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暗處的爭鬥(二)

第二百九十七章 暗處的爭鬥(二)

東明鎮內,一間很簡樸的茶樓。只是此時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個地方,因為東明鎮的里裡外外,都在為妖潮結束這件事情而興奮雀躍,都在處理著那些妖獸的屍體,或是幫著那些冒險公會亦或是幾個世家的人打打雜。

沒人在意這個不大的茶樓裡面,究竟坐著的是什麼人,就連茶樓裡面的夥計,都心不在焉的瞅著東明鎮外,似乎也想去那裡看看。

「其實我是東極皇朝的二皇子。」

帝熾話不驚人語不休,慢慢喝下一口冒著熱氣的茶水,而眼神之中則是充滿著落寞,彷彿是經歷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有種滄桑之感。

「大師兄,別開玩笑了,東極皇朝哪有二皇子--」何百遷訥訥的說道。

「沒有二皇子,哪來的三皇子?」釋信瞪了何百遷一眼,神色之中的凝重卻是散了幾分。

「啊,哈哈,大師兄說的是,不過我得到的消息,說你去了武尊殿--」何百遷嘴角一抽,說道。

「武尊殿?只是個幌子罷了,不然的話,太子肯定會殺我滅口的。你肯定很早就知道這些事情了,至於我的身份,你怕是也猜到了幾分。我就不信以你的心計,會跟不熟悉的人做這麼一大筆交易?這可是跟皇室做的交易,沒有強大的關係,誰敢做?而且竟然還是我們先墊付的資金,換做是我肯定會考慮好幾天,而你卻在一晚上就把這件事情搞定了。說你沒有在暗地裡調查三皇子,我可不信。」

「而且,你既然調查了三皇子,自然會調查一下相關的人,想必皇城之中的那幾個皇子,你已經是調查了一遍了吧,就算是消息不全,也肯定會知道,幾年前坐在三皇子位置的,是我,東方信!」釋信說罷,言語之中流露出了一股淡淡的霸氣,這是久居上位者才會具有的霸氣,那種威勢,就算是一城之主都不具備。

「什麼?這麼說是三皇子暗算了大師兄了唄?」蒼羽在一邊皺眉說道。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那個笑著很爽朗的傢伙,一身正氣的傢伙,會是一個陰險小人。

「老七,這你就錯了。算計大師兄的不是東方昌,而是當朝太子。東方昌之所以站出來,只是東方乾秣推出來的罷了。為的是制衡太子,不讓他一家獨大。」這時候一直打馬虎眼的何百遷說道。

「朝堂之上,必須要有兩派,若是一方勢大,必然會功高震主,萬一佔據優勢的一方有個歹念,那將會造成皇朝隕落,萬劫不復。所以官員分文武,文官跟武官之間相互制衡,若是一方想要佔據優勢,只能求助於皇權,而皇權的重要性就會被凸顯出來。」

「太子之爭,也是這個道理--藉助於皇權的力量才能成為太子,若是藉助朝堂官員力量太多,肯定不會被定為太子。只不過這之中牽扯太多,三言兩語說不清楚,只要知道,三皇子是被東方乾秣扶持起來的棋子就行了,真正要爭儲君之位的時候,還沒到呢。」何百遷慢慢對蒼羽說道。

「這麼說,上一個制衡大皇子的人,就是大師兄嘍。」蒼羽皺眉說道。

「是啊,當我還是皇子的時候,確實是制衡著大皇子很長一段時間。只是那人的陰險手段實在是太多了,栽贓陷害,推卸責任,邀功請賞的本事讓我望而卻步,若不是當初有著一大幫心腹,死心塌地的跟著我,恐怕短時間內就會被當今太子給弄死。」

「而且,當朝宰相乃是太子的外祖父,在很多事情上,一旦這位宰相說話了,很多人就不敢說話了;所以一些事情就會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根本就動不了太子的根基--只要這個當朝宰相不倒,這個太子之位沒人動的了。」釋信一句一句說著。

「可是--」何百遷想說什麼,但是話到了嘴邊,卻是說不出來了。

「老五,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這皇權之爭,輸一分便是輸一世,我既然被逼退出,自然不會再回去;更何況我已經跑去了『東方』這個姓氏,自然不會再回到皇都之中了。只是看到他這般按照個人喜好,不擇手段,因為個人意願,生生的坑死了這麼多人,這麼多無辜的百姓,無辜的將士,我心中就不希望他成為下一任皇帝。你們可以理解為我心中的那絲不敢在作祟,也可以認為我心有正氣。」

「大師兄既然這麼說了,我們自然是聽的。而且我覺得大師兄說的有道理,若是大皇子將那些前來相助的世家力量往東明鎮、尚心鎮周圍的幾個鎮子分擔一些,那幾個鎮子絕對不會被攻破,也不會有那麼多無辜百姓的傷亡,還有那些將士。」何百遷也是皺起了眉頭。這番話說出來,就代表了他決定站在哪一方了。

通寶商會創建不過幾年時間,根基上前,對上國家機器無異於是以卵擊石,輕輕鬆鬆的一個大點世家就能將其搞垮。以何百遷的心思,肯定不會意識不到這一點,但他還是將這件事情答應了下來,除了兄弟之間的情誼,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會讓他這麼做了。

釋信的真實身份?別鬧了,說到底只是個被廢的皇子罷了;有著靈皇的修為?別鬧了,對於深信『有錢能使鬼推磨』這一點的何百遷來說,別說是靈皇了,就算是靈帝,等到通寶商會發展起來之後,也能輕鬆雇傭上幾個。

「那我能做什麼呢?」蒼羽這時候有些尷尬了,自己的實力以及能力,是幾個師兄之間最差的,但是這種時候怎麼能縮在後面,無所事事呢。

「我覺得你那個天翼冒險團挺好的,而且血色玫瑰應該也被你掌握在手中吧,這可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哪怕現在有些落魄,但是發展潛力都是不錯的。」何百遷插嘴道。

「妖界那裡,應該也有你的探子吧,那個史昂一看就是個貪生怕死的主,控制得好,能夠是一股不小的助力。不過,老七,我還是不希望你插手到這些事情裡面,你還年輕,有著成為靈尊的潛力,而一個靈尊的話語權,可比一朝宰相重多了。」釋信盯著蒼羽說道,眼神之中也是有著一絲期盼。

「大師兄,說這話就有些見外了。你跟對於我來說,亦兄亦父,若不是你們,我恐怕都凍死在雷山寺外了;這麼多年,也是你們帶著我認識這個世界,帶著修習武藝,教我如何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若是你們遇到困難,我只是在一邊冷眼旁觀的話,那實在是說不過去了。我把話撂在這,我蒼羽的所擁有地,就是你們所擁有的!」蒼羽義正言辭的說道,語氣中那種深深的堅定讓釋信以及何百遷都有些訝然。

「哼哼~哼哼哼~」這時候,萌萌使勁拽著蒼羽的衣襟,眼神還不住地看往何百遷的方向,一臉的不情願。

「你這小東西,放心,不會把你交給這個胖子的。」蒼羽看著萌萌的神色,頓時就明白了他在想什麼了,無外乎就是被蒼羽最後那句話嚇到了,擔心自己以後會跟在何百遷身後,遭受虐待,他可是知道何百遷是個鐵公雞,跟在他身後肯定不會吃到好東西。

「老五,你不受待見吶。」釋信抿了一口茶,有些揶揄的看著何百遷。

「哈,哈哈--」何百遷有些尷尬的笑笑,而之前那種嚴肅的氣氛頓時被一掃而空,三人彷彿又回到了在雷山寺的時候,那種愜意與無憂無慮的時光之中一般。

「我猜大皇子會在短時間內調查冒險公會,然後各方面施壓,意圖搞掉冒險商會;至於老五你的商會,萬一被牽連進來,怕是也難逃厄運。要早作打算,別到時候忙手忙腳的壞了事。」離席前,釋信又是叮囑了一番。

他跟大皇子爭鬥多年,對於他的路數自然是最了解的;畢竟最了解你的並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敵人。

「恩,知道了,在於三皇子合作之前,我就已經做好被狙擊了。只是要看看誰的手段更好使了,我畢竟是有心算無心,有著先手優勢,不怕他鬧出多大的幺蛾子。只是那些冒險團的人,畢竟不歸我管,這點才是弱點啊。」

「把懲罰制度加到公會守則裡面去吧,只是不知道有多大的作用。」蒼羽想了想,順帶摸了摸懷裡的萌萌。

「只能這麼辦了,咱們畢竟不屬於國家機器,無法站立在道德的制高點上處理問題。希望那些不守規矩的冒險團好自為之吧,畢竟咱們自己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何百遷悠悠道,語氣之中也是多了一種肅殺之意。

公會創建之初,為了儘快的發展,三教九流也是收了一些,但從現在起,就是整頓這些人的時候了。

他們從公會之中獲得好處,還想打著公會的幌子招搖撞騙,天下可沒有這麼好的事情。

不過此時的大皇子,絲毫不知道曾經被他逼出皇城的二皇子,已經開始籌劃著怎麼將他拉下太子的寶座了;不過現在的他,已經是忙得焦頭爛額了。

首先兵部已經開始鬧意見了,若不是有著兵部侍郎一隻壓著,有著當朝宰相的威勢壓著,現在事情恐怕已經鬧到東方乾秣的耳朵裡面了。而且還有幾個城主也在鬧意見,畢竟是好幾個鎮子的損失,一座城池下面能管轄幾個鎮子?一下子損失了這麼多,之後好幾年的稅收、人才都會跟不上,這可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這幾個城主之中,鬧得最厲害的薛城城主了,而大皇子對於這個城主也是怕的不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上至尊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上至尊錄 無上至尊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 暗處的爭鬥(二)

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