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妖潮結束

第二百九十五章 妖潮結束

第二百九十五章妖潮結束

血海被殺的消息,傳到了冒險公會,也傳到了血色玫瑰的那些人耳中。

憤怒,彷彿是一股怒火被點燃了一般,所有鎮守在鎮子之中的那些血色玫瑰的靈王,不管有沒有妖王衝擊這些鎮子,都直接現出了身形,要麼是二對一,要麼是三對一的跟那些狼族妖王對上了。

面對一個憤怒之中的殺手,就算是妖族防禦力比人族要強悍的多,但是也撐不住那種瘋狂的攻擊,更何況他們還有丹藥的支持。

一隻又一隻的七階妖王被殺,而這種最高首領被殺之後的恐慌,逐漸蔓延向了那些六階甚至是五階妖獸之中。

這些妖獸很快就沒了攻城的心思了,因為狂攻四天之後,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收穫,反而自己被斬殺了許多的同族,要麼就是受到了重傷,一時半會不能加入到戰場上面。

由冒險公會鎮守的二十三個鎮子外的妖獸,很快就出現了潰逃,而這種潰逃逐漸呈蔓延之勢;七天時間未到,冒險公會所鎮守的這些鎮子外面,再也沒有見到一隻妖獸了。

但是這對於其他的區域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特別是跟這二十三個鎮子接壤的那兩個鎮子,逐漸增多的妖獸,讓他們無力對抗。

東明鎮北面,是屬於飛龍師團的鎮守範圍,飛龍師團的師團長孟飛,在屬下的配合之下,終於斬殺了三頭七階熊妖王,但是自己也是身受重傷,無力再戰,眼睜睜的看著另外兩個鎮子被熊族攻破,所有的人族被屠殺殆盡;而那些熊妖王,直接將目標轉到了北方,將他所鎮守的那三個鎮子之中的守軍一一屠滅,整個飛龍師團,就剩下了他一個,在幾個親兵的保護下,逃到了後方。

騰龍師團,鎮守著尚心鎮以南的五個鎮子,師團長劉騰在斬殺兩隻熊妖王之後,力竭被殺,死前眼中還有一絲不甘,他不知道為什麼都到這個時候了,這裡沒有一個援兵--那些投奔大皇子的家族勢力去哪了?那些親近大皇子的強者去哪了?他一個師團長竟然會死在這裡!估計是千百年來第一個死在妖潮之中的師團長了。

他並不知道,大皇子根本就沒有將這些人手派到他們這裡,無論是飛龍師團的鎮守區域,還是騰龍師團的鎮守區,一個都沒有;他所等的支援壓根就不存在;當那頭熊妖王的爪子將他的腦袋拍碎的時候,這些怨念才隨著風消散了。

他所鎮守的五個鎮子,其中兩個鎮子之中的守軍被全滅,但是鎮子之中的平民卻被留下了,至於另外三個鎮子,全都消失在了妖潮之中,沒有一個活口;另外,虎族妖王還攻破了兩個鎮子,只是並沒有屠殺那些平民罷了,而是在攻破之後,撤退了,因為那時候已經是妖潮第七天了。

其實,這些妖獸之所以沒有屠滅那些鎮子,主要是因為一群人族強者的阻撓;像是東明鎮北邊,燃燒師團的師團長直接出面,將兩頭熊妖王直接鎮壓,連帶著那些熊族妖君一起,而那些衝到鎮子之中想要殺戮一番的妖獸,都是被這個一頭紅髮的老頭給滅了。

三皇子帶著他的那幫手下,想要將尚心鎮以南的五個鎮子保了下來,但是他們去的時候實在是太晚了,已經有三個鎮子被夷為平地,僅僅將另外兩個鎮子給保住了。

飛龍師團、騰龍師團全滅,這兩個師團的編製直接被取消;黃龍師團損失慘重,減員超過六成,要是再多一成,這個師團就會被打散,編到其他的師團之中。

此次妖潮,人族士兵損失了接近一千萬的士兵,相當於五個師團的兵力,與上一次的妖潮損失相當;另外還有大量的平民被殺,數量暫時無法估計;一個師團長陣亡,至於副師團長,陣亡了五個,其餘的大大小小的師團幹部,不計其數。

但是這些慘重的損失,在燃燒師團面前,似乎跟個笑話一般--他們從妖潮開始到妖潮結束,沒有一個戰鬥減員,只是幾個不小心的人被妖獸抓傷了罷了。

而且燃燒師團所鎮守的範圍內,沒有一個鎮子被攻破,也沒有鎮民受到傷害,一切好像都在夢幻之中一般。那些燃燒師團的人,在看到其他師團那種疲憊不堪的樣子的時候,才察覺到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

這份報告,擺在了東方乾秣的面前,也擺在大皇子東方碩以及三皇子東方昌面前,乃至那些所有在意這場妖潮的人的面前--只要有點手段,這些東西還是能夠搞到的,只是細節上的偏差罷了。

但是明眼人都是到這次妖潮跟以往的不同--這些戰士的損失之中,有著一半是有大皇子所帶領的師團『貢獻』出來的,至於其他的,則是零零散散的分散到了其他的那九個師團之中;而且燃燒師團幾乎都是零傷亡了,根本就不能算進去。

他們不清楚戰場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一直處於強勢的大皇子會遭到這般慘重的損失,而一直不被人看好的三皇子,卻能夠憑藉著一個師團的兵力,守住了五個師團才能守住的區域,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了。

而雷山寺那邊,七天時間一過,那三頭妖尊彷彿是商量好的一般,齊齊消失在了帝熾面前,而留下的,則是一塊類似於令牌的東西。

帝熾知道,這應該就是他所要的那幾塊地盤的憑證了。

他微微一笑,取出了另外一塊玉佩,上面光華流轉,可以看見一個小人的模樣,仔細看來,跟蒼羽有著幾分相似。

「哼,要是我這小子真出了什麼問題,把你們一個一個的全滅了。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麼擋下來的,就算是那道屏障,應該不會堅持多長時間的,那畢竟只是一股靈力,就算是沒人攻擊,也會隨著時間而漸漸消散的。」

帝熾晃了晃腦袋,這時候一封傳信飛了過來--

「小師弟沒事,據說是燃燒師團的師團長出手了,只是不知道這個師團長究竟是何人物,竟然能夠輕輕鬆鬆的將一頭狼妖皇給鎮殺。」傳信的末尾,是何百遷的名字。

「燃燒師團?那老小子的師團啊,這樣的話就沒什麼可以疑惑的了。哼,這墨林,這次恐怕要吃大虧了。」帝熾冷哼一聲,隨後就取出了一塊全部由靈髓雕刻而成的傳信盤。

「妖族似欺我人族無人,以三頭妖尊之勢聯手將我鎮壓;吾七日後才得脫身,然妖潮已退;吾心不甘,望族中派人來援!」

一道簡潔的書信,直接傳到了帝熾的家族之中,估計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有家族中的強者降臨,然後再狠狠的敲詐墨林一筆。

畢竟帝熾之前跟墨林所說的代價裡面,可不允許妖皇動手的;但是既然有妖皇動手,那麼墨林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只不過,沒多長時間就有一道書信傳了回來,上面寥寥幾個字,昂帝熾有些搞不懂了--

「近日事多,此事以後再提,或是自己處理。」

帝熾沉默良久,最後長嘆一聲。

他離開本族時日已久,哪怕他是靈尊之身,但是在族中的威望也會日益下降--不過這也不排除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

而三皇子這裡,此時他要考慮的就是怎麼交付之前許諾的那些東西了--無論是將那些妖獸的皮毛兌換成物資,還是其他的那些條件,都讓東方昌有些頭大,他並不是想違背承諾,只是一想到那些數量龐大的東西,他就感覺到一種無力罷了。

「殿下,若是為這點事情焦慮的話,這大可不必。」站在東方昌身邊的董生說道。

「先生有何高見?」

「此次妖潮,若是論戰功,咱們說第而,沒有敢說第一的;就算是大皇子那裡,也不敢跟咱們實打實的比--他雖然是守著六個戰區,但實際上只是守著五個戰區罷了,另外一個戰區被他空出來,而那些妖獸則是被我們的人給斬殺了。」

「而且從功勞上來說,我們沒有損失一個士兵,所以我們不需要一點撫恤金,這樣我們所節省下來的那些財物,已經是足夠支付跟冒險公會的約定了;再有就是,現在的殿下可不是四個月之前的殿下了。」

「嗯?此話怎講?」

「妖潮一役之後,殿下的名號必然會在朝堂之中響起,若是操控得當,就算是跟大皇子爭一爭高下也無妨,到時候那些前來投奔的勢力,為我們提供的東西,可不在少數;再說了,就算是我們僅僅支付了一部分的資金,想必冒險公會還是能夠承受的,因為他們可不想鬆開我們這條大腿。」

「其他的說的都好,但是最後這點你可就想錯了;這個冒險公會就算是離開了我們,他們也能夠照樣發展;只要有人仔細查探一下,便會知道究竟是哪個勢力幫了我,他們自己的名聲也被打出去了--或許沒有我們,他們的發展會緩慢一些,但是也緩慢不到哪裡去。」

東方昌如是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上至尊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上至尊錄 無上至尊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五章 妖潮結束

9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