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光

第264章 光

第264章光

容離有些泄氣,這麼多次一點進展都沒有。

夏侯襄安慰搬的摸了摸她的頭,「沒關係,咱們再看看。」

說不是失望是假的,夏侯襄比誰都想解開這團謎,或許兄長想要告訴他什麼重要的事情,所以才將機關設置的那麼複雜。

目光再次放到那張琴譜上,五色已經找到,還需要什麼輔助?

容離輕輕嘆了口氣,之後又重新打起精神來,既然沒找對,那就繼續,她還就不信了,這玩意兒真就那麼難?

眼睛四處看著,古琴、桌案、鏡子、燭火…

等等!

容離的目光突然釘在手持銅鏡上。

將其拿起照了照,這東西無緣無故放在這裡,明顯不大科學,它總該有個用處才對,難不成是要利用它反射光源?

容離將鏡子湊近燭火,接著調整角度,讓銅鏡反射的光點映在牆壁中鑲嵌的鏡子之上。

只是,這麼多鏡子,要往哪個上面照呢?

容離一下作了難。

夫妻兩人,一人研究琴譜一人研究鏡子,時間仿若靜止。

調整了半天也沒個響動,容離想到牆壁上帶顏色的小鏡子,便從那幾個鏡子上面下手。

因小鏡子的高度不低,想要對準實在艱難。

既是按照五行的走向,那麼最先照亮的應該是青色的鏡子才對。

容離調阿調,手都調酸了,那小光點就是不聽話。

根本照不到鏡面之上,每每稍接近一些,就在她以為要成功之時,便跑偏了。

甩了甩酸痛的手臂,容離覺得換下一個顏色,沒準哪個就碰上了呢。

一一試過之後,容離表示,這玩意兒根本就不是人玩的。

什麼嘛!

竟然一個都照不到。

夏侯襄在她用銅鏡反射光源時,便若有所思的看著那點光韻。

待容離垂頭喪氣的將銅鏡放下后,夏侯襄突然運起輕功,還是那五面鏡子,他每到一處便伸手撥了撥,小圓鏡變換著不同角度。

待五個全部轉變好,夏侯襄翩躚而落,他對容離說了一句,「離兒,再試試看,青色。」

「啊?」容離趴在桌子上無精打採的,根本沒注意到夏侯襄剛剛飛一圈到底幹啥了。

這會兒聽他說話,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要做什麼。

夏侯襄指了指她手中的銅鏡,容離立馬頓悟了。

拿起鏡子,重新調整光源,容離靜氣凝神,將光點一點點上移,在接近青色圓鏡之時,她屏住呼吸,力求一次成功。

只見那點點光亮,緩緩移動,終於爬上鏡子邊緣,再稍稍一動,光點躍然於鏡面之上。

容離一下瞪大了眼睛,照到了!

一瞬間,光源彷彿有了靈性,自青色圓鏡直直反射至赤色圓鏡,光源拉成一條筆直的光線,快速穿梭在牆上的圓鏡中。

青赤黃白黑,五色鏡子將光源組成一個大大的五角星,光線仿若網般,位於石洞中央。

再後來,光源從黑色圓鏡中射出,直奔牆上其他細碎的圓鏡。

容離的視線隨光源快速移動,手卻半分都不敢移動。

若是稍稍錯位,光源便會消失。

他們好不容找到的線索,怎能輕易失去?

最後一抹光線,穿過五角星的正中,直直照進古琴前的孔洞,琴弦瞬間泛起了盈盈亮光。

容離獃獃的看著那把琴,所以,現在是可以彈奏了?

夏侯襄坐在琴案后,將琴譜展開,他並沒有從頭彈奏,而是獨獨撫響了之前那五個錯了的音節。

五音畢,只見古琴中『砰』的彈出一個小癟盒子,接著琴案后的石壁『轟隆隆』作響。

夏侯襄站起身來,走到容離身邊將她手裡的銅鏡放下。

石壁移動的過程中,有些許塵土飛揚,他怕容離嗆到,遂護住她的口鼻往後退了幾步。

容離目瞪口呆的看著正在移動的石壁,這都可以?!

看那石頭層層疊疊不規則的落在一起,可誰知移動起來竟然一點兒不費勁,不得不感嘆古人的智慧,在這種技術匱乏的時代,竟能做出這種機關。

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終於石壁停止了移動,石洞再次歸於平靜。

容離仰著頭看著夏侯襄問道,「剛剛的鏡子怎麼回事?還有,你怎麼就彈了五個音?」

夏侯襄勾唇笑了笑,「琴譜后所書,不止五色,五位也出於五行,五面鏡子的朝嚮應是青向東、赤向南、黃向中、白向西、黑向北,你剛剛照不到鏡面上,是因為角度不對,當角度調整好,再利用光源,便可成功。」

「原來是這樣,」容離點了點頭,她沒想到還有朝向的問題,怪不得剛剛費了半天勁,也沒將光弄的鏡子上面去,「那琴呢?」

「你之前彈奏時,我便聽出有一處不同,雖只是輔音,但仔細分辨便可知與原譜不同,我看過琴譜,確實只有那一處的五個音順序亂了,既然有不同,那在撫琴時便不應全曲盡彈,而是將錯處糾正便可,這山洞皆與五有關,所以我便想試試看…」

「結果就對了!」容離沒待他說完,興奮的接過他的話,並踮起腳尖親了他臉頰一下,「我家相公就是聰明。」

與有榮焉的表情落在夏侯襄眼裡,讓他感到頗為愉悅,離兒的誇獎勝過旁人的千言萬語,他唇角翹了起來,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我家娘子也很聰慧。」

若不是她想到利用鏡子與燭火,他之後的那些動作便無從下手。

容離紅著臉強作鎮定,裝作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還行,還行。」

「對了,剛剛彈出來的是什麼?」容離想到,在夏侯襄彈完琴后,琴下彈出個東西,她站的遠些,看不真切。

夏侯襄將小盒子拿了出來,一個極其普通的木盒,開了鎖扣將盒子打開。

一枚薄薄的墨玉片置於其中,墨玉片做的凹凸有致,類似後世的拼圖。

這枚墨玉片一定是放在什麼東西上,而那東西邊緣缺了一塊才對。

容離現在極其興奮,自打進了假山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匪夷所思,卻又吸引人一步步的探求,這種在破解謎團中獲得的成就感,是做任何事都無法比擬的。

兩人的目光看向石壁后那道長長的甬洞,接下來會有什麼令人期待的謎團等待著他們。

進去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4章 光

3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