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課 捕捉夢魘行動

第四課 捕捉夢魘行動

1

原本是個晴朗的早晨,的隊員們卻個個頭頂著一片烏雲,因為某些人的到來……

「澤玖瀾隊長,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幽默了?夢魘——哈哈哈哈——夢魘——真好笑!哈哈哈哈——」

總部內爆發出一陣又一陣誇張的爆笑聲,連方圓百米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隊員們個個捏緊拳頭,咬緊牙關,強忍著想要把這個噪音製造者捏成「肉圓」扔出總部的衝動。

「啊——哈哈哈哈——夢魘?傳說中的夢魘?你們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子嗎?啊哈哈哈哈……」

「HOHOHO……會長,這幫人的腦袋都秀逗了,居然用那麼幼稚的謊言來欺騙會長大人您!」

「哈哈哈哈……這些隊員們是在逗我們開心呢,難為他們一大早的就為我們準備了那麼好笑的笑話!哈哈哈哈……」

「HOHOHO……會長您真是通情達理……他們肯定是沒法跟您交代,所以扯個謊來糊弄會長您!HOHOHOHO……」

學生會長秦東流和他的手下們一唱一和,不亦樂乎,幸災樂禍地看著的隊員們個個氣得臉色鐵青,青筋暴跳的表情。

「笑夠了沒有!」雪華看到嘲笑,特別是藐視最最熱愛的澤玖瀾隊長的那群人,終於忍無可忍爆發。

「你……你……你……不可以嗎?」秦東流身邊的一個小跟班,氣得面紅耳赤,結結巴巴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我們是據實以告,你們相不相信不是我們的義務。」澤玖瀾依舊沉穩冷靜的臉龐上沒有一絲波瀾,氣得秦東流暗暗咬牙。

澤玖瀾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渾身上下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秦東流就是看不慣他那副天生王者、居高臨下的樣子,發誓一定要把他踩在腳下!

「你們這樣的報告讓學校怎麼向其他學生交代?怎麼向遇害學生的家長交代!」秦東流指著澤玖瀾,疾言厲色道。

「傷害已經造成,我們也無能為力。我們能做的只有加強戒備,防止夢魘再次侵襲學生,並且盡一切努力抓捕夢魘。」澤玖瀾面不改色,湛藍色的瞳仁里是天塌下來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沉著冷靜,彷彿什麼事情到了他手裡都能迎刃而解。

「奇異事件在七星學院里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可是你們竟然還抓不到兇手,現在還編個什麼夢魘的理由出來,哈,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矇混過關嗎?」秦東流的笑聲猛然一滯,他瞪著澤玖瀾,眼神里充滿著挑釁,「你說是夢魘侵襲了學生,那你們就捉一隻給我看看!除非我親眼看到,否則我是絕對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什麼夢魘!而且,如果你們下次還是一無所獲,就等著解散吧!」

秦東流拋給所有隊員一個「好自為之」的眼神,氣勢洶洶地帶著手下甩手離開。

「這個秦東流真是個大混蛋!」八寶氣呼呼地罵道,小臉漲得通紅。

雪華紫色的瞳仁里滿是擔憂,精緻的臉上愁雲密布:「隊長,我們該怎麼辦,真的要照學生會長的話把夢魘捉回來嗎?」

「嗯……」澤玖瀾抿著嘴尋思了下,堅定地說,「我們必須要這麼做。今天晚上繼續巡邏埋伏!」

「隊長,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吧!」歐陽昕遠自告奮勇。他金色的髮絲在燈光下流光溢彩,湖綠色的瞳仁里滿是自信。

「我也去吧,隊長。」景夜蓮要求道。

「等……等……等等,我也要參加,我要一起去巡邏埋伏!!!」

眾人的身後傳來一個激動萬分、高分貝的女聲。

是誰啊?!

大家回過頭去,只見姚若葉扯著還沒穿好的外套一角,「風塵僕僕」地從一旁的辦公室里飛奔了過來。

原來,她昨天被夢魘的真相震撼過一番以後,竟然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直到剛才才驚醒了過來。

她高舉起右手,迫不及待地自薦道:「我也要去巡邏埋伏!」

「你不要亂跑。」澤玖瀾沒有答應。

「不,我要去,要去!無論如何,我是一定要去的!」姚若葉非常堅持,所有能夠抓捕到夢魘的機會,全都不能放過!

「你看到夢魘都暈倒了,還怎麼去呢?」昕遠一旁插嘴道。

姚若葉清澈的雙眸透出無限的堅毅,「不會了,這次我再也不會害怕夢魘,我要親手抓住它……一定……」

澤玖瀾看著姚若葉堅定的神情,心情就像是平靜的湖面被扔進了一顆小石子。

就算自己阻止不讓她去,一心一意的姚若葉也會只身前往。而那樣,豈不是更加危險?而且,之前對姚若葉的所有誤會都傷害到了她,可她依舊這麼堅強,這麼執著,也許該補償一下她,給她機會澄清事實,證明自己吧。

「那……好吧。」

澤玖瀾鎮定地吐出幾個字,震驚了在場所有人,「姚若葉,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一切都要聽從指揮。」

「嗯,隊長放心!」姚若葉信心十足地答應。

「今晚就由你們三個巡視,碰到夢魘要活捉,萬不得以可以消滅。」澤玖瀾望著姚若葉、歐陽昕遠和景夜蓮三人鄭重地叮囑,「記得——如果實力不夠要叫增援!」

「八寶,你也參加晚上的行動,發揮你的感應能力。」澤玖瀾補充道。

「我?!」八寶就像一隻可憐的小狗,縮著腦袋眨巴眨巴著眼睛,無辜地望著眾人。

「是啊,你有感應能力。那天你感覺到不尋常的氣息了吧,如果夢魘出現你一定能感覺得到,這樣就不用我們費力找了!」歐陽昕遠笑了笑,湖綠色的瞳仁里流動著睿智的光芒。

「啊?我……我我……」八寶的額頭上冒出一大顆一大顆的冷汗。一想到要去面對一隻會吞噬人靈魂的妖魔,他就嚇得冷汗直流。

「我……嗚嗚嗚……是……隊長……」八寶不敢反抗澤玖瀾的命令,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2

陽光淡淡的,空氣中還漂浮著晨露的味道。

剛從總部出來,姚若葉就看到冷獵獨自一個人站在開陽樓外。

冷獵兩手插在褲袋裡,銀灰色的短髮在微風裡輕輕飛揚,流動著月光般華美的銀色光芒。他的臉色有點疲憊,似乎是一晚沒睡,眼瞼下有淡青色的黑眼圈。

姚若葉沒想到一早就看見冷獵在開陽樓外徘徊,有些納悶地問:「喂,你怎麼在這裡啊?」

「啊,你出來了!哦……沒事,沒事就好……」看到姚若葉完好無事地走出來,冷獵臉色明顯舒展了許多。

「冷獵,你站在這裡,難道是在等我?」

「哪有啊,你也開始自作多情了……我只不過散步恰好路過……」

「可是,你剛才還說……而且,為什麼你看上去渾身濕漉漉的,你看你看,衣服還淌著水?哇,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大雨!難道你在這裡站了整整一晚上?」

「說什麼呢,我那是……那是運動之後的汗水好吧……」

「是……是嗎?……」

姚若葉驚訝地望著冷獵,他清晰的熊貓眼,濕漉漉沒幹的衣服……昨天晚上可是傾盆大雨呢!難道他一整晚都在這裡等我?一定是在擔心我吧……一瞬間姚若葉的心裡流過一絲暖流。

「姚若葉,看你那樣子一定又在做夢了吧?喂,看你精神不錯嘛,發生什麼好事了?」冷獵挑了挑眉,轉移話題打趣道。

「嘿嘿!」姚若葉神秘地笑了笑,得意洋洋地抬高尖尖的下巴,「告訴你哦,我已經被允許加入的巡邏行動了,我就可以親手去抓捕夢魘啦!哈哈,是不是很為我高興啊,冷獵,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就當為我慶祝一下!」

「什麼?你要和他們一起去巡邏?那……我不去,這有什麼好高興的?!」冷獵的表情瞬間僵硬在臉上,說到「」三個字時更是毫不掩飾厭惡的情緒。

姚若葉看到瞬間變化的神情,實在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啊,怎麼一提到,你就這副殺人的表情?」

「哦……沒什麼,反正,我不陪你去吃早餐啦,我要回去睡覺……」說完,冷獵轉身離去。

……

真是的,剛才還好好的,現在怎麼又……

老是這個樣子,翻臉比翻書還快。冷獵,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你的心底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晚上九點。

山頂霧氣繚繞,七星學院在夜幕下莊嚴靜默,就像一隻靜靜沉睡的巨獸。

管理員阿姨和的隊員們鎖上了學生宿舍搖光樓的大門后,仔細檢查了一遍門鎖,確保沒有學生能夠從這裡出去后才離開。

「那就拜託你們了。」年過四十的管理員阿姨,她客氣地向姚若葉、歐陽昕遠、景夜蓮和八寶四人點了點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姚若葉等四人打著手電筒在宿舍樓里巡視起來。夢魘的傳言已經在七星學院散布開來,雖然很多學生都跟學生會一樣不相信,但還是有很多同學半信半疑,大家晚上都躲在宿舍里不敢到處亂跑了。

嗒嗒嗒……

姚若葉伸出手敲響了101號宿舍的門。

不一會兒裡面就有一個穿著藍色橫條睡衣,戴著睡帽的男生睡眼惺忪地開門探出頭。

「有……有什麼事嗎?」男生揉著眼睛,迷迷糊糊地問。

「檢查一下,窗子關好了嗎?」歐陽昕遠推開門,徑自走了進去,他大步走到窗邊,關上了半敞開的窗戶,然後鎖緊。

男生愣愣地望著歐陽昕遠的一舉一動,嘴角還掛著睡覺時流下的口水。

「睡覺時鎖好窗戶和門。」歐陽昕遠嚴肅地警告道。

「是是!」男生醒了大半,立刻點頭答應道。

離開101號宿舍,他們又來到了102、103、104……就這樣對每間宿舍仔細地檢查提醒。

老天爺!請你保佑我不會碰到夢魘。

老天爺!請你保佑今天能夠平安度過。

……

八寶跟在歐陽昕遠他們身後,邊走心裡邊默默祈禱著。這輩子他最怕的就是妖魔鬼怪了,沒想到這次居然派他來抓妖魔鬼怪。他真怕自己還沒碰到夢魘,就被自己嚇死了。

就在八寶跟著歐陽昕遠走出205宿舍時,他無意間瞥到一束銀色的光從樓道轉角處一閃而過。

「啊——幽靈!」八寶頓時嚇得大叫出來,突如其來的尖叫把其他隊員都嚇了一跳。

「哪裡來的幽靈?」

「那……那裡……朝那邊跑過去了!」八寶指著樓道轉角處,顫顫巍巍地說。

「難道是夢魘?」景夜蓮蹙起了眉毛,略微顫抖的聲音在一片漆黑的樓道里聽起來是那麼恐怖。

他的話讓所有人都為之一震。

「去看看!」歐陽昕遠建議道。

「嗯!」所有人朝八寶所指方向跑去。

跑過轉角處,的隊員們看到了一扇高大的窗戶。窗外漆黑的夜幕上懸挂著一輪明月,銀色的月光透過窗戶灑落進來,在地上投下窗格的影子。

除了這些什麼都沒有,木質窗格的高大窗戶緊閉,一絲風都透不進。不可能有任何人從裡面出去。

「什麼都沒有,哪裡來的幽靈啊!八寶你是不是太害怕出現幻覺了?」姚若葉轉過身,曲起食指敲了敲八寶的腦袋。

「我……我……」八寶伸出像藕般白皙圓潤的手,抱住被敲疼的腦袋,淚眼汪汪地望著姚若葉。

「八寶看到的可能是月光的影子吧!」歐陽昕遠指了指窗外那輪皓月在烏雲后忽隱忽現,地面上的影子也隨著烏雲的流動變幻起伏著,彷彿是幽靈在起舞。

「哈哈……八寶,你的膽子也夠小的!」姚若葉伸出手,拍了拍八寶的頭頂。

「我……我感覺到了!」八寶倏地睜眼睛,清澈的眼睛里滿是驚恐。他整個人僵直不動,彷彿被施了定身術似的。

「感覺到什麼了?」姚若葉、歐陽昕遠和景夜蓮三人異口同聲道。

「……夢……魘……」他的臉色蒼白,嬌小的嘴唇微微顫抖著,那兩個字彷彿是個可怕的魔咒,傾盡了他所有的勇氣才吐露出來。

夢魘!

「夢魘在哪裡?」姚若葉半蹲下身子,抓著八寶嬌小的肩頭,焦急地問道。一想到被吞噬掉靈魂的爸爸媽媽,姚若葉的怒火就抑制不住地躥上心頭,而現在,可惡的夢魘竟然又三番五次地襲擊無辜的學生!想到方小茉緊閉著的眼睛、蒼白的臉,還有其他變成植物人的學生,姚若葉簡直就要小宇宙爆發,渾身充滿了力量。

「那個不尋常的氣息……」八寶拚命地搖著圓鼓鼓的腦袋,彷彿是雷達偵探器一般,感知著蕩漾在空氣中不被尋常人察覺的氣息。一陣搖頭晃腦之後,八寶忽然扭過頭,指向樓道西北角的方向,肯定地表示:「是從那裡散發出來的!」

「快走!一定要趕在襲擊學生之前抓住它!」歐陽昕遠飛奔追了過去。

所有人也都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大家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不能再讓更多的學生遇害!

3

樓道的西北側有四個房間,分別是211、213、215和217宿舍。四間宿舍的門都緊閉著,房內沒有發出一絲響動。

「八寶,是哪間?」姚若葉扭過頭,焦急地問道。

八寶側過頭,在一間一間房門口,搖頭晃腦,感知氣息……直到八寶頭頂上冒出了星星。

突然,八寶指著213房間叫道:「這間!」

歐陽昕遠立刻伸出手扭動門把手,可是門從裡面反鎖了,他抬起頭對景夜蓮說:「撞門!」

大家齊心協力用勁撞向門板,1,2,3!

堅固的門板在精英隊員們的共同撞擊下,很快就不堪一擊。就在門被撞開的那一瞬間,有一個藍色的影子從門裡飄了出來,掠過每個隊員,隊員們只感覺到臉上有一陣涼風拂過,等反應過來,已經被那個藍色的影子從中間穿過,一路朝樓道深處飄去。那個影子就像是蔚藍色的海水凝聚而成,在幽暗的樓道中散發著半透明的熒熒藍光。影子的身體懸浮在半空,雙腳不接觸地面也能迅速移動,就像是幽靈漂浮一般。

「不要讓它逃了!」姚若葉大叫著追了上去。

「八寶,你留下來去看看裡面的學生。」歐陽昕遠和景夜蓮也一起追了上去。

夢魘一路逃竄,姚若葉等三人緊追不捨,最後把夢魘逼到了走廊盡頭,眼看著夢魘進入了死胡同,很有可能束手就擒之時,一束銀色的光突然從邊上閃了出來,硬生生地擋在了姚若葉等人的面前。

不長的宿舍走廊上,盡頭處是已基本被逼入絕境的夢魘,另一邊是緊追不捨的姚若葉和隊員們,中間隔著那束銀色的光。

半路殺出個不速之客,隊員們警惕地盯著面前攔住他們追捕夢魘去路的那道光。

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穿著黑色制服的少年,少年的左手臂上纏繞著一把銀色的長軟劍,劍身長一尺,薄如蟬翼,就像一根銀色的緞帶。雖然是件很柔美的武器,可是劍身卻散發著凌厲的光芒,透著一股冰冷的殺氣。

是敵是友?!

歐陽昕遠和景夜蓮眯起眼睛,防備地望著面前的陌生少年,心裡不敢鬆懈一絲一毫。追捕夢魘中又碰到如此棘手的人物,他們不禁皺了皺眉。

嗖——

少年從左手臂上抽出銀色長軟劍,劍身反射出的銀色光芒倒映在他的眉間,那兩道飛揚如鬢的劍眉英氣逼人。他整個人就像武俠小說中的人物一般俊美帥氣,令人目眩神迷。

怎麼,難道他和夢魘是一夥的,如果是敵,絕對不會放過你!

歐陽昕遠和景夜蓮也伸出手,暗暗地探向自己的武器,做好迎戰的準備!

「等等,你……怎麼是你!」

姚若葉定睛一看,竟然發現擋在眼前的少年是——

冷獵?!

怎麼會是冷獵?他怎麼會出現在抓捕夢魘現場,而且手裡拿著武器,擋住我們的去路,他究竟想幹嗎?

冷獵斜眼掃了她一眼,一抹奇異的笑容掛在他的嘴角,他一句話也沒有說,突然手持著長軟劍朝夢魘刺去!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都感到一陣措手不及。只見冷獵手中的長劍在空中飛快地掠過,徑直朝著走廊盡頭的夢魘刺去。夢魘奮力抵擋,長劍在空中急轉直下,一個迴旋,又開始第二次進攻……

冷獵對夢魘的攻勢一波接著一波,每一招都又快又狠又致命!夢魘漸漸開始招架不住,慌亂地四處躲閃,眨眼間身上就多出了好幾道傷口!那一道道傷口處流出的是半透明的藍色液體,就像是稀釋得很稀薄的藍色藥水。

一旁,歐陽昕遠他們看得目瞪口呆,不行!再這樣下去夢魘會被冷獵殺掉的!而隊長布置的任務是活捉夢魘!

歐陽昕遠才反應過來,他從腰間抽出一根銀色的棍子,只見手腕輕輕一轉,手裡的銀棍「嗖」地伸展開來,大約有兩尺長。棍身纏繞著一條祥龍,模樣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住手……它是我們的!」歐陽昕遠大喝了一聲,手持著銀棍沖了上去。他右手反轉,銀棍「嗖」地從他手中飛了出去,截住了冷獵向夢魘刺去的劍。

「叮」的一聲電光石火,冷獵的劍從銀棍上彈了出去。

「退開!的廢物們,不要礙手礙腳。」冷獵的瞳仁輕輕一斜,冷冷地睨了歐陽昕遠一眼,那眼神里充滿了厭惡和不耐煩。

「你說誰是廢物?你快住手,我們要活捉夢魘!」歐陽昕遠的怒火一下子被燃起。

「夢魘怎麼能夠讓你們這群白痴隊員抓到,哼,絕對不行!」冷獵非但沒有住手,更加重了對夢魘的攻擊。

「你……不要太囂張!夢魘是我們的!」歐陽昕遠捏緊了手裡的銀棍,瞪著冷獵咬牙切齒地警告道。湖綠色的瞳仁里燃起了兩簇憤怒的火苗。

「只會叫囂和礙手礙腳的廢物!」冷獵在半空中用力揮了下長軟劍,幻化成銀色緞帶,在半空劃出一道華美的弧線,繼續朝夢魘飛去……

「你,住手!」歐陽昕遠扔出銀棍,企圖擋住向夢魘飛出的軟劍。

……

「夜蓮哥、若葉……怎麼辦啊?」八寶伸出小手,扯了扯站在一旁發獃的姚若葉和景夜蓮。

「啊——」姚若葉猛然驚醒,看到冷獵和的隊友起了爭執,連忙朝冷獵大喊:「冷獵,活捉夢魘,我們要活捉,不要打了……」

「哼,我是不會讓你們抓到夢魘的……」空中傳來冷獵堅決的聲音,他望著攻勢越來越猛的隊員,目光驟然一凜。

冷獵揮起緞帶般的軟劍,以極快的速度飛速揮舞,銀色綢帶逐漸纏繞聚集,匯聚成一團銀色的光芒,遮蔽了所有人的眼睛……

瞬間,姚若葉他們感覺到完全看不清眼前的一切,隱約只剩銀色光點依稀閃爍……

……

走廊盡頭,遍體鱗傷的夢魘趁亂逃竄,消失在了夜色中。

……

「啊,剛才怎麼了,什麼都看不清楚……」

「現在好了……」

「夢魘,對了,快抓夢魘。」

「啊,夢魘不見了!」

「我說過,夢魘絕對不能讓你們抓到,就算放跑它,也不能讓它落入你們手裡……」冷獵的聲音在夜空中回蕩。

「該死的,你竟然敢放跑夢魘,可惡……」歐陽昕遠衝上前,拔出銀棍朝冷獵飛去。

冷獵敏捷地一轉身,躲了過去,「就算這次放跑它又怎麼樣,我冷獵一定會親手抓住夢魘,不用你們這群廢物……」

瞬間,冷獵揮出軟劍,一道銀光猛然閃現,耀眼光芒中,他迅速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啊!」

太過分了!

一旁的姚若葉張大了「O」形嘴,驚訝地望著空空蕩蕩的走廊,簡直不敢相信。

冷獵竟然放跑了作惡多端的夢魘?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4

第二天清晨。

陽光穿破繚繞在山頂上的濃濃霧氣,絲絲縷縷照射進七星學院。高大的古樹和綠油油的草地在陽光下一點點復甦。七星學院內七棟年代久遠的建築,在霧氣中散發著溫潤的光澤,就像是一個個飽經風霜卻風采依舊的老者。

學生們抱著課本從搖光樓里陸陸續續地走出來,新的一天就此展開了。

誰也沒有注意到開陽樓前面的一片草地上卻蹲著三個可憐的人——歐陽昕遠、景夜蓮和八寶。此時他們三人正扎著馬步,兩手拎著水桶,水桶里的水裝得滿滿的,稍微晃一下就會有水從裡面溢出來。除了這些,他們屁股正下方的草地上還插著三根點燃的香,要是一不留神晃一下身子,那麼他們的屁股可要遭殃了!

「玩忽職守,致使夢魘逃脫,全體受罰!」澤玖瀾掃了三人一眼,疾言厲色地說道。

「隊長,昨天的事情不能怪他們……是……是冷獵突然沖了出來,所以才……」姚若葉努力地解釋著。說著說著,原本低著頭站在一旁的她,忽然衝到了三人旁邊也紮起了馬步。

「姚若葉,你這是幹什麼?」澤玖瀾皺了皺眉頭。

「隊長,昨天我也參與了行動,我也應該受罰……」

澤玖瀾原本冰冷嚴肅的面龐上掠過一絲暖意,稍稍融化了冰凍的神情。

不過……

「雪華,你看著他們,所有人扎馬步六小時才准離開!」澤玖瀾轉過頭,對站在身邊的雪華冷冷吩咐道。

「是,隊長。」雪華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嗚嗚嗚……我昨天什麼也沒幹,為什麼也要受罰啊……嗚嗚嗚……」待澤玖瀾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樹林深處后,八寶才哭喪著臉抱怨道。他瘦小的胳膊拎著巨大的水桶,兩條短小的腿早就抖得像風中的落葉。

「對不起,若葉、八寶,是我連累了你們。」歐陽昕遠抿了抿因為缺水而像枯萎的花瓣般的嘴唇,內疚地道歉。

「這不是你一個人的錯。」姚若葉努力扎穩馬步,因為吃力額頭沁出了一大片細蜜的汗珠。

昨天冷獵半路殺了出來,結果害得夢魘逃跑,姚若葉想了一夜,也沒有個頭緒。

冷獵為什麼那麼討厭呢?姚若葉頭頂全是問號……

「那個冷獵到底是什麼人?突然就衝出來搶我們的任務!」想到害他們扎馬步的罪魁禍首,八寶氣憤難平。他的小臉已經漲得像只番茄,劉海完全被汗水濡濕了。

「你們說的是冷獵?」在一邊聽著他們談話的雪華突然臉色一變,轉過身驚訝地問道。

「是啊,就是那個叫冷獵的,要不是他我們早抓到夢魘了!」八寶嘟起像櫻桃般可愛嬌小的嘴唇,氣鼓鼓地說。

「你認識冷獵嗎,雪華姐?」姚若葉那雙像水晶般清澈透明的眼睛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冷獵……」雪華的臉色一下子有些蒼白,她輕蹙著細長的柳眉,欲言又止。

「雪華姐,有印象嗎?他的功夫也很厲害呢,不像是普通人。」

「是啊,冷獵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他那麼針對呢?」

姚若葉和歐陽昕遠他們的問題就像是肥皂泡沫似的一個個接連不斷地冒出來。

雪華望著一雙雙好奇的眼睛,表情有些僵硬,額頭甚至冒出了汗珠。她只一個勁地重複說:「他是個危險人物,千萬不要靠近,不要靠近……」

「什麼,危險人物,不像啊,不可能吧?」姚若葉驚訝地表示懷疑。

「若葉,我提醒你,對於,他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所以你想成為的隊員,就必須和他保持距離!」

「可是……」

「姚若葉!你記住,要牢牢記住!」

「但是為什麼呢……」

雪華看著姚若葉滿臉的疑惑,無奈地在心中嘆了口氣:「好吧,我只能告訴你。冷獵之所以那麼厲害,是因為他曾經也是的隊員之一!他是當時年紀最小的一名隊員。可卻是成績最優秀的一個。」

「什……什麼……你是說,他居然曾經是……的隊員?!而且還那麼厲害!」姚若葉手中提著的兩桶水瞬間跌落到地上,濺了周圍同伴一身。

她怔怔地看著說出這一切的雪華,嘴變成了誇張的「O」形。天啊,姚若葉怎麼都無法相信那麼痛恨的冷獵居然曾經也是的隊員!

歐陽昕遠、景夜蓮和八寶三人也非常驚訝,一個個下巴落地。

雪華點了點頭,繼續說:「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入隊時冷獵已經離開了,所以不知道冷獵為什麼會離開,而且又那麼討厭,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現在的隊員,絕對不允許和冷獵有任何瓜葛。」

……

可是一旁的姚若葉似乎沒有聽到雪華後來的叮囑,她反覆回憶過去和冷獵相處的種種情形,想到冷獵變得越來越神秘,她的心裡就無法平靜。

冷獵,到底你身上藏著怎樣的秘密呢?你真的是個危險人物嗎?

5

夜幕降臨,雪華的話還一直盤踞在姚若葉的腦海里,她在床上翻來覆去始終都睡不著。

不行,冷獵的秘密已經像一塊石頭一樣壓在了姚若葉的心頭,似乎一天不搬開,姚若葉就不能順暢呼吸。

「嗨!」她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了下來。乾等在這裡怎麼可能解開秘密呢,最好的方法是……

偷偷地,悄悄地,暗暗地……跟蹤!

五分鐘后。

姚若葉來到學生宿舍樓下,記得冷獵曾經告訴過她自己住303,讓她常來找自己……

天哪,我姚若葉從來沒想過跟蹤這樣一個平時沒正經,有些時候卻特別嚴肅認真的人呢。好吧,就讓我姚若葉來解開你背後深藏的秘密吧。

姚若葉就像一個梁上君子「蹭蹭蹭」爬上了303房間的窗檯。她蹲在窗台上,確定裡面沒人後悄悄推開窗子跳了進去。

沒錯,這正是冷獵的房間!

要想了解一個人先要從了解他的東西做起,姚若葉就是這麼認為的。

她趁著冷獵還沒回來,立刻學著偵探的樣子,開始四處尋找蛛絲馬跡。

靠窗的寫字檯!裡面除了幾本書什麼都沒有……

冷獵的柜子!除了幾件休閑服和一套制服等日常換洗內衣襪子外什麼都沒有……

姚若葉鬱悶地摸了摸下巴,又走到床邊,掀開被子,在枕頭和床下仔細摸索了一遍,還是一無所獲。

這傢伙不寫什麼書信和日記嗎?都不藏什麼東西的嗎?怎麼什麼特別的東西都沒有?

姚若葉找得滿頭大汗,她癱坐在椅子上,木然地注視著對面的床,感到有些灰心。

忽然,床上某個地方似乎有一點亮光閃了一下,刺到了姚若葉的眼睛。

是什麼東西這麼閃眼?

到床上翻來覆去一番細看,最後在枕頭下找到了閃光點,竟然是一根項鏈!

哇,好漂亮精緻的項鏈啊!姚若葉拿起那根項鏈,放在手心裡仔細打量。

銀色心形項鏈,雖然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卻依然散發著難以遮蔽的光澤。

姚若葉輕輕掰開弔墜,剎時一張年輕美麗的臉映入了姚若葉的眼帘。

照片上的少女非常漂亮,十七八歲的年紀。長長的秀髮如真絲般光滑,精緻的五官就像雕刻出來似的完美,美麗的眼睛如水般透明溫潤,任誰看了都會對她傾心仰慕。

她是誰?為什麼冷獵會把她的照片放在項鏈中?從來沒有聽到冷獵提到過她……

冷獵……你越來越神秘了,不過,憑我姚若葉,一定能夠調查清楚!

「嘎吱」。

忽然,房間的門鎖傳來轉動的聲音!

有人來了!

姚若葉暗叫不好,連忙把項鏈塞回了枕頭底下,自己趕快翻出了窗子,又輕輕地把窗戶關好。

窗戶關上的那一瞬間,房門被打開,冷獵拿著足球走了進來。他的校服外套隨意地搭在肩膀上,劉海被汗水完全濡濕了,凌亂地糾結在一起。

衛生間里不一會兒就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像長臂猿般吊在窗外的姚若葉暗暗鬆了口氣。呵呵。幸好他去洗澡了。

於是她爬上了窗檯,縱身一躍跳到了窗沿上,像蝙蝠一樣從窗沿上倒吊下半個身子,小心翼翼地往屋裡看。這樣冷獵就發現不了自己了吧。

沒多久冷獵沖完澡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他的身上只圍了一條白色的浴巾,模特般完美的身材,正好是黃金比例,結實的肌肉,每一根線條都是那麼硬朗,潔白無瑕的肌膚如白玉般光潔。

姚若葉看到冷獵只圍了一條浴巾,整張臉就像是被扔進了沸騰鍋里的螃蟹,一下子連耳朵根子都紅遍了!她死死地閉上眼睛,整顆心怦怦亂跳。

砰——

就在姚若葉猶豫要不要睜開眼睛時,她聽到了一聲關門聲。

咦?!顧不得猶豫,姚若葉立刻睜開眼睛,房間內已經沒了冷獵的身影!

這傢伙又出去了?

姚若葉趕緊翻進窗戶,衝到門邊,悄悄地打開一條縫隙朝外張望。只見冷獵已經換上了制服,正朝樓道盡頭的樓梯口走去,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樓梯口。

這麼晚了他還要去哪裡?

姚若葉疑惑地朝樓道上張望,卻什麼也沒有發現。此時夜已經完全黑了,窗外懸挂著碩大的圓月。今晚是滿月,滿月的夜晚總是透著些許詭異。月盤周圍霧氣朦朧,那霧氣就像是瀝了血似的散發著猩紅的光芒,彷彿要滴下血來。

姚若葉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的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她縮了縮肩膀,順著樓梯一步步走下去。馬上就要到門禁時間了,學生們都待在自己房間中,樓道和樓梯上沒有一個人,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清晰可聞,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窗外颳起風,枝葉在風中搖曳起來,在樓梯上投下扭曲的影子,彷彿是妖魔在歡欣起舞。

「冷獵?」姚若葉叫著冷獵的名字。她此時已經無心跟蹤了,只想他能立刻出現,幫她驅除心中的恐懼。

可是回應她的依舊是一陣令人窒息的寂靜,靜得令人發慌。

樓道內萬籟俱寂,窗外瀰漫的紅色霧氣彷彿是鬼魅在狂舞,曖昧地纏繞著慘白的滿月。夜幕深邃得彷彿是能吸納一切生命的黑洞。

「……啊……是個晚上不睡覺偷溜出來的小孩啊……」

倏地,一個冰冷潮濕如同爬蟲動物發出來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

姚若葉猛然回過頭,只見一個渾身散發著藍色幽光的半透明的女人站在她身後。它盯著姚若葉,雙眼在夜色中散發著猩紅的光芒,長長的滑膩的舌頭舔著下唇,彷彿正在打量一隻可口的獵物。

夢魘!

姚若葉瞪大了眼睛,因為過分震驚心臟漏跳了一拍。她一動不動地盯著面前的夢魘,彷彿被施了定身術似的。她的瞳孔撐到極致,在瞳孔的深處是如黑夜般能吞噬一切的恐懼。

「……呵呵……不要害怕……過來……」夢魘朝她伸出手,那隻半透明的手彷彿是海水凝聚而成的,在月華下流動著冰藍色的光澤。

「不要!」姚若葉猛然驚醒,她舉起單薄的拳頭,擺出防衛的姿勢,眯起眼睛警惕地盯著夢魘,「受死吧——我不會再讓你傷害任何人!」

「呵呵呵呵……真是個不乖的小孩……」夢魘仰起頭笑了起來,彷彿在嘲笑一隻無力掙扎的耗子似的。那冰冷滑膩的笑聲在夜裡如同鬼魅的哭聲,令人毛骨悚然。

「有什麼好笑的,我要消滅你,為爸爸媽媽報仇!」姚若葉全身燃起怒火,她使盡全身力氣,向夢魘攻擊。

可是那夢魘的速度比她想象中要快很多倍,它就像一道閃電似的眨眼間就閃到了她的背後!

姚若葉無法置信地睜大眼睛,她連忙轉過身,夢魘卻不知所蹤!空蕩蕩的樓道上只剩下她一個人,剛才那隻夢魘已經像幻覺般完全消失了。

哪裡去了?

姚若葉眯起眼睛,借著窗外的月華帶來的詭異光亮,在幽暗的樓道上尋找著夢魘的身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U.I.S校園日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U.I.S校園日誌 U.I.S校園日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課 捕捉夢魘行動

5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