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課 新危險在靠近

第六課 新危險在靠近

1

七星學院一年一度的情人節舞會如期舉行。

作為情人節的保留節目,舞會一直是七星學院所有學生滿心嚮往的浪漫節日。同學們不僅可以打扮得華麗麗,盛裝出席,成為童話中的王子公主,更可以和心目中的她或他跳上一曲華美浪漫的愛之華爾茲。

情人節的舞會,就是一個愛的殿堂!

晚上七點,舞會終於拉開了帷幕。

穿著各種華美服飾的學生陸陸續續走進大禮堂內。大禮堂內布置一新,地上鋪上了厚厚的織錦地毯,窗上掛著綴滿了金色流蘇的紅色真絲窗帘,花瓶里插上了最新鮮的紅玫瑰。

音樂系的學生們組成一支小型的管弦樂隊,穿著清一色的白色禮服在舞台上演奏。歡快悅耳的音樂像是扇動著翅膀的精靈,飛滿了整個禮堂,給走進禮堂的學生帶來快樂的心情。

禮堂內燈火通明,一片歡聲笑語。而禮堂之外寂靜的花園裡,朦朧的彎月懸挂於夜幕上,乳白色的光暈一點點瀰漫開,帶著一種神秘得令人難以捉摸的氣息。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大禮堂,參加華麗而又夢幻的情人節舞會。只有的隊員們顧不上情人節舞會,在會場周圍和花園內進行巡視保衛工作。

澤玖瀾帶著屬下在會場周圍巡視,垂到肩膀的半長黑髮在夜色中輕輕飄動,鋪開了一片迷離。藍色的長風衣在風中輕輕飛揚,就像是輕輕扇動的羽翼,那一大片深邃的藍比夜空還要神秘。

姚若葉靜靜地跟在他背後,右手不自覺地摸向口袋,裡面裝著想要送給澤玖瀾的巧克力,可是卻一直找不到機會給他……

今晚她特意換上了一條白色的棉布裙。純潔的白色就像一朵純白無瑕的百合花,令清麗的姚若葉更加氣質出塵。寬大的裙擺隨著她走動的動作輕輕綻開,就像是花朵在夜色中靜靜綻放。她長長的黑色直發輕輕地束在腦後,上面戴了一朵白色的茶花,使她整個人溫婉了許多。水晶般透明無瑕的瞳仁里是如水般純凈的目光,不染一絲雜質,讓看著的人心境都開闊起來。

「若葉,今天是情人節舞會耶,你打扮得這麼漂亮是不是……哈哈。」

「若葉,聽隊長說,今天的巡邏保衛任務是對你的實習考核,是嗎?」

「若葉,實習考核也不用如此隆重打扮吧?難道你已經預見到自己會通過了?」

……

「怎麼,歐陽學長,難道你覺得我不能通過?」姚若葉不服氣地抬起頭,「理論考核和能力測試我都已經順利通過了,只要今天順利執行任務,就可以通過實習考核了!雪華姐,你說是不是?」

雪華望著姚若葉,沉默了一會兒,淡淡地說道:「你有信心就好了,反正隊長一直都很照顧你……」

「雪華姐?」

姚若葉有些奇怪地望著雪華似笑非笑的表情,一頭霧水。

「啊,我們隊長相信若葉能通過,我也相信的……嗯……」

這時,一旁的小八寶一邊不住地點頭,一邊邁著小步朝前走。

突然,八寶停下腳步,雙眼緊緊地盯著花園的方向。他的嘴唇微微顫抖,眼睛睜得大大的,瞳孔內閃爍著盈盈波光,彷彿是一池被驚擾的湖泊。

「啊……有……有危險在靠近……」

「是什麼在靠近,八寶?」

所有隊員心中一驚,焦急地望著八寶。

「不……不知道……從來也沒有碰到過的強大力量……那力量透著一股危險的氣息……很危險……」八寶的身體一動不動,只有那小小的腦袋不停地搖動,彷彿是被操縱的傀儡娃娃。他的瞳孔保持著放大的姿態,盈盈的波光中滿是驚恐,他就像是在囈語般嘴唇輕輕翕合。

「它在哪裡,八寶?」隊員們急切地問,所有人都因為八寶的話而心驚膽戰。

「它就在附近……就在周圍……在靠近!」八寶依然不斷晃動著腦袋,那是他在啟動預知能力的標誌。

「所有人嚴密搜索花園,勢必要找出八寶所說的可疑物。」澤玖瀾的臉色一沉,用不容置疑的聲音嚴肅地命令道。

「是!」

所有隊員乾脆地回答,然後分散開來,在花園裡進行嚴密搜索。

夜晚的花園裡一片死寂,枝葉在風中輕輕搖曳,發出簌簌的細碎聲音。婆娑的樹影在夜色中晃悠,彷彿是鬼魅在搖擺起舞。百花在月華下散發著陣陣暗香,此時聞起來彷彿也蘊藏著危險的氣息。

姚若葉繞著噴水池搜索,花枝扯住了她的裙子,小石子絆住了她的腳步。可是她沒有停下,執行任務時不能有絲毫懈怠,姚若葉從來謹記的規則。

在花園裡搜索了一圈也沒發現任何人或者妖魔,姚若葉回到了會場的入口處。

「沒有任何發現!」

「報告,沒有異常!」

……

隊員們對澤玖瀾的彙報如出一轍。

澤玖瀾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轉而望向姚若葉,以詢問的目光望著她。

「我也沒有任何發現。」姚若葉如實回答,她緊抿著嘴,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難道這次是八寶的感覺出錯了?

「八寶?你不會是在耍我們吧!」歐陽昕遠蹲下身子,望著八寶,伸出兩根手指捏起八寶柔嫩的面頰,用力扯了扯。

「嗚嗚嗚……對不起……」八寶用力掙扎著,奮力擺脫歐陽昕遠的魔爪。

「算了,這次就原諒你!」歐陽昕遠總算放開八寶的臉,拍了拍他的小腦袋。

「舞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大家進去吧。不管怎麼樣,保護好每一位學生。」澤玖瀾嚴肅地叮囑道。

「嗯。」

所有人鄭重地點了點頭,跟隨著澤玖瀾走進大禮堂。

姚若葉默默地跟在澤玖瀾身後,心裡感覺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為什麼八寶的感覺會出錯呢……這還是頭一回……難道真的是錯覺嗎……

舞會大廳內。

炫目的燈光閃出一片迷離。所有人都沉浸在幻美華麗的狂歡之中。

「哇——是!」

「澤玖瀾好帥啊,只需一眼他就能讓我心醉!」

「歐陽昕遠太完美了——他一定是天國逃出的天使!」

「雪華今天真迷人,要是今天能和她跳一支舞,我死也甘願!」

「雖然景夜蓮不是里最帥的,但是他的氣質好神秘哦!」

「八寶好可愛啊,真的太想把他搶回家了!」

……

的到來令會場頓時陷入一片混亂,所有人都簇擁到他們周圍,彷彿群星拱月般團團包圍。

……

禮堂內非常熱鬧。八寶淚眼汪汪地從那些包圍他的女生中逃脫,景夜蓮以木訥的偽裝不著痕迹地從那些想靠近他的女生身邊溜開,雪華始終以冰山般的高傲姿態拒絕所有向她發出邀請的男生。

而澤玖瀾呢?

最受歡迎的澤玖瀾隊長竟然以最迅速的姿態,獨自一人悄無聲息地走到了禮堂外的迴廊下。

迴廊下空無一人,點點月光傾瀉了下來,給迴廊罩上一層神秘的銀色薄紗。

澤玖瀾輕輕地靠在廊柱下,朦朧的月華勾勒著他絕美的輪廓。他靜靜出神的樣子,就像是一座美麗無缺的雕像。

晚風輕輕撥動他剛垂到肩膀的半長黑髮,烏黑的髮絲在夜色中劃出一道道令人迷醉的弧線,鋪開了一片令人只能遠觀而不能接近的寂寞黑色。

「怎麼辦……要不要過去?」

「你先過去……」

「可是澤玖瀾學長現在好像不想被打擾……」

禮堂內的女生遠遠地望著靠在廊柱下出神的澤玖瀾,你推我我推你,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靠近。因為沉思中的澤玖瀾實在太完美了,彷彿是一幅誰都不願打破的畫面。

2

正在這時,禮堂內忽然爆發出另一陣尖叫。

「他好帥啊——我的心臟快要停止跳動了!

「太棒了,簡直讓人心醉。」

女生們一個個瞪著桃心眼,手捂著不斷爆發尖叫的嘴巴,全都彷彿被愛神之箭瞬間射中了似的!

只見一個銀灰色短髮的男生手插著褲袋,滿臉堆笑地走進大禮堂。他隨意的髮絲沒有經過任何修飾,可是天生的好發質卻讓那些特地去美容院做挑染的男生自愧不如。那頭又亮又柔的銀灰色短髮就像是天際灑落的銀色月華,誘惑著別人想伸出手觸摸一下。

「哇——是冷獵!」人群中馬上有人認出了他。

冷獵穿著平常的校服,黑色的外套隨意敞開著,連領帶都沒有打。但他那放蕩不羈的氣質捕獲了無數小女生脆弱的心。

「冷獵,請您和我跳支舞!」

「冷獵學長,請您接受我的邀請!」

「不,是我先提出邀請的!」

「不許插隊,我才是先來的!」

……

一大群女生甩開了身邊的男生,你推我搡,爭先恐後地擠到冷獵面前,紛紛舉起了胳膊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哈哈哈哈……情人節快樂!大家不要擁擠,傷了自己我可過意不去哦。」冷獵溫柔的話語讓那些剛才還如同在戰場上誓死爭奪的女生一下子停了下來,個個裝出一副淑女的樣子,生怕自己失態的模樣配不上面前美麗的王子。

而其他男生在自愧不如的同時,一個個都心碎流淚了,心裡爆發出了同一個聲音——冷獵!我恨你!

就在這時冷獵的目光不經意接觸到禮堂角落裡一個消瘦的白色身影。那一瞬間,他煙灰色的瞳仁里有一點點星光亮起來。

穿著白色棉裙的姚若葉就像一朵乾淨的百合花,在一群爭相鬥艷的女生中顯得是那麼的清新脫俗。

冷獵不知不覺地朝姚若葉走過去,彷彿雙腿不受控制似的。姚若葉感覺到有人靠近轉過身,當她看到冷獵時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冷獵,好久沒見了!你這個傢伙不是特地跑來吸引女孩子的吧!」對於這個率性自我,大多數時候嬉皮笑臉沒正經的少年,姚若葉有點頭痛地皺了皺彎彎的柳眉。

「哈哈,怎麼,看到我受人歡迎,是不是有些吃醋了?哈哈。」冷獵的臉上依舊掛著戲謔的笑容。

「你……我才沒有呢!你來幹什麼呀?」姚若葉額頭滴下大汗,有些生氣地反問。

「哈哈,我可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秘密任務,不過……不能告訴你呢!」冷獵故意撇過頭,大搖大擺地徑直走遠。

「你!」姚若葉恨恨地捏緊了拳頭。

跩什麼嘛!上一次要不是夢魘突然出現,而這段時間又忙於訓練,自己早就能發現他的秘密了!

這個傲慢自大的傢伙!以為自己真的是萬人迷嗎?

真正的王子……

應該是澤玖瀾隊長那樣穩重又有安全感的男生!舞會大廳外夜色朦朧,一片寂靜。姚若葉走出喧鬧的大廳,獨自來到寧靜的迴廊邊。

她獃獃地站在一角,手裡似乎捏著什麼東西,翻來覆去。原本清秀白皙的臉頰逐漸泛起一絲緋紅,清澈明亮的眼睛牢牢定格在不遠處的一個身影之上。

要不要送呢……

姚若葉依舊緊緊捏著手裡的東西,到底要不要送呢?

手中送給澤玖瀾的巧克力似乎因為手心的溫度都開始融化了,而姚若葉感覺有一塊大石頭在她的心裡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

風吹動著澤玖瀾光澤的髮絲,他站在月華下彷彿天神般莊嚴尊貴,可是他整個人卻被一股強烈的寂寞所籠罩,看上去是那麼深沉和遙遠,彷彿是一位被隔在人世外的神靈,終身只有孤寂陪伴。

感激一下隊長,送點巧克力也沒有什麼的吧。姚若葉望向不遠處迴廊下靠著廊柱沉思的澤玖瀾,自顧自想著。

倏地,她彷彿是下了巨大決心似的,輕輕抿了抿嘴,一步步向澤玖瀾走去。

她的心臟怦怦直跳,每靠近一步心跳都加快一分。

迴廊下,澤玖瀾敏感的神經感覺到有人的氣息靠近,他立刻敏捷地轉過身來。

一回頭,當他深邃的目光接觸到面前的白色身影時,那警惕的氣息一下子煙消雲散。

「是你?姚若葉……」

「你不在舞會現場,來這裡幹什麼?」澤玖瀾沒有想到是姚若葉,冷峻的臉龐閃過一絲驚詫,隨即又迅速平靜下來。夜色中,他平和冷靜的神情就如月華般迷人。他靜靜地注視著姚若葉,眼眸里掠過一絲不為人知、難以察覺的溫暖,「你找我……有事嗎?」

「……隊長……我我……」姚若葉慢慢攤開雙手,露出還似乎冒著溫熱氣息的巧克力。姚若葉面對妖魔和敵人時她都沒有這麼緊張過,而此時的她緊張得連話都說不出。

「這是我做的……巧克力……」姚若葉望著手中已經有些發軟的巧克力,低著頭羞澀地說著。她的肩膀在晚風中瑟瑟顫抖,似乎是過於緊張而控制不住地發抖。

「哦……」

三秒鐘的靜默。

澤玖瀾的表情依然沒有泛起一絲波瀾,但他的心裡卻百感交集。

姚若葉……

「謝謝你,若葉。」半響,澤玖瀾輕輕接過巧克力,眼裡蕩漾起更加溫柔的暖意,他露出一絲淡淡的淺笑,但語氣依然讓人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隊長……」姚若葉驚訝地抬起頭,她望著淡淡微笑的澤玖瀾,水晶般剔透無瑕的瞳仁里閃動著激動的淚光。

倏地,禮堂內傳來悠揚浪漫的曲子,成雙成對的男女紛紛攜手跳起華爾茲。美麗的裙擺和帥氣的燕尾服在會場中綻開一朵朵綺旎的花朵。

「和我跳支舞吧。」澤玖瀾伸出手,白皙修長的手指在月華下溫潤如玉。那對如北極冰海般寒冷的湛藍色瞳仁,此時卻像被溫暖的春風吹拂過似的,清泉流動。

「嗯?」姚若葉驚訝地睜大眼睛,不知所措地望著澤玖瀾。

他輕柔的目光彷彿能流到她心裡,他是如此強大而又冷漠,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卻忍不住時常對姚若葉流露出一絲溫柔的目光,每每都讓她緊張得不知所措。

澤玖瀾不等姚若葉回答,忽然抓起她的手,輕輕把她拉入懷裡。澤玖瀾溫柔地擁著她,帶著她輕輕起舞。

姚若葉僵在澤玖瀾的懷抱中,動作僵硬生澀。

她的心怦怦直跳,劇烈得彷彿要跳出她的胸膛似的。

月華灑落下來,禮堂內傳來悠揚的音樂,他們在空曠冷清的迴廊上跳舞。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他們兩個人,時間停止了流動,聲音消融在了時空的縫隙中……

3

「啊——」

一道凄厲的尖叫聲,劃破了蒼寂的夜空,穿透了每一個正沉浸在浪漫華爾茲中的人的心臟。

正在迴廊上輕擁起舞的澤玖瀾和姚若葉兩人頓時一愣,他們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腦海里出現同一個想法——難道有事發生了?

尖叫聲是從花園的深處傳出來的,從迴廊看過去,花園一片幽黑,靜悄悄一點動靜都沒有。看上去反而更像是一個危機四伏,妖魔齊聚的森林,令人不敢接近半步。剛剛那聲毛骨悚然的尖叫,更是添加了一份驚悚。

「去看看!」澤玖瀾望著尖叫聲傳來的方向,臉色陰沉,湛藍色的瞳仁深處掠過幾片陰雲。

「嗯!」姚若葉用力點了點頭,清澈的眼睛眼睛里迸發著銳利的光芒。

他們互看了一眼,毫不猶豫向花園衝去。只見剛才還優雅跳著華爾茲的兩個人,此時馬上變身,只見單手輕輕一撐扶欄,縱身一躍,兩個人輕鬆地跳過扶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花園裡跑去。

因為那陣尖叫,音樂戛然而止,跳舞的學生紛紛停了下來,全都不安地面面相覷。會場頓時一片混亂,議論的聲音如同潮水,一波蓋過一波。

出事了?!

歐陽昕遠英氣的眉毛凜然一蹙,湖綠色的瞳孔流露出一絲擔憂的神情。

「抱歉,讓一下,我該走了。」

沒有時間多想,歐陽昕遠舉起雙手,從圍繞著他的女生身邊擠過,像陣風似的朝尖叫聲傳來的方向跑去。

看到歐陽昕遠焦急的身影穿過禮堂,其他隊員們也都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在澤玖瀾和姚若葉跑進花園后,其他四名隊員也都朝他們的方向迅速匯攏。

而這時一道如利箭般犀利的目光,正望著那幾個匆匆跑出大禮堂的背影。

只見一個修長的身影從幽暗角落裡閃了出來,銀灰色的短髮閃爍著令人琢磨不透的光芒。

「救……救命啊!」

隊員們剛跑進花園裡,就有一個女生跌跌撞撞地朝他們跑過來,那驚慌失措的樣子好像撞見了鬼似的。

「不要害怕,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了?」歐陽昕遠扶住女生搖搖欲墜的身子,以安撫的語氣輕聲詢問,生怕再觸動她緊張脆弱的神經。

「那……那裡……躺著一……一個人……」女生伸出顫抖的手,指了指身後的草地。因為害怕,她的眼裡盈滿了淚水,雙肩劇烈顫抖著。

澤玖瀾等人臉色一沉,朝那女生所指的方向望去。借著朦朧的月華,他們看到草地上躺著一個穿黑色衣服的人,從身形來看應該是個男生。

澤玖瀾走上前,蹲下身子,只見橫躺在地上的男生緊閉著眼睛沒有任何動靜。

「這個人怎麼了?」

「難道他……出什麼事情了?」

「剛才那聲恐怖的尖叫,就是他發出的嗎?」

周圍逐漸聚攏了一批圍觀的同學,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男生,議論紛紛。

「阿朗!」忽然,人群中響起一聲凄慘的尖叫。被歐陽昕遠扶起的那名女生突然掙脫了他的手,一下子撲倒在橫躺在地的男生身上,號啕大哭起來。

「你認識他嗎?他是誰?」澤玖瀾的臉色顯得有些沉重……

「他……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們約好晚上八點在花園見面的。可我到花園時卻連一個人也沒看到……我就在花園裡拚命找他……可是……我怎麼也找不到。」女生邊抽泣邊回答,「後來,我跑到這裡,竟然發現草地上一動不動地躺著一個人……我,我當時嚇壞了,沒看清楚……沒……想到是阿朗!」

「阿朗……你快醒醒……阿朗……」說完,女生俯在陳朗身上,傷心地哭泣著,消瘦的肩膀隨著她的哭泣聲微微顫抖。

「你先別哭,他還不一定有事,可能只是昏過去了。」說完,澤玖瀾伸出一根手指放在男生的鼻翼下,感覺到有微弱的鼻息噴在自己的手指上。

沒有死……

「醒一醒。」澤玖瀾拍了拍他的臉,可是男生依舊緊緊地閉著眼睛,完全沒有知覺。澤玖瀾曲起拇指,用指甲按了按他的人中,但依舊一點反應都沒有。

姚若葉蹙起了彎彎的柳眉,她望著昏迷不醒的男生,心裡升起了一種不詳的預感。難道又是……可是怎麼會……

景夜蓮蹲下身子在男生的身上和周圍仔細檢查了遍,抬起頭望著所有人說:「他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周圍也沒有打鬥的痕迹,不像是被人打昏的。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複雜的神色,因為男生阿朗的狀況和前幾次被夢魘襲擊而變成植物人的學生實在太相似了。

「難道又是夢魘……」雪華說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問。頓時,花園裡陷入了一片沉寂。

「可是夢魘不是被消滅了嗎?」過了好一會兒,八寶緊緊地攥著歐陽昕遠的褲腿,心有餘悸地望著面前的隊友。

「是啊,夢魘已經死了。那……難道它復活了?」

「不,不可能復活。它當時化為一團粉末,那粉末現在還保存在實驗標本瓶里呢!」

「那……那怎麼會?」

「也許這是一隻新的夢魘!又一隻夢魘!」姚若葉有些沉重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她的額頭冒出了汗珠。想到自己的爸爸媽媽也是被夢魘所害,她馬上想到夢魘應該不只有一個,甚至還有一個群體。

「什麼……你說……新……新的夢魘?!」人群中瀰漫著緊張的氣氛,已經有人開始害怕地喘著粗氣。

「太……太恐怖了吧,還有……還有夢魘……若葉你不要嚇我們。」

「我覺得若葉說得有道理,誰也不能保證世界上只有一隻夢魘,或許還有其他同類存在。」歐陽昕遠站了起來,望著所有人嚴肅地說道。

「可是我們剛才已經仔細巡視過會場周圍和花園裡了,沒有發現夢魘,它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

「哇……」

「上次還沒有從那個夢魘身上找到更多的秘密呢,現在……現在竟然又來一隻,怎麼辦啊?」

「嗚嗚嗚嗚……」

「又一個,這個學校是不是受了詛咒!」

「太可怕了,我們會不會也變成這個樣子!」

……

圍觀的學生們不安地議論著,彷彿世界末日到來似的驚恐。

「好了,大家不用害怕。」就在所有人陷入一片新的恐慌之時,澤玖瀾隊長站了出來,平穩的聲音中透著一貫的冷靜和淡定。

「胡亂猜測只會增加緊張的情緒,現在沒有證據,一切都還是猜測而已。真相我們會調查清楚的,請大家趕快離開現場。」澤玖瀾不容辯駁的話語使原本喧鬧嘈雜的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大家不再隨意議論,圍觀的人群開始散去,的隊員們則準備清理現場。

而姚若葉仍呆立在一邊,腦海里仍是一團迷霧。

雖然隊長沒有正面回應,但是夢魘不只一個,這應該不會錯。可是它們相繼出現的目的是什麼呢?召喚它們的人又會是誰呢?

4

「哈哈,你們都想得太簡單了!」

倏地,一陣似乎帶著嘲諷意味的笑聲,從尚未完全散去的人群之外傳了過來,所有人瞬間僵滯住。

只見一位少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罕見的銀灰色頭髮,俊美的臉,戲謔的神情,令他如鶴立雞群般醒目。

竟然是冷獵!

「你們還真是傻呢,呵呵。世界上的夢魘多著呢,而且有些夢魘就算從你身邊走過你也認不出來!」冷獵掃視了所有人一圈,似乎在嘲笑著周圍的人,但同時也在警告所有人。

的隊員全都站直了身子,以警惕的目光望著冷獵。這個神出鬼沒的少年,這個曾經也是成員之一的少年,這個在他們捕捉夢魘時曾經出現,阻礙他們的少年,他到底知道些什麼,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冷獵!」姚若葉驚愕地望著站在人群前的冷獵,「你怎麼會知道……而且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一旁的澤玖瀾站了起來,他暗暗地打量著冷獵,深邃的瞳仁越來越犀利。

冷獵那雙還透著嘲笑意味的雙眼望著所有人,鄭重其事地大聲說:「夢魘以吸食人類的靈魂而生存,吸食靈魂到一定程度的夢魘還可以進化成人類的樣子,以假亂真!」

「噢——」

眾人嘩然。圍觀者露出或是驚恐、或是將信將疑的神色……冷獵的話著實讓每一個人震驚不已!

「天哪——」

「這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太可怕了!」

原本逐漸散去的人群又一次聚攏過來,大家更加不安地紛紛議論起來。彷彿有一陣極寒的風拂過七星學院,所有人都感覺渾身一寒,從骨子裡開始瑟瑟發抖起來。

難道有一隻進化成人形的夢魘混入了七星學院,躲過了他們的視線!

連的隊員們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如果正如冷獵所說,那麼他們和夢魘的戰鬥就還沒結束,等待他們的可能是更加危險而激烈的戰鬥!

進化成人類的樣子!

以假亂真!

冷獵的話深深印刻在姚若葉的心裡。她睜大了眼睛,站在焦躁沸騰的人群中,卻沒有一點反應,彷彿已經靈魂出竅。

她晶瑩剔透的瞳孔被不安和惶恐一點點污染。她的心臟一點點緊縮,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攥在手心,令她呼吸困難……

「你是誰?」

「我叫夢魘。」

「爸爸媽媽怎麼了?」

「他們睡著了。」

「跟我走吧……我會給你糖吃,給你可愛的洋娃娃……來……不要害怕……」

「不——要!」

那個噩夢再一次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那個美得驚心動魄的金髮女子,她說她叫夢魘,她擁有人類的樣子……

原來現在出現的這隻怪物和害死爸爸媽媽的那個一樣,是可以幻化成人形的高級夢魘!

……

「大家先不要惶恐,一切還只是個猜測。我們暫時還不知道這名學生的昏迷原因,一切還要等醫生來下定論!」正在這時,澤玖瀾深深地看了冷獵一眼,面對著人心惶惶的同學們再次說道,「現在請大家先離開這裡,現場我們還需要處理,先救傷者要緊。」

聲音不大,卻透著一股不可思議的震懾力,很快安撫了學生們緊張不安的神經。

「澤玖瀾隊長說的話有道理……」

「我們是不是太緊張了?」

「不管怎麼樣,先回去再說吧。」

「嗯。」

……

澤玖瀾帶著隊員們趕緊驅散了人群,聯繫了醫院的急救人員把昏迷不醒的陳朗送入了醫院。

一場風波終於暫時性被壓制了下來。可是事情卻遠遠沒有結束……

5

醫院得出的診斷結論,正如隊員們擔憂的那樣——陳朗被診斷為永久性植物人!

「你們是怎麼辦事的——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

第二天一大早,秦東流就帶著他的手下來到總部,大聲地呵斥所有人。

「這次是我們的失誤。」坐在辦公椅里的澤玖瀾站了起來,臉上有深深的自責。

「隊長……」隊員們看到澤玖瀾這副樣子,都驚愕地睜大了眼睛,愧疚感從他們心裡一點點蔓延開。

連秦東流和他的手下們都愣了愣——沒想到高傲的澤玖瀾會向他們認錯!

「哼!」秦東流甩了甩衣袖,不屑地瞥了澤玖瀾一眼,「這次算是最後的警告,如果再出任何紕漏,學生會就要接管!」

「什麼!」隊員們驚愕地張大了嘴。

「憑什麼學生會要接管!」望著秦東流這副囂張跋扈的樣子,姚若葉終於忍不住站出來指著他大聲說道。

「這段時間學校發生了那麼多意外,已經有五名學生變成植物人了。我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澤玖瀾的領導能力!」秦東流完全把她當成空氣,只是盯著澤玖瀾疾言厲色。

隊員們全都望向澤玖瀾,他們的眼裡閃動著緊張不安的光芒,似乎想說什麼,但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澤玖瀾平靜的臉龐之上沒有一絲波瀾,他沉默了半晌,緩緩說道:「好的,如果再出差錯,我就辭去隊長的職務。」

「隊長!」隊員們難以置信地望著澤玖瀾。

雪華冰山般的表情瞬間崩潰,她滿臉焦灼地望著澤玖瀾,像紫水晶般美麗剔透的眼睛里閃爍著不安的光芒。

而此時連任何問題都能迎刃而解,智商200的歐陽昕遠也都沒了任何方向。

景夜蓮完美的偽裝依舊掩蓋不了他的驚訝和焦灼,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強大的男人有一天會捨棄。

「隊長……」八寶純真無瑕的眼睛盈盈欲滴,他走到澤玖瀾的身邊攥著他的褲腿,揚起圓嘟嘟的小臉眼淚汪汪地盯著澤玖瀾,就像一隻害怕被主人遺棄的小狗。

「隊長……你為什麼要答應他!你不能答應他!不能把給別人!」姚若葉攥緊了拳頭,晶瑩剔透的瞳仁里滿是不甘。

她憤然扭過頭,瞪著秦東流不服氣地大吼:「學生會憑什麼接管,我們拼死拼活出生入死,你們做過什麼!你們有什麼資格接管!」

「你……」秦東流被姚若葉的話氣得面紅耳赤,他捏緊了拳頭,上下排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眼裡閃爍著不停跳動的怒火,就像一隻隨時會發狂的獅子。

「姚若葉,不要說了。」澤玖瀾淡淡地吐出這一句,依然沒有絲毫的惱怒,只是阻止姚若葉繼續說下去。

「隊長!」姚若葉不甘心地扭過頭,她望著澤玖瀾,眼睛里霧氣瀰漫。

「姚若葉,我命令你,不許說了。」澤玖瀾的聲音依然平靜,卻透著不容抗拒的力量。

……

「哼,今天就算了,你們好自為之!」秦東流不想和姚若葉還有那些隊員們糾纏下去,甩了甩袖子帶著手下憤然離開。

就在這時,澤玖瀾面無表情地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隊長……」隊員們擔憂地望著他的背影。

砰——

辦公室的門被無情地關上,所有關切的視線被擋在了門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U.I.S校園日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U.I.S校園日誌 U.I.S校園日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課 新危險在靠近

7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