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節 文章好就是真的好

第13節 文章好就是真的好

韓寒不止一次地講過:語文裡面,除了作文好,還有什麼能代表語文好?語文的一切幾乎都體現在文章裡面。文章好,就是真的好。

我很贊同他這種觀點。的確,沒有比文章更好的一種形式能夠包容"語文"的十八般武藝了。

但是,韓寒的語文成績經常不及格,以致有人認為,韓寒連偏科都算不上,他也沒有偏什麼文,他只是作文而且也不是應試作文寫得好罷了。

其實,我知道,韓寒的語文不及格有很多因素。最主要的是,他對語文考試的反感。你搞"應試教育",我就"應付教育"。他認為,語文是不能用分數來衡量的。因而他曾在語文考試時,算過分數,算算及格了就不做了,坐在那兒評試卷,把那些試題評得啼笑皆非。但現在莫名其妙的題目越來越多,他說他連分數都算不準了,以致一次算錯了2分而導致不及格。

另外,他在測驗時拒絕默寫。1999年下半年這一學期共有9次默寫,既有文言文,又有現代文。韓寒每次默寫都是零分,因為他不寫一個字。對此,韓寒的解釋是:默寫滿分100分,然而每錯一個字扣20分,以前他默寫總是負300多分,他這樣還不如得一個零分的分數高一點,所以他就拒絕默寫。

還有,如果從試題的範圍來講,作文充其量佔三大塊中的三分之一。如果從所佔分數比重來看,也不過佔40%,高考佔50%不到一點。作文比重不太大,所以即使是高分作文,所佔比例也有限,更不要說韓寒的作文拿不到高分了!比如有一次期末語文考試,語文作文是寫《我的追求》,要求寫800個字。但韓寒才寫了200多個字,覺得寫到點了,就不寫了。結尾好像是說:不管你在多麼困難的情況下,依然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不是去追求那800個字。該文由語文組討論,最後韓寒沒有得到"比較好看一點"的分數。

對此,上海復旦附中的語文特級教師黃玉峰認為,像韓寒這樣的語文水平而得50分,到底是韓寒出了問題,還是我們語文的評估出了問題?他認為,是我們的語文評估出了問題,而不是韓寒出了問題。

文章好就是真的好,其道理在於:所有的語文知識,只有當你在作文時能十分自然而且恰到好處地運用時,那麼才是你自己的"知識"了。不會運用的知識,你學得再多,最終也不是你的知識,而且考試過後你會忘得一乾二淨。正如一位專家把學習語文的最終目的,比喻為"吃豬肉、羊肉,最終變成自己的肉"。

在2000年3月浙江衛視錄製的談話節目《韓寒現象》中,韓寒和主持人有一段對話。我覺得這段對話較有意思,而且還與後面要提到的一段對話有對應關係,所以在這裡把它摘錄下來:

韓寒:其實我覺得語文試卷上,最能代表語文水平的還是作文,其他的東西都一概不論。像語文這種試卷上面出的題目吧,我小學時候就特別感冒這種題目。它給你一個字--我現在來考你,凹凸的"凸",它的第二畫是什麼?

主持人:……

韓寒:第二畫是什麼?

主持人:……

韓寒:其實我個人覺得第二畫是什麼並不重要,只要我能把這個字寫漂亮就可以了。還有包括一些題目,主謂賓,給一句句子,叫你劃分主謂賓,還有定狀補。我這個就從來不會,你給我一句句子,我從來不分主語在哪裡,賓語在哪裡,我只是個人覺得我能夠把一句句子組織得非常好,非常像句子,比你們懂主謂賓的寫出來的更像句子,更有文采。這就是我的成功、你們的失敗。

類似突如其來的問題,不僅讓浙江衛視的那位主持人張先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上海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和晶同樣表示現在忘了,小學時做過。

也是在2000年3月的上海電視台《有話大家說·留級狀元》中,韓寒向和晶提出了同樣的問題:

韓寒:和晶,我在這裡可不可以問你兩個問題?

和晶:可以。

韓寒:第一就是凹凸的"凸",它的第二畫是什麼?

和晶:這是你的卷子的題目嗎?

韓寒:我小學卷子的題目。

和晶:我記得小學的時候也做過,而且我那時候做得挺正確,但是現在我忘了。

韓寒:然而你會寫"凸"嗎?

和晶:我會寫。

韓寒:那就得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話大家說"五個字,它主語是什麼?謂語是什麼?賓語是什麼?

和晶:這個我以前也學過,但是現在基本上也忘了。

韓寒:但是你還會說話,而且當上了主持人。我們幹嗎去學主謂賓呢?我最煩這個了。我從來不知什麼叫主語謂語賓語,但我就會把一句話組織得有聲有色的。

節目中,趙長天認為韓寒提的問題是有道理的,比如說現在經常讓學生學很多語法,這語法應該是語言學家的事情。學生學語言,學寫文章,不一定要知道具體的語法。包括學英語,都這樣,英語不會說,你懂那麼多語法幹嗎呢?趙長天覺得現在的教育中確實有很多很多問題。

韓寒第二個高一的語文老師李老師也覺得"語文"有問題。他說,以前高中階段還學邏輯、推理,後來都取消了,語法應該講已經淡化了。原來初中就開始強調語法了,後來初中語法不考了,到高中才有。應該說在這方面已經跨出了一步。但從韓寒的要求來講,這一步還跨得很不夠,他的主張是取消。

黃玉峰說將來會向韓寒說的這個方向走的。

所幸的是,從2000年9月1日起,中、小學開始啟用新的語文教材,《語文教學大綱(修訂版)》正式實施。此前,人民教育出版社依據新大綱將原初中《語文》、高中《語文》進行了全面修訂。

據說這次語文大綱及教材變化的目的是立足於促進學生的健康發展,注重學生對語文運用能力的培養,從而精簡內容,適當降低要求,著眼於學生語文素養的全面提高以及建立科學的教學評估方法。

新的小學語文教學大綱明確提出:漢語拼音不要求直呼音節,聲母、韻母和音節只要求抄寫,不要求默寫;識字由以往的"四會"降低為會寫、了解意思、能在讀寫中運用;不考筆畫筆順、偏旁部首;不考詞語解釋,不背段落大意。初中大綱將語法修辭、文學知識作為語文常識介紹,並明確不考。

專家認為,語文教學的最終目的絕不是追求考試能得高分的應試教育需要,而是真正地使學生熟練地運用漢語言文字,能說會寫,準確、流暢地表達自己的思想。

儘管語文教學上一系列可喜的變化似乎使我們看到了未來語文教學的希望,但一位資深的語文教育專家說:教學改革,最終還得取決於考試的改革。在現階段,無論怎樣的教學改革都不可能遠離考試這根指揮棒。

大綱、教材的改進,再一次觸及語文教學這個"老問題"。語文教學的問題近一個世紀以來一直沒有得到根本的解決。據說葉聖陶先生曾坦言:你要問我語文怎麼教?坦率地說,我不知道。

有人認為,要想使語文教學的面貌有根本性的改變,除了教材的變化之外,更需要教學思想的革命。如果語文教師的教學觀念不發生根本改變,就會穿新鞋,走老路,仍會以空洞的分析代替學生的語言實踐,仍會與社會生活隔絕,讓學生在習題資料堆里打滾。語文教學思想的革命,就是要在教學指導思想上從應試教育轉向素質教育,變單純提高學生語文考試分數為全面提高學生的語文素質,變單純的工具技能訓練為全面的語文能力訓練。所以說語文教材有了進步,並不等於語文教學也必然會進步。再好的經,一經歪嘴和尚念出來,也會是一種怪腔怪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兒子韓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兒子韓寒 兒子韓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節 文章好就是真的好

7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