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窮途

第497章 窮途

「良人!」

「阿翁!」

……

涼州酒泉一處的馬超軍營寨中,突然被送來了一大批的婦孺,自稱征西將軍,領并州牧,督涼州軍事的馬超竟然也出來迎接,然後整個大營亂鬨哄得到處都是哭聲。

原來是劉耷的特使簡雍簡憲和從天水來到了酒泉這裡,順道還帶來了馬超的夫人楊氏、小妾董氏,還有他的其他兒女們。

本來歷史上的馬超可是因為自己的作,把自己弄成了孤家寡人。以至於馬超妾董氏的弟弟董種來向馬超恭賀新年的時候,馬超會在正旦(正月初一)說出:家門百口餘人,全部被殺害,如今我們兩個還有什麼好相慶祝的話來。

但本位面因為簡傑的亂入,馬超的運氣好到爆炸,雖然鄴城的馬騰等人被殺了乾淨,但是留在涼州的馬超親人卻都還在。

冀城叛亂被殺光的那一波,因為簡傑留下的錦囊,讓馬超識破了趙衢等人的叛亂,將這場叛亂果斷鎮壓下去。後來馬超的這些親眷便一直在冀城,後來馬超被夏侯淵趕跑到酒泉,但這些親眷依舊在冀城中堅守。劉耷來到涼州之後,冀城守將姚瓊、孔信等人直接舉城投降,然後讓這批馬超的家眷全都到了劉耷手裡。

而馬超背叛張魯,投降劉耷之後,被張魯殺掉的那一波人質,則因為張魯投降劉耷,也全都到了劉耷手裡。

和曹老闆不同,劉耷沒有撕人一戶口本的習慣。再說馬超何許人也,孝感動天的大孝子,從來都不把人質放在心上,要不然他在鄴城和漢中的親屬也不會被撕票。

然後劉耷大筆一揮,便讓特使簡傑,把馬超的幾十口親戚,全都送到了酒泉的馬超軍營中,來表現自己的誠意。之前劉耷便是靠著這股氣度,引得趙昂等有人質在劉耷手裡的涼州豪強倒戈投降的。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雖然馬超做的事情很絕,但從他臨死前給劉耷上的表中,還有對董種說的那些話看,他還是有些悔意的。現在看到一家人整整齊齊得回來了,不免讓馬超樂開了花。

「簡公請坐!一路鞍馬勞頓,真是辛苦了!」等把自己的妻兒安排下來之後,馬超這才有心思招呼簡雍,這次馬超對簡雍也客氣了許多,開始稱呼簡雍為「簡公」。

「孟起客氣了!之前我聽說,當年霍驃騎在擊敗匈奴后,於此誇兵慶功,但因為酒水極其匱乏,結果途中恰好碰見一個泉水,於是霍驃騎就將所帶酒水倒入泉水中,以便全軍將士共同飲用,這才有了酒泉之地。我早對酒泉之地心嚮往之,這次倒是願了自己的一個心愿!只是這酒泉之地,也實在太荒涼了,連人煙都稀少!」而簡雍也是微笑著向馬超打招呼。

「涼州苦寒,離中原的花花世界越遠便越荒涼。再加上這些年酒泉也不太平,之前酒泉太守徐揖誅殺了郡中強族黃氏,卻漏了一個叫做黃昂的潛逃在外。然後黃昂就用家產招募一千餘人,雙方打打殺殺,便一直都不太平。」

「不過這些亂象,很快就要結束了,在左將軍治下,涼州一定能夠安定下來的!」到了這裡,簡雍開始不緊不慢得給馬超施加起壓力來。

「左將軍的手伸得未免也太長了一些!」隨著簡雍說道,馬超果然有些坐不住了,皺著眉頭說道。以劉耷的人望和軍力,如果讓劉耷佔據了涼州,那還能有馬超的位置。

「要是論起名分來,這涼州是大漢的涼州,現在天子被曹賊挾持,我主身為漢室宗親,帝室之胄,自然要代天子牧守一方。倘若要論起德行來,我主仁德名揚天下,當日當陽被曹賊逼迫,荊州百姓有十萬之眾跟隨我主南下,這次我主北上涼州,涼州百姓無不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要論起兵強馬壯來,我主身據荊益二州,手握十萬雄兵,天水一戰大敗夏侯淵,斬俘五萬之眾。我想問一下,普天之下,還有誰能比我主更加適合統領涼州的嗎?」

簡雍本來便伶牙俐齒,馬超一下子便被嗆得說不出話來,他一個被涼州百姓打跑的末路軍閥,拿頭去跟劉耷比?

和韓遂這個金城名士不一樣,馬超雖然是在涼州出生的,但早已經離開涼州十幾年。想要享受衣錦還鄉快感的馬騰,在二十年前李郭之亂之後便帶兵返回了老家關中,讓西涼錦馬超在涼州其實成了個無根之木。

再加上馬超背父棄弟的行為,讓涼州人對他有種深深的鄙視。雖然馬超靠著自己的武力一度壓服了以天水為中心的廣大區域。

不過在志得意滿的馬超殺害韋康之後,又激起了一波反叛,這也是馬超被最終失敗,被夏侯淵趕到酒泉的原因。

失敗之後的韓遂,可以再次站起來,因為韓遂是金城的地頭蛇,在金城這一畝三分地很有威望。

但馬超卻不行,涼州的漢人們都不怎麼喜歡他,而沒有手底下的漢軍,想要各部落的羌人頭領們為他這個神威將軍效力,也是不現實的。

這也是為什麼韓遂一直能夠在涼州作亂,而馬超卻後勁不足,最後只能去投靠遠在漢中的張魯。

要是按照馬超以往的脾氣,馬超早就把如此頂撞自己的簡雍給剁了,但是形勢比人強,現在的馬超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已經深深得罪了曹操的他,要是再把劉耷給得罪了,那可真是天地雖大,但卻再無容身之處。

其實這段時間,馬超集團內部,也已經在商議著是否要投降劉耷。窮途末路的馬超連張魯都能投降,比張魯強大百倍,名聲好上百倍的劉耷,自然能讓馬超心動。

不過西涼錦馬超的傲氣依舊存在,正當馬超想要問問簡雍,自己的利劍是否鋒利的時候,簡雍卻是站起來又向馬超發起了新一輪的攻勢:「只是不知道孟起,壽成公,還有你們馬氏一門二百餘口的仇,你還想不想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7章 窮途

9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