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怎麼就我的劇本變了呢?

第505章 怎麼就我的劇本變了呢?

「也不知道主公那邊怎麼樣了?」

當孫十萬在合肥,被他命中的剋星張遼逼得秀了一波騎術之時,一襲白衣的呂蒙正坐在一條小船,在長江中逆流而上,準備前往荊州看一下。

和孫十萬不一樣,距離涼州更近的呂蒙,已經知道劉耷在涼州大勝的消息,甚至連曾經周瑜想要聯絡夾攻曹操的對象馬超,投降劉耷的消息,也被傳到了荊州。一時之間,整個荊州民心沸騰,無數的人都在屏息以待一場奇迹的發生。

上次背刺關羽,最終只奪得了長沙和桂陽二郡,而甘寧、朱然、董襲、謝旌等將領陣亡,還有大量的老兵陣亡。

這投入和產出不成比例,有些鴿派對呂蒙喊打喊殺,甚至劉耷那邊也提出了「殺蒙始可言和」的議和條件。不過這些壓力全都被孫權給扛了下來,呂蒙沒有受到任何的責罰。

士為知己者死,呂蒙就是孫權一手提拔起來的,現在受到孫權如此的器重,呂蒙自然要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來報道自己的主公。

對呂蒙來說,報答主公最好的方式,便是為孫權將荊州給拿下來,實現全據長江的戰略規劃。

於是乎在聽聞鄧艾和曹仁開戰之後,覺得來了機會的呂蒙,忍不住化妝成商人,再一次偵查一下江陵的情況。

「文珪!這江兩邊的烽火台,你有辦法讓他們發不出警報嗎?」隨著在長江上走去,呂蒙也是向隨行的大將潘璋問道。

「這些明面上的烽火台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就怕是中間有些暗哨和流動哨,錯過一個可就麻煩了!如果能夠找到內應就好了!」

潘璋比較貪財,甚至干出過截殺自己手下強佔其財物的事情,但不可否認的是潘璋手底下的兵戰鬥力很強。對攻破這些烽火台,讓他們沒機會發出警報,潘璋還是很有信心的。

只可惜這沿江兩岸除了這些烽火台以外,還有其他的暗哨和流動哨,潘璋還真不敢一口肯定自己能夠拿下他們。

聽了潘璋的話后,呂蒙也是長嘆了一聲。在關羽主政期間,這兩岸便有流動哨,不過呂蒙當時和糜芳做生意,把流動哨的情況都摸清楚了。

去年時呂蒙白衣渡江,直接把這些流動哨給一鍋端掉,一點兒警報都沒有發出,便讓他帶著大軍兵臨公安和江陵城下。

聽完潘璋的話之後,呂蒙也是一陣心痛,他苦心經營了那麼久,本來就想著一戰奪下荊州的,結果到頭來全都給毀了。

之前呂蒙好不容易才從荊州籠絡住的叛徒潘濬,還有那些意志不堅定的牆頭草全都暴露身份,糜芳、士仁這樣的劉耷軍中的蛀蟲一次性報銷。

現在劉屬荊州上上下下的官員,都是對劉耷忠心耿耿的那種,能力也不差。再讓呂蒙呂蒙來一次白衣渡江,他也做不到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去年那一波背刺還不如不打,直接把呂蒙的底牌全都暴露了出來,讓現在的呂蒙幾乎是無牌可打。

也就在這個時候,呂蒙所乘的船隻,已經開到了江陵地界,並且很快在江陵碼頭停了下來。

這邊呂蒙正準備下船,那邊卻是已經有不少劉軍士兵已經圍了上來。看著這些滿臉戒備的劉軍士兵,只帶了少量護衛的呂蒙趕緊解釋道:「我們是從江東過來做生意的,不是什麼歹人!」

「江東的人才更要查!」而領頭的軍官也是毫不客氣得向呂蒙說道,語氣中的敵意隔著老遠都能感受得到。

呂蒙身邊的護衛有些不悅,正想要反駁幾句,那邊的呂蒙擺了一下手,在那裡配合起劉軍士兵的檢查來。

這次來江陵調查,呂蒙身邊的護衛們都只帶了一些普通的武器,這些劉軍士兵翻看了一下后,給他們的人員和武器都做了登記,便將呂蒙放行了。

畢竟這個年代並不太平,出來行商的基本上都是刀頭舔血的生活,不帶上點兒武器自衛,說不準哪天人就沒了。

「這江陵的防禦可真夠嚴的!」當從碼頭下來之後,潘璋也是忍不住說了一句。

「咱們去城內看看吧!」雖然心裏面同樣不爽,但呂蒙倒是表現得雲淡風輕。

前段時間呂蒙得到線報,說是江陵的守軍調走了一部分去支援與曹仁交戰的鄧艾。覺得江陵可能空虛,呂蒙這才又化妝成商人,不到江陵城中偵查一番豈不是白來了。

不過很可惜,呂蒙真得可能白來了,因為他們這一行人沒走多遠,便聽到路邊有荊州的小吏在那邊分流人群:「江陵城現在把集市建在了城外,請各位外地的客商,都到城外的集市中來!」

隨著小吏的一聲呼喊,呂蒙的心是徹底涼了下來。這目前江陵城所做的防範,非常嚴,他要是想要重複上次的故智,偷襲最終只能變成強攻。

而這強攻,可就不是一日一夕能夠打完的,哪怕是現在江陵城中的守軍不多。等在江陵城下師老兵疲之時,劉耷的援軍再到了,恐怕他呂蒙只能再次飲恨。

不過呂蒙也是迅速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扭頭朝這個小吏走了過去:「這位小哥,我聽說去年的時候左將軍和吳侯開戰,這江陵城被吳侯所佔,然後左將軍手底下的奇人,竟然引來了天雷,炸毀了江陵的城牆,能不能帶我們去看一下?」

關於那天晚上江陵城中發生的事情,呂蒙從逃回來的江陵守軍口中,聽到了很多傳說。刨除掉那些種種不靠譜的說法,呂蒙只能判斷出當日江陵發生了兩場近似神跡的爆炸,直接便把江陵的城牆給炸塌了兩處。城裡的守軍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動給嚇傻了,被劉耷軍一戰而勝。

此後呂蒙派出過很多斥候來調查這件事情,但卻並沒有得到什麼結果。這一次親自到了江陵,呂蒙自然想要實地看一下這次爆炸發生的地點。

「你們從這裡往西城門那邊去就能看到!不過當日的殘垣斷壁早已經清理乾淨了,這邊的城牆都是後來新修的!」見呂蒙提起這事,江陵的小吏也是滿臉自豪得說道。

東漢本來就是一個充滿了讖諱色彩的時代,各種各樣的讖語流傳不朽,劉耷引來天雷的事情,很快便傳得人盡皆知,普通的劉耷集團小吏更是樂此不疲。

甚至在最近,竟然有出來了一個全新的讖語——「金刀既以刻,娓娓金城中」,這金刀自然就是指「劉」,但「金城」是什麼意思卻沒人知道。

不過這並不妨礙很多人都以為劉姓即將再度復興,一如二百年前的「劉秀當為天子」一樣,這是一個波瀾壯闊大時代開啟的預言。

大漢已經出了一個能夠召喚隕石的土系大魔法師秀兒,又過去二百年了,再出一個能夠召喚天雷的火系大魔法師似乎也可以理解。

這個傳言,在劉耷在金城郡收服了韓遂和馬超兩大軍閥之後,更是傳得沸沸揚揚。劉和金城都出現了,劉耷就是天命之子。

不一會兒呂蒙便來到之前發生過交戰的西城門,只是這裡曾經發生的那場石破天驚的變動,已經早已經沒了痕迹,只是能夠從城牆上顏色不太陽的石頭上能夠看出來,這段城牆是後來新修的。

朱然是呂蒙非常看好的青年將領,歷史上呂蒙在死前曾經建議朱然接班自己,只是渣權最終選擇了陸遜。

而朱然便是死在這突然倒塌的城牆上面,如果城牆不倒,朱然絕對能夠支撐半年之久。

但是隨著那兩聲發生在江陵城邊上的巨響,一切都被改變,前途無量的朱然將自己的性命葬送在了江陵城中,而呂蒙想要全據長江的戰略也如同鏡花水月一樣,可能再也無法實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5章 怎麼就我的劇本變了呢?

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