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消失的記憶

第8章 消失的記憶

左手拿著煙,右手拿著火,不知不覺間放空了思想,劉樂就這樣靜靜地坐在那裡,直到吳青回來。

「發獃呢?」吳青看到劉樂心不在焉的樣子也想不出別的什麼話來和他打招呼了。

「你有養寵物嗎?」回過神來的劉樂突然不明不白地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寵物?」吳青也疑惑起來,「我連自己的生死都把握不好,哪裡有膽量去養寵物?」

「沒事,我就隨口問問。」說著,劉樂便把手裡的火和煙收了起來,隨後又閉上了嘴沒了話說。

屋子裡沒有外人,吳青也就直奔著自己的床去了。他站在床邊,先是把床單鋪好,隨後便愜意地躺了上去。

「這麼長時間沒見,你還是這麼瘦。」吳青側著身子和劉樂閑聊起來。

只是劉樂的思緒卻不在此。他輕輕地拍了自己的臉兩下,雙目無神,直勾勾地盯著吳青,不過也可能是盯著床板,神經兮兮地說道:「管家在這個屋子裡留下了痕迹,可你剛剛就那麼隨手把它抹去了。」

吳青一愣,掛在耳朵上的眼鏡差點掉下來。他抬手把眼鏡扶好,同時順著劉樂的視線看看自己身下的床,這才意識到劉樂說的是啥。

只見他猛然從床上坐起來,像是審視管家一樣審視起劉樂來:「末世的詛咒不會也降臨到你的頭上來了吧?醒醒!醒醒!」

劉樂的眉頭一皺,那種恍惚的感覺好像突然消失不見了,留下的只是困惑。

安靜了片刻,他總算是回應道:「我沒事兒啊!」

「沒事兒說什麼鬼話!」吳青又躺回床上,滿意地笑著,似乎對這一波嘲諷非常滿意。

「唉~」

只聽見劉樂的口中又傳來一聲嘆息,似乎是為這老朋友不理解他而難過了起來。

嘭!

一個枕頭突然精準地砸到了劉樂的天靈蓋上,終於惹出了他的火氣。

「卧槽!」他大喝一聲,隨後把枕頭拿下來,死盯著吳青似乎是想討個說法。

只見平躺著的吳青只是不緊不慢地點點頭,劉樂現在的這種反應讓他感到十分舒適。

「再嚷兩句,我還想聽。」

劉樂聽完這話默默地站起來,拿著枕頭奔著吳青走來了。

「別別,大哥……大哥!」

吳青一邊說著求饒的話一邊卻肆意地笑著。

嘭!嘭!嘭!

劉樂用枕頭絲毫不留情面地拍在吳青的身上,只是他越拍吳青便笑得越開心。因為這枕頭是棉花的,打在身上一點也不疼。

過了一會兒,似乎是打累了,劉樂終於停了下來。

「起來,給我騰個地兒!」他還洋裝著生氣,說著話的同時不忘擺著個臭臉。

吳青退向床里坐起來靠到牆上,把外邊留給了劉樂讓他可以坐下,同時說道:「我還以為你這兩年把自己過得徹底沒了人氣兒了呢!」

「以後多出來轉轉,咱們活不了多久了,別一個人在家憋著,知道不?」

劉樂把枕頭丟給他,嘴上同意著但還是嘆了一口氣:「知道啦。」

兩個大男人坐在一張床上倒也不顯得擠,他們沉默了很久,安安靜靜的。

在這個年代沒有事做好像也能成為一種享受。

思緒圍繞著近兩天發生的事不停地旋轉,似乎是在儘力地想要找出一個話題來。

劉樂突然拍了一下床板,好像是來了靈感,扭頭對著被嚇了一跳的吳青問道:「你是一個人來的村裡嗎?你從哪兒來?怎麼來的?還有那些醫療器械,都是你自己帶來的嗎?」

吳青扶了扶自己歪掉的眼鏡,煞有介事地說道:「我從東土大唐而來,往……」

「正經的!」劉樂聞聲趕緊打斷了他,「快說。」

「咳。」吳青撓了撓頭,「我不記得了。」

深呼吸,劉樂倒沒有生吳青的氣,而是轉口說道:「我也是。」

「你也是?」吳青來了興趣,「給我說說。」

「我記得我以前經歷過的事,記得我以前的住所,以前的朋友,但是就是記不起來我是怎麼來到這個村莊的了。」

劉樂一席話說完,吳青已經挺直了腰板饒有興緻。

「你覺得這個村莊有什麼問題嗎?」

劉樂緩慢地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對了。」劉樂又想起了什麼事情,繼續問道,「你知道之意小姐嗎?」

「知道啊。」

「她長什麼樣子?」

「沒見過。」

劉樂斟酌良久,把現在他得知的線索在腦海里都仔細過了一遍,隨後用他那充滿智慧的眼神盯著吳青,說道:「你說這一切會不會都是那個之意小姐的陰謀?」

「她利用她可以抹掉人類記憶的能力讓我們心甘情願地住在這裡,然後慢慢享受著隨意殺死每一個人的快感,最後再把目睹了她面貌的人的記憶重新消除,周而復始,永無盡頭。」

正在劉樂斟酌著自己思考出來的「真相」時,吳青一巴掌呼在了他的頭上。

「你是不是見著我之後太興奮把腦子給燒壞了?」吳青把呼完劉樂頭的手放到了他的額頭上,「沒發燒啊,要不你也跟我下去做個全身檢查吧,我感覺你比管家更需要做這麼個檢查。」

說著,吳青就要下床,劉樂倒是把他給按住了。

「你下手就不能輕點嗎?」劉樂揉著自己的頭,「我這是合理猜測,你別一言不合就動手動腳的,都多久了這個毛病還改不了。」

「你改得了!」吳青還是下了床,「胡思亂想的本事也沒見你有一點兒生疏。」

「那你說我們為什麼會統一地把來村莊的路上的事情給忘掉?」

吳青穿好了鞋,站起來,走在屋子裡沉思著,似乎他也想過這個問題,因為他只在短暫的思考後便說出了自己的答案:「你知不知道有一種病叫做選擇性失憶症?」

「選擇性失憶症?」

「大概意思就是人們在受到過量的刺激后被動地喪失了一部分記憶的癥狀。」

劉樂搓了搓自己的額頭,這個解釋聽起來好像明顯有道理了許多,只是他又開口問道:「那之意小姐得長成什麼樣子才會讓我們患上選擇性失憶症?」

……

深呼吸,不生氣。

吳青極力剋制著自己,他望著南方的天,盡量不去想身後坐著個鬼東西。

「你怎麼不說話?」劉樂追問。

吳青忍無可忍,向前走了兩步先把房門給關上。

兩秒之後,房間里傳出了劉樂那慘絕人寰的嚎叫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心安居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心安居士目錄 心安居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消失的記憶

6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