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投石機

第281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投石機

「阿傑!這幾日你在弄投石車嗎?」

涪城之下,激戰還在進行,比起後面的雒城,涪城的城防還是差了不少,隨著劉耷軍開始朝著涪城火力全開,涪城的防守也是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法正伴隨著劉耷,找到了已經數日不見的簡傑。作為一個在益州生活了二十年半個益州人,法正已經敏銳得察覺到了益州軍的意圖,有些抵擋不住的益州軍,準備放棄涪城,利用更加堅固的雒城來抵抗劉耷,然後糾集益州各郡的郡兵,開始圍攻孤軍深入的劉耷。

劉耷入蜀一共就帶了一萬人,雖然收編了白水軍,但經過之前的戰鬥,損耗比較大,全軍上下依舊是一萬人的規模。即便是戰鬥力再強,面對數倍的敵人,也不是那麼輕鬆的。

不過好在劉耷的本錢不止這一萬人,荊州還有十萬雄兵在蓄勢待發,這才是劉耷敢於奪取益州的資本。

荊州的支援必定是要來的,而雒城同樣非常重要,打下雒城之後才能進攻成都。等打下成都之後,才正式宣布劉璋政權的毀滅,從而可以迅速整合益州。

可法正和龐統一樣,對雒城這麼一座堅城同樣無可奈何,只好把攻打雒城這件事,放在劉耷集團的異才簡傑身上。

雖然有個說話不著調的父親,但是簡傑還是非常靠譜的一個人,他向劉耷保證過為攻打雒城負責,那麼他肯定會給劉耷一個交代。

現在法正比較好奇得是,簡傑究竟會弄出一個什麼樣的武器來打雒城,武器的攻城能力,將直接決定攻打雒城所需要的時間,法正想要根據破城時間,制定下一步的計劃。

當來到簡傑這段時間辦公的工坊之後,法正馬上便瞅到了簡傑在那裡弄得一個半人高的投石車模型,這便是簡傑為攻打雒城準備的武器了。

還沒等簡傑回答,那邊劉耷卻是忍不住插了一句:「你這投石車不行啊!」

「主公,你懂不懂?不要隨便否認別人的勞動成果好不好!」還沒等簡傑講解一下自己的勞動成果,那邊的劉耷竟然便開始否認起自己的勞動成果,簡傑有些不高興得說道。

雖然僅僅是過了幾天,但簡傑這幾天可是非常頭疼,之前他在荊州時不是沒做過一些機器,但那都是找師娘黃月英做的。

簡傑對師娘的水平可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簡傑僅僅是提供一個創意,黃月英便能夠製作出他所要的模型來,和聰明人說話便是這樣輕鬆愉快。

這次劉耷給簡傑找來的所謂的能工巧匠,全都是一幫笨手笨腳的大老爺們,簡傑給他們講了老久投石車的原理,竟然沒有一個聽懂的。沒辦法,簡傑只好和這幫廢物點心從新開始一點兒點兒設計,費了好大勁才把投石車設計出來。

看了簡傑似乎有點兒小情緒,劉耷也不生氣:「我怎麼不懂投石車!?當年官渡之戰的時候,我也是在場的。當時候袁本初起了數座樓櫓,利用高度優勢向曹軍陣營之中射箭,一時間壓得曹軍抬不起頭來。正當袁本初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劉子揚便為曹孟德做了投石車車,這東西能夠將大石投射到很遠的距離,袁本初起的樓櫓大多數被大石擊毀,這場攻勢也就無法打起來。因為曹軍投石車發射之時會發出巨大的響聲,就像是霹靂一樣,袁軍士兵都把曹軍的投石機叫做霹靂車!」

卧槽!這劉耷還真是一個攪屎棍一般的存在,無處沒有他存在的身影。根據王粲《英雄記》的記載,劉耷在天下還沒有大亂的時候,便跑去雒陽,還認識了曹操。

至於官渡之戰,這個決定天下大勢的世紀之戰,劉耷自然要去攪和一下(袁曹大怒:你才是屎!)。

更奇葩的是,官渡之戰中,劉耷的老二關羽,竟然位於劉耷的敵對陣營。中國歷史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發生過這麼一次之後,便徹底成了陌路人。這對兄弟最後竟然還能走到一起,不得不說兩人的義氣真不是蓋的。

「阿傑的投石車如何不行?」法正明顯不如劉耷懂投石車,聽了劉耷講述了一下自己正面被投石車砸的經歷后,忍不住問了一句,他就指望著簡傑的投石車把雒城打下來,劉耷說不行,豈不是白指望了。

「這投石車的確是能將大石扔出去很遠,但是所能扔出去的大石,質量和射程終究還是有限,他們能擊毀樓櫓這種不是很結實的木架子,但是打堅固的城牆,卻是用處不大!這投石機如果真要有那麼強的破城能力,當年曹孟德打鄴城的時候還用得著花個大半年時間嘛!」

劉耷還是懂點兒投石機的,中國古代的投石機,基本上都是純利用人力的人力拋石機。炮梢架在木架上,一端用繩索栓住容納石彈的皮套,另一端系以許多條繩索讓人力拉拽而將石彈拋出,基本上就是通過槓桿原理把人力轉化為石頭的動能。

這種投石機用來打人還可以,要是用來攻城,實在是不堪大用。所以在中國歷史上,下定決心死守的堅城,基本上很難打破,都是彈盡援絕才被攻破的。

「主公,您難倒就沒有發現我這投石機,和常見的投石機有些不一樣嗎?」看著想讓大漢再次偉大的劉耷,簡傑翻著眼白對他說道。

聽了簡傑的話之後,劉耷忍不住又仔細看了一眼簡傑的投石機,發現似乎和常見的投石機的確是兩個模樣。炮架的一端不是用來拉拽的繩索而是一個重重的墜物,而在這重物和石彈之間,還有絞盤、滑輪等看上去很高端的東西。

「好像還真不一樣!」好在劉耷的眼睛沒有瞎,又仔細看了一遍之後,終於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這東西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法正不像劉耷那樣廢話,徑直向簡傑問道。

簡傑也是馬上得意得說道:「更高!更遠!更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1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投石機

5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