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5.第1265章 首都

1265.第1265章 首都

每年6、7月份,長江中下游地區都會出現持續天陰有雨的氣候,這便是其特有的「梅雨季節」,濃厚的雲層像毯子一樣整晚籠罩在南京的上空,直到清晨仍然沒有散去。在紫金山一帶已經下起了細雨,霧氣迷濛,水天交織成灰色的一片。

在中山路上,一輛輛汽車行駛在這寬敞的街道上,路邊人行道上的行人們紛紛加快腳步,或是急步或是奔跑的朝著公交站台或者地鐵站衝去,而自行車更是擠滿了非機動車道,每當紅燈亮起時,路口停下的自行車甚至能排出擁擠的長達數十米的「車龍」。

「榮軍院是用於安置收留在戰爭中傷殘的老兵,他們曾經為這個國家的尊嚴犧牲了個人,理應得到國家的奉養,所以,在民27年南京重建時,根據時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的要求,在重建過程,修建了這座榮軍院……」

雖說天氣有些陰沉,遊覽汽車上的乘客們趕緊埋頭記下這一重要信息,接著紛紛站起來,涌到汽車的一側,帶著讚歎的表情望著那座壯觀的帶著濃濃華式風格的建築。高一郎把兒子抱到膝蓋上,讓他能看得更清楚一些。

高一郎這個名字帶有典型的日本色彩,實際上他過去叫「高騰一郎」,曾是三菱重機的工程師,在日本戰敗后同數以十萬計的日本科學家、技術人員一樣來到了中國,並在五年前加入中國國籍,並將姓氏改為「高」。

儘管已經來中國工作近十二年,但一直在江西工作的他,卻從未曾來過中國的首都南京,與是便在兒子放暑假的時候,申請休假帶著兒子來到了南京,南京的一切在他的眼中是如此的美麗,當他視線被路兩則的高大的法桐遮擋時,才慢慢回過頭來,朝著導遊看去。

導遊是位年青的女孩,穿著一件海派青布旗袍,她站在那裡向遊客們解釋著路兩側的一些知名建築,聲音顯得極很是嬌柔。

「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有名的「中國建設銀大廈」,它是南京的第一高樓。」

高高聳立在中山路一側的摩天樓讓每一個乘客都感覺到個人的渺小,而高一郎更是用驚訝的眼光看著那棟大廈。

「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摩天樓是紐約的帝國大廈,在亞洲最高的摩天樓便是這座中國建設銀大廈,當初興建這棟大廈時還有著一個趣事。」

在女導遊講解中,人們了解到這棟大廈背後是中國南北兩大財團的競爭,北方公司與中國建設銀公司都試圖興建中國第一高樓,但經過嚴格的保密和釋放假情報,使得中國建設銀大廈成為中國第一高樓。

在女導遊講解時遊客們盡職盡責地伸長脖子,想看清楚這棟雄偉的大廈。這些遊客里有一群日本人,脖子上挎著「海鷗」或者「鳳凰」相機,在日本投降后,日本全部的光學儀器生產設備以及技術人員都被遷至中國,即便是現在,日本至多也就是製造一些眼鏡片,至於諸如望遠鏡、光學儀器之類的設備,完全依賴從中國進口。經濟的改善使得少數日本人也能夠來到中國旅遊,在抵達中國后,幾乎所目睹的一切,都會讓他們為之讚歎、為之驚訝,還有幾個歐洲人模樣的婦人,她們的身邊坐著中國丈夫,大概來自北方地區,在北方地區像這樣的跨族婚姻是極為普遍的事情,數千萬俄國女人同中國男人結合,而這直接造成一種結果,電視廣告中的嬰兒以及男孩女孩往往是那些漂亮的混血兒。

「離開中山路后,我們就進入了自由大街的主要路段。這條大街在南京保衛戰期間,曾是保衛南京的戰士們與日軍血戰的時候,現在在你們左邊可以看到一片戰爭遺迹,當時,整個南京幾乎完全為炮火所摧毀,但是面對數倍於已的侵略軍,勇士們從未曾退縮一步,從根本上來說,南京保衛戰標誌著「中日事變」的轉折,中國的崛起正是從這裡起步……」

望著那片幾乎完全為炮火廢墟公園,高一郎的內心不禁升起一陣愧意,他想到也許當年參與設計的炮隊鏡,就曾被那些侵略中國的日本軍拿在手中,瞄準這座城市,也許……同時,他又注意到,身邊的那些來自日本的遊客,這會和他一樣,大都神情中帶著愧疚之……

旅遊汽車經過了一段高級商店、影劇院和飯店林立的繁華街道,穿過一座圓形廣場后,又進入了一群片帶著東方古典建築色彩的政府建築群之中。

「這裡就是軍事博物館……」

女導遊有些照本宣科地背誦道。

「是中國最大的軍事博物館,裡面陳列了我國在戰爭中繳獲的大量外國戰利品,包括日本的零式飛機,蘇俄的T34坦克,還有從「大和」號戰列艦上取下的一門460毫米艦炮。」

大和號!

在女導遊提及這個名詞時,高一郎和車廂內的日本遊客無不是神情微微一變,曾幾何時,大和號戰列艦是日本的驕傲,不過現在,那艘日本的驕傲如同聯合艦隊的其它艦隻一樣,都成為了中國人的驕傲——在日本投降后,大和號、武藏號等以及其它聯合艦隊現存軍艦都被中國人繳獲了,用為戰利艦繼續在中國海軍服役。

在去年海軍的聯合演習新聞中,高一郎還看到了大和號戰列艦的身影,對於日本而言,聯合艦隊曾經的輝煌已經完全消失了,而大和號則繼續在中國海軍見證著中國海軍艦隊的崛起。這時高子健掙脫了他爸爸的懷抱,搖搖晃晃地走到汽車前部。不過十二三歲的少年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所看到的一切,他是高一郎的第三個兒子,他的哥哥們在戰爭中死去了,看著穿著童軍軍裝的兒子,聽著他用流利的帶著些許江西口音的國語同幾個日本少年交談,高一郎的內心感覺到有些慶幸,他應幸當初自己被國、軍帶到了中國。

儘管經過十一年的恢復重建,現在的日本戰後初期的困難雖說早已成為歷史,人們都不需要再忍飢餓,但是相比於日本,在中國的生活無疑是更好的,現在,在日本,幾乎每一個人在考入大學后,第一件事就是通過「國際漢語標準測試」,然後在大學期間努力學習,爭取在畢業的招聘會上為中國公司雇傭,最終獲得移民名額,成為中國國民。

成為中國人,無論是對於日本人也好、韓國人也罷,還有那些南方國家的人,都有著難以想象的誘惑,成為中國人,可以獲得更豐厚的收入,更良好的社會福利,意味著人生的改變,就像高一郎的妹妹,當年在福岡讀護士學校只有十七的她之所以嫁給一個年近五十歲的中國人,就是為了來到中國。

中國,對於許多亞洲人來說,就像是一個天堂一般,吸引著每一個人,每每想到自己在五年前就成為中國人,高一郎的心底就會暗自湧起一陣歡悅感,甚至看著車上那曾經的同胞時,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現在我們看到的就是國民大會堂,國民大會是代表全國國民於中樞行使政權的機構,為我國最高權力機關,其地位在政府五院之上,代表人民主權……。」

當汽車在國民大會堂前經過的時候,人們看到此時一些國大代表正在進入大會堂,了解中國政體的人知道,經過十年的爭取,現在的國大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個選舉機構,更重要的是通過一個個委員會行駛監督之權,經過十年的探索與摸索,中國在政體上已經探索出了一條屬於自己的政體,而在這個過程中,國民大會一直發揮著自己的作用。

「今天,是國民大會例行會議,不過與往日不同,今天的會議上,除去審議一般問題外,還有一個問題,將在這裡進行審議!」

在女導遊的話聲中,旅遊汽車特意放慢的速度,甚至就連同司機都會偶爾的把視線投向國民大會堂,而他們之所以關注這一會堂,卻是因為今天晨報上刊載的新聞——將就陸軍特級上將管明棠辭職一事進行討論。

陸軍特級上將,在中國的軍銜機制中,僅次於作為全國陸海空軍大元帥的特級上將,這是民34年由國民大會決定授予北方軍事司令管明棠的特設軍銜,屬於特殊榮譽軍銜,這一軍銜是終身的,根據國大的規定,管明棠逝世后這一軍銜自動取消,這是特意為管明棠設置的,與此同時授予的還有「北方軍事管理區最高司令官」一職。在過去的十一年間,這一職務幾乎等同於「北方地區總統」,三天前,管明棠正式向國會遞交了辭呈,所有人都知道原因——這是為明年的大選作準備。

對於中國而言,這是一件大事,甚至對於世界而言,這都是一件大事,這意味著立憲十一年後,第一次有其它政黨開始挑戰國民黨的領導地位,這一切早在人們的意料之中,甚至就連現任蔣總統亦已經表示,將遵從憲法,任滿兩界后不再擔任總統一職,並支持北方地區長官管明棠參加總統選舉。對管明棠來說,唯一的阻隔來自於他現在的職務「北方軍事管理區最高司令官」,根據憲法規定,現役軍事指揮官不得作為總統候選人,一但國大接受他的辭呈,那麼……

在汽車駛過國大時,高一郎不禁回頭看著國大,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著,祈禱著一切順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山河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山河血 山河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265.第1265章 首都

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