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刀與劍

第46章 刀與劍

震腳,破風水。

響徹之後,整個院落中風格格局為之一變,就如歷史上三千年之未有大變革,氣息煥然一新。

李含沙的神色寶相莊嚴,手臂落下,已和道士的拳斬在一起。

道士的拳直捅,他下落劈斬,以橫破直,簡簡單單的「力劈華山」。

道士似乎早就算計到他這招,在接觸的時候,手自然向挑,整個身軀也隨著升騰,招數「困龍脫鎖」。

他就是華山腳下鎮壓的狂龍,李含沙劈開華山,反而是解救了他,使得他脫困而出,行走太空,行雲布雨。

困龍脫鎖這一招是關節技,講究的是出其不意,瓦解敵人的關節,使得敵人失去戰鬥力。

鎖,代指的是敵人,脫鎖,就是把敵人的整個身軀關節都瓦解。

道士手臂如龍,竄起來的時候,五指連彈,接觸李含沙的關節,就算是堅固的木人在他拆卸之下,也會瞬息之間,土崩瓦解。

李含沙身體不退,反而前進了半步,束手,撞擊,硬打硬靠,這招叫做巨靈撞山。手腳的作用已經消失了,渾身上下,渾然一體,堅若金剛,以整體來打人,關節和關節之間,鐵板一塊。

一撞之間,大風驟起。

道士的關節技到了他的身上,手臂就開始劇震,居然拆卸不下去,立刻縮回,抽身後退。

道士知道,如果不束手,被李含沙硬擠撞擊了過來,那自己也要成為一個肉餅。

追風逐月!

道士退!李含沙再次進步,追擊不止,兩人首尾相連,在院落中遊走,腳不沾塵。甚至明月之下,連影子都沒有了。

正立無影。

這是道家中高深之境界,人的行動速度太快,影子不停晃動,最後造成視覺上的差別,這個人是鬼神,沒有影子。

突然,道士到了角落,身軀蹲下,如猿猴縮成團團,高大的身軀似乎消失了,在角落之中,輕輕竄走,又到另外的大柱子後面。

這種速度快得不可思議,給人的感覺就是道士在角落裡面,蹲身之間,隱身了,或者是穿牆術,穿過圍牆,離開此地。

這已經不屬於武學,而是類似於魔術,障眼法,或者是忍術,利用周圍的環境,造成視覺和感知上的錯覺。

而且,他甚至利用了這個角落的力場,讓千里鎖魂的境界都消失。

忍先生擅長這種忍術,卻沒有料到道士比他更深一籌,難怪會死在道士的劍下。

因為,他的是忍術,而道士的卻是道術。

果然這一下,在李含沙的感應之中,道士消失了,第六感都被蒙蔽,更別說視覺和聽覺。

他不得不後退。

這個時候,道士陡然竄出,手臂如劍,唰唰唰……連續數十劍,暴風驟雨般的席捲而來。

快劍。

武當劍術,大潑風劍。

潑字,是一種宣洩,一種狂暴,風是疾速。而大,則是涵蓋四方,無所不容。

大潑風劍術是武當秘傳,普通武者根本施展不出來,因為這劍術快速,兇猛,無孔不入,潑水不進,每一劍都要有相當的速度和體能,沒有那個體能,就是笑話。

這就是當日殺死忍先生的劍術,現在道士沒有三尺青鋒在手,但更加凌厲,因為他殺了忍先生之後,修為再次提升,對於劍道之領悟精深而圓滿。

等於是殺人祭劍。

古時候,兩軍對壘,都要殺人祭旗,一是祭祀鬼神天地,增加殺伐之氣,二是堅定信心,鼓盪軍隊之血勇。

手臂發出凌厲之劍風,籠罩李含沙,地面石板一塊塊裂開,飛沙走石,塵土飛揚。

李含沙這個時候,除了再度後退,似乎別無選擇。

但他沒有退,一聲長嘯,虎嘯龍吟,已經施展出來了虎嘯金鐘罩,龍吟鐵布衫。全身壯碩,昂藏,氣息吞吐之間豪邁萬丈。

他手臂動了,如刀劃破長空,也是連續數十刀,手刀的速度絲毫不亞於對方的大潑風劍。

刀與劍。

李含沙的刀,軌跡弧度,渾然天成,不過此刀煞氣森森,稍微晃動,似有陰風鬼火在閃爍,此刀斬妖除魔,也是古老道家秘傳,三陰戮妖刀。

三陰,是指經脈,手三陰,足三陰,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陰心經。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脾經。

陰,本身代表了殺戮,破滅,毀壞,粉碎,討伐。

所以,古老的太公兵法之中,兵符又稱呼為陰符。古老的道書之中,也有「黃帝陰符經」。

李含沙這古老的刀法,修鍊三陰,以陰經為主,幾有掃蕩天下妖氛之勢。

不過,他並沒有練到陰陽合一的境界,如果把三陽也練就圓滿,那就是金剛不壞大成了。

刀劍碰撞,勝負一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刀與劍

3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