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飛來石

第282章 飛來石

「老張!你為什麼不同意我放棄涪城的想法呢?」涪城城牆之上,泠苞對著同樣在城牆上看風景的劉璋軍大將張任問道。

張任和泠苞兩人是老相識,對劉璋的忠心也都是毋庸置疑,望著在涪城爭奪戰中逐漸取得優勢的劉耷,泠苞覺得自己也該和戰友商量一下接下來該如何打了。

就在今天上午,在涪城守衛的張任、泠苞、劉璝、鄧賢四將收到了成都方面最新的軍情通知。

益州終究是劉璋的地盤,雖然劉耷突然間背盟,殺了益州軍一個措手不及,但劉璋集團還是迅速採取了措施,開始組織手上的力量對劉耷發起了反擊,數股援軍正朝著涪城集結。

不過涪城的守軍卻是發生了一定的分歧,泠苞覺得涪城可能守不住了,想要組織撤退,可是張任覺得涪城還能搶救一番,準備繼續在涪城繼續阻擊劉耷。

「雒城固然堅固異常,但我們現在放棄涪城,全軍退守雒城,兩城之間的綿竹地區可就全都交給劉玄德了,倘若他利用綿竹地區的人力物力進行補給,恐怕想要打敗他,那就更加困難了!」

張任雖然認同雒城是一座更加堅固的要塞,但是考慮到劉耷現在是無後方作戰,只能就地補給,生怕將綿竹地區讓給劉耷之後,讓劉耷更加壯大起來。

「唉!主公不肯堅壁清野,如果能夠把這些區域的百姓全都遷走,劉玄德就是有通天之能,也發揮不出來了!這涪城雖然比不上雒城,但也是一座磚石結構的城池,只要想要守,絕對能夠讓劉玄德付出慘重的代價!」聽了張任的話之後,泠苞也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用手捶了一下城牆上的磚塊。

劉耷的兵是很強,但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便是在劉璋的地盤上作戰,而且劉耷的兵和自己的根據地荊州,隔了一個重鎮江州。這種無後方作戰,一旦攻勢受挫,得不到補給,很有可能便會全軍覆沒。

如果劉璋能夠狠下心來將附近的百姓全部遷走,張任現在已經取得了勝利,而不是被壓在涪城挨揍。

聽著泠苞心中也是對劉璋的決策有些不滿,張任也是進一步勸說道:「聽說劉耷這次只在葭萌留了數百人,現在扶禁、向存等領萬餘人去進攻葭萌,一定能夠手到擒來。然後扶禁從葭萌南下,嚴老將軍從江州西進,我們三方加起來能有三萬多人,成都還有三萬精兵可以支援我們,難倒還怕了劉玄德不成!雙拳難敵四手,劉玄德手底下只不過有一萬人而已!我就不信我們數倍的大軍壓上去,還打不贏他!現在的劉玄德壓根沒有後方,他根本輸不起!涪城便是他的葬身之地!」

聽了張任的話之後,泠苞也是有些意動,劉耷突然間發難,讓益州軍也是措手不及,很多兵都沒有調集起來,一旦益州上下動員起來,還是勝券在握的。

見泠苞有可能支持自己的想法,張任也是繼續勸說道:「老泠!鄧劉二將,之前和劉玄德野戰,被打得有些喪膽,想著撤退回雒城進行防守!我需要你的支持才能制住他們!」

這次的涪城四將,沒有一個明確的隸屬關係,所以張任想要號令劉璝、鄧賢二將也有些難度,所以只好尋求泠苞的支持。

「行!我跟老張你幹了!」在聽了張任的一番鼓動之後,泠苞也是拍手吼道,他的血也是熱的,可不想如此窩囊得劉耷主動攻擊。

「好!我先視察一下城防,一會兒的會議上,一定要給我好好撐一下腰!」

見自己說動了泠苞,張任也是非常開心,便繼續去巡視涪城的城防去了。只是還沒走出去幾步,張任卻是突然聽到一直刺耳的呼嘯聲。

其實這聲音比起後世的很多噪音來說,只不過是小兒科而已,但是張任哪有機會見識這些東西。

就在張任循著聲音扭過頭的時候,卻是一連串的巨大撞擊聲傳了過來,還沒等張任反應過來,濺起的磚石碎屑便撒了張任一身。

還沒等張任將撲面而起的灰塵從眼前拍到乾淨,又有一陣破空聲從遠處傳來。這個時候,張任終於反應過來,是城下的劉耷軍在向涪城拋擲石塊。

張任有著豐富的軍旅經驗,自然也經歷過被石塊砸的經歷,只是這一次卻超乎了他的經驗,因為印象中投石機只能拋出幾十斤的石塊,但這次從下面砸上來的石塊已經能夠有數百斤的重量,造成的破壞也超過了張任的想象,所以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敵襲!趕快躲起來!」

隨著反應過來,張任一把抓住一個旁邊呆若木雞的士兵,將他拉到女牆後面,一邊趕緊大聲向周圍的士兵們示警。

就在這會兒的功夫,又有兩塊巨石砸到了城牆上,有一個甚至砸到了城樓上面,將城樓給砸塌了。

在這兩塊巨石打完之後,劉耷軍終於啞了火。畢竟能夠把這種巨石打出來的投石機,也不是那麼容易發動的。

而張任則是從女牆後面彈出了頭,想要看看劉耷軍中究竟是什麼神兵利器,將如此巨大的石塊砸傷來的。

只是放眼望去,只見距離城牆五百步遠的地方有四個比一般投石機要打上不少的投石機,想來剛才那四塊巨石應該是他們砸出來的。不過因為距離比較遠,張任一時間看不清楚這投石機的構造,單純的是以為對現有投石機巨大化后的結果。

「大家不要怕!荊州軍只有這麼四座投石機,打不過來多少石塊的!大家一會兒注意著點兒便沒有問題!趕快統計一下傷亡!」

這種威力強大的武器,讓張任心中涼了半截,這種威力巨大的投石機,把整個城牆砸垮是不現實的,但是卻可以將城牆砸的支離破碎,方便攻城的時候找個缺口進行攻擊。

不過張任臉上卻是不露聲色,在那裡鼓勵其邊上的士兵來。只是士氣並不是那麼容易恢復的,尤其是這幾發巨石竟然打爛了城牆上的城樓,這個實在非常顯眼,對守軍的士氣也是一件非常大的打擊,可不是靠張任幾句話便能擺平的。

「不好了!不好了!泠將軍被投石給砸死了!」

只是張任剛剛安撫下來的情緒,卻是瞬間爆炸,守軍被冷苞身死的消息給狠狠打擊了一番。

「都不要亂跑!守好自己的崗位!」

看著有點兒混亂的城牆,張任心中大恨,一邊喝令手下,一邊朝著剛才泠苞站立的位置走去。

因為離得不遠,張任很快便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腦袋被巨石砸扁的泠苞。這一幕讓張任心裏面非常不舒服,在涪城下阻擊劉耷軍的想法好像真得不成了。而丟了涪城之後,恐怕雒城和成都,也支持不了多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2章 飛來石

53.47%