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惹不起

第440章 惹不起

「伯起路上慢點兒,注意安全!」

隨著簡傑把朱買臣誅心的事情給提出來之後,雙方再也沒有多提關於被法正羈押的那幾個人的事情。就這樣賓主盡歡,把這段飯給吃完了。

再又寒暄了一陣子后,簡傑以回家準備隨軍出征為由,向法正等人告別。然後法正等人將簡傑送到了大門口,目送簡傑騎上馬,依舊不忘了在那裡和他依依惜別。

就在把簡傑送走之後,法正三人再次互相對視了一眼,準備繼續返回再喝一場。

「剛才孝直質問是不是孔明安排伯起過來的時候,真把我嚇了一跳!孝直你準備如何處理那幾個人?」說起剛才的事情來,孟達忍不住說道。

在孟達看來,他自然失望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諸葛村夫這人雖然一直都是個老好人的模樣,但諸葛村夫在劉耷心目中的地位還是無人能及的。

歷史上法正那麼受寵,號稱劉耷的謀主。但原話是這樣的——「諸葛亮為肱骨,法正為謀主」,諸葛村夫的排名還是在法正之前。

這事從益州的治中從事彭羕身上也能看出來。彭羕是原先劉璋手底下的小官,為人有點兒問題,被人在劉璋那裡所毀謗,劉璋就把他剃了光頭罰作苦役,后被貶為奴隸。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彭羕可以說和劉璋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後來劉耷入蜀,彭羕馬上便投身過來當帶路黨。

結果彭羕當時碰到了龐統,龐統很欣賞彭羕,留他在自己那裡留宿,次日又聊了一整天。之前法正和彭羕便有所交往,知道他的能力,最後龐統和法正兩人一起向劉耷推薦了彭羕。

劉備也認為彭羕非同常人,多次讓彭羕傳達軍令行動,指導教授諸位將領,對他的賞識和待遇日益加厚。等平定益州后,劉耷更是提拔彭羕為治中從事。

可就這麼一個政壇上的未來之星,龐統和法正共同舉薦的大才,僅僅因為諸葛村夫不喜歡他,直接被劉耷給放棄掉,打發到江陽去做太守了。

現在法正想要和諸葛村夫頂牛,倒霉得肯定是法正。諸葛村夫目前是無可替代的,但法正不是,而且討厭法正的人可有不少。所以孟達當時有些著急,生怕法正為了賭這麼一口氣,而不給諸葛村夫面子。

「還能怎麼辦?把那幾個傢伙都給放了吧!」被孟達問起這事來,法正也是擺了一下手,示意手下把那幾個自己的仇家給放掉。

「這可不像你的為人啊!」看著法正居然認慫了,不再追究那幾個仇家,張松忍不住調侃了一句法正。

「孔明已經夠給我面子了!我要是不接這個茬,反倒是有些不知進退!」對於這事,法正也是有些無可奈何,

歷史上法正如此受劉耷的寵信,除了法正能力超級強,和劉耷合拍外,還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入蜀的首席功臣張松身死,劉耷對張松的感激和愧疚之情,有一方面被移情到張松的好友,同樣入蜀的功臣法正身上。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劉耷實在沒有法正這種級別的謀士可用,畢竟諸葛村夫還要擔任更加重要的任務。

但本位面,張松還好端端得活著,在左將軍府中的地位與法正相仿,另外就是龐統也活著,劉耷對法正的依賴也少了許多。

面對著這次諸葛村夫的變相警告,法正選擇了認慫服軟,放掉被自己抓來的那些仇人。

「對了,孝直,這個簡伯起你怎麼看?」見法正已經服軟,孟達卻是忍不住問起了法正對簡傑的看法來。

剛才的飯局之中,簡傑對孟達異常客氣,讓孟達對他忍不住心生好感。在孟達看來,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已經有張松和法正兩條大腿了,要是在抱上簡傑,自己的子輩們都可以高枕無憂了。

「這人的確有些異才!」說起簡傑來,法正也是不得不服。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簡傑在左將軍府中的地位是獨一無二的,很多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在他手中卻是舉重若輕,總能想到解決的辦法。

之前平定南中,南征軍因為疫病減員的數量很少,在南中所任用的能吏,很快便把南中主體給控制下來。後來開闢的商路,讓南中和益州的聯繫更加密切。

接下來又改進運送物資的線路,直接把成都到漢中這段道路的糧食損耗率降低了一成,這個功績甚至被諸葛村夫定義為北伐首功。

最重要的是,簡傑所獻的馬鐙,甚至可以說解決了法正都無法解決的問題,提高了劉耷北伐的勝率。

這麼一個人,在劉耷集團中的地位可以說是非常高的。法正有一種感覺,整個集團的謀臣文士之中,恐怕也就諸葛村夫,龐統和自己能夠稍微壓他一頭。但最為關鍵的是,簡傑才剛十七歲,將來的前途無可限量。

「說實話,這次諸葛孔明讓簡伯起來找我說這事,我便已經無可拒絕了。我今年已經四十,身體又不好,也不知道還有多少年的壽數。我活著的時候,簡伯起都有後來居上的可能,更不用說等我百年之後了。雖然簡伯起不是我這樣睚眥必報之人,但這次我買他一個面子,他多少能夠感激我一番,希望以後有機會,他也能夠照顧一下邈兒!」

這次諸葛村夫讓簡傑來找法正,給法正也帶來了很大的心理壓力。現在諸葛村夫便壓法正一頭,再加上明日之星簡傑,即便是法正很受劉耷寵信,他也得考慮一下不給諸葛村夫和簡傑面子的後果。

好在諸葛村夫和簡傑都比較給面子,法正也就借坡下驢,把那幾個關押的仇人全都放掉。

「好了這事就到此為止吧!現在最大的事情還是要北伐!北伐失敗了,我們這個割據小朝廷說不準哪天便沒有了,但是一旦奪回關中,那就是新朝的開國功臣!孝直你也不要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還是專心為北伐做準備吧!」最終張松派了一下法正的肩膀,算是對今天晚上的這場飯局做了一個總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0章 惹不起

8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