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七章

57第五十七章

不管袁飛飛的生命里曾經出現過多少人,狗八一直覺得,他才是最了解她的。

不然,他不會在袁飛飛要離開的那一天,找到她。

狗八一直都記得那一天。

從袁飛飛去殺劉四的時候起,他就知道會有這一天。袁飛飛是個白目的狼崽,漂泊的浮萍,她不可能在一個地方永遠留下來,他一直這樣堅信。

在袁飛飛殺掉劉四后,狗八就知道,離她要走的日子不遠了。

狗八在崎水城混了十幾年,里裡外外吃了個通透,他偷過世家大戶的銀葉子,也搶過路邊的野狗食,太多的炎涼世路讓他的內心早早變得冷漠麻木。

就像這世上絕大多數的乞丐一樣。

可他又跟他們不同。

因為袁飛飛。

其實,在狗八與袁飛飛相識的十幾年裡,並沒有過多的深交,袁飛飛在狗八的心裡,更像是一種象徵——象徵著了無牽挂的內心,還有絕對不會後退的步伐。

她不會退縮,也不會畏懼,也沒有任何事物能牽絆住她。

她不富裕,也沒有權勢,其實他們都處於泥地。

可袁飛飛卻永遠不會沉淪。

那一天,他在城門口堵到了她——或者他更願意形容為「等到了她。」

袁飛飛還是穿著男裝,她只帶著一個小包裹,也沒有多餘的家當,就那麼輕輕鬆鬆晃晃悠悠地從街的那一頭走過來,見到狗八,她抬起手打了個招呼。

「早喲。」

然後就從狗八的面前走過去。

在她與狗八錯身而過的一瞬,狗八忽然伸手,拉住了袁飛飛的手腕。

「嗯?」袁飛飛側眼,狗八看著她,道:「你要去哪。」

袁飛飛咯咯地笑了兩聲,道:「怎麼都猜到了,好沒意思。」

狗八沒去問還有誰知道,他站到袁飛飛面前,道:「飛飛。」

袁飛飛盯著自己的手指甲,五個手指來回換著看,不經意道:「怎麼。」

狗八道:「我同你一起。」

袁飛飛還是沒有看他,道:「你知道我要去哪,就一起。」

狗八道:「隨你去哪。」

袁飛飛終於看了他一眼,狗八站在她面前。她忽然憶起,自己似乎從來沒有仔細看過狗八,以至於現在他洗過了臉,瘦高又微微佝僂的身軀站在晨光之中,她看久了會生出一種陌生的感覺。

半晌,袁飛飛道:「我或許不會再回來了。」

狗八冷笑一聲,先她一步朝城門走去,轉身一瞬,道了一句。

「那就再好不過了。」

後來,狗八也曾回想過。在那個時候,袁飛飛說出「或許不會再回來」,他心裡本該是高興的,但是卻莫名其妙地冷笑出聲,就是因為他打從心底,不相信她的話。

這幾年裡,他們干過不少營生。

光明正大的有之,偷雞摸狗的也有之。

跟袁飛飛在一起的時間越長,狗八的感觸就越深。

袁飛飛不能說是好命,但絕對是硬命。這種堅硬滲透在方方面面,他們最開始起家的時候,遇到的困難無數,很多時候狗八都覺得要撐不下去了,可袁飛飛總會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接著往下走。

她的一切都在影響著狗八,包括冷峻涼薄,以及一往無前。

所以狗八萬分不解,為何這樣的一個女人,會對那個禁錮一方庭院的啞巴鐵匠念念不忘。

雖然袁飛飛從來沒有提及過,但是狗八在她的神情中,什麼都能看出來。

但他並沒有太過在意,尤其是在他們的營生步上正軌后。外面的生活很好,有安穩,也有刺激,只要袁飛飛願意,他們可以無所事事,也可以刀口舔血。

同樣,只要她願意,隨時都可以再離開。

漂泊,流浪,居無定所。

他們不缺錢花,但是還是爬在泥潭之中。

狗八不在乎,只要同她在一起,他就不在乎。他甚至享受著這種泥潭裡的生活,他從不會高看自己,因為袁飛飛在見到他的第一次就說過——

【還真像一條狗,你這名字起的不錯。】

他願意做狗,只是在偶然的時候,他會忍不住地想問一問她。

你覺得,我這條狗,這些年來有長出點骨頭么。

他真的問了出來,在一個秋天的晚上。他和袁飛飛坐在山道上的一個亭子里,袁飛飛靠在柱子上喝酒,聽了狗八的問話,她哈哈地笑了出來。

狗八也跟著她笑了。

狗八知道,袁飛飛一直都曉得他的感情。

他第一次在一間柴房裡,一邊叫著她的名字,一邊自瀆。袁飛飛推門而入,在看見他的一瞬間,愣了一下。

也只愣了一下。

狗八拎起自己的褲子,捂住身下,臉上還帶著薄薄的汗印,他看著袁飛飛,喘著粗氣說不出話。

袁飛飛把柴房門打開,她抱著手臂靠在門邊上,扯著一邊的嘴角,道:「叫什麼名字,看著我就好了,繼續啊。」

冰白的月光順著敞開的門照進來,勾勒出袁飛飛簡潔而冷峻的側影。風吹起她的衣擺,夾雜著山林間的泥土氣,是最為催情的味道。

狗八當真又動了起來,他沒有再叫她的名字了,而是一直、一直看著她。

事後,他們對那一晚隻字不提。

並不是為了隱藏什麼,而是對於他們兩人而言,那根本算不得什麼。在狗八看來,袁飛飛對那一晚的興趣,似乎還沒有對晚飯吃點什麼來的多。

至於這種事情有多羞恥下流,他們兩人更不在意。

往後的日子裡,狗八也經常這樣做,有的時候他做的多了,袁飛飛會笑罵,說狗到發情的季節了。

只有一次,袁飛飛在狗八紓解之後,蹲在他的面前問他。

「你這麼想要,為何不來問我。」

狗八還沉浸在剛剛的痛快中,身體微微地痙攣,他的臉埋在乾草里,頭髮沾得全是汗水。他透過霧蒙蒙的眼睛,看向袁飛飛,啞聲應道:

「不問……」

「呵。」袁飛飛輕笑一聲,站起身來。

狗八不會問,也不想問。

因為有些事情,問了也是白問,問了不如不問。

他們在外漂泊,浪跡四方,他們都慢慢長大了。

袁飛飛生得很美,至少在狗八的眼裡,他從沒見過比她更有味道的女人,就算是凌花都不行。狗八變得有些沉默,總是默默地跟在袁飛飛的身後,他太過了解她,很多時候袁飛飛不用開口,狗八已經知道她需要什麼。

有一日,他們路過一處山巒,袁飛飛想要爬到山頂。狗八隨她上去,站在山崖邊,袁飛飛坐在一塊石頭上,眺望遠處的群山,她忽然問他:

「狗八,你說那些山,千百年來紮根一片土地,會不會厭煩。」

狗八站在袁飛飛身後,道:「會。」

袁飛飛道:「你怎麼知道。」

狗八道:「只在一處,當然會厭煩。」

袁飛飛笑了笑,道:「或許,那是它們自己選擇的歸宿呢。」

狗八聽見這句話,心裡莫名一顫,他冥冥之中察覺到一些事,這讓他不得不反駁她。

「哪裡有什麼歸宿,不管山還是人,都不需要什麼歸宿。」

袁飛飛側過眼睛看他,道:「不需要?」

狗八:「不需要。」

袁飛飛笑了一聲,轉過去,沒有說話。狗八看著她的背影,忽然覺得不甘心,他又道:「人不需要歸宿,就好比我,漂泊半生,也沒覺得不好。」

袁飛飛伸了個懶腰,轉過身往山下走,路過狗八身邊的時候,她打著哈欠隨口道:「你沒覺得不好,是因為你的歸宿就在這裡。」

你的歸宿,就是我。

狗八開始後悔多說了那句話。

不久之後,袁飛飛終於要回崎水了。

她依舊一個人獨來獨往,走得乾脆,誰也沒有告知。

但是狗八還是同七年前的那一天一樣,在山道口,等到了她。

袁飛飛笑著同他打招呼,道:「早喲。」

時光彷彿回到了從前,一切都是一樣的。只是對狗八來說,那時,是他的開始,而現在,則是他的結束。

狗八攔住她,道:「你為何要回去。」

袁飛飛道:「想回自然就回了。」

狗八道:「你現在回去有什麼用。」

袁飛飛道:「只有有用的事情才能做么。這世上有多少人,做了一輩子的無用之事。」

狗八看著神色平淡的袁飛飛,心煩意亂。

「除了那裡,難道沒有其他的事情讓你掛心么。」

袁飛飛一挑眉,道:「你想讓我掛心什麼。」

狗八說不出。

袁飛飛輕輕一笑,抬手拍了拍狗八的肩膀,這些年來,狗八長得結實了許多,袁飛飛一隻手掌,已經包不住他的肩頭了。

「我走了,你保重。」

狗八低頭看著袁飛飛,低聲道:「已經七年了。」

袁飛飛道:「是啊。」

狗八道:「這麼久都過去了,你還要回去么。」

袁飛飛看著山道旁的竹林,道:「就是因為七年了,所以才要回去。」

狗八皺起眉頭,他不懂。

袁飛飛又道:「過了下月初七,我丟掉他的日子,就要比我擁有他的日子多了。」

清風吹起,竹香四溢,細長的葉子在空中打著旋。

狗八一直到袁飛飛走得只剩個淡淡的影子的時候,才恍然轉頭,大聲道:「袁飛飛——!我在這座城裡等你!」

袁飛飛沒有回話,她的背影漸漸隱於墨綠的竹林里,就像一幅水墨畫卷。

之前的再多豪言,再多感悟,也只因為這一個背影,砰然消散。

而這世間又有多少情種,因為一句話,禁錮一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寂靜深處有人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寂靜深處有人家目錄 寂靜深處有人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57第五十七章

9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