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這劇本我熟2

第504章 這劇本我熟2

「也不知道大耳賊那邊現在什麼情況了!」

當身在荊州的曹仁已經得到了涼州之戰的結果之時,在合肥的孫權,卻依舊只能猜測涼州的戰果。騎在馬背上的孫權,想這事已經想得有些失神了。

這已經是孫權第二次來合肥了,上一次還是在赤壁之戰結束之後,當時曹軍大敗,孫十萬借著赤壁的勝勢一舉推到了合肥。

當時的合肥岌岌可危,曹操接到消息后,鑒於赤壁大戰剛敗,自己無心也無力大規模出兵南征,就派了個不出名的將軍張喜帶一千騎兵和汝南的地方部隊來解圍。

可能這位張喜將軍覺得自己就是去送,路上走得非常慢。然後合肥城等了一個月也沒能等到援軍,無可奈何之下,揚州別駕蔣濟寫了一封信,說是張喜帶領步騎四萬大軍到達雩婁,馬上便可以解合肥之圍。

然後蔣濟信遣三個使者讓他們把這消息告訴城中守將,一人成功入城,另外兩人卻被吳軍捉去。孫權信以為真,急忙放火退走,從而成就了「蔣一封」的赫赫威名。

本來孫權第二次來合肥應該是去年,從而成就了「張八百」的鼎鼎大名。結果因為和劉耷搞摩擦,孫十萬去了趟荊州,結果錯過了一場擔當最佳男配角的機會。

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孫十萬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合肥之戰。

合肥並不處於魏吳兩國的邊界,而是在魏國腹地,但孫權的東吳大軍為什麼每次都能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的來去自如,動不動就能引十萬大軍兵至合肥城下呢,就是因為能走水路。

回顧孫權的每次出征,他的行軍路線都很固定:由長江至濡須水,然後往北航行到巢湖,再由巢湖出施水,直接就能到達合肥城下。

從合肥往北,施水已流到了源頭,沒有水路了,東吳水軍再厲害也不能旱地行船,就只能上岸了。但是,關鍵的地方是,只要再往合肥西北方向行軍五十里左右,就又有水路可走了,這條水路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淝水,這是之後前秦天王苻堅和東晉謝安進行淝水決戰的地方。

而且這一片地區水網交織,進入淝水后,沿淝水而行,七拐八繞的還可以到達淮河,順著淮河彎彎扭扭的行駛,還可以到達潁水。而東吳戰船隻要能搭上潁水的邊,就可以順著潁水逆河而上,甚至能夠坐船到許都。

想當年孫十萬他哥,想要趁著曹老闆和袁紹決戰的時機奇襲許都,並不是一個空想,他是真得有機會實現,只要能夠過得了合肥。

只可惜小霸王死得太早,換成了孫十萬之後,合肥便成了一個不可逾越的天塹,讓不知道多少魏將,靠著孫十萬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從而登上人生巔峰。

平心而論,這次真得是孫十萬奪取合肥的大好機會,因為曹操的主力,全都被劉耷給吸引到涼州去了,如果能夠打下合肥,孫十萬將會一片坦途,兵鋒直指青徐。

只可惜,就像是後世某個經典台詞「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一樣,孫權的軍事能力實在太差了,再加上在荊州又損失了不少老兵,這次攻打合肥的聲勢比歷史上弱了不少。

而孫十萬對面的張遼還是如同歷史上一樣優秀,上來便帶著八百人給孫十萬了一個下馬威,差點兒在亂軍之中取得孫十萬的首級。

雖然丟了這麼大的人,但孫權不願錯失良機,在收攏敗兵之後,仍然憑藉著明顯的兵力優勢,繼續僵持在合肥。

只是堅持了這麼段時間之後,孫十萬終究還是堅持不下去了,因為張遼那次的突襲,對吳軍的士氣殺傷實在太大了。無奈之下,孫十萬隻能組織軍隊撤退。

既然說組織撤退的本事能夠看出來一個將領的實力來,那麼孫十萬這種水平的將領,所能組織的撤退自然非常混亂。

然後像歷史上那樣,孫十萬的主力部隊已經坐船走了的時候,孫十萬自己竟然帶著少量親軍為全軍殿後。在馬背上想著劉耷那邊戰果的孫十萬,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經來臨了。

「生擒孫權者賞萬金!」與此同時,合肥城內再次進行了一場動員,已經把孫十萬快要打崩潰了的張遼,再次為孫十萬的人頭開出了價格。

而隨著張遼一聲怒吼,城中的守軍也是嗷嗷叫起來。前段時間,他們的蕩寇將軍帶著他們可是贏得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撤退的過程中,有人不小心被吳軍給圍住,他們的蕩寇將軍又親自帶人把被包圍的同袍給救了出來。

跟著如此勇猛的將軍,每個士兵心裡都非常踏實。現在將軍又要帶他們出去建功立業了,這氣勢一下子便上來了。

看著眼前這嗷嗷叫的士兵,張遼也很是滿意,然後又向李典下命令道:「曼成,你立即帶兵到逍遙津北小師橋埋伏,我預計孫仲謀會從此處撤退,一定要搶在他前面將這橋拆斷,說不准我們便能夠來個瓮中捉鱉,一舉除掉孫仲謀這個魏公的心腹大患!」

「明白!」在聽完張遼的布置之後,李典也是昂首答道。

李典的從父李乾,在乘氏集合了好幾千食客,後來整個李氏舉族投靠了曹老闆。在曹老闆和呂布爭奪兗州的戰鬥中,呂布的別駕薛蘭、治中李封殺害了李乾。

總之李氏肯定和呂布軍進行了艱苦的戰鬥,所以李典一直都不喜歡張遼這個曾經的呂布大將。

不過李典是個長者,在面對著複雜的形勢之時,他沒有計較過去的仇怨,而是支持張遼的正確決定,幫助張遼成就了張八百的赫赫威名。

從這裡也能看出「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這句話的真諦,關羽和張遼都與同時有矛盾,結果關羽兵敗身死,而張遼卻打出了自己的代表之戰。歸根到底是李典是長者,識大體重大局,關鍵時刻支持與自己有仇怨的張遼。

要是張遼的隊友是糜芳士仁,而關羽的隊友是樂進和李典,那這場面就有意思了。

而隨著張遼布置妥當之後,李典、樂進等人也是分頭行動,整個合肥的守軍都迅速行動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4章 這劇本我熟2

9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