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衝破玄關

第47章 衝破玄關

三陰戮妖刀和大潑風劍術都是上層武學,非體能悠長,骨骼堅韌如金剛,富有彈性,大筋如弓弦,皮膜如象的絕世高手不能施展出來。

兩人開始是試探性的交手,到了現在,就是真正的硬碰硬。

這樣的交手,憑的就是一口氣息誰悠長,以快打快,以狠對狠,刀劍相互斬殺之間,肌肉骨骼內息對轟,誰稍微氣息虛弱,接不上來,就會被攻破防禦,打得屍骨無存。

快!快!快!

兩人都是快速攻擊,出劍,刀斬,手刀和手劍,每一擊都能夠準確的攔截對方。

這種速度,幾乎超越了人類極限,幻化出來一連串的殘影。

這種打法,就沒有絲毫的投機取巧,比拼的就是硬實力,排除一切其它的因素,誰強大,誰就可以獲勝。

李含沙揮灑自如,手刀劈出,刀刀都非常輕靈,如雲在飄蕩,意如流水任東西。

而道士的劍,則是非常沉重,每出一劍,都轟隆隆如拖著山嶽前行,似乎背負了山河之重,鐵劍承載了道義。

本來,刀法要沉重,劍法要輕靈,這是基本的武學常識,但兩人完全違反了這個道理。

因為,李含沙是世外之人,身在紅塵,心在天外,他的刀法就沾染上了洒脫之氣,無拘無束,天馬行空。

而道士身在方外,心在紅塵,有家國天下,道義蒼生,劍法背負了很多東西,自然沉甸甸,如大地厚德,承載萬物。

雙方的風格融入武學中,造成獨有的戰鬥場景。

李含沙連續劈出上百刀,也和道士碰撞了上百次,對方沉重之劍意,劍力通過搏擊,傳遞到了自己的身軀之中,不但他的身軀和血肉如被大鎚敲擊,連靈魂都被接二連三的震蕩。

但他的求道之心,越來越堅定,越來越晶瑩剔透。

他就如一塊鋼鐵,在不停的淬鍊,煅燒掉雜質,只剩下水晶一般的道心。

呼吸越來越強烈,吞吐之間,造成了漩渦和氣浪。

單單是李含沙一人,吸氣,整個院子就會出現肉眼可以看見的氣旋,吐氣,大風驟起,窗戶都能夠被吹飛,現在是兩人一起動手,而且把體能提升到極限,生命最濃烈的升華,造成的氣旋拉扯,足可以讓人立身不穩。

這個時候,哪怕是王西歸這種高手到了院子中,都會被氣浪擠壓,難以生存。

道士的雙目也大放光明,腳下不停遊走,走到哪裡,哪裡的地面就裂開縫隙,腳步如大犁,把大地給掀開,他真正展開了十步無常的腿功步法,每一劍,都是從意想不到的角度攻殺過來。

劍走偏鋒。

而李含沙始終正面對敵,他就是一個圓球,四面八方,都是受力點,也是反彈點。

激烈的戰鬥,進行了三十六個呼吸,交手數百次。

不但沒有停留下來,反而越打越快。

突然,道士體內的氣息沸騰,從喉嚨中衝出來,如鶴嘯九天。

他的劍術一變,白虹貫日,飛鳥投林,蒼鷹下擊,如孤軍奮戰,突圍一擊,破釜沉舟。

他的氣勢,是荊軻刺秦王,捨生忘死。

是項羽破釜沉舟,斷絕後路。

是閻王勾了判官筆,無常立刻來索命。

一往無回,生死也就是這一下了。

李含沙飄然後退,這是他戰鬥之中,第一次後退,不是氣勢衰弱了,而是如天道之意,取捨有度。

「時乘六龍以御天…..」他的口中,說出來這樣一句話。

這是易經乾卦之彖詞,總結天道。

所謂是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他駕馭了六龍,御雲乘風,以退為進。

在行走之間,無論道士怎麼攻擊,都接觸不到他的身軀。而在這後退行走之間,他體內的氣息,從腳下升騰,到了喉嚨口,卻不破口而出,而是繞著脖子,到了頸項之處,再度上升,剎那就到了玉枕穴的上面,凝聚成一團。

那就是生死玄關。

砰!

道士再度長嘯,攻勢更加猛烈,手劍一點,已到他胸口。

李含沙這個時候,卻向前了,在道士還沒有點到的時候,反而湊了上去,憑空截斷江河,以身軀,對上道士的手劍。

嗡……

道士之劍,點到了李含沙胸口,但是卻發出來金剛一般的沉悶聲音。

隨後!

在李含沙的腦後,如雷炸開,早春之雷,驚醒萬物。

生死玄關,藉助道士一點之間,居然沖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衝破玄關

3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