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殺人誅心

第439章 殺人誅心

如果說背叛劉璋投奔劉耷,是孟達追逐功名,那麼背叛劉耷投奔曹魏(達既懼罪,又忿恚封,遂表辭先主,率所領降魏。),背叛曹魏勾連諸葛村夫(達自以羈旅久在疆埸,心不自安。諸葛亮聞之,陰欲誘達,數書招之,達與相報答。),那卻都是因為孟達沒有安全感導致的。

說起來孟達這個二五仔也很倒霉,在劉耷手底下的時候,他本來有機會有兩條大粗腿的,那就是張松和法正。結果張松這個內奸被劉璋所殺,法正這個劉耷的輔翼卻是早逝。

歷史上並沒有孟達挑唆劉封不去救關羽的記載,而實際上關羽向劉封孟達要求援軍的時候,正是關羽威震華夏的風光時刻。

當時劉封和孟達覺得關羽的戰局勝利在望,而上庸等地剛剛歸附而人心不穩,因此拒絕了關羽的要求。

只是局勢的變化實在太快,關羽從威震華夏到兵敗身死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在關羽被殺后,孟達因畏懼被治罪,再加上跟劉封不和,這才投降了曹魏。

等到了曹魏之後,孟達又努力抱上了幾條大粗腿,這幾條大粗腿更加厲害,分別是大魏天子曹丕,朝廷重臣尚書令桓階,還有直管自己的頂頭上司荊州刺史夏侯尚。

有這三個人罩著,這下子孟達可以說是高枕無憂,過了好幾天的安生日子。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孟達抱得這三條大粗腿沒幾年便全都死了。

而大魏國那內部嚴酷的政治清洗,讓孟達再次惴惴不安起來,開始和諸葛村夫勾搭起來。畢竟比起動輒滅人全族的魏國和吳國,蜀漢一般不會如此趕盡殺絕。

想當年孟達投降曹魏,有人傳說諸葛村夫要殺他留在蜀地的妻兒,結果孟達卻說諸葛村夫不是那樣的人。

孟達所料不差,實際上孟達的兒子孟興在蜀漢過得還好,到了一個議督軍的小官,在蜀漢滅亡后被司馬晉遷回了扶風老家。

剛才聽了法正和簡傑的一番對話后,看到自己好友,竟然要不給劉耷集團的肱骨面子,所以孟達突然間生出了很不安的感覺,這才有了剛才一點兒細微的動作。

孟達雖然反覆無常,但只要能夠保證他的安全,他應該不會像呂布那樣到處橫跳的。

就在面對著法正的時候,簡傑覺得自己有必要多多關注一下孟達的心理問題,免得什麼時候,這傢伙「又」叛變了革命。

「伯起,你知道嗎?我很羨慕你,年紀輕輕便能夠得到主公的重用,已經闖蕩出了一番成就!而我不一樣,我是扶風人,因為李郭之亂,扶風被打成了一片白地,甚至出現了人相食的慘劇,我只能撇下自己的家財,跑到益州來逃難。可是這種寄人籬下的日子可一點兒都不好過,我性格比較沖,很多人都不喜歡我,一度過得窮困潦倒,可就這樣,還是有人對我誹謗不斷,我那個時候便下定了決心,一旦將來得勢,一定讓這些傢伙付出慘重的代價!不知道伯起覺得這樣做,對還是不對!」

就在簡傑盤算著拯救一番孟達時,那邊的法正卻是向簡傑逼問道。

看著法正對自己咄咄逼問,簡傑略微思索,最終笑道:「我說了,我只是一個傳話的。不過咱們大漢講究『九世之讎猶可報乎!』,報仇雪恨這種事情大漢人都喜歡。我個人只是覺得孝直先生的手段實在太低端了一些,不夠高端大氣上檔次!」

「這是何故?」法正本來以為簡傑會顧左右而言他扯開話題,或者直接怒斥自己草菅人命,卻沒想到簡傑竟然說自己LOW逼,不免讓法正微微有些不爽。

「《莊子》有云:『夫哀莫大於心死,而人死亦次之。』由此可見誅心是比殺人要高端很多的報復方式,說起報仇二字,我只服朱買臣,這才是真正報仇的高手。誅心,要比殺人還要狠毒許多!」

如果說這個年代有網文的話,那麼漢武帝時的名臣朱買臣,很有可能會是一名暢銷作家。這傢伙可是深諳爽文套路,什麼扮豬吃老虎,什麼退婚流的橋段那可是順手拈來。

譬如說朱買臣擔當會稽太守時,來到會稽郡卻不去光明正大得上任,而是穿上又臟又破的舊衣裳,懷裡藏著太守印綬去會稽太守府去。等受了白眼之後,朱買臣才稍微露出那系著官印的綬帶,把那幫會稽郡的吏員們嚇了個半死。

但朱買臣留下最出名的,還是那個覆水難收的故事。當年朱買臣窮困潦倒之時,他的妻子嫌棄他沒有本事,哭鬧著逼迫朱買臣休掉他。

等後來朱買臣到會稽郡上任后,看見他的前妻及丈夫在修路,就停下車叫後面的車子載上他們,把他們安置在了太守府中,供給食物。

朱買臣的前妻想要撇下自己現在的丈夫,要求朱買臣和她複合。但是朱買臣卻是讓人端來一盆清水潑在地上,然後告訴前妻,若能將潑在地上的水收回盆中,他就答應和前妻複合。朱買臣的前妻自然無法將潑出去的水收回,留下了「覆水難收」這麼一個成語。

最終,在住進太守府一個月後,朱買臣的前妻上吊自殺。朱買臣給前妻丈夫銀兩,讓他安葬前妻。

朱買臣對前妻做的事情,有些人直呼大快人心,有些人則對朱買臣頗有微詞,畢竟朱買臣的前妻便是被朱買臣誅心而死的。

對於法正搞的這套肉體毀滅的報復手段,簡傑自然是覺得LOW。這方面諸葛村夫就要厲害很多,他可是誅心的高手。

被諸葛村夫廢掉的李嚴,在流放地聽到諸葛村夫的死訊之後,知道自己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心懷憂憤而死。被諸葛村夫發配汶山郡修理地球的廖立,聽說諸葛村夫去世,他雙淚長流嘆息說:「我們最終要成為異族的奴役呵!」

作為能做到諸葛村夫這種地步上,也真是讓人找不到什麼毛病了。也無怪乎千年之後,昭烈廟成了君臣合祀的武侯祠,法正則被人從武侯祠中趕了出去,做人的格局相差實在太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9章 殺人誅心

8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