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課 我是U.I.S隊員

第五課 我是U.I.S隊員

1

嗖——

突然一個黑影冷不丁躥到了姚若葉的面前,瞬間她感到眼前一片漆黑,身體一緊。

「呵呵呵呵……抓住你了……」背後響起一個冰冷滑膩的聲音,就像某種爬行動物的叫聲。

姚若葉猛然睜眼睛,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一個冰冷滑膩的物體牢牢束縛住了,身體絲毫不能動彈!

是夢魘?!

「哈哈哈,你不乖……帶你走……」夢魘冰冷恐怖的聲音響徹在一片死寂的樓道里,它站在姚若葉背後,一手勒住她的腰,一手勒住她的脖子。

「……唔……」姚若葉難受地皺起了細長的柳眉。

她用力掰著夢魘勒住她脖子的手,可是怪物的力氣要比她想象中大很多倍,根本不是人類所能抗衡的。

咯咯……咯咯……

勒住脖子和腰的手一點點縮緊,姚若葉似乎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她的呼吸越來越困難,眼前的景物漸漸模糊起來。

窗外瀝血的滿月越來越猙獰,彷彿是鬼魅的笑臉。

……救……救……命……

姚若葉張了張嘴巴,可是怎麼也發不出聲音。她的掙扎越來越無力,就像一隻不小心闖入蜘蛛網的蝴蝶,徒勞地扑打著翅膀,耗盡最後一絲力氣,只能等待著死亡的宣判。

……

「若葉!」

倏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姚若葉費力地睜開眼睛,恍惚中她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從一片漆黑中跑了出來。

「放開她!否則別怪我手下不留情!」澤玖瀾高大的身影在夢魘面前站定,他捏緊了雙拳,雙眼透著犀利的目光,大聲朝著夢魘怒吼道。一向沉著冷靜的他此時有點失去控制,就像一座壓抑著隨時會爆發的火山!

「……愚蠢的人類……你以為我會聽從你的命令嗎……呵呵呵呵……」夢魘咯咯笑了起來,猙獰的笑容爬上它扭曲的臉龐,恐怖萬分,那滑膩冰冷的笑聲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隊……長……」姚若葉終於看清了來救她的人,那是被所有人奉為神般神秘而又強大的澤玖瀾。

是隊長,隊長來救我了,隊長……

那一瞬間,姚若葉看到澤玖瀾的出現,內心忽然格外平靜,因為在姚若葉的心裡,瀾隊長最強大,沒有任何事不能解決。只要澤玖瀾隊長在身邊,就算是面對死亡,她也不會懼怕。

「姚若葉,你不要害怕,堅持一下。」澤玖瀾看了一眼被困住的姚若葉,眼裡蕩漾起一片擔憂之色。

轉而,他注視著夢魘恐怖扭曲的臉龐,嘴角揚起一絲弧度,卻是那麼冰冷刺骨,似乎能把天地萬物瞬間凍結的笑容。

倏地,半空中漂浮起一片片粉紅色的櫻花,櫻花越來越多,像雪花般紛紛揚揚地漂浮在樓道里。

奇異的花香遊走在空氣中。

三更半夜,搖光樓內居然會下起櫻花雨!這似乎是連恐怖的夢魘都沒有想到的。

只見澤玖瀾輕輕一揚手,粉嫩的櫻花全都會聚到他周身,彷彿是受到他的召喚。沒有風,他半長的黑髮卻在半空輕輕飛揚著,鋪展出一片令人迷醉的黑色。他的表情就像神靈般莊嚴,湛藍色的瞳仁就像浩瀚無邊的大海。只見他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朝夢魘輕輕一指,那些櫻花全都接到命令似的幻化成一條粉紅色的綢帶,然後迅速向夢魘伸展過去!

粉紅色的「綢帶」在半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以螺旋型的形狀迅速把夢魘纏繞起來,然後倏地收緊,把夢魘牢牢地捆綁起來。

夢魘還來不及出手還擊,就被綢帶牢牢纏住,勒著姚若葉的脖子和腰的手也無力地軟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啊——」

伴隨著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夢魘突然渾身驚悸起來,彷彿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砰——

突然。它又停止了掙扎,像條死魚似的倒在了地板上。那些櫻花也像幻影似的倏地消失了,只留下那淡淡的花香證明它們存在過。澤玖瀾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夢魘,神情依舊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

澤玖瀾只是扶住搖搖欲墜的姚若葉,望著懷中如此虛弱的女孩,澤玖瀾的心微微地糾結起來,眼底不自覺流露出溫潤如水的柔光。

那是他從來沒有流露過的目光,如春風拂面般溫暖。

「隊長,你好像一直對談戀愛沒有興趣啊……」

澤玖瀾耳畔不自覺地響起了這樣的聲音,渾身顫了一下。

此時的姚若葉,早已虛弱地睡了過去。纖細的她此時看上去蒼白羸弱的,就像一朵在風中搖曳的白蓮,惹人憐愛。她能感受到的只有澤玖瀾溫暖的懷抱,卻望不見他難得的溫柔眼神……

2

哐——哐——哐——

被封印在玻璃器皿中的夢魘,憤怒地撞擊著玻璃,不斷發出沉悶的聲響。

巨大而堅實的玻璃器皿擺放在總部正中央,所有隊員以及學生會的人環繞著它觀察著裡面不斷掙扎的夢魘。

「這個就是夢魘?原來世界上真有……」秦東流的手下睜大了眼睛,望著眼前的一切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哐!

夢魘隔著玻璃,沖向他齜牙咧嘴。表情尤其猙獰恐怖。那矮個男生嚇得渾身一哆嗦,踉蹌後退了一大步,他扭過頭哆哆嗦嗦地問:「它真的會吃人?」

「是吞噬人的靈魂。」歐陽昕遠搖了搖手指糾正道。

「這次算你們立了功勞!」秦東流瞥了站在一邊沉默不語的澤玖瀾,再看著被封印在玻璃器皿中的夢魘,眼裡更多流露的不是驚訝,而是不甘心。再次立下了大功,揚眉吐氣地向學生會炫耀,這對秦東流來說簡直是一個恥辱,沒有藉機除掉,竟然還給了他們一個風光的機會……秦東流一臉的鬱悶。

澤玖瀾看都沒看秦東流一眼,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話似的,依舊若有所思地望著玻璃器皿中不停掙扎的夢魘。

昨晚輪到他和歐陽昕遠巡夜,就在他在二樓樓道上巡視時卻聽到了打鬥的聲音。他偱著聲音跑了過來,沒想到卻看到應該在房裡睡覺的姚若葉竟然被夢魘糾纏住了!他慶幸的是還好自己及時發現,否則……他真的很難想象那個結果……

站在澤玖瀾身側的雪華,暗暗注視著他的臉。只見澤玖瀾蹙起了英氣的濃眉。雖然捉住了夢魘,可是盤踞在他眉宇間的憂愁卻沒有絲毫的消散。雪華暗暗地攥緊放在身側的手掌,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隊長真是太厲害了!」

「隊長的本領真是出神入化,一出手就輕易地把夢魘給抓回來了!」

「果然不愧是我們的隊長,簡直是手到擒來啊!」

隊員們簇擁著澤玖瀾你一句我一句地爭相誇耀,所有人的眼睛閃閃發光,對澤玖瀾的崇敬目光簡直就像在膜拜神明。

可是澤玖瀾對於手下熱情的崇拜卻無動於衷。而一旁的角落裡正站著第502次來交申請書的姚若葉,眼眸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雖然轉瞬即逝。

澤玖瀾默默地嘆了口氣,抿了抿冰冷的嘴唇,轉過頭來面無表情地說:「夢魘不是我抓住的。」

「啊?」

所有人頓時嘩然,全都張大了嘴巴瞠目結舌。

不是隊長抓住的,那還有誰有這樣大的本事?所有隊員心中有著同樣的疑問。

彷彿看穿了手下的思緒,澤玖瀾抬起冰冷的湛藍色眸子望著所有人平靜地說:「抓住夢魘的是……姚若葉。」

「若葉!」所有人震驚不已,紛紛轉過頭,睜大了眼睛。一個個無法置信地望著乖乖站在角落裡做著第502份考核試卷的姚若葉,張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整個雞蛋。

「我……我……我……」姚若葉抬起頭,眨巴眨巴著精亮的眼睛,指著自己的鼻子結結巴巴地說不出一句話來。連她自己都很震驚,夢魘是她抓住的嗎?

怎麼可能!她根本打不過那隻夢魘,別說抓住它了!記得當時她被夢魘抓住,後來澤玖瀾跑來……再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她就不記得了……

就在大家全都震驚不已時,澤玖瀾又冷靜地開口了:「我趕到現場時,夢魘在和姚若葉搏鬥后力量大幅度下降,所以我才輕易地制服了夢魘。所以戰勝夢魘的,實際上是姚若葉!」

隊長說的……是真的嗎?

姚若葉一時愣在原地,頭頂上掛起了一排問號。

數秒的沉默。

「哇!看來若葉的優秀基因爆發了呢!不錯,不錯,若葉,你為立了一項大功!」景夜蓮推了推眼鏡,第一個點頭道。

「連隊長都這樣說了,看來不會有錯!若葉,你的願望就要達成了!」歐陽昕遠也摸了摸下巴,表示贊同。

「若葉,看不出來你還蠻厲害的嘛!」八寶拍了拍姚若葉的胳膊,用奶聲奶氣的聲音故作深沉地說。

只有雪華一句話都沒說,只是靜靜地望著表情依舊沒有任何一絲波動的澤玖瀾,澤玖瀾眼底閃過一絲沒落,透著無盡的無奈。

有些粗線條的姚若葉卻還在一旁疑惑不已,她歪著腦袋,兩條眉毛緊緊地糾結在一起。

「呃……」

難道真的是我戰勝了夢魘?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有些我也想不起來了……難道我真的在稀里糊塗中戰勝了夢魘?

「由於姚若葉這次打敗夢魘立下了大功,所以我這次破格准許她加入!」倏地,澤玖瀾站到所有人面前,大聲宣佈道。

澤玖瀾然後他靜靜地走到姚若葉面前,露出難得一見的淡淡笑容:「歡迎你加入!」

「真的?!我終於加入了,這不是在做夢吧!」姚若葉愣愣地抬起頭,望著澤玖瀾深邃的眼眸,清澈的雙瞳瀰漫起一片霧氣。

她猛地彎下腰,朝澤玖瀾深深地鞠了一躬,大聲說道:「相信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爸爸,媽媽,你們聽見了嗎?

我終於加入了,我終於有機會能夠找到真相,為你們報仇了!

夢魘被捉住后七星學院恢復了平靜,學生們又回到了往常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

而那隻被捉的夢魘依舊被封印在總部的玻璃器皿中——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夢魘倒在玻璃器皿中,就像是一條被釣上岸的魚似的苟延殘喘。它的身體已經透明得彷彿是天上的雲煙,輕輕一碰就會消散。

「它好像快不行了。」姚若葉坐在皮沙發上,邊喝著珍珠奶茶邊望著玻璃器皿中的夢魘。她咬著塑料吸管,輕蹙著彎彎的柳眉。雖然剛成為隊員,可對這裡熟悉得就像家一樣,她很快和眾人打成一片,把總部當做自己的家。

「吸食不到人類靈魂的夢魘似乎力量越來越薄弱了,就跟人類不吃飯一樣,身體也越來越虛弱。」雪華走到沙發邊坐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紅茶輕輕抿了一口。絕美的容貌,優雅的舉止令人移不開眼睛。

剛被封印在玻璃器皿中的前幾天夢魘還算正常,可接下來的幾天吸食不到人類靈魂的夢魘越來越焦躁和難受,它拚命地撞擊著玻璃器皿,撕扯著自己的身體。它的身體因為力量的削減而越來越透明。這幾天夢魘彷彿消耗了所有力氣,像一條垂死的魚似的停止了掙扎,它好像快要不行了……

倏地,正在做最後掙扎的夢魘停止了一切動作,它紅色的眼睛閉了起來,輕輕翕合的嘴唇凝固成一個半張的姿勢,一縷縷淡藍色雲煙從它身上裊裊升起,它的身體一點點在消失……

「啊!」正在喝珍珠奶茶的姚若葉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衝到玻璃器皿前。她雙手貼在玻璃上,睜大了眼睛一動不動地望著被封印在裡面的夢魘。

「它怎麼了?它在消失!」她焦急地叫著,對眼前的狀況不知所措。

雪華叫來了其他隊員,所有人聚集到玻璃器皿周圍,望著漸漸消失的夢魘露出驚訝的神色。

只見夢魘越來越透明,最後身體緩緩化成一縷雲煙完全消失了!

「它就這樣死了嗎……」姚若葉望著空蕩蕩的玻璃器皿,輕輕地喃喃著。「這也是它罪有應得。」歐陽昕遠拍了拍姚若葉的肩膀,安慰道。

「可是,為什麼它會無緣無故出現呢?」姚若葉繼續糾結著。

「夢魘不會自己跑出來,應該是有人召喚,但是召喚人的目的又是什麼呢?他召喚出一個夢魘,或者還是更多的夢魘?」歐陽昕遠也開始疑惑。

一時間,眾人沉默下來,紛紛思索起這些個問題。

澤玖瀾從辦公室出來,聽到眾人對夢魘的討論,他的心沉了一下,臉上晃過一絲怪異的神色。

他似乎在擔心著什麼,深邃的眼眸如一汪幽不見底的潭水,讓人難以捉摸。

澤玖瀾沒有多想,沖著姚若葉的背影,沉聲喊道:「姚若葉!」

「到!」姚若葉條件反射般地大聲應道,立刻轉過身去面對澤玖瀾。

「以後不要私自議論夢魘!關於夢魘的調查直接向我彙報,禁止私自談論!」

「所有人都聽到了沒有,特別是你……姚若葉!」澤玖瀾宣布命令的時候是那麼嚴厲,不僅是姚若葉,所有隊員沒有人敢違背。

「是!隊長!」

「還有,姚若葉,你既然有時間談論這些,還不如多想想如何度過見習期吧!」澤玖瀾臉上沒有任何錶情,「新成員入隊半個月,如果不能通過考核,就會被除名。這個你應該知道吧?」

姚若葉的臉頰一陣紅一陣白,訕訕地點點頭:「知道……」

「馬上就要考核了,你好好準備吧。其他人……回去休息。」

……

3

實習期考核會是怎樣的呢?

的晉陞制度:新成員入隊,沒有任何實際權利,只是名義上的隊員,連徽章都不會擁有。經過半個月左右的實習期,新成員會接受一次實習考核。通過考核的實習隊員,會成為真正的隊員,擁有刻有自己名字的徽章。

而進入以後的考核,也是關卡重重。通過實習期考核的隊員被稱為「一階隊員」,每經過一次考核晉陞一級,就可以成為「二階隊員」「三階隊員」,然後就是「副隊長」「隊長」。當然,只有晉陞,隊員才可以擁有一些許可權,例如進入不同級別的機密資料庫的許可權等等。

就在姚若葉思考著是否能順利經過實習期考核的時候,這天一大早,她就被澤玖瀾叫到了總部。

總部只剩下澤玖瀾和姚若葉兩個人。姚若葉坐在桌子邊,小心翼翼地瞄著面無表情的澤玖瀾,心裡有點忐忑不安。

一大早到底會有什麼事情呢?

「姚若葉,既然我已經批准你加入了隊伍,從現在開始,我就要以隊內準則來嚴格要求你。從今天起,我會對你進行全方位的培訓!」澤玖瀾一本正經說道。

到底是什麼樣的培訓呢?看瀾隊長的那張撲克臉,應該是魔鬼訓練……「不要以為你加入了,就是正式隊員了。不能通過實習期考核,我一樣會讓你離開隊伍!」

澤玖瀾站在姚若葉面前,雙手反剪在背後,義正詞嚴地說著。那對湛藍色的瞳仁就像是兩把冰冷的利箭,盯得姚若葉無所遁形。

「是……隊長……」姚若葉立刻收回了思緒,訥訥地點了點頭,在澤玖瀾犀利的目光下不敢抬頭。

啪——

澤玖瀾把一疊厚厚的檔案冊丟在姚若葉的面前,差點把姚若葉的人都給埋沒了。

「這些是的歷史資料還有案件資料,你要把它們全部看一遍,然後熟記在心。」

「啊……」姚若葉望著面前小山般高的檔案冊,下巴落到了桌面上,「那麼多……全部要看嗎……」她看到那麼多的檔案冊,瞳孔里已經有兩個旋渦在骨碌骨碌旋轉了。

「要成為一名合格的隊員,你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澤玖瀾盯著姚若葉疾言厲色道。

「是……」

「作為一個隊員,最重要的是要遵守守則,只要你在隊一天,就一天也不能忘記!」「啪」的一聲,一本藍色封皮的小冊子穩穩地降落在她的面前。

姚若葉拿起冊子翻閱起來,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列了四十八條——

1.隊員必須服從上級的命令,不得有任何異議。

2.隊員必須友好合作,不能逞個人英雄。

3.不能借的名義欺壓無辜學生,否則將以革除身份作為處罰。

……

「這些你回去背熟,明天背給我聽。」澤玖瀾面無表情地說道。

姚若葉快速地翻著守則,密密麻麻的字令她腦袋直晃悠:「好……好多……」

「多嗎?」澤玖瀾抬了抬眉頭,拍拍桌子上厚厚的一堆書本,「這裡還有創建歷史,和特大事件全記錄……」

「夠了……夠了……」姚若葉擦擦額頭上滲出的汗水,緊緊抓住守則,「我明天一定倒背如流!」

澤玖瀾淡淡一笑,抬起眼角望向她:「倒背如流?真的?」

「假的……假的!」

離開辦公室,姚若葉立刻馬不停蹄地埋頭苦學起來。

雖然上次抓住的夢魘已經消失了,但姚若葉還是常常做噩夢,夢裡依然是那個金髮的鬼魅女子。她隱隱地感覺到不安,似乎有更大的危險正在迫近,隊長不允許私自討論夢魘,可是夢魘的真相究竟是什麼呢?

不管怎樣,她發誓一定要通過重重考核!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了解到機密檔案冊里所有關於夢魘的秘密,找出父母被害的真相。

所以自己一定要成功!

不管是吃飯還是睡覺姚若葉都抱著檔案冊,吃飯時經常不小心把橡皮……

「UpUp動一動,UpUp舉個手,UpUp想個屬於你自己的招牌動作……」

因為太累,埋沒在一大堆檔案冊里呼呼大睡的姚若葉迷迷糊糊中聽到手機響了起來,她掀開壓住胳膊的檔案冊摸出枕頭下的手機按下接聽鍵。霎時一個冰冷嚴厲的聲音衝破她的耳膜——

「現在已經幾點了?你怎麼還沒出現在總部!限你兩分鐘以內出現在開陽樓前的樹林里。否則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電話那頭的澤玖瀾平靜到沒有波瀾的聲音,在姚若葉聽來卻是那麼嚴厲,似乎帶著恨鐵不成鋼的口氣。

姚若葉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她看了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

7:58

啊?!已經那麼晚了,昨天自己複習得太晚居然睡過頭了!澤玖瀾要她兩分鐘內出現在開陽樓前的樹林里,哎呀呀——要來不及了!

姚若葉立刻從床上跳起來,蓋在她身上的檔案冊散了一地,也顧不得收拾了。

「正好八點。」看到姚若葉滿頭大汗地衝到他面前,澤玖瀾緩緩地抬起手,冷冷地看了手錶一眼。

「呼——呼——」姚若葉彎著腰,雙手撐著膝蓋累得氣喘吁吁。

「今天我要給你上的是武術課,你要學習的是雙棍!」澤玖瀾丟給她一副紅色的雙棍,臉色平靜地說。

太陽已經高高地掛在天空上,金色的陽光就像一根根金絲線,絲絲縷縷地灑落下來。一隻只小鳥歡快雀躍地在茵茵密密的枝葉間跳來跳去。

雙棍?

姚若葉愣愣地望著手裡的一副紅色雙棍。雙棍上刻著一隻翱翔的鳳凰,渾身燃燒著烈炎,就像剛從火焰中重生似的神采熠熠!

「雙棍看似普通,實則變化多端,雖然沒有鋒利的刃,但是如果能使好,它的攻擊力絕對不會比刀劍弱。」澤玖瀾背著手,望著姚若葉嚴肅地說。

「現在我給你演示一遍。」澤玖瀾拿起她手中的雙棍,親自示範了一遍。橫掃、旋轉、收手,利落、乾淨,一氣呵成,就像是一陣利風,彷彿能刮疼皮膚似的迅疾鋒利!

好厲害——姚若葉忍不住在心裡讚歎,她望著像只鷹般迅疾犀利的澤玖瀾,雙眼閃閃發光。

「要快、狠、准,試試看。」澤玖瀾停下了動作,轉過身把雙棍交到姚若葉手中。太陽那麼大,陽光那麼強烈,他雖然做了那麼大幅度的動作,可是臉上卻出奇的清爽,居然沒有一點汗水。

「哦……」姚若葉訥訥地點了點頭,然後雙手握緊雙棍,學著澤玖瀾剛才給他的演示使起來。

橫掃、旋轉、收手!姚若葉默念著招式,可是在收手那一招時雙棍卻狠狠地打到了她的臉,瞬時她疼得渾身一顫,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頓時霧氣迷濛。

「怎麼了?很疼嗎?」澤玖瀾緊張地跑到她面前,話語中掩飾不住焦急。

「沒……事。」姚若葉趕緊咬著牙挺直背。這麼點小傷小痛算得了什麼呢,她一定要成為一名合格的隊員,給父母報仇,再苦再痛也不怕!

「你的方法不對,再怎麼練都是白費。」澤玖瀾語重心長地說,「記住剛才我教你的口訣。」

「嗯!」姚若葉用力點了點頭,再次練習起來。

她手持著雙棍,不厭其煩地重複著相同的招式,可是每次不是旋轉時雙棍從手裡脫落,就是收手時打到自己。豆大的汗珠從她額頭滾落,落進了草叢裡,她的臉漲得通紅,明明快要堅持不下去了,可是卻依舊咬緊牙關。

橫掃、旋轉、收手!

姚若葉邊默念著口訣,邊重複三個招式!一套動作準確、利落,竟然沒有一絲失誤!

「啊——我好像學會了!」姚若葉興奮地轉過頭。澤玖瀾點了點頭,微笑著望著她,那讚許的微笑比任何誇獎的話語都要彌足珍貴。

那溫柔的笑容彷彿是衝破黑暗的晨曦,能掃去心中所有的陰霾。

姚若葉心中為之一震,望著澤玖瀾溫柔的笑容整個人呆住了。她感覺到澤玖瀾最近對她越來越關心,有時候也非常溫柔。難道他漸漸接受她這個笨笨的隊員了嗎?姚若葉在心裡偷偷開心著……

4

自從夢魘被抓到並且自己融化消失后,很長一段時間內學院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轉眼已經到了情節人,整個學校都沉浸在一片甜蜜浪漫的氛圍中,大家漸漸淡忘了曾經掀起一陣風波的夢魘。

幾朵白色的浮雲在蔚藍的天空上悠悠飄過,就像棉絮般溫柔可愛。

七星學院到處掛滿了粉紅色的氣球和粉紅色的絲帶,迎接著情人節的到來。空氣中瀰漫著玫瑰花和巧克力的香味,令人沉醉在戀愛的心境中,整顆心都輕飄飄的。

總部。

澤玖瀾正坐在自己的室內,翻閱著手裡的報告。他嘴邊的柔和線條表示最近沒有異常事情發生。他放下資料,端起精美的鍍銀骨瓷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雪華給他泡好的上好紅茶,整張臉都舒展開來。

「……景夜蓮……你使詐……」

「……啊……誰來幫幫我啊……」

外面傳來一陣喧嘩,澤玖瀾側過頭透過玻璃看到隊員們吵吵鬧鬧的身影,不禁流露出一抹溫暖的笑容來。

轟——

廚房裡倏地傳來一陣巨響,接著一大片一大片的黑煙從裡面瀰漫出來,好像……是什麼東西爆炸了!

所有隊員望著烏煙瀰漫的廚房,額角滑落一大顆冷汗。

「咳咳咳……咳咳咳……」

濃煙中一個少女用力扇著手,驅趕著周圍的濃煙。

煙霧漸漸散去,廚房慢慢顯露出它的廬山真面目來。洗碗槽里堆滿了鍋碗瓢盆,地上和料理台上濺滿了烏黑的不明液體,微波爐大大敞開著,幾乎已經滿目全非。

「我明明是按照說明書做的……為什麼會這樣呢……」姚若葉拿著料理書,兩眼緊緊盯著當前一頁「巧克力的製作過程」仔細看著。努力找出自己剛才的疏漏。

她的頭髮亂糟糟的,臉被熏得烏黑,圍裙上濺滿了烏黑的不明液體,與其說她在製作甜品不如說她在和食物進行一場惡戰……

姚若葉翻看著「甜蜜食譜」,手忙腳亂地從櫥櫃中翻找出用具,按照說明燒開水,在鍋子里放一隻小鍋漂浮在水面上,再在小鍋里放入切碎的巧克力塊,用筷子慢慢攪拌著。

不知道隊長喜歡吃甜點的還是淡點的……

姚若葉邊攪拌著巧克力邊思索著。隊長喝咖啡從來不放糖,他應該是不喜歡吃甜食……那就少放點糖……

姚若葉拿起砂糖,只舀了淺淺的一勺放入巧克力中。望著白色的砂糖慢慢融化在巧克力里,她的唇邊漾起比巧克力還要甜的笑容來。

雖然不是很清楚自己怎麼消滅了夢魘,但是不管怎樣,澤玖瀾允許她進入,這一點已經令她很開心了。最重要的是,瀾隊長還把姚若葉從夢魘的魔爪中拯救了出來,這使姚若葉視澤玖瀾為救命恩人。她一直想要好好感激澤玖瀾一番,於是便學著其他女孩子做起巧克力,希望能傳達自己的心意,把這份甜蜜送給她心愛的瀾隊長……

望著成旋渦形狀旋轉的巧克力,姚若葉的腦海里閃現出當時的場景。

她被夢魘牢牢抓著,瀾隊長的眼裡迸發出憤怒的目光。從來沒有見過隊長如此著急快要失控的樣子。當時的他就像希臘神話中的勇士那麼英俊,就像天神般強大,夢魘在眨眼間就被他制服了……

突突突……突突突……

小鍋里的巧克力已經完全融化,冒起了一個個氣泡。

姚若葉從回憶中回過神來,她小心翼翼地製作起愛心巧克力,一陣忙碌之後,一顆顆甜蜜的愛心展現在她的眼前。

望著自己第一次親手做成的愛心甜品,姚若葉嘴邊浮現起一個自豪中帶著羞澀的笑容。

隊長,謝謝你……

呵呵!姚若葉憧憬在美好的想象中,可愛的臉龐一片緋紅。

真希望情人節馬上就到來啊!

5

情人節當天,七星學院各個角落都彷彿飛翔著愛神丘比特……

清晨,當的隊員們剛從開陽樓里走出來時,就被一大群女生在林陰道上截住了去路。手捧著巧克力和鮮花的女生們把隊員們圍在中間,擁擠的人群令整條林陰道水泄不通。

「歐陽學長,請接受我親手做的巧克力!」

一個嬌小可愛的女生把一個湖綠色絲帶點綴的盒子遞到他面前。她緊閉著雙眼,牙齒緊咬著下唇,彷彿用盡了所有的勇氣。

歐陽昕遠接過盒子,嘴邊漾起一個優雅的毫無破綻的微笑,他把盒子舉到鼻翼前輕嗅了一下,笑眯眯地說:「謝謝,這精心準備的巧克力我一定會一口不剩地吃下的,哈哈。」

「歐……歐陽學長……」嬌小的女生彷彿不相信自己聽到的,睜大了眼睛以難以置信的目光望著歐陽昕遠,當她看到他臉上流露的溫柔笑容時,眼眶裡瞬間溢滿了晶瑩的淚水。

「謝謝您……我真是太喜歡您了!」

「不勝榮幸,我的公主!」歐陽昕遠輕輕執起她白皙的手,放在如玫瑰花般嬌嫩的唇邊輕輕印下輕輕一吻。

「噢哦——」

其他的隊員們頓時發出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

真是受不了,這個丟臉的傢伙……

姚若葉等人忍不住抽搐著嘴角,對歐陽昕遠這個愛出風頭的傢伙實在沒轍。

就在一大群女生都在為了得到歐陽昕遠的眷顧而展開一場激烈的爭奪戰時,有一個女生顫顫巍巍地走到澤玖瀾面前。

「澤玖……玖瀾學長,這……這是我親手做的巧克力……還,還有卡片……請,請您一定要收下!」她伸出雙手把巧克力遞到澤玖瀾面前,頭埋得很低,消瘦的雙肩因為緊張而瑟瑟發抖。

所有人停止了爭執,一動不動地望著澤玖瀾,隊員們睜大了眼睛,好奇地望著隊長,彷彿在心裡猜測他會不會收下巧克力。

而姚若葉此時直愣愣地盯著瀾隊長,眼神里流露出別樣的目光。

巧克力?

巧克力……

隊長,你會不會接受呢?情人節接受女孩送的巧克力……不……不要收……不要收……上帝保佑……

姚若葉控制不了自己焦灼地注視著澤玖瀾,彷彿想用眼神告訴他:隊長,不要收啊……

澤玖瀾迎著姚若葉五味雜陳的期待目光,眼底泛起了難得的暖意,他絲毫沒有注意麵前的巧克力,只是愣愣地對視著若葉出神。

他想起姚若葉在總部的廚房手忙腳亂地製作巧克力,心裡竟會徑自猜測她會將巧克力送給誰。這是一種很久都沒有過的強烈期盼,期盼著有一個女孩能把親手製作的甜蜜送給自己。

姚若葉,你做的巧克力到底是送給誰的呢?

澤玖瀾想到這裡,趕緊避開了姚若葉的目光。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也不見得澤玖瀾伸出手,低著頭的女生心裡越來越焦急。難道玖瀾學長不肯接受她的巧克力嗎?她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周圍的人也都看出了那女生焦急的心情,所有人緊緊地閉上嘴,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寂靜……寂靜……無止境的寂靜……快要令人窒息了……

姚若葉偷偷地摸出放在口袋中的巧克力。巧克力被裝在一個小巧的盒子里,上面還很用心地用紅色絲帶打了一個蝴蝶結。

隊長,他會不會拒絕我呢……

老天!請保佑我吧!

姚若葉此時的心情和那個低著頭的女生一樣忐忑不安。

澤玖瀾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他回過神來,伸出手,輕輕地接過了面前的巧克力,淡漠地說了聲謝謝。

「……啊……」低著頭的女生激動地抬起頭,用盈盈欲滴的雙眼充滿感激地望著澤玖瀾。

澤玖瀾微微點頭彷彿是在向她表示感謝,然後就徑直離開了人群。

啊?姚若葉的心猛然一沉。

她望著澤玖瀾離去的背影,低下頭,悄悄地把手中的巧克力放回了口袋。

隊長,你為什麼要收其他女孩子的巧克力呢?難道你……喜歡她嗎?不要……

姚若葉心頭不禁泛起一陣酸澀,為什麼心裡一陣難受?難道這種酸溜溜的感覺,是……吃醋?!

天哪……姚若葉耷拉著腦袋,垂頭喪氣地站在一邊。

而這一切都被一旁的雪華看在眼裡。

「若葉,你沒事吧?」

「啊,雪華姐……哦,沒……沒什麼呢……」

雪華看著姚若葉失落的樣子,再回頭望著澤玖瀾漸漸遠去的背影,秀美的眉頭慢慢緊縮,纖長的睫毛也微微顫動起來。

隊長,姚若葉,他們……她一切都明白了。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U.I.S校園日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U.I.S校園日誌 U.I.S校園日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課 我是U.I.S隊員

6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