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節 《求醫》出現在試卷里

第14節 《求醫》出現在試卷里

一天,韓寒收到上海市區一位中學生的信,信里附了一張他們學校期中考試試卷的複印件。韓寒看了以後,把那封信和試卷複印件推薦給我看。那位同學在信中寫道:

我做夢也想不到有人會把你的文章搬到考卷上去!最具諷刺意味的是第11題選擇題,做考卷的時候我不禁笑了起來,輕蔑地笑。

我非常想知道你看了卷子后的反應--驚訝?失望?無奈?

這次的語文考試毫無意義,我覺得。語文考試都無意義。為什麼要寫這些無聊的議論文?為什麼要將一篇文章分解,去探究作者的構思、寫作目的?為什麼偏偏要寫積極向上、所謂內容健康的文章而不是寫自己的心?還有那些在辦公室里纏著老師要改分數的人,為了一個數字浪費精神,像菜場里討價還價的小市民……我不明白。

讓我們來看看這位同學"輕蔑地笑"的試卷是怎麼出的。

(二)閱讀語段,然後答題

a.問好之後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①,一寫可以寫上半天,內容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②,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癢"。b.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於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xiūsè,無話可寫,看看同事,正在伏案做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表。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了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后怕她的gāngà被我看穿,只好和我聊天。她看看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里怎麼念,閉上眼睛讀:"園寒"!c.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d.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③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葯。

--《求醫》,韓寒作

11.本文出自的集子是…………………()

A.《新概念首屆全國作文大賽獲獎作品選》

B.《首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

C.《首屆新概念全國作文獲獎作品選》

D.《首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獲獎作品選》

12.①②③處依次應填入的詞語是……()

A.惜字如金;滿腹經綸;有話則長,無話更長

B.大寫特寫;不願意寫;一直沒有停下筆來

C.滿腹經綸;惜字如金;有話則長,無話更長

D.經綸滿腹;恰恰相反;有話則長,無話則短

13.這位女醫生如果不是有意做給人看的話屬於哪一種醫生…………()

A."(見過)兩種醫生"的前一種

B."(見過)兩種醫生"的后一種

C."有別於前兩種"的第三種

D.與"看看同事"中的同事屬於一種

14.作者對文中眾醫生的態度為………()

A.褒"同事",其餘皆貶

B.貶女醫生,其餘無所謂褒貶

C.皆貶

D.貶女醫生,其餘皆褒

15."閉上眼睛讀"的意思是……………()

A.實寫

B.並未閉眼,諷刺她這麼簡單的字都不會讀

C.實寫,是讀錯了的原因

D.並未閉眼,語氣中透出作者的驚訝

16."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書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於是一場侮辱。"若放到文中,其位置應是…………………………………………()

A.a處B.b處C.c處D.d處

17.根據拼音寫漢字

…………

面對試卷,韓寒的確很驚訝和無奈,而且慚愧。他搖著頭說,現在的語文試題越出越無聊了。韓寒說:我自己也記不清那本新概念作文選的書名到底是叫《新概念首屆全國作文大賽獲獎作品選》、《首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首屆新概念全國作文獲獎作品選》,還是《首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獲獎作品選》。即便回答正確,又有什麼意義呢?再說如果真這麼出題目的話,還應該遠不止這ABCD,因為這篇參賽文章先在1999年第8期《萌芽》雜誌上發表,后被1999年第10期《小說選刊》選載,后又被1999年第12期《山西文學》"選了再選"。延伸開去,可以進一步難一難學生,比如在題目中再問這篇文章還出自《萌芽》某年某期、《小說選刊》某年某期、《山西文學》某年某期,或其他什麼報刊某年某期。面對這樣的題目,如果學生答"本文出自《萌芽》1999年第8期"也不能算錯吧?那你錯了!肯定要算"錯"的,因為超出了試卷規定的答案範圍。

下面的一些題目,韓寒覺得自己再回過頭來做也不會全對。

這件事似乎很荒唐可笑。再回過頭來想想過去讀的語文教材、做的試卷就有一種受愚弄的感覺。因為語文從來都是這麼教、這麼學、這麼做的,一直在很肯定地臆斷和猜測文章作者用字造句遣文的意圖。

在1999年12月7日上海東方電視台的東視廣角《高中生韓寒》節目中,韓寒談到:比如給你一篇朱自清的文章,然後他就問你朱自清的思想感情是什麼?讓我們寫一個思想感情,然後他說"錯",不是這個思想感情。那他有什麼資格說錯?朱自清寫的文章,只有朱自清自己才有資格給你批個錯。

語文看來的確教得太死板了一點。那種死板甚至毫無意義的教法,很容易使一些較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產生反感。韓寒也曾在接受一些媒體採訪時表示,語文老師只要教會學生認全該認的字就可以了,(如果這麼教的話)中學的語文課可以取消,語文老師可以不要。語文老師不能去教數學、物理、化學課,而數理化老師幾乎都可以去教語文。這話雖然有些偏激,但多少反映了現在一些學生對語文教學的看法。

專出莫名其妙題目的情況不但在語文教學中存在,在其他科目也有類似情況。韓寒在2000年3月上海電視台錄製《有話大家說》節目時舉過一個例子。他說:"現在這種應用題出的什麼題。比如有一個浴缸,先放水,放到一半把那個塞子拔掉;然後漏水,漏到一半程度再塞住;再放水,放了一會再拔掉,然後邊放邊漏,問什麼時候能夠漏完。這是應用題嗎?出應用題的那個人在家裡就是這麼洗澡的?現在有些報紙上說,這是鍛煉人的邏輯思維能力,你看現在那些數學是在培養人的邏輯思維嗎?一張張試捲髮下來,一個類型的題目做呀做得很熟,這不是題海戰術是什麼!"那番話曾引起了許多現場嘉賓和觀眾的同感。

同樣的情況還曾出現在對韓寒《三重門》的一些片斷的評論上面。"網大"上一篇署名"老光"的文章《韓寒:節制與賣弄》中講到:

《三重門》確是描寫生活。儘管有許多生編亂造的細節,關鍵的地方韓寒還是誠實,比如林雨翔和梁梓君夜闖鬼屋,碰到了梁的朋友老K,"老K練得一身高強武藝,橫行鄰里,小鎮上無敵,成績卻比梁梓君略微好一些,所以榮升職中……老K進了縣城的職校后,忙於打架,揍人騙人的議程排滿,所以無暇回小鎮。"這次碰巧相遇,幾個人一起去吃飯。吃飯時,因為鄰座小阿飛的挑釁,終於打起來。林雨翔不會打架,被推出飯館,剎那間,林雨翔覺得四周一涼,靈魂甫定,發現自己已經在店外了。扭頭見裡面梁梓君也正舉著一隻凳子,飛哥邊抬一隻手擋,邊指著林雨翔,一個幫手拎起一隻凳子飛奔過來……他嚇得拔腳就逃,自行車都不顧了。逃了好久,發現已經到大街上,後面沒有人追,便停下腳步。涼風下只有他的影子與其作伴,橘黃的街燈在黑雲下,顯得更加陰森。

韓寒對這個情節的處理非常好。學生題材,打架是個很富戲劇性的事件。如果依新新人類的叛逆精神,這個情節是無論如何不肯放棄的。但韓寒並沒有自以為是地把主人公拖出他的生活,打鬥雖然刺激,終歸不過是噱頭而已。林雨翔從飯館里逃出來,正如《圍城》里方鴻漸、趙辛楣等人在去三閭大學旅途中,希望搭乘兵痞侯營長的軍車未果一樣,是作者不願意讓人物貿然脫離他們的生活軌道。韓寒在此處的冷靜,顯示出他作為寫作者的誠實態度,足以掩蓋他的很多地方的做作和賣弄。從這裡可以看出,韓寒比不少年長他許多的新生代作家們更懂得節制,這是表現欲對藝術才能的妥協。活該他能寫出這麼有趣的小說來。

韓寒看后笑笑說,他們怎麼會注意這一細節。另外還有幾篇文章也講到這一細節,說是韓寒對學校生活非常熟悉,但對社會上這類打鬥的事情顯然不熟悉,寫得不生動,所以都以為他是在運用寫作技巧而揚長避短,是故意這麼處理的。實際情況是,寫到這裡時正好下課了,只好匆匆收場,讓主人公"拔腳就逃"。

這種評論如果發生在別人身上,在評論其他人的文學作品中看到,我會覺得非常有道理,但它恰恰發生在韓寒身上。經韓寒這麼一點穿,就足以令我對許多說得有鼻子有眼的活靈活現的文學評論產生動搖。

就如2000年8月4日《中國青年報·讀書緣》版頭條文章《韓寒:一個混混?一塊金子?》(顧嘉琛)中說到:韓寒小說的最末一句這樣寫:"一張落寞的臉消融在夕陽里",這句話在書中出現了兩次。評論者說,相比於貫穿全篇的幽默和字字的鋒芒尖刻老練,這兩次近似無限透明的"落寞"才真正有了欲說還休的澀澀的青春意味。

事實如何呢?

因《三重門》在哆來咪中文網上刊載,我曾看到有一頁最後一句是"一張落寞的臉消融在夕陽里",而書的最後的一句也是"一張落寞的臉消融在夕陽里",覺得這是很明顯的重複,就問了韓寒。他看后也說,前後斷斷續續寫的,時間相隔太長,忘了,以致重複。

這說明他不是故意為之。

所以,有的時候,文章和文學評論可以全然不顧作者的原來意圖,而杜撰出一套分析者或者評論者的想法來。再回到現在的語文教學,要把這種帶有明顯猜測或政治色彩的分析和評論硬加到課文上面,加到作者頭上,做好框子讓學生鑽,不免顯得荒唐。這樣的試卷,這樣的語文教學,引起學生的不滿甚至反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兒子韓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兒子韓寒 兒子韓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節 《求醫》出現在試卷里

7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