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節 先到老師那兒去搞素質教育

第15節 先到老師那兒去搞素質教育

關於老師的素質,近來學生和家長都頗有微詞。家長敢於"不尊敬"老師也是有原因的。過去有一個時期老師和其他知識分子一樣不被重視,甚至遭歧視,後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老師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很多。教師的工作被譽為"陽光下最崇高的職業",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其實,老師和工人、農民、醫生、幹部等一樣,都不過是一種謀生的"職業"而已,也是拿工資吃飯,不存在"最"的問題。特別是有些老師把上課的精力放到了家教上去,這雖然有應試教育制度在撐著,但被生活重負壓得快要趴下的許多家長撐不住了。再加上其他種種別的職業的人都會犯的毛病、過錯,老師的高大形象開始在學生和家長的心目中萎縮。

對一方面拚命耍老師的尊嚴、一方面又做出種種與老師身份不相符的行為來的老師,韓寒雖然表面上客客氣氣,但實際上不太恭敬。

韓寒在《三重門》中這麼寫"家教":

教師不吃香而家教卻十分熱火,可見求授知識這東西就像談戀愛,一拖幾十的就是低賤,而一對一的便是珍貴。珍貴的東西當然真貴,一個小時幾十元,基本上與妓女開的是一個價。同是賺錢,教師就比妓女厲害多了。妓女賺錢,是因為妓女給了對方快樂;而教師給了對方痛苦,卻照樣收錢,這就是家教的偉大之處。(《三重門》第83頁)。

有人評論說,這段關於"家教"的想象,"找不到比它更陰損的比方了……"便建議更多的為人師者認真地讀一下,韓寒們的怨恨不應該是無緣無故的。

在2000年7月初浙江衛視《大家·又見韓寒》節目中,一位杭州學生說:"他(韓寒)對老師有這麼一句話,他說,老師算什麼?我覺得這點過分了點。"韓寒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要想提高學生的素質,最主要的是提高老師的素質。先到老師那兒去搞素質教育吧。"

的確,在教師素質不高的情況下,提高學生素質是一句空話。

前面提到2000年9月1日起中小學開始使用新的語文教材,強調創新、實踐、減負、能力提高等。那麼,教師是否已經適應和理解了改革后的新教材了呢?一位家長不無擔心地說:我倒是不擔心小孩子,他們反正剛剛開始,什麼都新鮮,什麼都要學。問題在於,老師們是不是也得先接受一點崗前培訓,否則,教材改得再新,但教法還是換湯不換藥,照樣達不到改革教材的人的良好願望。

據說某地教育部門和一家雜誌社欲聯合舉辦一次中小學語文教師現場作文比賽,競賽題目就直接從平時給學生寫的作文題目中選擇,但是要當場命題、當場寫作、當場交卷,並承諾獲獎率在30%左右,且獎金不菲,要求廣大語文教師積极參加。據統計,當地共有語文教師4000餘人,結果報名者只有7人。由於報名者少,組委會發了一個補充通知,要求每所中心小學以上的學校至少推薦1名語文教師參加,每所直屬中學至少推薦2人參加。但許多學校多次動員后,仍然沒有人願意參加,有的學校甚至作出規定:凡參賽后不管最後有沒有獲獎,都給予100元獎勵;如果獲獎,再給予加倍的獎金。然而,仍然沒有人主動報名。最後,組委會只得作出取消比賽的決定(《雜文報》2000年6月30日第三版《警察游泳與教師作文》,作者朱華賢)。

為什麼語文教師不願意參加條件如此優厚的現場作文競賽呢?事後有人專門作了調查,據說主要原因是這樣幾個:一是許多人自從走出師範院校的校門后,從來不寫文章,筆早已生鏽了;二是當場命題,當場寫作,這是需要實力的,來不得半點假貨,不像有些人為評職稱寫所謂的教研論文,東抄一段、西摘幾句就行了;三是你獲不了獎,就倒霉了,不參賽,誰也不知道你會不會寫文章,一參賽,假如什麼獎也沒得,還不是等於證明自己的寫作水平不行嗎?由於這些原因,自願參加的當然就不多了。

作者繼而在那篇文章中分析道:

語文教師是教語文的,語文教學中有個重要的內容就是教學生寫作文。教作文的,本來是喜歡寫和會寫的,或者說,本來是應該經常寫寫的,正像大學里的許多美術教師就是書畫家一樣,也正像中小學里許多體育教師平時也經常跑跑跳跳,做幾個漂亮的示範動作一樣。令人遺憾的是,現在的語文教師中太缺少這種能在作文方面做幾個漂亮示範動作的人了,能把自己的"大作"拿出來讓學生欣賞的極少,絕大多數的語文教師只能紙上談兵。沒有親身體驗,沒有寫作的甘苦,不能現身說法,就不免亂談、瞎談,就不免讓學生懷疑,就必然使學生缺乏興趣,也必然導致教學質量的低下。許多學生之所以討厭作文,不會作文,恐怕與語文教師自己不愛作文、不會作文、再由此而亂評亂改作文有著直接的聯繫。

我在小報工作時,有時也接觸一些語文教師寫的文章,而且這些語文教師還算是語文教師中較會寫也喜歡寫的人。說起職稱來,有的還是中學高級教師。然而,就是這些語文教師的文章,有些也實在不敢恭維。屋中架屋,愈見其小,想想真為他們的學生擔心。當然,這也許是杞人憂天。所幸韓寒能跳出這些語文教師的語文教學的框框,不然,也許他這輩子只會寫一些應試作文。當然,即使許多語文教師一輩子教的是應試作文,他們的這種"敬業"精神也還是出於為國家的考試製度需要而培養應試人才。

1999年12月,韓寒在松江二中第一次接受上海東方電視台《東視廣角》記者採訪時,曾經說到寫好作文有兩個"要訣":第一就是不看語文書,第二就是不看作文書。他說,"作文"書上的文章都是那種矯揉造作的,沒有這件事情,隨便套一件事情,然後再套一點,啊,我真崇拜他,啊,這件事情,給我的印象真深,"啊"什麼什麼的,這種文章一點都沒有意思,而且現在學生的文章,尤其是散文問題最大,用詞非常華麗,就像以前的那種駢體文一樣,而老師看到這種文章,一般都是很稱讚的,而且都能夠獲獎。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大概是文學的一大退步。

趙長天在浙江衛視談話節目《韓寒現象》中談到《萌芽》為何要和全國著名高校聯合舉辦"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時說:他們在組織稿子的過程中,比較強烈地感到,現在學校的作文,跟他們《萌芽》想要的文章距離較大。學校的作文,在《萌芽》根本沒辦法用,學生也不要看。他們《萌芽》的編輯基本上年齡都在40來歲,他們的孩子大多在讀中學,但他們卻沒有辦法輔導自己孩子的作文,越輔導成績越差,不輔導可能還好一點。因為他們是按照《萌芽》的要求去輔導的。這就變成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一個編輯,他可以對作者或者對一些作家的作品提出一些很有意義的意見,但是沒有辦法對學生的作文提出意見。這至少從某一個角度反映了現在中學的作文教育肯定有點問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兒子韓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兒子韓寒 兒子韓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節 先到老師那兒去搞素質教育

8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