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暗處的爭鬥(一)

第二百九十六章 暗處的爭鬥(一)

「董生,加緊寫一份請罪書。」東方昌閉目養神半刻后,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而董生則是有些不解的看著他,不明白三皇子這是有何用意,於是試探的問道:「皇子殿下,不知這請的是什麼罪?」

「我那個大哥,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與其是等著他揭咱們的短處,不如主動捅到我爹那裡去,到時候也不怕我那大哥出什麼陰招了。」

董生頓時愕然。

這些年,三皇子一直備受大皇子打壓。就連三皇子進階靈皇的時候出現的意外,董生都覺得是大皇子動的手,只是一直沒有查明白究竟。但是以大皇子的心性,斷然不會讓三皇子安穩下去的。畢竟曾經的二皇子就是這麼背逼著離開皇子,剃度吃齋,不在過問世事。

而這一次五十年一遇的妖潮,則是狠狠地擺了大皇子一道。五大師團算得上是折了兩個,好幾個鎮子被屠;反觀三皇子這裡,燃燒師團沒有損傷一人,整個防守區域沒有一點損失--若是那些被迫搬遷的村莊不算的話。

這麼算下來,明眼人一眼就能分辨出誰上誰下,誰的能力更強一點。

貌似自從大皇子掌權以來,就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威脅。朝堂之上,有著身為當朝宰相的姥爺相助,自然是無往而不利;私下裡,則是有著大量的世家貴族爭相為其鞍前馬後,處理各種各樣的威脅,哪裡遇到過這樣丟面子的事情。

「好,我這就去辦。此時夜已深,先去休息一番。我們雖然並沒有直接參与到妖潮之戰中,但是這接連幾個月的時間,皇子殿下一直沒有休息好。現在妖潮已經結束,不日便可回到皇都,想那路上車馬勞頓,不如趁這幾日好好休息一番。」

董生幾息之間便想明白了三皇子的用意,便應了下來,轉而勸三皇子去休息一番。

「呵,我畢竟是靈王強者,就算是不眠不休幾個月,身體也能挺得住,沒你說的那麼嚴重。罷了,今晚便聽你一言,回去好生休息一番,只是不知道我那大哥能不能休息好了。」

東方昌輕笑一聲,然後緩緩搖了搖頭,嘴角噙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神情之中說不出的輕鬆。而董生看到這一幕,則是緩緩地退了出去。

而遠在東明鎮的蒼羽,則是徑自坐在距離鎮子很遠的地方,正是青木狼皇被斬殺的地方。這周圍被他布置下了一道道陣法。陣法等級不高,略懂陣法的人就能夠看出來這只是被隨手布置下來的,主要是為了穩定周圍的靈力波動。

蒼羽剛剛突破成為靈君,自身的靈力本來就不算是穩固,剛剛突破之後就加入到了一場大戰之中,若是少有不慎,恐怕境界還會跌落到靈帥,那就得不償失了。趁著現在沒有什麼危險,抓緊時間穩固一下。

那些靈陣只是蒼羽隨手布置下來的,只是起到了穩定周圍靈力或者妖力的效果,對於本身並沒有多大的防禦力量--畢竟時間有限,越早的穩固自身波動的靈力,對於他來說效果越好。

小雪跟萌萌則是一左一右的守在了蒼羽身邊,認真的做起了警衛;至於周圍的其他人,則是紛紛離去。

燃燒師團的師團長剛剛想說幾句話,但是還沒等他開口說話,便抬頭望向了天空,似乎那裡有著什麼東西一般。

只見他撇撇嘴,一臉不情不願的一個躍身,一道空間裂縫便被打開了,而他也是直接沒入,不見了身影。

「你來這裡幹啥,仗都打完了,來看熱鬧啊?」高同龍看著眼前方向,那裡有著一道身影,一臉的戲謔之意。

「多謝相助了,不然我這小徒弟恐怕危矣。」那人也不在乎高同龍語氣之中的戲謔,而是拱拱手說道,這人正是帝熾。

高同龍眉毛一挑,有些詫異。

「我說呢,這種地方怎麼突然冒出了一個修鍊天才,原來是你座下的弟子啊,說吧,拿什麼感謝我。」

「得了吧你,老夫跟你道謝就算是給你面子了,別仗著身份在這裡跟我裝大爺,不好好在你那破地方帶著,出來幹啥?」帝熾看高同龍這樣子,頓時就開始吹鬍子瞪眼了。

「哎?這話還沒說上幾句呢,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我剛剛可是救了你徒弟,你不好好感謝我,再獻上一些供奉,竟然跟我大呼小叫的,別以為我怕你!」

只是高同龍話剛說完,帝熾隨手甩出了一件東西。

一頂金燦燦的皇冠,上面鑲嵌著整整十八枚色彩繽紛的琉璃珠,而這頂皇冠也是寶氣縱橫,一看就不是什麼簡單貨色。

高同龍拿到這皇冠之後,眼睛都瞪直了,隨後嘴角的哈喇子便流了出來。

「真他媽的漂亮,真漂亮!」只見高同龍將皇冠拿在手中,用另外一隻手小心的擦拭著這頂皇冠,說不出的珍重。

「算你識相,我就先回去了,有緣再見啦!」

高同龍將這皇冠往懷裡一揣,彷彿是怕帝熾搶回去一般,直接跑了--沒錯,就是跑了。

「這個傻逼,一定破皇冠,不過是加了一個小小的聚靈陣,對咱們這種等級的人來說沒有丁點用處,也就剩下好看了,也就你會喜歡這種東西--不過說起來,你們一族都喜歡漂亮東西,特別是金光閃閃的東西,據說你們老祖宗都是直接睡在金山上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已經好久沒有聽到那位大神的消息了。」帝熾看著高同龍遠去的身影,似是自言自語。

隨後,敵視看了看地面上的蒼羽,稍微感受了一下之後,便是緩緩地離開了。

妖潮既然已經結束,也並沒有造成多大的損失,那麼,對於他來說,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墨林的麻煩了。

而蒼羽,則是慢慢疏通著體內不斷翻湧著的血氣,以及有些紊亂的靈力,對於虛空之中發生的一切,他是一無所知。不過,就算是蒼羽盯著天空看,也不會看到一點端倪。畢竟他才剛剛突破到靈君,而帝熾,則是堂堂的靈尊,兩者之間差了可不是一點半點。

待到蒼羽將自身的靈力完全疏通之後,天色已黑,東明鎮外卻是燈火通明,一隊又一隊的人不斷地巡邏著,或是將城外的妖獸屍體運回城內,或是警惕的看著雷山方向,生怕再殺出一股妖獸。

而看向蒼羽這裡的時候,則是充滿著敬畏。他們都知道,東明鎮之所以能夠保住,全靠了這個年輕人。若不是他將一群妖君擋住,現在的東明鎮恐怕已經淪陷了,據說他還擊殺了一頭妖王--這可是相當於人族靈王的妖獸,恐怖知處不需多言。

至於最後出現的那隻渾身金色的巨狼,就連拿到聲勢浩大的雷霆之力都沒有劈死的存在,恐怕是比妖王更恐怖的存在。他們沒有看明白究竟是誰將其斬殺,但是跟著年輕人脫不了關係就是,而蒼羽周圍的那些妖獸屍體,沒有一個人敢動,他們也不會動,除非蒼羽主動要求。

這時候,天空之中一道接一道的靈光落在了東明鎮外,等那靈光消散,一個個人影出現在了那裡,分明是一個個強者。

為首的那人是個光頭,一身僧袍加身,只是上面已經染上了不少的血跡,而手中一根禪杖,上面更是有著一點點的碎肉,或是碎裂的骨頭渣子。

這人剛剛落地,身上便散發除了一股滔天的氣勢,微微眯眼,便看向了蒼羽所在的方向,然後緩緩的走向了他。

蒼羽微微一笑,赫然便看到大師兄帶著五師兄以及幾個血色玫瑰的高層向自己這裡走來。

縱身一躍,跳到了小雪身上,而萌萌則是一個加速跑,跳到了蒼羽懷裡--這貨在不戰鬥的時候,就喜歡變成小時候的樣子,就喜歡呆在蒼羽的懷裡。

只不過小東西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創傷,哪怕是以妖獸自身恐怖的恢復能力,經過這段時間的恢復,仍有幾道傷口還在緩緩地流著鮮血,只不過並不算嚴重;倒是小雪,雖說是之前收到不輕的傷,但是現在已經是恢復的差不多了。

「大師兄,五師兄!」來到釋信以及何百遷面前,蒼羽從小雪身上躍下,拱手道。

「沒事就好,想不你竟然還突破了。不過看你現在氣息穩重,倒是沒有想象中氣息紊亂的跡象。」釋信看了蒼羽一眼,語氣中說不盡的關切。

「說來不怕大師兄責備,剛剛戰鬥結束我就在原地穩定氣血了,絲毫沒考慮妖獸可沒反戈一擊,倒是有些失策了。」

「臭小子,以後再遇到這麼危險的事情,別沖在最前面了;這萬一有個好歹--」何百遷說著說著,就不知道怎麼說下去了。

「老五!」釋信看了何百遷一眼,然後又看向了蒼羽,「回去說吧,這裡就交給手下人了,咱們師兄弟三個,去鎮子裡面好好嘮嘮。」

說罷,轉身往東明鎮走去,而何百遷跟蒼羽則是一臉的懵逼--這妖潮結束,有啥好嘮的,無外乎就是慶祝一下了;至於何百遷,還要回去處理很多事務,比如說整理一下各冒險團的獎賞問題,此次妖潮損耗問題,跟東方昌要多少的酬金問題,哪有時間在這裡跟他們嘮嗑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上至尊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上至尊錄 無上至尊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暗處的爭鬥(一)

9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