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兩兩得道

第48章 兩兩得道

生死玄關一破,氣達周身,虎嘯金鐘罩,龍吟鐵布衫真正大圓滿。

頭乃六陽之首,元神之所居,靈魂之寄託,氣血搬運很難到達,不過一旦上下貫通,那就截然不同,以氣養腦,精神清明,人踏入一個新的層次,大腦的種種潛能會在以後的鍛煉之中逐漸開發出來。

腦,主宰全身,大腦之奧秘,就是靈魂之奧秘。

古往今來多少修道之人都無法參悟其中的秘密。

李含沙在生死決戰之中,兵行險招,捨生忘死,藉助道士之力衝破生死玄關,這招簡直精奧微妙,恰到好處,不是大勇氣者,不能有此行為。

道士之手,足可以洞穿鋼鐵,把石牆都挖出一個窟窿,血肉之軀抵擋此手,螳臂當車。

好在他踏出一步,在中間截斷,使得道士的力量無法完全,這是武術之中以橫破直的螺旋擰轉勁。

衝破生死玄關,精元上腦,整個人踏入全新的層次,李含沙頭髮飛揚,整個人再非人類,雙目比起以前閃亮十倍,甚至能夠把人刺瞎,瞳孔都有微微流轉,有控制人心靈的魔力。

這就是不壞之身,金剛不壞。

也就是古代修道之人,踏入仙途,只此一步,天人相隔,和世俗再也不同。

靈魂不同,血肉不同,生命本質都在發生改變。

「居然衝破了生死玄關!」道士氣息鎖定之下,對手的一舉一動都在掌握之中,天人交感,心心相印,不用看,只是用靈魂探測,就知道對方突破了最關鍵的一重。

他的心神激蕩,幾不能自持。

知道這次,自己凶多吉少。

對方突破生死玄關,心靈強大,體能更是如鬼神附體,力大無窮。

最重要的是,一股心理上的打擊,兩人今天一戰,都是為了突破不壞之身而戰鬥,突然一人晉陞,另外一人那就產生了失敗的挫折感。

但道士何等強大,早就不顧一切,不成功,便成仁。

他明明知道李含沙突破境界,很難抗衡,卻仍舊氣息拔高,一重一重,臉上居然顯現出來了綠色和血色。

「碧血丹心!」

手中的劍法揮灑而出,氣勢陡然一變,似乎一個國之忠臣看見山河破碎,大局再也難以挽回,於是憤然投河,以血祭蒼穹,絕望之意無法形容。

就算是挽回不了大局,也要以自己的碧血書寫千秋史筆。

我的國家斷絕了,但浩然正氣永留史書之中,不絕於書。

這就是道士的最後一擊。

但是李含沙卻後退了,不再戰鬥,腳步飄然,稍微一竄,人已經躍出了牆頭,然後飛身而下,水面出現了漣漪。

在牆頭外面,是煙波浩渺的海子湖泊。

他從牆頭躍下,就跳入水中,身軀卻不下沉,而是穩穩噹噹站立在湖水之上,更不回頭,人如春燕,踏水而去,只留下來一連串的聲音:「道士,我是世外之人,今天和你一戰,是為了超脫,不是為了名聲,也不是為了勝敗,既然已經到了全新之境界,那此戰的緣分就已了斷……」

李含沙這等於是在戰鬥之中逃走,對於武術界的人來說,名聲盡毀。

但他無所謂,名利富貴都是浮雲,他看中的是突破,既然突破,那麼接下來的戰鬥都沒有意思,何不飄然而走?

來也瀟洒,去也瀟洒。

他踏水的速度和高手在平地飛掠差不多,更能夠如意轉折。

武功修鍊到了一定的境界,踏水不過膝,而到他這種境界,更是如履平地,更能夠在大江大河之上奔騰,那是腳趾發勁都如船槳滑動。

轉眼之間,李含沙就已經消失了。

而道士躍上牆頭,看見他的身軀消失在水面上,臉上似喜似悲,他望著頭上明月,已經開始下墜,但輝煌更盛,清涼水光和月光映照之間,蕩漾出一輪輪的光圈。

「就這樣走了?果然是不顧一切。從此之後,天下又多一尊金剛不壞的高手,不過他不是武者,而是求道者,俠以武犯禁,血勇一起,人發殺機,天翻地覆,但他只重緣分,洒脫無常,真是羨慕啊……..」

道士整個人也領悟良多,月光照耀在他身軀上,站立牆頭,良久之後,他整個人都融入了月光之中,有無數的人都看見道士身軀上放射出光明,似乎已經得道。

這不是他的明光,而是月光和他自身氣場結合,對人的心靈造成的震撼力。

他也獲得了自己想到的東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 兩兩得道

3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