要有啊。

夏侯襄一頁頁翻開,就在書目中央,看見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一個細長的小盒子放在書中,書頁從中被掏空,正巧可以放下東西。

容離簡直要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贊,本來以為要耗費大把的時間,就這麼輕易的解決了。

只要方向對,任何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夏侯襄將小盒子拿出,打開后,果然一枚鑰匙放在中央。

取出鑰匙,回到桌前,將鑰匙插入鎖眼中一擰,機關被打開,裡面的錦盒漸漸升起。

拿出錦盒,容離懷著激動地心情打開,之間一副畫卷置於其中。

將畫卷展開,只見上面畫著遠處一座寺廟,兩旁有竹林,小路前一個老和尚背著草帽拄著拐杖正向寺廟行走。

畫旁題詩:蒼蒼竹林寺,杳杳鐘聲晚。荷笠帶夕陽,青山獨歸遠。

畫者筆鋒純熟,字跡蒼勁有力,只是這幅畫想表達什麼意思,一時間還看不大出來。

「能看出什麼嗎?」容離問道,她是什麼都沒看出來,畫並不繁瑣,是以想隱藏什麼根本不大可能。

那留下這幅畫是什麼意思?

看樣子,他們已經走到頭了,再沒什麼機關密室打開,現在要做的應該就是將畫中意思破解,看看兄長到底要說些什麼。

夏侯襄皺著眉頭,搖了搖頭,將畫鋪於桌面之上。

畫與詩說的都與僧人有關,京城裡的寺廟數不勝數,若是兄長想指的是寺廟,那範圍太廣,根本沒有什麼針對性。

僧人更是看不到正臉,若說高僧,寺廟裡有一個算一個可都住著幾位呢,這上哪兒找去。

容離歪著頭看了又看,實在看不出這畫究竟要說些什麼,這才問身旁的夏侯襄,希望他能看懂畫中深意。

可看夏侯襄的表情,明顯他也雲里霧裡,根本沒抓到重點。

倆人在這看畫,宮裡的皇上和皇后聽到太監過來稟報,夏侯襄與容離去了武英殿,到現在還未出來。

自兩人從正陽宮告退已經一個多時辰,夏侯贊擺了擺手,讓人退下。

他皺著眉頭有些疑惑,這倆人去武英殿這麼久,到底是去做什麼了?

文華殿、武英殿兩處所在,是夏侯贊最不願想也最不願去的地方,當年之事,實在是鋌而走險,現如今夏侯襄又成了氣候。

說實話,除了夏侯襄手握軍權這一點,關於當年之事,夏侯贊還是很怕夏侯襄知曉的。

幸好兩人去的是武英殿,若是去往文華殿,夏侯贊才要驚出一身冷汗來。

他身旁的皇后倒沒覺得什麼,只是一提夏侯襄她便下意識的心虛。

對於他帶容離重遊住所之事,皇后倒有另一番理解。

左不過夏侯襄帶著新婚妻子參觀參觀自己原來的住所,女子一旦對一個男人上心,那必定想要關心他的一切。

對於夏侯襄小時候的事情,容離怎麼會想缺席。

不過就是時間長些,回憶往昔怎能短的了,再加上兩人四處轉轉,武英殿不是個小地方,想要全部轉下來怎麼也要一個來時辰。

「皇上不必憂心,依臣妾看,武英殿乃是夏侯襄幼時所居之所,現在帶著容離過去,應是去看看與兒時有無變化,女子的心思臣妾還是懂一些的。」皇后溫柔的開口道,她知道夏侯贊心裡的擔憂,可這件事實在稱不上什麼大事,夏侯贊未免有些杯弓蛇影,太小心翼翼。

「話雖如此,可兩殿距離並不遠,若是夏侯襄跑過去…」夏侯贊有些猶豫的說著。

「這您怕什麼了?事情都過去了那麼久,該處理的咱們也都處理了,您也親自去看了不止一次,還有什麼可不放心的?」皇后執起桌上的茶壺,倒了杯茶遞給夏侯贊。

「就算去那位殿中轉轉,也看不出什麼來,再說如今咱們已經派了人將門落了鎖,門外又有人把守著,夏侯襄如何能進得去?更何況還有個容離跟著,您就放心吧。」皇后將自己的分析一說,越說越覺得有道理,不過就是在自己的住處轉轉,都沒出了那個圈。

「但願如此。」夏侯讚歎了口氣,夏侯襄留著終是個變數,還是要想辦法將其除了,他才放心。

夏侯贊所擔心的夏侯襄還在研究手裡的畫,看了半晌,實在沒有看出什麼東西。

他和容離的看法一樣,接下來大概沒有路了,既然這畫是關鍵,那到不如帶回去仔細研究,他們進來的時間可不短了,再待下去難保夏侯贊不起疑心。

「將畫帶回去再看,咱們先出去。」夏侯襄邊說邊拿起畫,卷了起來。

「也只能這樣了,」容離嘆了口氣,現在再看也看不出什麼來,她伸了個懶腰,今日太費腦子,她回去得好好補補,正伸著她突然一頓,「等等,畫里有東西!」

容離驚奇的瞪大眼睛,剛剛畫擺在桌面上看不出來,現在將它拿起一卷,容離又剛好位於畫的背面。

陽光一照,容離看的真切,就在畫的中下方,有一處放了東西。

將匕首抽出,容離在正面找到對應的位置,小心的將畫中拐杖下方劃了一道小口。

原來這拐杖下方是有夾層的!

這時,裡面一條薄如蟬翼的絲帛,被取出,並慢慢展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6章 畫卷之謎

3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