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關於涼州歷史問題的若干決議

第498章 關於涼州歷史問題的若干決議

「久聞兩位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金城、武威、天水三郡的交界處,劉耷終於和韓遂父子聚到了一起,而首先劉耷則是和他們寒暄了一句。

在劉耷拋出橄欖枝后,日暮窮途的韓遂和馬超最終都接下了劉耷的好意,參加了這次的會盟。

這一對父子都是涼州的梟雄人物,不把他們搞定,這涼州實在安定不了,這次劉耷去金城邊界,也表現出了十足的誠意,只帶了兩千精銳。

其實金城地角並不太平,,曹魏的涼州刺史張既依然在進行著抵抗,不過沒有多少野戰兵力的張既,只能據城死守。

雖然劉耷手裡面有攻城神器黑火藥,但為了用來出其不意得打長安和打潼關,劉耷一直忍著沒用,只在打江陵的時候用了一次,還半遮半掩得搞了很多封建迷信的東西。對於困守孤城的張既,過段時間自然會有人收拾他們,但不是現在。

在聽了劉耷的話之後,韓遂不置可否,馬超卻是淡淡笑了一下。兩人處境不同,馬超已經別無選擇,上次簡雍到了酒泉,其實已經把收編的事情談好了,這馬超已經是劉耷的人,但韓遂卻不一樣,他才是劉耷的主要攻略對象。

不過就在笑了笑之後,馬超卻是覺得有點兒渾身不舒服,想了想,可能是因為劉耷身邊站著的那個鐵塔般的黑臉漢子,老是讓他想起劫持曹操失敗的事情。

當時馬超想要劫持曹操,但是被曹操身邊的許褚瞪了一眼后便不敢輕舉妄動。雖然現在馬超不會對劉耷出手,但看到這個比許褚還要強上一些的肌肉棒子時,還是有點兒小小的不舒服。

「左將軍才是真正的英雄,單純是將手裡的人質釋放一事,非真英雄難以做到!」韓遂這點兒對劉耷也很是心服,畢竟他和馬超的人質都被曹操給撕票了。

「大丈夫倘若想要爭雄天下,自然在戰場上真刀真槍來爭取,靠著真心來贏取人心,拿著一些婦孺來要挾,非大丈夫之所為!文遂、孟起,你們說是也不是?」被韓遂恭維了一句,劉耷還不忘了暗損一下自己的老對頭曹操不夠英雄。

「左將軍錯了,鄙人名字叫做韓遂,字文約!」雖然覺得劉耷話中有話,但韓遂還是把這個話題給接了過來。

「怎麼會記錯呢?三十多年前我在雒陽求學之時,曾經聽聞涼州名士韓約韓文遂到京師公幹,引起雒陽轟動,甚至連大將軍何遂高都親自接見韓文遂。當時文遂勸說大將軍誅滅宦官,我們這些雒陽的學子,都對文遂您欽佩不已!如果當時何遂高聽從了文遂您的建議,果斷誅殺宦官,也不至於最後落得身首異處的下場!這大漢的天下也不會落得如此田地!」

劉耷的確曾經在雒陽混過,不過韓遂到雒陽的時候,劉耷卻不在,那時候的他已經回老家搞社團去了,仰慕韓遂這些話都是瞎編的。

但韓遂勸說何進誅殺宦官一事,卻是實打實的。在被何進拒絕之後,韓遂可能害怕宦官報復,或者受當斷不斷的何進牽連,趕緊返回了涼州。

在被劉耷說起自己中年時的事情時,韓遂苦笑一聲,最終說道:「但後來金城城破,這世上便沒有韓約,只有韓遂了!」

說起來這作亂大漢涼州三十載的大反賊韓遂,其實一開始是想要做個好人的,只可惜老天並沒有給他機會。

那個時候的韓遂還叫韓約韓文遂,作為金城大族出身的,年紀輕輕便有了很大的名氣,走仕途都做到了涼州從事。

只可惜當時的涼州刺史左昌和韓約卻不怎麼對付,恰逢叛軍圍攻韓約所在的金城郡,左昌也不發兵去救援,最終韓約和督軍從事邊允一併被叛軍俘虜。而因為韓約和邊允在金城的人氣,叛軍並不敢對他們怎麼樣,甚至推舉邊允為頭領。

後來邊允率軍攻打冀縣,涼州名士蓋勛前來解圍,斥責邊允和韓約背叛朝廷。而邊允和韓約都說:「左昌當初要是早聽您的話,派兵來救援金城郡,或許我們還能改過自新,如今罪孽深重,不能再投降了。」於是,邊章等人哭泣而去,解除對冀縣城包圍。

從此以後兩人把名和字調換了一下,邊允改名為邊章,韓約也在此時正式改名為韓遂。

劉耷提起「韓約」這個名字,換個年輕點兒的,可能都不知道這就是涼州大名鼎鼎的韓遂。

甚至連韓遂,有時候都忘記了自己曾叫做韓約。這次劉耷提起韓約這個名字,都讓韓遂有一種審視一個陌生人的感覺。

「涼州百姓為大漢戍邊,從來沒有沒有對不起過大漢,是大漢對不起傅南容還有韓文遂這樣的忠臣!」正當這氣氛詭異之時,劉耷卻是爆出了這石破驚天的這麼一句話。

傅南容就是傅燮,出身於北地郡的他和韓遂一樣,都是涼州名士。而因為平黃巾有功,傅燮被任命為漢陽(後來改名為天水)太守。

當時的涼州刺史耿鄙,奸詐貪婪、不得人心,最終鬧出兵亂,軍司馬馬騰率部投奔涼州叛軍,回合叛軍圍攻漢陽郡郡治冀縣。

當時的叛軍之中有數千北地郡的匈奴騎兵,都知道傅燮為人正直,一同在城外叩頭,請求傅燮出城投降,願意保證傅燮平安返回家鄉北地郡。只可惜傅燮拒絕了這些叛軍的要求,最終戰死沙場。

韓遂和傅燮可以說是遭遇了相同的情況,都被大漢朝廷的昏庸官吏給逼到了絕路上,不同的是傅燮慷慨赴死,而韓遂這傢伙卻是反戈一擊,走到了大漢朝廷的對立面上去。

某種意義上來說,大漢朝廷的確對不起韓遂,人家本來想要做大漢忠臣的,結果被漢靈帝君臣的一番操作,生生逼成了逆賊。

不過在聽劉耷提起傅南容的名字,並把韓遂和他相提並論之時,韓遂臉色卻是有些不好看。傅燮的死,韓遂也有推脫不了的責任,當年圍攻傅燮的,就有韓遂手底下的叛軍。

只是隨著劉耷的這一番話,韓遂的思緒卻是逐漸打開,很多韓遂已經忘了,甚至不願意主動去想的事情,都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韓遂和傅燮的年紀相仿,作為涼州最頂尖的青年才俊,他們兩個人交往甚密。韓遂勸說何進誅殺宦官,傅燮嚴拒十常侍之一的趙忠,政治立場也很接近。

最後韓遂卻把傅燮逼上了絕路,實在有些造化弄人。豈止是傅燮一人,當年和韓遂一起被逼反的邊章,在兩年之後也被韓遂給殺死。

這些事情,現在的韓遂都已經不怎麼想了,但是劉耷卻是再次說了出來,讓韓遂不得不再次經歷一下自己的內心拷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8章 關於涼州歷史問題的若干決議

9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