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課 抽絲剝繭的秘密

第七課 抽絲剝繭的秘密

1

嗒嗒嗒……

敲門聲響起,沉浸在黑暗中的澤玖瀾整個人渾身一震。他有點疲憊地回過頭,望著緊閉的大門沉默了片刻,緩緩地說:「進來!」

嘎吱——

門被推開,走進來的是臉上帶著明顯擔憂神情的姚若葉。

「隊長,怎麼不開燈?」姚若葉看到一片漆黑的辦公室,輕聲問道。

澤玖瀾背過身沒有回答。姚若葉望著他的背影,走到牆邊按下開關。「啪」的一聲,辦公室瞬間一片徹亮。一下子有點不適應強光的澤玖瀾微微眯起眼睛。

「隊長……我的實習期考核結果怎樣……」望著澤玖瀾冷漠的背影,姚若葉絞盡腦汁,只能選擇這個話題。

「嗯,這次沒有惹出什麼亂子,算你通過了,可以晉陞到『一階隊員』的行列了。」澤玖瀾平靜地回答著,走到辦公桌邊坐下。

姚若葉望著他雕刻般冷俊的臉,咬了咬下唇。瀾隊長總是那麼難以琢磨,那麼難以靠近。就算他像上次那樣把她擁在懷裡,雖然感覺是那樣的溫暖,可是依舊覺得他好遙遠,彷彿和她隔著一個世界。

想到這裡,姚若葉有些失落地嘆了口氣。

澤玖瀾隨手拿起一份資料,面無表情地翻看起來。辦公室里一片靜默,只有澤玖瀾翻動紙張的聲音。

「隊長,你認識冷獵嗎?」姚若葉想到最重要的事情,猛然抬起了頭。

「怎麼了?」澤玖瀾有點奇怪地抬起頭,湛藍色的瞳仁流露出不解的目光。

「我覺得有件事情很奇怪,那天冷獵竟然會說出那樣的話,他這麼了解夢魘,隊長,你不覺得可疑嗎?」經過昨晚的事件,姚若葉再次懷疑起冷獵來,而且這樣的感覺還在不斷加重。

「哦,你的意思是?」

「夢魘出現的地方,冷獵總會出現。」姚若葉緊鎖眉頭,略有所思,「夢魘出現的地方,冷獵總會出現。那次他和隊員們起了衝突,害得夢魘逃走。這次,他又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夢魘。隊長,他似乎和夢魘有一層說不清的關係。為什麼他會知道那麼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澤玖瀾緊抿著嘴,垂了下眼帘,他沉默不語,似乎在思索,長長的睫毛掩住了他的目光,令人無法琢磨他此時的想法。

……

「現在下結論還早,不過我們會調查的。」澤玖瀾終於抬起眼帘,語氣平靜地說道。

姚若葉晶瑩剔透的眼睛靈光一閃,她走近澤玖瀾好奇地問:「隊長,你知道冷獵為什麼會離開U.I.S嗎?聽說他以前也是U.I.S的隊員。」

澤玖瀾的表情突然一滯,他輕輕地眯起眼睛,湛藍色的瞳仁里陰影一點點聚集,幽深到接近黑色。他的嘴唇輕輕蠕動了一下,臉上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複雜神色。

「不知道。」澤玖瀾垂下眼帘,掩去眼中複雜的情緒。

「……」姚若葉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詢問下去。望著澤玖瀾閃躲的眼神,她似乎能察覺出他隱藏著什麼。

如果說冷獵很神秘的話,澤玖瀾比他還要神秘。他的本身就是一個謎團,五年前他突然出現在七星學院,突然成為了U.I.S的隊長,誰都不知道他的過去和背景。澤玖瀾從來不談他的過去,他整個人都被一層神秘的色彩所籠罩。

「你先出去吧,我們會調查的。」澤玖瀾似乎滿腹心事,語氣中明顯透著敷衍。

走出門的姚若葉,心裡還重複念叨著同一個名字。

冷獵!

現在看來,唯一的線索就是他了!這個神秘的傢伙,背後一定有著令人震驚的秘密!

通過實習期考核的姚若葉,成功晉陞為一階隊員,並擁有了自己的U.I.S徽章。

可她還沒來得及興奮,便緊緊拽著徽章迫不及待地跑到了資料室,拿到了之前她接觸不到的初級機密資料。

「這是目前你能接觸到的內部資料,更高一層的機密要等你通過第二輪考核才能拿到。並且這些資料是保密的,你不能給U.I.S以外的人看。」雪華交給她一疊檔案冊,鄭重地叮囑她。

「好,謝謝雪華姐。」姚若葉接過檔案冊,禮貌地鞠了個躬。

「若葉,你那麼迫不及待地要看這些資料做什麼?」雪華一直很疑惑,姚若葉從加入U.I.S第一天起就一直在打探如何能閱讀機密室里存放的資料。她到底為什麼那麼想得到那些資料呢?看來不單單是因為好奇吧,一定有什麼其他原因。

「呃……呵呵……我是為了更快地通過考核……所以想多學點……」姚若葉乾笑著抓了抓頭皮,兩個眼珠子在眼眶裡滴溜溜轉著,躲閃著雪華探問的目光。

「你真是刻苦啊,若葉,怪不得連隊長都越來越喜歡你了……」

「有……有嗎……」粗線條的姚若葉感覺不到雪華的微妙語氣,她的雙頰漸漸浮起兩片紅暈,似乎沉浸在幸福的想象之中。

澤玖瀾越來越喜歡我了嗎?是嗎?隊長?雖然隊長總是冷冷淡淡的,但是情人節那曲醉人的華爾茲,讓我到現在都感覺那麼溫暖……那時的隊長好溫柔……隊長,你能不能一直都這麼溫柔,不要冷冰冰的呢……

姚若葉暗自想著,傻傻地笑了起來。

「呵呵,我還有事,你慢慢看吧!」雪華聽到若葉透著幸福的笑聲,附和著苦笑了一聲,囑咐了姚若葉幾句后,走出了機密室。

姚若葉回過神,迫不及待地翻閱起雪華交給她的資料。她從裡面找出了一本夢魘的檔案冊,厚厚的一本,看起來已經好些年頭了。

找到了……

姚若葉趕緊翻開檔案冊,只見上面這樣寫著——

夢魘——傳說中的妖魔,專門以趁人們睡覺時吞噬他們的靈魂為生。

可是這種妖魔不只存在於傳說故事中,還出現在了現實世界里。很多人被夢魘襲擊,變成了永久性的植物人。而且這些妖魔也不是偶然出現的,通過記載有人找出了夢魘出現的規律,它們五年出現一次,來到這個世界上存在人類……

五年出現一次!

姚若葉讀著記載,看到這句話時,突然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五年出現一次?」

這樣算起來爸爸媽媽被夢魘所害發生在十年前,正好是上面記載的夢魘五年出現一次的時間!

姚若葉仔細看完了資料,當她看到資料最後調查人的簽名時,又一次被深深震撼!

只見上面寫著兩個遒勁的字——冷獵!

冷獵?!

這份資料的調查人居然是冷獵!姚若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她用力眨了眨眼睛,可是那兩個遒勁的字依舊沒有任何改變,上面清清楚楚寫著冷獵的名字。

為什麼U.I.S機密室里會存放著冷獵的調查資料?為什麼冷獵會調查夢魘的事?

「冷獵曾經也是U.I.S的隊員之一!他是當時年紀最小的一名隊員。可是卻是成績最優秀的一個。」

姚若葉突然想起了雪華曾經說過的話。

冷獵既然曾經是U.I.S的隊員,難道這就是他曾經作為隊員調查到的資料?可是他為什麼要調查夢魘呢?

為什麼會離開U.I.S呢,而且現在還如此針對它……你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冷獵與夢魘之間究竟存在著什麼樣的關聯?姚若葉心中的謎團就像是滾雪球般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2

星期六清晨。

七星學院那扇古老的黑色鏤花大門敞開著。好不容易等到休息日的學生們,全都換下了制服,穿上休閑服,陸陸續續下山享受美好的假期。

濃濃的晨霧繚繞在山頂,令整座山充滿了神秘氣息。鬱鬱蔥蔥的樹木環抱著整座山,沾了露珠的樹葉在早晨微薄的陽光下閃爍著溫潤的光澤,就像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空靈的鳥鳴聲久久迴響在繁茂的樹林里,彷彿正演奏著一曲好聽的笛曲。

穿著白色連帽休閑服的少年,雙手插入褲袋,表情輕鬆地順著蜿蜒的石階下山。銀灰色的短髮彷彿是上好的絲綢,隨著他的動作輕輕飄動,在陽光下流動著如水的光澤。

而在少年不知道的暗處,有一個黑影正悄悄地跟蹤著他……

嗖——

姚若葉就像一隻敏捷的貓跳過一棵棵大樹,經過U.I.S的刻苦訓練,她的身手明顯矯健起來。

她緊緊地盯著不遠處的冷獵,始終保持著一段距離跟在他身後。上次跟蹤冷獵因為碰到夢魘而失敗,這次她再次出擊,決心一定要把冷獵調查個一清二楚,揭開他身上所有的秘密!

冷獵下山後徑直走上了去市區的路,城市裡,車流如梭,人頭攢動。琳琅滿目的廣告牌比花朵還要炫目。冷獵在擁擠的人潮中默默行走,英俊的臉龐,高挑挺拔的身材,以及那頭罕見的銀灰色短髮引得身邊行人紛紛回頭。

他到底要幹什麼?

一直緊隨其後的姚若葉壓低了頭上的棒球帽,繼續跟蹤。

走過擁擠的街道,他們來到了一條相對比較冷清的路上。

太陽已經懸到了頭頂,金色的陽光帶著微熱的溫度灑落在水泥路上。道路兩邊茵茵密密的枝葉在水泥路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冷獵目不斜視地一路往前走,點點光影掠過他的頭髮和肩膀。

他一定是去一個……

姚若葉目光炯炯地盯著冷獵,一刻也不放鬆,似乎一眨眼這個傢伙就會從眼前消失一般。

忽然,冷獵猝不及防回過頭來,著實嚇了姚若葉一跳。

但他似乎沒有察覺到異樣,依舊一邊吸著可樂,一邊繼續往前走。

姚若葉立刻跟隨著他移動的方向,繼續跟蹤。

正目不斜視朝前走的冷獵,靈敏地察覺到後面跟著姚若葉。他微微皺了皺英氣的劍眉,櫻花般嬌嫩的唇邊蕩漾起淡淡的笑意。

冷獵快步朝前走,特意繞路走進一條擁擠的街道。

喧鬧擁擠的人群里,姚若葉被周圍的行人推搡著艱難前行,可是她依舊緊追不放地跟著的冷獵。

忽然,冷獵一個閃身,迅速拐進了旁邊狹小的衚衕里,瞬間沒了蹤影。

焦急萬分的姚若葉跟進衚衕里,才發現裡面四處都是通道,簡直是一個放大版的迷宮!四下望去,根本不見冷獵的蹤跡。姚若葉就像個無頭蒼蠅一般到處亂竄,結果連半個影子都沒看見……

糟糕……竟然跟丟了……

姚若葉有些沮喪地望著四通八達的「迷宮」,心裡一陣鬱悶。

骨碌碌……

忽然,有一個東西不知不覺中滾到了她的身邊,姚若葉睜大了疑惑的眼睛,仔細一看,才發現居然是一個可樂罐子!

可樂?剛才冷獵就一邊走一邊吸著可樂!難道……姚若葉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她正要抬起頭,就感覺到一個黑影壓過來,一雙黑色球鞋隨即出現在她的眼前……是冷獵!

什麼嘛,剛才還像個幽靈似的人間蒸發,現在短短几分鐘又從天而降……明明剛才沒看到他呀,難道他故意躲了起來?

「呵呵……呵呵……好巧啊……你也在這裡啊冷獵……」姚若葉說著就算是傻瓜也不會相信的謊話。

「說吧!為什麼跟蹤我?」冷獵笑嘻嘻地問,語氣中卻有不容抗拒的力量。

姚若葉的額角慢慢地爬上三條黑線。這麼快被揭穿了!他一定是知道我在跟蹤,故意跑進該死的「迷宮」,設個圈套堵我……

不行,不能中他的「小人之計」!

姚若葉假裝鎮定,顧左右而言他地說:「啊?你在說我跟蹤你嗎……你弄錯了吧……是不是我們走了相同的路線……冷獵你要去哪裡?說不定我們是要去同一個地方哦!」

「體育館。」

「啊!我也正好要去,我們一起走吧!」姚若葉笑吟吟地拉起冷獵的胳膊往前走。

「體育館在那邊。」冷獵指了指相反的方向。

「啊……」姚若葉的笑容僵在臉上,嘴角尷尬地抽搐了兩下。這個可惡的傢伙!

「今天我沒空陪你玩,不要再跟著我!」冷獵淡淡一笑,甩開姚若葉的手臂,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

居然被無情地甩開了!不行,半途而廢可不是我姚若葉的風格,今天一定要調查出點什麼來……

望著冷獵漸漸行遠的背影,姚若葉不甘心地跟了上去。

「春季極限運動比賽……歡迎廣大極限愛好者踴躍參加……冠軍將得到一萬元獎金……」

馬路上,一輛遊行車緩緩地開過,擴音器里正播著廣告詞。車開到一半,有幾個少女從車上走了下來,手裡抱著一大摞傳單。她們走到馬路的各個角落,然後開始發起傳單。

寧靜的街道一下子熱鬧起來。

冷獵自顧自朝前走著,身後還有一個躲躲閃閃的影子緊緊跟著。

終於,冷獵有些惱火地回過身:「喂,笨蛋!別以為我不知道,不是跟你說了不要再跟著我嘛!」

「我……」姚若葉來不及躲避,又一次暴露在冷獵面前,她一時無法辯駁。

「兩位同學,要不要參加極限運動比賽啊?優勝者會得到一萬元獎金哦!」

就當兩人對視沉默之時,一個甜美悅耳的聲音插了進來,瞬間阻止了一場正要燃起的硝煙戰火。

「極限運動比賽?什麼東西?」姚若葉挑起彎彎的柳眉,瞥著發傳單的少女。

「你喜歡這麼無聊的東西嗎?!」冷獵撇開頭,看都不看遞到面前的傳單一眼。

兩人截然不同的反應令發傳單少女的額角慢悠悠地爬上三條黑線。

「這是傳單,上面有比賽介紹和比賽規則。」少女把傳單塞進姚若葉的手中。

姚若葉愣愣地接過傳單,然後好奇地打量起來——

朱雀市春季極限運動比賽

極限運動是一種追求競技體育超越自我生理極限「更高、更快、更強」精神的運動項目,它強調參與、娛樂和勇敢精神,追求在跨越心理障礙時所獲得的愉悅感和成就感。

比賽項目有攀岩、滑板、單車。由最權威最公正的評委擔任評審。

熱血青年們釋放你們體內蠢蠢欲動的不安分因子吧——這個春天就等待著你來挑戰!超越自我,展示自我,這個平台就等著你來表現!

優勝者還將得到朱雀市體育協會提供的一萬元獎金!

朱雀市極限運動協會

姚若葉看完傳單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然後走上前,「啪」的一聲,把傳單重重地拍在冷獵身上:「要讓我不跟著你也可以,除非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參加這次的極限運動比賽!」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冷獵玩味地歪著頭,斜睨著姚若葉。

「你不是希望我別跟著你嗎?」姚若葉挑了挑彎彎的柳眉,故意用挑釁的口氣說,「我答應你,只要我輸了比賽,就一定不再跟著你!」

冷獵望著有些死纏爛打的姚若葉,無奈地笑了笑,微微搖了搖頭。

姚若葉……好吧,就陪你玩這個遊戲……

「你有信心一定會贏嗎?」冷獵露出平常嬉皮笑臉的模樣,煙灰色瞳仁里流露出明顯的調侃之意。

「當然,我相信自己肯定會贏得比賽,贏了的話你就不能干涉我的行動,包括跟著你……」姚若葉信心滿滿地說道。

「哈哈,你竟然會覺得能贏得了我?!那好吧,就給你個機會讓你徹底死心,以後就不用像跟屁蟲一樣死纏爛打了。」

「哼,誰怕誰啊,那就這麼定了,誰都不準退縮!」姚若葉伸出一根手指指著冷獵,像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眼睛炯炯有神,「我輸了的話就立刻調頭就走,不再跟著你。你輸的話就要毫無保留地回答我幾個問題!」

「哈哈,你等贏了我再說吧……」冷獵煙灰色的瞳仁綻放出燦爛的光芒,比陽光還要奪目。

3

他們倆照著傳單上的比賽地點,來到了位於市中心的廣場上。

廣場上人山人海,人聲鼎沸,看熱鬧的人群把整個廣場里三層外三層地包圍了起來。廣場被劃分為三個區域:第一個區域用來進行滑板比賽,上面擺放著很多設置障礙的道具;第二個區域用來比賽單車;第三區域用來進行攀岩比賽,上面豎立著一塊直入雲霄的人工岩壁。

姚若葉和冷獵擠過擁擠的人群,報過名后,進入了賽場。

賽場上站著很多參賽選手,個個人高馬大,身強力壯,那一塊塊凸起的二頭肌和六塊胸肌令觀眾們直咽口水。站在那些人高馬大、四肢粗壯、虎背熊腰的選手中間,細胳膊細腿的姚若葉顯得是那麼渺小和微不足道。

比賽以晉級的方式進行,第一輪花樣滑板淘汰大部分的選手,最後將決出二十名進入第二輪比賽;第二輪特技單車淘汰十五名選手,最後決出五名選手進入總決賽。

比賽開始后,選手們各展神通,發揮了十八般武藝,在賽場上淋漓盡致地表演著。被塗鴉成不同風格的滑板在半空劃出一道道炫目的弧線,靈巧的單車展現出令人驚詫的高難度動作,場外的觀眾讚嘆不已。

而最令觀眾吃驚的是賽場上的一個消瘦的長發少女和一個銀色短髮的少年。他們倆雖然身形單薄,可是和其他肌肉發達的選手相比毫不遜色。他們一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過關斬將,最後進入了總決賽。

「兩場比賽已經進行完畢,我們可以看到五名冠軍候選人已經站在了決賽場上!」主持人激情高昂地跑到台上,似乎比那些進入總決賽的參賽選手還要激動。

進入總決賽的有姚若葉、冷獵、還有三名高大威猛的男性。

「他們兩個是不是運動員,好厲害啊!」

「那個女孩真不簡單,她是唯一一個進入總決賽的女生!」

「那個男生真帥啊,他是不是演員啊?長得那麼好看而且又那麼厲害……」

觀眾們手指著姚若葉和冷獵兩人紛紛議論,驚訝、無法置信、崇拜、愛慕,表情各種各樣。

「最後一個項目是攀岩比賽,誰最後一個到達頂端摘下上面的小紅旗就是今天的優勝者!」主持人指著那塊直入雲霄的人工岩壁頂端插著的一面小紅旗宣佈道。

只見那塊二十米高的人工岩壁和地面成九十度夾角,岩壁表面光溜溜的,上面只有零星幾塊凸起的岩石,如此高難度的人工岩壁恐怕只有蟑螂才能順利爬到頂!

觀眾們揚起了頭,望著直入雲霄的人工岩壁唏噓。

攀岩,小菜一碟,本小姐飛檐走壁上天入地,這怎麼可能難倒我!在隊長的魔鬼訓練下,我姚若葉已經今時不同往日了。

姚若葉望著面前直入雲霄的人工岩壁,得意洋洋地翹起了尖尖的下巴。她瞥了眼冷獵,風撩起他銀灰色的髮絲,露出光滑白皙的額頭。雖然進行了兩場激烈刺激的晉級賽,可冷獵卻依舊好像沒事人似的,臉不紅氣不喘,甚至臉上都沒有一滴汗。

可是……你一定會輸給我的!

姚若葉咬了咬牙扭開頭,素凈清麗的臉上是一股不服輸的倔強。

「請選手們各就各位,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裁判在一旁,扯開了嗓門大聲宣布。

五位選手聽到裁判的話走上前,工作人員動作利索地幫他們綁好安全帶扣好安全鐵索,檢查無誤後退到一邊。

姚若葉咽了一口緊張的口水,活動活動十指,怦怦直跳的心臟彷彿要從胸膛里跳出來。她瞥了眼冷獵,只見他依舊是一陣沒心沒肺的壞笑,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哼,這個驕傲的傢伙!姚若葉不屑地扭開頭。

「預備——」

隨著裁判的手舉起,所有選手的心都懸了起來。

「開始!」

裁判的手剛剛揮下,五名選手就像是離弦之箭衝上了岩壁!周圍歡呼四起。

比賽才剛剛開始,姚若葉和冷獵就甩下了其他三名選手,爬出了遠遠的一段距離,幾人的差距明顯。其他三名肌肉發達的選手仰望著這兩個細胳膊細腿的少年,自嘆不如羞愧不已,比賽結果還沒出來,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絕對要比冷獵先拿到小紅旗!

姚若葉咬緊了牙關,迸發了所有的潛力,就像是一隻靈活的猴子似的迅速往上攀爬。她斜眼瞥向冷獵,只見冷獵不費吹灰之力,腳下輕輕一踮,藉助岩壁上凸起岩石的力道輕鬆跳出了很高一段距離。風吹散他的髮絲,那如絲綢般光滑柔軟的銀髮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目的光澤。白色的休閑服在風中敞開,輕輕飛揚,就像一對潔白的羽翼。他整個人都是那麼的耀眼,令人移不開眼睛。

哼!比賽的時候耍什麼帥啊!絕對絕對不能被他領先!

小紅旗已經近在眼前了,姚若葉鉚足了勁地往上爬,她整個人就像一隻貓似的敏捷,快速向上跳躍。

吱溜……

倏地,姚若葉腳下一滑!剛才她跳太快了,腳下圓潤光滑的岩石沒有踩實,居然一腳滑了下來!她伸出手抓向頭頂突起的岩石,可是手指只是擦過了岩石的表面,竟然沒有抓住。就這樣她整個人從岩壁上摔了下來!

還好身上系著安全帶,她沒有直接摔到地麵粉身碎骨,而是盪在了半空中,身子隨風搖擺著。

啊——

身下突然傳來一陣歡呼聲,姚若葉愕然抬起頭,看到冷獵已經摘下了岩壁頂端的小紅旗。

紅旗在風中獵獵飛揚,冷獵颯爽地站在岩壁頂端,銀灰色的短髮在風中舞動著,煙灰色的瞳仁閃爍著連鑽石都無法比擬的耀眼光芒。

這一切都是那麼刺眼,姚若葉黯然地垂下腦袋,任憑自己在半空蕩來盪去,不做任何反抗。

比賽結束,冷獵沒有接受主持人頒發的一萬元獎金,在一片驚詫聲中跳下了台。他走到垂頭喪氣站在冷清角落裡的姚若葉面前。

「哈哈,怎麼樣,你還是贏不了我吧。你現在可以不用跟著我了。」冷獵本想嘲笑她兩句,可是看到她像一隻戰敗的公雞似的耷拉著腦袋,無精打採的樣子,他情不自禁地放軟了語氣,嘲笑的話也說不出來。

「我……我……可是……」姚若葉白皙的臉龐因為緊張而漲得通紅,她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怎麼,你不會不信守諾言吧?不要再跟著我啦!」說完,冷獵準備轉身離開。

「等等……等一下,你不能走!」忽然,姚若葉大聲呼喊道。

「你又想怎麼樣?」冷獵停下了腳步。

「關於夢魘,你一定知道很多,快告訴我吧!」姚若葉激動地拉住冷獵的胳膊,從來沒有如此緊張過,「我知道你以前是U.I.S的隊員,你也知道夢魘很多事情。我看到了……全看到了!檔案里有你的名字,你調查過夢魘!」

「呵,你都知道了?」冷獵的面色有些凝重,他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跟我走吧!」

4

姚若葉跟隨著冷獵,一起來到了朱雀市中心療養院。

療養院內很冷清,院落里栽種著梔子花,綠油油的葉片中剛剛吐出幾個小小的白色花苞,卻已經有陣陣清新的花香瀰漫在空氣中。

姚若葉跟著他從一大片梔子花邊走過,慢慢走進樓道內。

大樓內很安靜,也很乾凈,不同於普通醫院,這裡甚至可以用「冷寂」兩個字來形容。潔白的牆壁,冰冷的地面,空曠的樓道,讓姚若葉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住在這裡的人一定很寂寞……姚若葉的心裡突然冒出了這個想法。

跟著冷獵來到了二樓,在207病房外停下腳步。

冷獵是來看望什麼人呢?

只見病房中央一張潔白的病床上躺著一位年輕女子。那名女子面容蒼白,輕薄的嘴唇沒有一絲血色。她緊閉眼睛,濃密卷翹的睫毛在眼瞼下透出濃濃的陰影,使消瘦的她看上去更加憔悴。她的身上插著很多管子,旁邊有一台儀器顯示著生命跡象。她很瘦,瘦得彷彿一陣風就會把她吹走。

不過雖然她如此消瘦憔悴,可是依舊很美麗。溫婉的臉,烏黑的秀髮,白皙無瑕的肌膚,就像一朵美麗又嬌嫩的白蘭花。

這個女人好面熟啊……姚若葉疑惑地蹙起了彎彎的柳眉,冥思苦想著自己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她……照片上的少女!

姚若葉愕然睜大眼睛,她就是冷獵項鏈里照片上的少女!

可是,這個女人是誰?她和冷獵是什麼關係呢……姚若葉疑惑地望著病房內的兩個人。

病床上的女子安靜地沉睡著,依舊沒有清醒的跡象。她的表情恬靜,沒有任何痛楚也沒有任何笑意,就像一個冰冷的沒有生命的美麗人偶。

冷獵沒有顧及站在他身後的姚若葉,只訥訥地望著病床上女子的睡顏,如水般溫柔。只是那溫柔里糅入了太多的傷痛和寂寞,就像是夜空中孤獨的北極星。

冷獵伸出修長纖細的手指,輕輕地觸碰沉睡中美麗女子的臉,他輕輕地幫她撥開一縷髮絲,動作是那麼輕柔,彷彿怕觸痛她似的。他俯下身望著沉睡中的女子,如櫻花般嬌嫩的嘴唇輕輕翕合著,好像是在說什麼。

「她,到底是誰?」站在一旁看了好久的姚若葉終於忍不住問道,「她生了什麼病嗎?你……你們是什麼關係呢?」

冷獵緊抿著嘴,兩眼望著前方。絲絲縷縷的陽光從窗外灑落進來,就像一個個調皮的精靈,親吻著他的銀髮和肩膀。

大片大片的梔子花在風中輕輕舞動,散發著一陣陣淡淡的清香。

……

半晌,在姚若葉以為他不會回答她的問題時,冷獵卻緩緩地開口了:「她是前U.I.S的副隊長,她叫冷顏。五年前U.I.S接到了一個剷除夢魘的任務,作為副隊長的她提出用自己去當誘餌來引誘夢魘出現。可是在執行任務時,同伴們太輕敵,她被夢魘抓了去。等他們找回她時,她已經變成了一個不會笑不會說話的植物人。」

姚若葉驚詫地睜大了眼睛,半張的紅唇輕輕顫抖著。她沒想到躺著的那個居然是自己的前輩!而她居然也是被夢魘所害……

「她是我親姐姐,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冷獵緊咬著下唇,盈動的銀灰色瞳仁里是刻骨銘心的傷痛,連別人看了都會難過。

冷獵的姐姐!

姚若葉難以置信地張大嘴巴,她望著悲傷的冷獵,想說什麼來安慰他,可是聲音卻堵在嗓子口發不出來。她不知道此時她說什麼才能消去冷獵心中的傷痛,她不知道此時她說什麼才能撫慰冷獵這五年來的寂寞。

因為她能體會失去最親的親人的那種痛,那是一種無法挽回的,就算你流再多的淚也於事無補的傷痛,那是一種絕望到令人眼前一片黑暗的傷痛……

正因為她能體會冷獵心中深深的傷痛,她才不知道如何來安慰他。

姚若葉也終於知道冷獵為什麼會那麼痛恨夢魘,因為他最親的親人就是被夢魘奪走的。表面上開朗不羈的冷獵原來背負著這麼沉重的過去。姚若葉突然覺得冷獵和自己是那麼的相似,同樣背負著慘痛的過往,同樣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姚若葉也終於知道冷獵為什麼會那麼痛恨U.I.S,是因為前U.I.S隊員的失誤才會造成這場悲劇。

「我絕對不會原諒U.I.S,那些沒有責任感的懦弱的廢物!夢魘我會親手一隻只剷除,不放過任何一隻!」冷獵捏緊了拳頭,嚴肅地說。那對銀灰色的瞳仁里充滿了悲痛、不甘……洶湧的情緒就像是潮水席捲著他。

此時此刻,姚若葉望著表情嚴肅的冷獵,各種各樣的感覺齊齊湧上心頭。震驚,疑惑,同情,理解……

原來,冷獵表面陽光燦爛甚至有些嬉皮笑臉的背後,卻是沉痛的記憶。

冷獵心中的那份痛恨是永遠無法消除的。難怪,他痛恨著U.I.S……

……

冷獵,沒想到你背後的真相,你身後隱藏著的秘密竟然是這樣沉重……一切都明白了……

姚若葉呆立在一旁,思緒萬千。

片刻沉默。

「還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冷獵忽然轉過頭對姚若葉鄭重地說,「這一定是你非常想知道的,也是我曾經的調查結果。根據調查,夢魘每五年出現一次,而今年……今年又是它們出現的時間。而且……那些進化成人形的高級夢魘是最厲害的!」冷獵的煙灰色的瞳仁里迸發出一道極具穿透力的光,令姚若葉整個人為之一震。

「啊?真的會五年出現一次嗎?為什麼會這樣?」姚若葉也回過神來,睜大了眼睛以無法置信的眼神望著冷獵。

「我現在也沒有調查清楚,為什麼夢魘會有這樣的輪迴……」冷獵嘆了口氣,有點無奈地說。

「那怎麼才能完全消滅夢魘,讓它們再也無法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呢?」

「目前還沒有找到完全消滅夢魘的方法,不過我一定會找出召喚夢魘的幕後黑手!」冷獵握緊了雙拳,堅定地說。

「嗯,罪大惡極的夢魘,傷害了那麼多無辜的人……我們一定要找出幕後黑手,消滅所有可惡的夢魘!」姚若葉用力點了點頭,水晶般透明的眼睛里閃爍著倔強的光芒。

「凡事要小心,夢魘不是想象中那麼好對付的,尤其是能化為人形的高級夢魘。」冷獵看著姚若葉激動得有些慘白的臉色,不由自主地擔心起來。

「冷獵,對不起,以前我懷疑你,誤會你。現在,我都明白了……你相信我,我一定會努力,會小心,但是絕對不會放棄!」姚若葉嚴肅而堅決地點了點頭。

「姚若葉……」冷獵嘴角微微揚起,眼裡蕩漾起一片溫柔。

……

冷獵,姚若葉,這兩個有著相同經歷,同病相憐的人,彼此對視。

第一次,他們從心底達成了共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U.I.S校園日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U.I.S校園日誌 U.I.S校園日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課 抽絲剝繭的秘密

8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