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能單獨聊聊嗎

第二百四十二章 能單獨聊聊嗎

一覺醒來,已是過了午時。

「小姐,王娘子讓人帶話來了,」袁靜小聲說道,「讓你過去一趟?」

書言瞄了眼外頭,想起讓蔣行知抄的經書,「我爹來過了嗎?」

「老爺來說過了,奴婢就說您抄了一夜的經書,還在睏覺。」

書言稍作裝扮,便去錦園。

許氏見著人便說,「我已經說過你爹爹了,做什麼不好,讓你抄經書?女孩子家家的,晚上頭不好好睡怎麼行?」

衛柏舟陪著笑,「言兒要是不肯抄,我還能勉強?其實吧,言兒這性子隨你,穩得很。」

三兩句就誇上了許氏。

書言待不下去,這狗糧吃得太撐,不好消化,「爹爹,珞兒明日出嫁,讓女兒過去一趟。」

「去吧,去吧,」衛柏舟十分爽快地答應,又轉頭對許氏說道,「看吧,娘子,我也不是那麼古板刻薄的人,你就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原來是娘為了昨天搜院的事情生爹的氣呢。

有了許可,書言出門便大方地去王家了。

王珞正和家中親戚的同輩姐妹告別,剩下的便是府中的老嬤嬤對她一些閨房的規矩教導。

見著書言來了,自然是騰出時間與她單獨相處。

「還以為你不來了呢,」王珞拉著書言去內室說話,「我娘那邊有個表弟,年歲和樣貌都是不錯的,想叫你看看,若是滿意的話……」

「不忙,」書言忙打斷她的話,「我不是和你說我有心儀的男子了么,怎得又給我說媒來著?」

話音剛落,丫鬟紅棗兒進屋,屈膝道,「小姐,二爺來了,說要……說要見衛娘子。」

「我們姐妹倆說話,二哥來摻和什……」

「還是讓他進來吧,」書言正愁沒機會和王琛打招呼,現下借了王珞的地兒,時機剛剛好。

王珞:「……」

王琛闊步而來,朝書言點了下頭,又垂眸落了座,沒聲兒了。

「哥,你這是……」來了又不說話,王珞看不明白了,「你有事快些說,我還要和衛姐姐說體己話呢。」

「珞兒,」王琛一臉正色,「我能和衛娘子單獨聊聊嗎?」

王珞:「……」

「珞兒,我們就聊兩句,不耽誤,」當著王珞的面,書言正愁沒時機提接下去的事情,由王琛提出再好不過了。

王珞只好先出去,「不過你們不能聊太久,耽誤我的正事兒。」

書言笑著點頭,等一走,她發現王琛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她。

痴迷?

迷惘?

還是……?

「王大當家這是……」她笑不出來,這樣的眼神,真的很不喜歡。

「莫硯行心儀你,你可是知道?」

這樣質問的語氣,書言也不喜歡,便道,「對,他心儀我,我也心儀他,我們是雙向喜歡。」

「難道我不如他?」聽了書言的話,王琛彷彿遭受了一記痛擊,強笑道,「論家世,我們王家在騰雲縣數一數二,論樣貌文采,我自認為不必他差,你為何看上他而不是我?」

「王琛,」書言直呼其名,「我看不上你,不是因為你差,而是硯行確實很優秀,是我的喜歡的那種男子,這個意思,你明白不?」

最關鍵的話,她沒說出口,而是從認識蔣行知至今,他那有趣的靈魂,簡直和她的品味不要契合。

他不怕她闖禍,更多的是包容和接納,甚至有為她擦『屁股』的可能。

和這樣的男子在一起,生活才有趣味。

王琛也很優秀,但是少年老成,思想也古板,她無法想象和這樣的人生活會是副什麼樣子。

「反正還是我不如他,」王琛連連搖頭,苦笑不止,「我啊從不承認自己比別人差,但是莫硯行跟前,我認了。」

「這事兒便不提了,」書言見外頭有聲響,怕是給王珞送親添妝的人,忙道,「你和硯行說王員外讓你去京城開鋪子的事情,對嗎?」

王琛愣了下,真正明白蔣行知對書言是毫不保留的,唯有真正喜歡的人,才會如此。

「你能告訴他這件事情,說明你一還沒拿定主意,二是有諸多困難,他暫時不方便進出你家,讓我給你帶個主意,你可是要聽?」

「請說,」一說起生意上的事情,方才還情緒低落的王琛立時來了精神,「莫兄他怎麼說?」

書言簡單交代了一下,王琛點頭應『是』,這才是說完沒多久,王珞便急忙進來了,「你們說好了么?有客人來了,我總不能攔著不讓人進來。」

王琛深望了書言一眼,轉身出去了。

「你們再說什麼?我哥好像……」王珞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總覺得兩人之間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就是告訴他,我有心儀的人。」

「對,對,那人是誰啊?」說到八卦,王珞又來了精神,「咱們剛才剛好說到這事兒,被我哥打斷了。」

「是莫硯行。」

「莫鏢頭啊?」王珞很意外,「你怎得會喜歡他啊?他可是行武之人,你們家看是書香門第……」

「都是猿糞,哎……」書言故作嘆息狀,「喜歡上了,是屎也得說香,不是嗎?」

王珞捧腹大笑,「衛姐姐,你怎麼這麼有趣啊?不行了,笑死我了。」

書言抿嘴笑。

可外頭有人來送親,兩人便沒時間單獨說話。

書言坐了一會兒便離開了。

回去時,天色已暗。

經過鏢局,便順路進去。

蔣行知意外她今日居然來鏢局,將人帶進書房,額頭頂著她的額頭道,「這麼快就想我了?」

書言水眸一彎,望著他笑,「我去王家了。」

「去王家做什麼?」原來不是因為想他才來的。

「幫你給王琛打了個招呼,順便給珞兒送嫁,」書言說著替他整理衣襟,被他抓著手,貼在了胸口。

「和他說了什麼?」

潮熱的氣息壓下來,書言頓覺嘴角軟軟的,情不自禁地回應了他的吻。

蔣行知品嘗過她的甜美方才滿意,「和我說說,你們聊了什麼?」

「我告訴他,我心儀你,他很自卑,不知道這個答案,哥哥,你滿意否?」書言撫上他的脖子,一寸寸地往後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將軍家的嬌娘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將軍家的嬌娘子目錄 將軍家的嬌娘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能單獨聊聊嗎

8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